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16 珠宝的妙用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4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16 珠宝的妙用

正在玛丽兴致勃勃的聚敛着她的财富的同时,整个宫廷,却在关心着另一个与她有关的,并且看起来更加重要的问题。

事实上,在玛丽本人看来,这个问题非常的无意义,法兰西的新国王和王后到目前还没有同房过呢——这样的话题也只有凡尔赛的贵族们能想得出来。

这确实是事实,但更重要的事实是,王后在国王登基之前十天,才刚刚生下了小王储。 因此,玛丽有理由认为,她至少应该休息上三个月,才能算得上身体完全恢复,才能考虑与丈夫同房,慢慢考虑再要一个孩子。

但整个宫廷似乎并不这么考虑,负责玛丽生育全过程的主治御医由于帮助她成功生下了小王储,已从宫廷得到了四万利弗尔的奖金,这笔钱使玛丽肉痛不已,能生出儿子来,她自己费了多少的力气,相对来说,主治御医则更像是个坐享其成的家伙。

但主治御医显然被财富冲昏了头脑,开始非理性的憧憬着第二笔这样的横财了,他告诉国王王后以及整个宫廷,休息一个月就足够确保王后的身体,能够恢复到可以再次孕育孩子的状态了。

这种说法令玛丽很是生气,但她并没有对御医发火,而只是在此人离开了之后,立刻去见了她的丈夫。 她对国王明确表示,虽然生下孩子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她却还是觉得身体上有多种的不舒服。 因此,她认为主治御医地这种判断,显然太过不负责任。

“玛丽,你首先应该休养好身体,我不着急的……真的,”国王的脸红了红,“如果你不满意那个御医的话。 就试试另找一个主治御医吧,如果你有了合适的人选。 就把现在这个免职了吧。 ”

玛丽感谢了她丈夫的这种关心,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她立刻向自己身边唯一多次生育过地科尔夫侯爵夫人咨询,询问她产后到底需要休息多长时间。

“我觉得,一个月足够了,陛下,”科尔夫夫人很认真的想着。 “但一般是不能在产后三个月内再次怀孕地,因此,如果国王不催促的话,陛下完全应该多休养一段时间。 ”

玛丽又写信问了她的女王母亲和伊莎贝拉,在这期间,维尔蒙神甫给她推荐了一位隶属于王家医院、在巴黎也颇有声誉的医生,这位德.内穆尔博士给玛丽提出的意见,同科尔夫夫人说的差不多。

“王后陛下如果觉得不便开口的话。 ”须发皆白地老博士脸上挂着慈祥的微笑,“我就冒昧的去求见一下国王陛下,向他说明这件事情——陛下以后一定还会生育更多的孩子的,因此就更应该从最初开始,就调养好身体,如果产后过早的再次怀孕的话。 不仅对陛下的身体不好,也很有可能导致流产。 ”

这种事情,其实最应该由男方家已婚育地女性长辈来告诉做丈夫的,但既然波旁王室没什么人能承担这个职责,玛丽也只好拜托老博士,去给她的丈夫进行一下教育了。 但她还是采用了折中的办法,把国王的男仆总管德.莱歇先生叫了来,由博士将诊断的结果告诉他,再请他转告国王。

德.内穆尔博士很快就被任命为王后新地主治御医了,玛丽唯一不太满意的是。 这位博士的年纪大了点儿。 她衷心的希望他至少还能再活十年以上,才能更好的为自己服务。

事实证明。 国王虽然已经做了父亲,但还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他虽然始终都保有着不好女色的好名声,但对于自己那美丽的妻子,还是非常眷念的。 到了七月份的某一天,国王突然送了很多珠宝给玛丽,并且耐心地坐了下来,陪玛丽查看着那些宝贝们。

“这些都是祖父留下来地珠宝,请王后好好保管它们吧。 ”

玛丽对着这么一大堆五光十色的东西,也确实惊艳不已。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叫来雅柴夫人,把这些宝贝登簿造册。 同时,看国王并没有要离开地意思,她也就坐下来,陪着国王挑出其中的一些珍品谈论着。

其中最惹眼的,还是那块尺寸惊人的蓝色钻石了,玛丽曾经以为它是蓝宝石,但国王介绍说,这块被命名为“法兰西之蓝”,来自印度的巨型蓝钻石,曾经让路易十四国王付出了一个子爵爵位。 玛丽则想起来,她上辈子看过的很有名的电影《泰坦尼克号》中,女主人公拥有的那块“海洋之心”,好像也是蓝色的钻石,据说也是历史上真正有过的,看起来,这种颜色的钻石,似乎并不是那么稀有啊。

“这块钻石,还有很多其他的珠宝,都是蓬巴杜夫人或者杜巴莉夫人戴过的,”国王摇着头,好像要把什么不好的念头甩掉似的,“玛丽,你如果要佩戴它们,不如拿去让首饰匠拆掉原有的设计,重新设计出别的式样来。 ”

玛丽答应了,她确实也考虑过,应该发挥自己穿越者的优势,设计出一些超凡脱俗的服饰来引领一下时尚了。

雅柴夫人还在认真的登记着,玛丽突然看到,在一大串珍珠中间,卷了一个很大的明显是男用的宝石戒指,于是她把它拿起来,“陛下,这是男用的戒指,您怎么也拿来给我了?”

