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17 国王的努力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04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17 国王的努力

过了一段时间,路易十六国王在听说那位“意大利巫师”出门远游暂时找不到了之后,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玛丽也为她丈夫的这种沮丧感到难过,因为她几乎是不得已,才又联合斐迪南,用一个更大的谎言才把整个谎言给撒圆了。 同时,她还要安慰国王,既然他们已经成功的生出了小王储,那么,即使没有“巫师”的帮助,也应该能继续生出更多的孩子的。

国王的心情好了一些,事实上,随着他对于祖父留给自己的这个烂摊子越来越熟悉,他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到国王的真正的职责上来。

玛丽对于国王的这种勤勉,起先并不知情,直到有一天晚上,她的丈夫,居然在同房之后,仰面朝天躺在床上,两眼望着上方绣着金色百合花的垂幔,慢慢的同她说起国家大事了。

夫妻欢爱之后,说的反而是国家的大政方针,这在升斗小民看来,无异于吃饱了撑的。 但如果当事双方是一国的国王和王后,这就情有可原了,玛丽甚至觉得,这使得她的丈夫看起来更像国王了——对于君主来说,国家大事或是夫妻**都一样是日常生活中必不可缺的部分。

于是,玛丽甚至起身,给国王盖好了被子,才又躺在他的身边,听他缓慢的诉说着。

“玛丽,我真是没有想到,我们所拥有的这个国家。 居然如此地混乱和危机四伏。 ”

国王长长叹了一口气,“玛丽,我当王储的时候,就听说人们常常抱怨祖父的统治一片混乱,那时候,我充其量只知道我们在七年战争中,损失了很多海外殖民地。 但我从不知道,国内的情况居然也这么糟糕。 ”

“玛丽。 你知道么?前几天财政总监向我报告国家的财政情况时,他告诉我我们的外债数字,简直令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玛丽也想知道这个外债数字,于是她小声地问了一句,她的丈夫才很艰难地吐出了那个数字。

“大约有四十亿利弗尔吧。 ”

玛丽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她的玫瑰小组干了三年,才给她带来了二十万利弗尔的收入。 这比起庞大的国债来说……简直就是缸里掉了个枣啊。

“这些负债。 有很多是从太阳王时代留下来的,”国王又缓缓的解释着,“光利息也很可观了,而且,我的祖父,他也从来都不节省地,所以,外债也就越来越多了……”国王沉默了一下。 “说起来,我们也应该对此负一些责任的,玛丽,你大概想不到,有很大一笔是为了我们的婚礼而借的外债。 ”

玛丽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当年在维也纳她和斐迪南一起去看的那场法国求婚使团的声势浩大的入城式。 那个时候,他们好像都不知道,这个所谓“强大”地法兰西王国,居然是靠借债来支持这表面上的浮华的。

玛丽沉默着,她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自己的丈夫,这时候,国王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想起了。

“玛丽,我在了解了这一切之后,才想起了以前我父亲常常爱说地一句话。 或者他在那个时候。 就已经完全明白这一切了,可惜。 我一直到戴上这顶王冠,才弄清楚。 ”

“是什么话?”玛丽好奇了一下。

“如果我不幸成为国王……”玛丽几乎没听清楚,耳边就传来了又一声长长的叹息。

“那个时候,我常常因为父亲的过早去世而非常难过……”当今的法兰西国王长叹着,“现在我真心诚意的认为,这对他来说,或者是一种更幸福的解脱吧。 ”

对于这些事情,玛丽也并不敢随便发表自己的意见,她想了想,似乎现在只能从言语上安慰她的丈夫了,于是她轻声说道,“陛下,请不要太担心了,您和我都还年轻,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为我们的国家做点儿什么。 ”

“但愿如此,”这安慰看起来对国王并没有太大地作用,他活动了一下似乎已经僵硬了地身体,才慢慢地说,“时候不早了,玛丽,早点儿睡觉吧。 ”

国王不再说话了,玛丽躺在床上,却很为她丈夫今晚所说的话而感到惊奇,这到不是对这话地内容,法兰西的这个烂摊子,玛丽不仅仅自己了解到了一些,在她的女王母亲的信里,也多次提到过——玛丽真正惊奇的,是国王对这一切的态度。

她一直以为,最终走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对于他的国家,实际上并不了解很多,他是在一种被蒙蔽或者自我蒙蔽的状态下,被摘取了王冠的,但现在看来,至少在一开始,他已经认识到了整个国家所面临的诸多困难,这能不能被认为是一种好兆头呢?既然国王能认识到这些问题,是否代表着,他能做出一些努力,去寻求改变这种已然威胁到他的统治的可怕状况呢?

