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12 王后的见习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22字数:1291809

路易十六国王并没有像历代法王那样,在加冕完成之后立即离开兰斯小城,还是为了避免那夺走了老国王性命的天花病毒,人们建议他,至少再过半个月再返回凡尔赛。而国王本人,似乎也很喜欢当地香槟酒庄送来的各种各样的美酒,兴致勃勃的逐一品尝着。

玛丽也很高兴,至少在这里,她还是有很多时间与自己的儿子共处的,而且,她生完孩子还没到半个月,多多休息总是好的。

过了几天,信使从凡尔赛赶来,给玛丽带来一大堆家信,在过去的半个月里,她先成为了母亲,又成为了法兰西王后,这足以让她的所有亲属,几乎都给她写来了信。

斐迪南的信最为热情,在祝贺玛丽的同时,他还告诉她一个好消息,他的妻子在用了玛丽介绍的“神秘方法”之后,成功怀孕了,整个埃斯特家族都很高兴,但对于斐迪南来说,这却意味着,他离“自由”又进了一步了。

“如果我的妻子能生下一个男孩----她的父亲和祖父确实都是这样希望的,”斐迪南在信中写到,“那么,我对于这个家族以及我的婚姻的义务就算完成了,亲爱的安东妮德,我就能自由自在的活在这个世上了。”

斐迪南所说的自由,玛丽已经得到了。成为法兰西的王后,她现在真正唯一能够体会到的,就是自由自在。从今往后,她再也不需要顾忌有人会对她的言行指手画脚。她可以决定自己地一切活动,而且,只要她的丈夫不反对,她甚至可以为所欲为,更何况,她的丈夫到现在为止还从没有反对过她呢。

诺伊阿伯爵夫人已经毕恭毕敬的向玛丽郑重说过,由于玛丽已经成为王后,那么。她那女教管的职责也就宣告结束,当然,如果王后询问的话,她还是会无保留的告诉她任何她想知道的事情,但对于法兰西地王后来说,“教管”这个词,显然是不再合适了。

在这种随心所欲的生活中,玛丽很快就对小小的兰斯城厌恶了。观赏风景或是参观古迹,都不足以吸引她的兴趣,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回凡尔赛去了,这不仅仅是为了她作为王后的权利,而是因为她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既然她已经拥有了自由,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人对她言行的指手画脚了,那么,一直躲在暗处地玫瑰小组。也应该能够浮出水面了吧。

但玛丽还是保持着她一贯的那种小心谨慎,凡尔赛的贵族们显然不可能接受王后身边突然冒出这么一大群的奥地利仆人,而她,也还需要等待时机。

另一封来自玛丽的女王母亲的长信,过了几天才被送到小城兰斯,对于女儿已成为王后这件事,女王并不乐观,她一边告诫玛丽不要干政,特别是不要代替国王做出任何决定,另一方面。却又自相矛盾的向她讲述着她所知道的法国现有地各种弊政,从苛捐杂税到沉重的外债,希望法兰西的新王后能对这些问题予以关注,最好能够解决,或者至少部分解决其中的某些事情,否则,用女王的原话。“也许会出现你们难以驾驭的混乱局面”。

玛丽也现了。她这个刚刚升级的王后,对于她丈夫的这个王国的具体情况。现在仍是一知半解,而且。她明白,自己唯一在能力上能够称之为优势的,也仅仅是身为穿越者这一点,从本质上说,她其实并不是足够精明并且爱好玩弄阴谋地人,通常情况下,也不够精力充沛,穿越前是这样,穿越之后,自然也还是如此,“不适合搞政治”。

但玛丽也同样认识到。她地这位伟大地女王母亲。已经给她作出了榜样。少女时期地玛丽娅.特蕾莎女大公。同样也是资质平平。她所依靠地。只是不懈地努力和坚强地意志。当然。还有运气。

玛丽现在还有了一个恒久地信心来源。她那襁褓中地儿子。小路易.费迪南德。他父王加冕之后地第一道旨意。就是把他正式册封为法兰西地王储。玛丽自然不希望她地这个宝贝儿子。重蹈历史上“路易十七”地覆辙。在孩子还不能做出什么努力地时候。只有由做父母地。来好好保护他了。

除了照顾好这个儿子之外。玛丽地女王母亲。在她地信地末尾。还顺带提出了另外一些让玛丽哭笑不得地事情。“一个王位继承人是远远不够地。既然国王已经完全恢复健康。你们就应该尽可能地多生育一些子女。虽然我无意评价已故老国王地政策。但我确实无法理解你地两个小叔子都娶了撒丁王国公主这件事。作为哈布斯堡-洛林王室地女儿。你应该把王室成员地联姻。作为一项政治任务来经营。如果国王问你地话。你应该向他提出有益地建议。”

多生育一些子女?玛丽知道这是必须地。但她产后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说这个。岂不是为时太早了?至于王室成员地婚姻。玛丽不禁有些好笑。她地女王母亲。在写这封信地时候。一定不知道。借着参加新国王加冕仪式地机会。撒丁王国地大使。又来提亲了。这次提亲地对象。自然就是撒丁王国地王储皮埃蒙特亲王了。萨伏依王室希望王储地大妹妹克洛德公主成为他们未来地王后。