“这没什么,”国王笑了笑,“我都没有看,就直接给你拿来了,你都登记完了之后,再把适合我用的拿给我好了。 ”

于是,雅柴夫人的工作又多了一项,挑出其中的男用首饰。而当天下午,国王一直陪着玛丽看这些珠宝。 大概到了五点钟,他又问道,“王后,今天天气看起来不错,我想去花园散步,你去么?”

玛丽当然答应了,换上一条小碎花的平布长裙。 戴上一顶宽沿薄纱遮阳帽,就跟着她地丈夫。 在花园里,沿着瑞士人池塘转了一大圈。 国王向玛丽述说了他最近几次打猎的成果,并且告诉玛丽,圣日耳曼森林的护林人最近发现了野猪,他已经派人去察看了,如果顺利的话,过几天他就能去猎野猪了。 同时,他也邀请玛丽一块儿去。

事实上,玛丽更希望听到国王关于最新的国事的介绍,但她的丈夫并没有说起,她也不敢冒然发问。

散步回来,玛丽又同国王一起吃了晚餐,而一直到饭后两人闲聊地时候,国王才小心翼翼的问他地妻子。 “玛丽,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玛丽起先并没有反应过来,还是老老实实据实回答道,“也就是那样吧,陛下,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了。 ”

“那么……”国王这才小声问道。 “今天晚上你是不是可以在我的房间里留宿了呢?”

玛丽愣了一下,随即才彻底反应过来,今天下午到现在她丈夫的一系列看起来有些反常的举动,原来全都为了晚上地这句话,她费了好大劲儿才憋住笑,同时算了算,这几天还算得上是安全期,于是便点了点头,“好吧,陛下。 只不过……我需要先洗个澡。 ”

“好的。 ”国王仿佛被注入了兴奋剂,高高兴兴的站了起来。 连声吩咐仆人们为王后准备盥洗室,又叫人去传王后的侍女们,叫她们带着陛下的毛巾和睡衣过来服侍。

玛丽还是羞红了脸,本能的想制止她丈夫的种种明显有些激动的行为,但转而一想,国王也难得如此高兴,而且,即便他不如此张扬,大概有关地消息,也会在今晚就传遍凡尔赛宫的各个角落,所以,还是听之任之算了。

等夫妻两终于睡到了床上,反而是国王,却居然有点儿放不开。 他在最初的几分钟里,虽然连连吻着玛丽,却始终难以进入真正的振奋状态。

这样可不行,玛丽并不知道她的丈夫在担心什么,但她打定主意,一定要让他忘记这种担心。 她很快伸出手去,抱住国王,再轻轻抚摸着他绷直了并且渗出了汗珠的脊背。

慢慢地,事情开始转向了好的方向,国王终于鼓足勇气,一鼓作气冲进了他妻子那座狭窄的城池,这也使得他自己,完全能够行动自如了。 而对于玛丽来说,她突然发现,自己也不像以前那样觉得痛了,这显然是因为她已经生过孩子的缘故,但现在看来,到没什么不好的,没有疼痛的干扰,她似乎能更加享受这种夫妻生活了。

因此,在夫妇二人的共同努力之下,这一次看起来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成功。 而当国王一战成功,被征服方正迷迷糊糊的要睡去的时候,征服者居然抖擞精神,又上演了一出激昂地入城式,最终迫使被征服方,乖乖地缴械投降了。

第二天下午,当玛丽正同几位夫人们一起逗着小王储路易.费迪南德的时候,国王又来了,联想到前一天晚上地大动干戈,玛丽的脸,禁不住又红了。

国王的精神也很好,他很高兴的抱着小王储玩了一会儿,才仿佛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问玛丽,“王后,我看着小王储,突然想起一件事,我记得你怀上这孩子的时候,是你哥哥斐迪南找了意大利巫师测算出的结果,我想,我们还没有好好谢谢这位神机妙算的巫师呢?”

玛丽吃惊不小,她的丈夫,怎么又想起这件事了,哪里有什么意大利巫师啊,真正神机妙算的人,到是她玛丽。 想来想去,只有撒谎撒到底了,玛丽于是笑着回答国王,“陛下,亏您刚刚想起来呢,我在怀上小王储的时候,已经写信给斐迪南哥哥,让他替我去答谢那位巫师了,您就不用费心了。 ”

“玛丽,这样可不行,”出乎玛丽的意料,她丈夫在这件事上,居然表现出了少有的固执,“我想我们还是专门派人去谢谢那位巫师吧,这样比较好一些……”

玛丽有点儿傻了,但国王的下一句话,却又在暴露了这种固执的真正用意之外,把她弄得哭笑不得了。

“我还想请这位巫师再测算一下,我们不能只有一位王储的,请他再算算下一个小王子会在什么时候降临吧。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