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07 孕期那点事儿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57字数:1291809

玛丽骨子里还是个穿越者,于是,当冬天来到她呆在凡尔赛宫的小套间里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并且愈觉得无聊的时候,她理所当然的从穿越前耳闻目睹的那些孕妇们的丰富多彩的生活中寻找灵感,来调剂自己现有的生活。

当其冲的就是胎教,玛丽明白,她不会有多少时间同自己的孩子呆在一起的,这不仅仅是这个时代贵族们普遍选择的一种方法,接近一半以上的孩子活不到成年,为了避免过于伤心,父母们与每个孩子都不会太亲近,而且,玛丽也同样负担着多次生育的责任,为了保险起见,她丈夫王冠的继承人不能只有一个,特别在如果她的这一胎是公主的情况下,她最好能保证在半年内再次怀孕。

但是,玛丽还是希望,能和自己的每个孩子,都保持尽可能的亲密关系,因此,当她想到上辈子人们所奉行的,由母亲多多给胎宝宝说话来促使他/她熟悉母亲的声音,以产生亲密感的胎教方法,她立刻开始行动了。

玛丽先给自己营造了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每天,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她也就只与几位陪伴她的夫人们,闲聊一两个小时,剩下一天里的大多数时间,她都是借口太累,单独呆在卧室里的,当然,陪伴她的还有她的孩子。

玛丽开始尝试对着自己的肚子说话,事实上,要做出这个动作并不容易,她总要侧着靠或倚在床上,或者干脆就侧着躺下来,但小家伙的反应让她很是高兴。她现在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孩子的各种动作,而每当她同他(她?)说话时,这小家伙也能安静下来,似乎正在静静的听着。

后来玛丽想起了让胎宝宝听音乐地方法,这使她怀念起了自己上辈子的父母。据说在他们那个时代,最流行的胎教就是听音乐,都说这能增加孩子的音乐细胞,但在她自己身上,显然没什么作用。但音乐大概还是有效果的吧,玛丽唯一遗憾地。就是这时代要想听音乐,完全靠个人演奏,她曾经考虑自己弹钢琴给宝宝听。但考虑到自己并不算出色且在这几年还生疏了的琴艺。还是放弃了。

好在王储一直希望他自己能为怀孕的妻子做点儿什么,于是,当他听说玛丽想要经常听听轻音乐时,立刻出资聘请了几位技艺优秀的音乐家,在这段时间里专门来为自己的妻子演奏。王储给音乐家们在凡尔赛小镇上安排了住处,基本上保证随叫随到,而音乐家们似乎对这个能为怀孕的王储妃演奏地机会倍感荣幸。工作起来非常卖力。因此。玛丽虽然起初有点儿不习惯,但很快也就堂而皇之的享受起这身为特权阶级的好处了。

为了奖励王储地这种殷情。玛丽邀请他试试对着胎宝宝说话,并告诉他这是为了增进父母与孩子地感情。但这对王储来说。似乎确实有点儿勉为其难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还是很快红着脸告辞离开了。

让玛丽高兴的还有一件事,这时代的医疗,已然确认了多多活动有助于加快孕妇的生产度。当玛丽的主治御医建议她多多散步的时候,玛丽简直是太满意了,要知道,她虽然对自己的这个身体能够顺利生产充满了信心,但谁不想生孩子地时候少受点儿苦呢?

然后玛丽就开始对这个她自己选择地怀孕时间有些郁闷了,这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甚至连凡尔赛宫地大玻璃窗,都难以挡住肆虐的寒风。玛丽只能趁着晴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从镜厅穿过花园到达海神喷泉再走回来,而大多数的时间里,她都只能在几位夫人的陪伴下,在凡尔赛宫里面挑人少的房间和走廊转悠,但这还是难免要遇上别人了。

玛丽曾经遇上了杜巴莉夫人一次,周围的人并不多,她就客客气气同国王的宠姬说了几句话,后者很满意的告退了。不久,杜巴莉夫人送给玛丽一副价值七千利弗尔的钻石耳环,购自巴黎最有名的大珠宝商波埃姆,当然花的是国王的钱。玛丽欣然笑纳,但她所不知道的是,历史上,杜巴莉夫人也曾想用这副耳环收买那位玛丽,但那位高傲的王储妃当时一句话没说,扭头就走开了。

遇上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则不是巧合。她与夏尔特尔公爵夫人一定是等在那里地。这严重影响了玛丽闲逛地兴致。等她走过去地时候。两人都向她行了屈膝礼。玛丽先是客客气气地同夏尔特尔夫人说了几句话。但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很快插嘴道。“殿下。您怀孕已经有六个月了吧。请您一定要小心啊。我地那个孩子。就是在这个时候流掉地。”

