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历史与事实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06字数:1291809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玛丽娅·特蕾莎女王的第十六次分娩异常的不顺利。七年战争刚刚打响,奥地利正在与玛丽·安托瓦内特未来的夫家,法兰西王室磋商签订同盟条约之时,三十九岁的玛丽娅·特蕾莎十分痛苦地生下了她最后一个孩子,马克西米立安·弗朗茨大公。女王的身体受到削弱,病情还很严重,最后,不得不通过医生的放血治疗才得以缓慢的恢复。 大概是受到了医生的规劝或者真是觉得力不从心吧,皇帝和女王夫妇显然是放弃了他们的生育计划,一年过去了,女王都没有再次怀孕。

而我们的穿越女主,玛丽·安托瓦内特已经两岁多了,她心目中筹划的那个小小的学习计划,取得了第一步的成功——她已经能像普通孩子那样,用不太流利的德语表达自己的意思,并且已经能够穿上小小的阔摆宫裙,蹒跚的逛遍这宫廷的每一个角落。

放弃了生育的女王终于腾出手来好好关心一下她的子女们了。很快,玛丽就认识到,她的这位女王母亲确实是在宫廷礼仪所能允许的范畴之内,尽可能的让她的孩子们能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父母的关爱。孩子们经常能聚到一起,或是全家一起去参加贵族们的私人聚会。

这样的情况使我们的主人公非常高兴,作为穿越来客,女王的这种母爱自然并不能带给她更多感觉,却还令她时不时要怀念起前世的父母。而令她感到高兴的原因,却是这样的女王,使完全符合历史记载的。

要说玛丽已经溶入了这个世界还为时尚早,而她本人,确实担心自己穿越到的这段历史,与自己所熟知的那段历史存在差异。她显然不能用这个小小的两岁的身体去要求学习历史或是翻阅书本,所以只能把她所经历的这些事情,放在脑海里同那些记忆来比对。

现在看来,比对的结果基本是相符的,但玛丽仍不太放心,毕竟,除了马克西米立安的诞生之外,她并没有掌握什么其他的客观证据,那些判断毕竟是她主观的产物。

不过玛丽大可不必着急,很快就会有一件事情,能够再给她提供一个确实的客观证据了。

皇帝和女王决定聘请著名的画家韦内沃,为整个家庭画一张全家福。每位大公和女大公,都接到了准备的命令,他们的仆人们,立刻忙碌起来了。

在穿越前,玛丽曾见过这样的一张玛丽娅·特蕾莎女王全家福,还是由于她某次心血来潮在网上回忆《凡尔赛玫瑰》,偶尔看见了比她狂热许多倍的铁杆玛丽·安托瓦内特粉丝所收集的王后画像,这张全家福也在其列。粉丝们讨论的是这张画的构图,为何除了几个大孩子分别站在父母身边,一群小孩子都簇拥着马克西米立安的摇篮以外,只有她们关心的小王后被孤零零的放在一张小椅子上安排在画面的中间。而我们的主人公,那时也只是好笑于十来个孩子,画出来居然每个脸的大小都不一样,偏偏他们又都十分相像,仿佛就是一张脸按照年龄大小被同比例调整了一样。

等到正式画像的日子,画像的过程却加重了玛丽的担心。全家人聚到了一起,却没有出现她想象中那种站立整齐对着画家微笑酷似小时候上照相馆照相的情节。孩子们很随便的或站或坐,仍然聊着天,或是好奇的看着那画家和他的助手们,他们的母亲在盘问约瑟夫的功课,而父亲则在同玛丽安娜和咪咪谈论着最新的歌剧,从头到尾,玛丽都是站在地上,她那矮小的身体显然不能看得太高,于是只能把视线全都消磨在姐姐们裙子上的绣金和蕾丝花边,以及父兄们光亮的皮鞋之上。

一直等到四五个月玛丽看到那张画之后,她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果然被放到了正中的小椅子上,而且,她以前并没有注意到,手上还多了一只小金丝雀。其他的一切,从两位陛下头顶上的帷幔到地上嬉闹的两只小狗,都与她记忆中的完全一样。

原来那些在现代被视为艺术珍品和历史文物的画像,都是这样画出来的啊。所有人似乎对画像都很满意,除了玛丽,她不断打量着画像里她哥哥姐姐们那一张张彼此酷似的面庞,再看看他们本人,总觉得这里不像那里也不对似的,不禁又怀念起属于她上辈子的数码相机手提电脑之类东西了。

又有一位小姑娘被送到宫里来了。依照玛丽娅·特蕾莎女王的要求,大臣和贵族们纷纷把自家的幼儿们送到宫里来陪伴大公和女大公们。玛丽对这种事情一点儿也不稀罕,在中国的古代,不也有皇子公主的伴读么,她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么。玛丽现在可是忙的很,她三岁了,既要认字和学习基本语法,还要开始学习唱歌和钢琴了。

