第三卷 王后 006 保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291809

对于法兰西宫廷来说,那个三国瓜分波兰的消息,很快就变得不再新鲜了,既然法奥本是同盟,来自奥地利的王储妃,又即将给波旁家族增添新的成员,那么,法国人也就高抬贵手,默许奥地利去掠夺一下软弱可欺的波兰人的土地吧。

整个宫廷的注意力,现在转移到了为迎接新生命而举行的各种庆祝活动上了。人们都明白,介于王储的软弱善良以及他的大弟弟普罗旺斯伯爵的野心勃勃,没有什么比王储妃能生下王位继承人更有利于王统的稳定传承了,特别是在大家都曾对王储的生理问题失望不已之后,这好消息的来临,确实使很多人重拾了对于波旁家族统治的信心。

由于王储妃的只有三个多月的身孕,可能生的变数还很多,因此,这段时间的庆祝活动,还不易过于隆重,只是先在凡尔赛和巴黎的几家重要教堂举行了感恩弥撒。在这方面,巴黎大主教显得尤为积极,他向宫廷汇报说,他将在圣母院,为预祝王储妃妊娠平安而举行一次专场祈祷。

虔诚的王储立刻表示他要亲自去参加这场祈祷,事实上,这段时间他不仅一场不落的参加了在凡尔赛的所有感恩弥撒,还好几次跑到巴黎去参加此类活动,而这一次,他似乎对于在圣母院的祈祷会尤其重视,甚至跑来问玛丽要不要去参加。

玛丽从怀孕以来,就数这段时间过得最舒服了,害喜的症状逐渐消退,她的食欲,也一天天的变好起来,随即睡眠也好了一些。另一方面,虽然身形上还没有明显的变化,但她已经摒弃了所有的紧身胸衣和束腰,她向普拉克老牌裁缝店订做的第一批印花平纹布和细洋布的,式样简单而且比较宽松的长裙已然交货。她也就终于能够放松一下自己的身体了。

九月下旬地天气也并不算冷,于是玛丽答应,和王储一起去参加圣母院的专场祈祷。但她没想到的是,诺伊阿伯爵夫人再加上朗巴尔亲王夫人,立刻把这一次简单的出行打造的繁琐起来。

自从王储夫妇正式邀请朗巴尔夫人成为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地教母开始,这位受宠若惊的亲王夫人。就开始像王储妃的贴身侍女一样,天天守候在玛丽的身边,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位夫人在她短暂的婚姻过程中,也没有生育过,要不然,玛丽就能有人陪她说说育儿经了。

于是,当玛丽决定去巴黎之后,朗巴尔夫人自告奋勇负责全程的安排----王储妃的身体不宜过于劳累。因此,绝对不能当天往返,而必须在巴黎驻跸一晚。而一驻跸。配套的事情也就多了起来,到后来,巴黎市长布里萨克元帅也插了进来,表示他决不能放弃这个当面向王储夫妇表示祝贺地机会。

人们都兴致勃勃,到最后,玛丽不得不表示,她只是去祈求圣母保佑自己和孩子,因此,她希望一切从简。这才制止了巴黎的官员们想要在晚上举办一场大的庆祝舞会地构想,他们在巴黎的那一晚,又回归为简单的住宿了,只是在晚宴上,增加了接见主要官员的情节。

但直到出前最后一天,朗巴尔夫人还是叫来了修理马车的工匠,又把玛丽的那辆马车改装了一番。等到玛丽登程的时候,她才现,这趟旅程实在是太舒适了。特别加宽并且铺了厚厚软垫的座位,安装了很多减震弹簧的车体,拉上马车地窗帘之后,玛丽居然很快就睡着了。

这是个好兆头,事实上,玛丽的整个旅程都轻松而舒适,除了没有那么多围观者之外,她所到之处受到的欢迎,丝毫不逊于访巴黎的时候。而在古老的巴黎圣母院中。玛丽确实是自内心的。祈祷她的孩子能够平安降生----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母性吧,玛丽只是祈祷。而不是向哪个特定的神,或者说,只要能保护她地孩子的神,都是需要祈祷的。

朗巴尔夫人最后邀请王储夫妇住在她在巴黎地住宅中。这幢位于蒂丛街地房子虽然并不算太豪华。但好在比较清静。这正是玛丽所喜欢地。而朗巴尔夫人。更是投玛丽所好地。为她准备了一套包括浴缸和淋浴器地沐浴设备。还配上了芬芳扑鼻地马赛皂。于是。玛丽洗了非常舒服地一个澡。还睡了个好觉。

然而。在第二天返回凡尔赛地马车上。玛丽又开始担心了起来。她地马车里塞满了巴黎各界送给她地孩子地礼物。大概是出自某种“美好地愿望”。所有地礼物。都用各种特别地方式。体现着送礼人对于未出生地婴儿地性别地期待----人们想要一个王子。

这使玛丽非常郁闷。她当然记得。历史上路易十六和玛丽王后地第一个孩子。是位公主。就是以奥地利女王地名字来命名地。而现在。她虽然能够改变历史。让这第一个孩子早上几年降生。却当然无法控制孩子地性别。她也说不清自己是想要一个男孩还是一个女孩。虽然男孩有利于巩固她地地位。但她在心里。总是觉得女孩也还是不错地。至少不用另取名字了。

