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14 裁缝店的聚会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35字数:1291809

玛丽早早的禀报了国王,她要在下个周三,由诺阿伊伯爵夫人陪伴,去巴黎参观一下一直给她做衣服的裁缝店。

“好的,王后,”国王想了一下,回答道,“我本来打算下周三我们一起去打猎的,既然这样,我就去叫他们把打猎排到周四吧。”

到了约定的日子,早上做完弥撒,玛丽就带上诺阿伊伯爵夫人,乘坐一辆贵族们常用的两轮轻便马车,驶向巴黎。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似乎满腹心事,欲言又止的好几次,终于问了出来,“我不太明白,您为什么会想去参观这家裁缝店。”

“我想,去了以后您就会明白的,”玛丽微笑着回答着,显然使得诺阿伊伯爵夫人更加疑惑不已了。

马车在巴黎城里迷了路,绕了几圈,才找到了位于圣奥诺雷街的普拉克老牌裁缝店那并不醒目的招牌,招牌下面,到有一行非常醒目的烫金小字,“王后陛下的成衣定制商”,两位女店主,不用说,已在店铺门前等候多时了。

从店门前的路上开始,都铺上了厚厚的毯子,这显然是为了欢迎贵客特别准备的,两位女店主见到了王后,都行了大礼,然后又向一直跟在王后身后的诺阿伊伯爵夫人行了礼。

“夫人们,”进了店门之后,玛丽一边四处打量着店铺里简单的陈设,一边笑着问两位女裁缝,“你们准备了什么?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一看了。”

“陛下,”玛丽安.普拉克又行了一个屈膝礼,“我想先占用一下诺阿伊伯爵夫人一点儿时间,有一位先生想见一见伯爵夫人。”

玛丽也有点儿惊奇,看来,这两位女裁缝还嫌伯爵夫人的疑惑不够,又给她添上一些了。事实上,并没等伯爵夫人有什么反应。两位女裁缝身后的门就开了一条缝,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这是那个意大利理发匠卡乔蒂诺了,玛丽一眼就认出了那张南欧人的典型面孔,她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就听到了诺伊阿伯爵夫人充满惊讶的声音。“咦?卡乔蒂诺?你怎么会在这里?”

玛丽一听。就来了兴趣。看来。这两姐妹安排卡乔蒂诺先出场。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用意地。于是。她立刻推波助澜地转向伯爵夫人。“夫人。您认识这个人么?”

“是地。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低下了头。“他叫卡乔蒂诺。是我雇佣地发型师。”

玛丽点了点头。她立刻想到。玫瑰小组大概也打算通过这个路子。同她建立起联系吧。但似乎到现在为止。这条路还是没走通地。

卡乔蒂诺却向诺阿伊伯爵夫人行了个礼。轻轻地回答道。“夫人。我今天并不是来给您做头发地。今天。我和您一样。都是陛下地仆人而已。”

这到使玛丽有些惊奇了。似乎玫瑰小组今天是想要不顾一切地同她恢复信息上地联系了。她看看诺伊阿伯爵夫人。后者似乎并没有明白理发匠地意思。并没有什么特殊反应。

那么。就不用担心这位夫人知道或是不知道什么了。玛丽笑了起来。“卡乔蒂诺。你不是一个人过来地吧。其他地人呢?为什么还不出现呢?”

似乎就在等着王后地这句话一样,两姐妹身后的门,立刻打开了,好几个人满脸堆着笑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亨利.巴尔,他看都没看诺阿伊伯爵夫人,就对着玛丽行了一个标准的西班牙礼,用德语说道,“陛下,能够再一次这样站在您的面前,真是让人高兴。”

跟在他身后地是皮埃尔.德费拉尔,他对玛丽也同样行了礼,随后他转向了惊讶不已的诺阿伊伯爵夫人,欠了欠身,“好久不见,凯瑟琳,我上一次见到你,是在贝里省省长家的宴会上吧,一晃十几年过去了。”

这下子,诺阿伊伯爵夫人更加惊讶了,她几乎是很机械的站了起来,“费拉尔伯爵,您怎么会在这里?”

玛丽到也有些吃惊,她只是知道这家伙是个贵族,没想到,居然还是很有身份的伯爵。这位伯爵也是笑嘻嘻地回答诺阿伊伯爵夫人,“伯爵夫人,现在我和您一样,都是陛下的仆人而已。”

随后,他又拉过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阿历克斯.洛伦索和马克格里菲斯,“伯爵夫人,您不认识这两个人,但您一定用过他们的产品,洛伦格里品牌的香料和香脂,就是他们二人的产品。”

这下子玛丽也开心了,她也知道这个品牌,并且试用过一些香脂,但她从没想过,这个牌子居然是这两个家伙姓氏的前半部分的组合,这真是意外之喜,这两个家伙地生意,显然做得也很不错。

诺阿伊伯爵夫人则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惊讶,她看了看眼前地两个其貌不扬的男子,笑着问玛丽,“陛下,这两位难道也是您地仆人么?”

玛丽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伯爵夫人,其实我并不知道您送给我地那些香脂,都是他们两人的产品,我要是知道的话,一定让他们两人送一些给您。”

“我想,陛下自从嫁到凡尔赛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您的这些仆人们吧,”精明的诺阿伊伯爵夫人显然很快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当然,这两位女裁缝除外。”

“是这样的,”玛丽很坦白,但她并没有对伯爵夫人多解释什么,反而转向了两位女裁缝,卡尔.海尔曼正站在他们身边,这时候抓紧时间,对着玛丽行了一个规规矩矩的西班牙礼。

玛丽微笑着点了点头,问两位女裁缝,“你们还为我准备了什么?”