但是这次的小姑娘有点儿特别,这位赫斯-达姆斯塔特家闺名叫做安娜的小姐直接被领到了玛丽·安托瓦内特女大公的套房里,人们说她是来陪伴女大公的。玛丽看着这位比她大一岁,却比她将近高出一个头的小姐姐,又郁闷起来了。

郁闷的原因很简单,玛丽在自己脑海中悄悄编辑起来的玛丽·安托瓦内特编年传记里,并没有这位小姐的存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虽然她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但我们的玛丽·安托瓦内特,显然已在心里把这位小姐同波莉涅克夫人之流划上了等号。

玛丽开始患得患失了。她坐在专门为她订做的小椅子上发呆,侍女们看到主人没有发话,也不好做什么,安娜·赫斯-达姆斯塔特站一会儿便累了,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

两个**小女孩能干出什么震天动地的大事么?还是前辈子穿越小说看多了啊。而且我们的玛丽一开始确实忘记了一点,按照历史来说,她的舞台是在法国,当她离开奥地利之时,是什么也不能带走的。

然而,玛丽想得更远。她现在是个小孩子,但是以她成年人的灵魂来做小孩子,难免不出什么破绽,现在有了这位安娜小姐,她可以多多模仿些真正小孩子的行为。所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对她的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微笑的对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赫斯-达姆斯塔特夫人说道,“感谢您给我带来了这么美好的同伴,我希望她能留宿在宫里陪伴我。”

赫斯-达姆斯塔特夫人立刻受宠若惊的答应了,而玛丽的侍女们立刻着手在女大公的套间里为安娜小姐安排一个房间。而玛丽本人,则跳下小椅子,走向坐在地上的小女孩,伸出手拉她起来。

安娜·赫斯-达姆斯塔特要比玛丽重不少,她非但没有被女大公拉起来,反而笨手笨脚的把玛丽也带倒在地上,玛丽虽然吃了一惊,却不会生小姑娘的气,灵机一动,就势便去挠她的痒痒。小姑娘大概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立刻便被逗得“咯咯”直笑。

玛丽一挥手,让侍女们拿出她的那些玩具,再端来巧克力牛奶和水果,两个小女孩很快便熟悉起来,一起坐在地板上开心的玩起来。

整个宫廷很快就接受了玛丽·安托瓦内特的新朋友,赫斯-达姆斯塔特家属于那种没什么政治追求却又历史古老的家族,于是,皇帝和女王陛下也不介意女儿和安娜小姐形影不离。

穿越女玛丽终于拥有了她在新的一生中的第一个朋友。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这位安娜·赫斯-达姆斯塔特在历史上也确实是玛丽·安托瓦内特儿时最亲密的朋友,以至于在三十五年之后,监禁中的王后还保存着这位小姐的小画像作为纪念。

有了朋友的玛丽·安托瓦内特越来越适应自己的穿越生活了。要知道,在她前世看过的关于这位王后的资料中,有关她出嫁前生活的是少之又少,在这种前提下,她的比对结果到没出什么差异。渐渐的,她也就相信自己确实穿越到了所知道的那个历史时代,开始安心的享受那美好的童年生活了。

可是,居然又有一桩历史事件发生了。

玛丽在收到参加皇室音乐会的邀请,甚至当侍从们告诉她有名的音乐神童莫扎特将要来为大家演出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特殊意识。她只是把这当成一场平常的音乐会,装扮一番就带着安娜一起去了。

然后在大厅里,玛丽就看到了那个穿着镶有金丝花边的漂亮的淡紫色外套的小男孩滑倒在打蜡的地板上,她在心里念叨着“可怜的小男孩”之类,走过去把他扶了起来。

可是那个小男孩对她说,“你很可爱,我将娶你做我的媳妇。”

我们的穿越女主吓呆了,她不是要嫁给路易十六做法国王后的么,这个小男孩是谁,难道是莫扎特?等等,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这时候,她听到自己的女王母亲在放声大笑,“你为什么要娶她?”

那小男孩紧紧抓着玛丽的小手对女王表情严肃的答道,“为了报恩!我非常喜爱她。”

男孩的父母和女孩的侍女们赶紧走过来把他们拉开,玛丽有点浑浑噩噩的,莫扎特已经坐在钢琴旁开始为王室成员们演奏了,而她,却无法克制的坐在一边胡思乱想起来。

“原来这也是真的。”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茨威格不是判断这段历史记录是假的么,他居然也有出错的时候,真想有机会告诉他这个事实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