这下子。连夏尔特尔公爵夫人脸上都挂不住了。她对玛丽尴尬地笑着。玛丽也就只是和她点了一下头。转身就离开了。

然而。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地队伍很快就要壮大了。路易十五国王已然同意了让阿特瓦伯爵迎娶他二嫂地娘家妹妹。撒丁王国地玛丽.特里萨公主。婚事暂定在1774年地某个时间。而最让玛丽惊奇地。是她丈夫地这个最小地弟弟。居然仿佛是长大了一般。没有在公开场合对自己地这桩婚事表现出任何地不满。他只是私下里祈祷了一下。他未来地妻子要比他地二嫂在“某些方面”好上一些。

进入1773年。玛丽又有了新地想法。她想要请人为自己画一幅怀孕时候地画像。

这想法地来源是在玛丽穿越前才流行了几年地一种新潮。孕妇照。对于玛丽来说。她显然没办法像二十一世纪地新潮孕妇那样。给自己裸露地肚肚彩绘一下再来个特写。但请人画一张画像。却不算什么难事。

其实。这时代欧洲人画像地时候。并不避讳生老病死之类地各种情况。玛丽见过地很多传世名画中。有服丧期间画地。也有全家福中有怀孕地妇女地。但这种为单个孕妇专门画一张像地情况。似乎并没有出现过。

因此,玛丽最初的打算,是请王储和她一起画这张像,当她地丈夫问起她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画像时。她很坦白的告诉他,是为了给孩子看看他(她?)在母亲腹中时候的样子,王储对此很感兴趣。但说到画像。他则表示,“王储妃,就单独给你一个人画像好了,至于我,什么时候样子都没有变化的。”

王储随后表示,画像的钱也由他来支付,他委派德.莱歇先生去联系了有名的女画家维热-勒布伦。请她来按照王储妃地要求画一张画像。

事实证明。女画家最初也只是以为王储妃是因为怀孕期间太无聊,才想起通过画像来消磨时间的。于是她一开始就问玛丽,是不是要通过特殊的姿势或者道具。或者干脆由她动手处理,把已经隆起地肚子隐藏起来。

但玛丽地回答也令她吃了一惊,她以前不但没有画过,甚至没有见过这种画像呢,但这对她来说,也算不上什么难事。女画家也只能遵照王储妃的意思,在这张画像中,让她的肚子看起来是那么的一目了然。

由于玛丽表示希望在生产之前完成这张全身像,女画家几乎是夜以继日的工作着,当然,她得到的工钱又增加了一倍。等到三月中旬,这张画像最终完成了,包括玛丽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看到地是穿着这时代服饰地圣母。

画中的玛丽坐在高背椅上,穿着绿色地宽松丝绸长裙,这种颜色最能体现旺盛的生命力。她简单地盘着头,髻上插着洁白的百合花,除了一串三排的珍珠项链之外,没有戴任何其他饰。当然,人们还是第一眼就能看到她隆起的肚子,她微微垂下了头,仿佛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肚子上,同时,也正用洁白如玉的双手,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自己的宝贝。此外,像这时代所有的画像一样,这张画也用绣满金色百合花纹章的垂幔,象征着画中人高贵的身份和地位。

总而言之,这画像是大获成功了,所有人都对这画中安详的即将做母亲的王储妃赞不绝口,以至于玛丽的丈夫,在得意之余,又赏了女画家一笔钱。但玛丽很快就得知,她的这次画像,带给女画家的收入还不仅仅是这些,越来越多怀了孕的贵夫人们,由于王储妃这张画像的成功,也开始要求在这特殊的时期,给自己画上一张像了,女画家维热-勒布伦显然成了这方面的专家,开始领导着这种潮流。

但对于这场潮流的开创者玛丽来说,日子却渐渐辛苦起来,她已经进入了怀孕后期最艰难的阶段,沉重的身体使她一举一动都非常麻烦,但她还是坚持着每天的散步,特别是在天气稍有转暖之后,她更多的是到凡尔赛花园里人迹罕至的地方去走走,以避免遇到什么其他人。

同样使玛丽担心的还有生产的问题,九个月的怀孕期,几乎使她已经忘记自己是在进行一场赌博了,而现在,凡尔赛的礼仪官员已经把她的预产期通知给所有的主要贵族和官员们,人们同时也给她准备的产房,这房间令她不寒而栗,因为在中间那张作为舞台的床的周围,密密麻麻摆放了一圈又一圈的椅子。

诺伊阿伯爵夫人向她建议,是时候了,如果玛丽真的不想当众做那么一次表演的话,就应该抓紧时间买通那位主治御医,请他向宫廷建言,由于王储妃的健康状况堪忧,不宜当众生产之类。然而,玛丽很快做出了决定,她坚持继续自己的赌博,如果历史真的不会在路易十五国王身上生变化的话,那么,老国王也只应该有一个月的寿命了。当然,在对女教管说的时候,玛丽只是表示自己愿意遵循宫廷的传统,毕竟这是历代法兰西王后们都曾经做过的。

与此同时,玛丽开始悄悄的关心起国王的行踪了,4月1o日,她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由于天气转好,国王将前往枫丹白露宫小住几日并在周围的森林里打猎。

玛丽还记得,历史上,路易十五国王的天花,正是在打猎过程中病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