玛丽带着这种疑问,昏昏沉沉的睡去了,事实上,她很快就看到了自己的国王丈夫所做出的第一个努力,只是,这努力的内容,实在是太超出她的想象了。

在上述谈话之后的几天里,玛丽对她的丈夫,都保持着一种非常密切的关心,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在经过那样的谈话后,任何人都会想到,国王需要表达的,也许并不仅仅是谈话的内容而已;而更重要的是,玛丽还是衷心的希望,她的丈夫,除了哀叹现局之外,也应该能产生改变它的想法。

国王确实有这种想法了,而且。 他甚至已经付诸了行动。 当玛丽穿过通往国王寝宫的、布满瑞士人卫队地长长走廊,经过站立在一边向她鞠躬的十几个各种级别的国王侍从,进入由掌门官把手的国王寝宫大门,通过侯见厅和“窗眼”室,最终进入国王的书房时,她看到她的丈夫,正在几十支蜡烛的照耀下。 鼻梁上架着眼镜,一个手指指点着草稿。 认真地誊写着什么。

(注:“窗眼”是凡尔赛宫中国王寝宫中地一间侧房,其采光通常只靠一个窗眼,因而得名。 朝臣们一般都在此恭候国王到来,并传递各种信息,进行各种阴谋勾当。 )

玛丽有些惊奇,“陛下,您在忙什么?”

“哦。 玛丽,你来了,”国王似乎才发现他的妻子似地,“请等一下,等我把这些账目抄完,大约还有十分钟就行了。 ”

这回答并没有缓解玛丽的疑惑,她确实想到,就像她曾经听说过的那样。 国王一直对于自己的开支记账的,但她并不明白,还需要“抄”些什么。

玛丽只好坐到一边,差不多十分钟后,国王果然结束了工作,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放下鹅毛笔,把写完的手稿拿在手里,对她摇了摇,“玛丽,过来看看我这两天努力地结果。 ”

玛丽一看,那是一小摞纸质低劣的手写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整整齐齐的小字,她赶忙认认真真的看下去,可是……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啊?

“买一斤胡椒粉四利弗尔;——付洗刷餐具费、一斤肥皂钱、金银器皿工匠的酒钱和运送洗好的餐具费共二利弗尔十苏;——付洗澡水费三利弗尔;——给旧货商八十利弗尔;——付皮鞋款三十利弗尔……”

看起来确实是账簿,但是。 上帝保佑。 这完完全全是一个没有仆人,亲自采购所有东西的小高利贷者地账簿啊。

于是。 玛丽还是小心翼翼的确认了一下,“陛下,这是?”

“这是我的日常开支记账,”国王的兴致似乎很高,“我不知道最近一个时期以来账目里出了什么差错,三天前,我在钱匣深处发现了好像已经忘掉很久的一些钱,因此我把从本月1日起的账重新记了一次……这真是辛苦地工作啊,我昨天下午一直做到晚上,今天又做了一下午,到现在才算完成了。 ”

玛丽哭笑不得,她确实从来没有与她的丈夫沟通过有关个人记账的问题,于是,她要求诺阿伊伯爵夫人记的账,完全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太小的金额没必要记录,只记录一百利弗尔以上的收支就行了,但她丈夫的这个账……确实很细致很严谨,可是,这对于一位有着大量可以随意支配的金钱的大国地君主来说,有必要做这样地记录么?

大概是看到了玛丽脸上那明显有些无奈的表情,国王变得有些慌张,他扶了扶眼镜,“玛丽,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现这账目有什么地方记错了?”

玛丽摇了摇头,她还是决定,同国王讨论一下记账地问题,她笑了笑,“陛下,您一直都记这么详细的账么?我觉得,这似乎并没有太大用处啊?”

“哦,玛丽,不是这样的,”国王很罕见的,居然提出了反对意见,他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玛丽,还记得我同你说过,国家的财政状况很不好,负债非常多么?”

“是的,陛下,”玛丽点点头,四十亿这个数字,想要忘记也是不太容易的。

“所以我觉得应该从个人做起,尽可能的节约一些开支,这就是为什么我要认真的记账的原因,”国王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玛丽,我听说你也在记账,如果你觉得可行的话,也尽量尝试着这样记账吧,我们应该给整个宫廷做出榜样。 ”

玛丽这时候的感觉,简直有如被人敲了当头一棒,这难道就是,她的丈夫为解决财政危机所做的努力么?在失望和恼火的联合作用下,她用勉强保持镇定的声调,向国王提出了这个问题。

“陛下,关于您刚才提到的国家的负债,您现在有什么解决办法了么?”

“没有,”国王回答的异常坦诚,大概是看到玛丽的脸色不太好,他才匆忙补充道,“大臣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目前我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这个了,先从节约我们自己的开支做起吧。 ”

玛丽被这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答案以及随之而来的负面情绪所击倒了,她神思不属的坐回到椅子上,一时间,竟不知从何开始指责他丈夫的这种明显错误却错得情有可原的行为,这可怜的年轻人确实想要把他的国王治理好,但他想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君主,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