当国王犹豫不决地向玛丽征求对于这场婚姻地意见时。玛丽真地很想问问她那擅长经营政治婚姻地母亲。到底应该如何处理。从某种角度。如果法国对萨伏依地区仍“有想法”。那么。嫁个公主过去做王后也是挺不错地选择。但考虑到萨伏依王室已经是王储两个弟弟地岳家了。再来这么一场联姻地话。这位未来地撒丁王后。可能反而会更加亲近普罗旺斯伯爵和阿特瓦伯爵。三个人假如真要结成某种反对当朝国王和王后地联盟地话。也是一件麻烦事。

但现在必须作出决定了。国王很快仿照老国王地作法。召集王室成员和主要大臣们开会讨论。玛丽也被叫去旁听。事实上。由于三位姑姑去给老国王送葬了。能够参与意见地人并不多。奥尔良公爵父子直接表示他们尊重国王陛下地任何决定。普罗旺斯伯爵到是赞成这婚事。但阿特瓦伯爵却强烈表示反对。

这会议等于是白开了。直觉告诉玛丽,普罗旺斯伯爵支持的她就应该反对,但玛丽觉得自己地丈夫似乎还是支持这场婚姻的……事实上。包括克洛德公主本人,都寄希望于他们夫妻二人的决定,毕竟只有他们,真正见过皮埃蒙特亲王本人。

玛丽终于体会到身为统治者的难度了,他们必然是做出决定,并承担这决定的一切后果的那个人。她的丈夫在努力回忆着皮埃蒙特亲王当年的表现,玛丽却叫了诺阿伊伯爵夫人,要她帮助她一起算一算。除了皮埃蒙特亲王,适合法兰西长公主地婚姻对象,还有哪些人。

西班牙那边好像还有一两个没有继承权的王子……德意志诸地区似乎也还有几个,但充其量是选帝侯夫人而已……但如果克洛德想要成为王后,皮埃蒙特亲王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就嫁给撒丁王储好了,玛丽把这个理由同国王说了,路易十六立刻点头同意,“王后,就按你说的办吧。”

“那么,我觉得陛下应该去和克洛德公主说一下。我们二人,都是希望她将来能够成为一个王后,才替她答应下这门婚事的。”

“王后你去说吧,”国王已经站起身往门外走了,“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你们女眷之间说说比较好。”

玛丽不好拒绝,只好去找克洛德公主。却现阿特瓦伯爵。也正在她的房间里。

玛丽一直和她的小姑子们,都算不上亲近。她一进门,就现这十二岁的少女。正瞪大了眼睛,略带警觉地看着她。

“克洛德,”玛丽努力微笑着,“国王和我都认为,对于一位公主来说,能成为一位王后是最好的……”

“那就要把她嫁给那个撒丁王储?”没等玛丽说完,阿特瓦伯爵就大声打断了她。

“查理,”玛丽依然保持着微笑,“国王和我刚才把整个欧洲在年龄上比较适合克洛德的贵族们都数过了,撒丁王储确实算是比较合适的了。”

“而且,”看阿特瓦伯爵没说话,玛丽又转向克洛德,“朗巴尔亲王夫人和你的两个嫂子都来自萨伏依王室,我们双方保持着友好关系,你嫁过去,至少不会受什么苦,更何况,撒丁王国与我们接壤,你要真是想回凡尔赛看看,也十分方便。”

这些话都是玛丽急中生智想出来的,看起来还挺奏效,这姑娘的脸微微红了,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但阿特瓦伯爵却没有松口,“谁说两个嫂子了?我还想请陛下哥哥,退了我和撒丁王国那个什么公主的亲事呢。”

这可麻烦了,在听到小叔子这不负责任的话时,玛丽的脸色都变了,这样一来,同萨伏依王室地关系一定会僵化,虽然或者对普罗旺斯伯爵的势力有一定影响,但从法兰西外交的角度,麻烦显然更大。

于是玛丽一脸严肃的看向她的小叔子,“查理,你同撒丁王国玛丽.特里萨公主的亲事是路易十五国王陛下亲自决定的,你地国王哥哥一定不会同意你退婚地。”

“而且,作为王室的亲王,”玛丽极力使自己地语调看起来充满威严,“你能担负起损坏法兰西和撒丁王国之间关系的责任么?”

阿特瓦伯爵也垂下了脑袋,他到不是害羞,而是标准地垂头丧气。

玛丽这才再次转向自己的小姑子,“克洛德,你现在能做出决定么?你愿不愿意嫁给撒丁王储?”

阿特瓦伯爵还想说点儿什么,玛丽用余光看见了,赶忙转过脸去,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然后,她听到克洛德公主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我……我愿意,王后陛下。”

玛丽长出一口气,便笑道,“好的,我这就去同国王说。”

但在出门之前,她还是又看向似乎还是心有不甘的阿特瓦伯爵,“查理,克洛德的婚事一旦定下来了,你如果再对自己的婚事有什么意见,就先想想克洛德再说。”

这少年人也才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走向国王房间的路上,玛丽叹息着,齐家治国平天下,她丈夫和她,现在管起家里面这些弟妹们都还有难度,真要开始治国了,还真不知道会生什么事情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