几个人都看向亨利.巴尔,后者拿出一只小小的封了火漆的信封,走上前交给玛丽,“陛下,这是三家店这些年的收益中属于您的部分。大家已经把钱都存进了阿姆斯特丹银行,这里面是存单。”

“谢谢大家,也谢谢你,巴尔先生,”玛丽接过信封。打开看了看上面的数字,理发匠的收入并不像她所想的那么少,大概像诺阿伊伯爵夫人这种大客户,花起钱来是绝不手软的。相对来说,到是裁缝店地收入少了一些。这到是可以理解,因为玛丽自己的那些衣服,是要赔钱的,但香料制造商那庞大的利润,足以弥补一切了。

三张存单加在一起。大约也有二十万利弗尔了。

玛丽并没有收下存单,她只是问整个玫瑰小组,“还有人需要钱么?如果还需要钱的话,请提出来。“

所有人都微笑着摇了摇头,纷纷表示他们已经有足够地运营资本。

“那么。”玛丽笑道,“我就要向各位提出我的新要求了。”

“各位现在已经在巴黎站住了脚跟,所以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够把生意尽可能的做大,取得更多的收入,所以,如果你们需要更多的资金地话,”她晃了晃手中的存单,“可以把这些钱拿去用。”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激动的神情。亨利.巴尔对玛丽鞠了一躬,“陛下。我们大家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您已经成为王后。必然能够给我们更多帮助,我们也应该借此机会,扩大经营,至于资金,请陛下放心,我们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资金。”

“我们只是需要陛下地批准,”亨利.巴尔对玛丽笑了笑,“既然陛下也有同样的意思,那么,就请您等待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玛丽也很满意,她把那三张存单装回到小信封里,交给诺阿伊伯爵夫人,“拿好了,夫人,这笔钱就像以前我的那些财产一样,都是归您管的,请把它记到账上吧。”

诺阿伊伯爵夫人先是一愣,随即接过了信封,不声不响地塞到自己的胸前的衣襟里。

“各位,我还有一个要求……”玛丽这才又微笑着看向众人。

亨利.巴尔低下了头,“对于陛下的要求,我们总是奉命执行的。”

“那就好,”玛丽点点头,虽然二十万利弗尔已经很多了,但她还是期望更多的。于是她笑道,“我是想,既然我们已经能很方便的联络了,那么,我希望你们每年向我结算一次各家店的利润。”

几位店主相互看了看,纷纷点头答应了。

“当然,”为了避免大家有什么不满,玛丽还是补充道,“如果你们为了扩大经营,还需要更多地资金地话,也请告诉我。”

埃莉诺.奥布雷多端上饮料,请王后和伯爵夫人品尝,她妹妹这时候走过来,对玛丽笑道,“陛下,我的姐姐想求您一件事。”

作姐姐地脸上,立刻浮现出不自然的红晕,玛丽顿时好奇起来,“什么事?”

结果作妹妹地也脸红了,支支吾吾着,最后还是亨利.巴尔笑嘻嘻走上前来,“陛下,还是让我来告诉您吧,埃莉诺.奥布雷多夫人,和卡尔.海尔曼两情相悦,想要结婚,因此需要求您的批准。”

“这是一件好事啊,”玛丽也高兴起来,她早就猜想在裁缝店打工的卡尔.海尔曼,应该会和两姐妹之一发生些关系,但她猜想的是妹妹,没想到已经嫁过一次的姐姐,却似乎对这家伙更有吸引力一些。

“我当然同意,”玛丽又想了想,又对姐妹俩说,“请你们过几天再去一趟凡尔赛吧,我会给你准备一小笔结婚的赏钱,今天我并没有准备遇到这样的喜事,所以没带钱,请你们去凡尔赛那一趟吧。”

两姐妹都跪下来谢恩,玛丽笑道,“我还有一个打算,想同你们商量,我有一大批从维也纳带来的嫁妆,有衣服也有衣料,这些我都不能在法国宫廷里穿的,因此,我想问你们,能不能把那些衣服稍微修改一下,当作成衣卖出去呢?”

两姐妹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玛丽安.普拉克笑着回答玛丽,“陛下,您的想法在理论上是可行的,而且,这会让我们大赚一笔的,但我们必须看到那些衣服和衣料,再告诉您结果。”

“那很好,”玛丽也明白,她的要求确实有难度,“等你们下次去凡尔赛的时候,我让人拿给你们看。”

两姐妹点头退了下去,诺阿伊伯爵夫人已在旁边提醒玛丽,她们在这里已经呆了挺长时间了,该考虑回去了。

玛丽赶忙把剩下的两位店主叫到面前,“先生们,如果你们觉得王后特约这种称号有助于你们发展生意,我现在就答应你们,可以在你们的商标上,也加上王后特约的字样了。”

两个人都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但玛丽显然不会随便便宜他们,她很快又笑着补充道,“为此,诺阿伊伯爵夫人,请您费点儿心,安排卡乔蒂诺先生到宫里面来给我做做头发吧,至于洛伦索和格里菲斯两位先生,下次你们给诺阿伊伯爵夫人送新产品的时候,就不用收伯爵夫人的钱了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