当然。玛丽忘记了。男孩也是不用另取名字地。他丈夫地家族中。长子世世代代都是叫路易地。

从巴黎回来之后没几天。玛丽突然注意到了自己地身形上。开始生变化了。虽然还能够藏在连衣裙宽松地裙摆之下。但她现。自己地腰身。确实粗了起来。这似乎使她立刻有了一种身为孕妇地自觉。她果断谢绝了王储新地外出地邀请。于是。巴黎之行成了她在生产前最后一次出远门。从1772年地1月开始地将近一年地时间。玛丽都只能呆在凡尔赛宫这个小小地区域里了。凡尔赛花园。则成了她唯一地活动场所。

但凡尔赛地宫廷。显然不会让即将做母亲地王储妃觉得无聊地。新地问题又出现了。而且。这一次。是与新生儿密切相关地----人们将给他(她?)找一个保姆。

在法兰西宫廷,保姆是与小王子(公主)关系最密切的人,这种关系的密切,甚至过很多亲生父母。要知道,老国王路易十五在四、五岁的时候。正是由于他的保姆文塔杜瓦公爵夫人坚持拒不接受御医地放血治疗,才使这幼小的孩子逃过了夺走他父兄性命的麻疹病毒的魔爪,最终成为太阳王唯一的继承人。

因此,保姆先必须爱这个孩子,这是最无法控制的。此外,按照宫里例行的要求,保姆还必须出身贵族家庭,本人品性优良,并且受过良好的教育。特别是口音必须纯正,这样,她不仅能够教孩子学说话。还能从小就教导他们很多基本的知识。

同时,几位夫人还提醒玛丽,在王室地历史上,由王子公主的保姆而“升级”成为国王的情妇地,也有多人,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最终与路易十四陛下结婚的曼特侬夫人了。这也是玛丽所必须注意的,她选择的保姆,最好是外貌上没什么魅力的女性。

综合考虑这许多因素之后。玛丽理所当然的变得举棋不定了。根据上一次这种“海选”活动的胜利者----诺伊阿伯爵夫人的描述,贵妇人们争当保姆地热情,丝毫不亚于上次为玛丽挑选女傧相。而这位女教管之所以能获胜,除了自身高贵的出身和优秀的素养之外,更重要的,还是获得了老国王路易十五的青睐。

在保姆问题上,玛丽自然不会指望得到国王的什么指示,于是她转而希望自己的丈夫来帮帮忙,但对于王储来说。为自家孩子挑选保姆,大概比去马厩里挑选配种的母马要难太多了,更何况,王储本来就是寡断的人,玛丽又怎么能寄希望于他来拿主意呢?

所以,玛丽还是要靠自己,她现自己身边地夫人们,以朗巴尔夫人的高贵,诺伊阿伯爵夫人的严谨。再加上雅柴夫人的可亲、博纳瑟夫人的温柔以及克拉丽丝夫人的勤劳。就足够打造一位合格的保姆了,于是。这五位夫人被玛丽组成了评选团,由她们负责为玛丽挑选出合格的保姆来。

但在正式挑选开始之后,想走后门的人就纷至沓来,在朗巴尔夫人客客气气地谢绝了梅尔西伯爵,诺伊阿伯爵严词拒绝了德.莱歇先生之后,夫人们迎来了一位她们都觉得不好拒绝地人,安德烈.德.科尔夫侯爵,读者们大概也像玛丽一样记得这位上校,正是他,在去年的意大利之行中,很好地保护了王储夫妇。

玛丽还是决定接见科尔夫侯爵,但科尔夫侯爵确实是来走后门的,他来请求玛丽能否见一见科尔夫侯爵夫人,并考虑一下接受这位夫人成为新生儿的保姆。

起先,所有人都对侯爵要送自己妻子进宫做保姆的行为觉得有些奇怪,博纳瑟夫人甚至直接告诉他,做了保姆之后,他的妻子就很难和他相聚了。

“哦,不,殿下,”科尔夫侯爵红着脸解释道,“我还没有结婚,但我要介绍给您的,是我已故哥哥的妻子,我的嫂子科尔夫侯爵夫人,她同我哥哥生过两个男孩子,但他们都在前几年生病死去了。”

几位夫人都为这位不幸的科尔夫侯爵夫人的经历唏嘘不已,又听说科尔夫侯爵夫人出身勃艮第的世家,也是知书达理的贤惠女子,玛丽便决定,先邀请这位夫人到宫里来坐坐,大家见过之后,再决定是否请她做保姆。

过了几天,科尔夫侯爵夫人来到凡尔赛拜见王储妃了,作为评委的几位夫人都对她印象不错,而她带给玛丽的礼物,则几乎让玛丽立刻决定要选她做保姆了。

那是一个用柔软的棉花做的,有点儿类似玛丽前辈子见过的骨头枕的中间凹下去的小靠垫,科尔夫侯爵夫人解释说,根据她怀孕的经验,随着身体越沉重,孕妇的腰部会非常容易劳累,所以做了这样的小靠垫给王储妃,可能会帮上忙的。

玛丽这几天,正在为越来越明显的腰痛而烦恼着,于是,这个小靠垫显然派上了大用场。科尔夫侯爵夫人也就顺利通过了王储妃的初审,被引荐给宫廷的礼仪官员们,做最后的家世身份背景方面的审查了。

又过了几天,玛丽身边跟随的夫人团队中,又增加了新成员----她腹中孩子的保姆科尔夫侯爵夫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