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20 迎刃而解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18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20 迎刃而解

国王暂时赶走了老臣莫普之后,玛丽就回到自己房间里,仔细阅读着国王给她的那份报告。

玛丽又让诺阿伊伯爵夫人去给她寻找有关这场改革的所有资料,一连两天,她除了哄一哄小王储之外,足不出户的认真读着这些资料。 令她感到高兴的是,随着阅读的深入,她脑海中本来模糊的各种思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国王每天下午都来关心玛丽用功的结果,到第三天下午,当国王再次光临的时候,玛丽留下了他。

“陛下,我想再和您谈谈莫普先生的这场改革。 ”

国王高高兴兴的坐了下来,准备听听他妻子的见解,但玛丽的第一个问题,就使他张口结舌了起来。

“陛下,您有没有想过,对于这场改革,应该保留哪些内容,或是彻底废除哪些内容?”

“我不太确定,玛丽,”国王挠挠头,迟疑着回答,“我想,应该让那些流放的法官们回来了,这样,那些反对这场改革的人也会稍微收敛一些,但我也还没有想好,应该如何安置这些回来的人,让他们留在家里,显然只会激起更大的反对声音。 ”

“我的想法有幸同陛下一样,”玛丽笑了起来,“只不过,我想出了一个安置这些人的办法……”

“是什么?”国王显得迫不及待。

“其实有很多地方可以安置这些人的,比如。 莫普先生就曾打算编纂法典,我想,这就需要大量地法律专业人员吧。 ”

“这不行,”国王看起来有些失望,“莫普不会让这些人来编纂法典的。 ”

“还有一个办法,”玛丽到是没有气馁,“如果我们的法官不再终身制。 而是每隔5年或是7年轮换一批,那么。 等到现有的法官任期结束的时候,被流放的那些人就有机会重新成为法官……”

玛丽的话没说完,就被国王打断了,“玛丽,你慢一点儿说,让我想想。 ”

过了一会儿,国王才问道。 “玛丽,关于轮换法官,你有什么建议么?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简单地事。 ”

“陛下,我想,首先您需要颁布一项法令,使轮换法官成为一种制度并能够长期坚持执行;其次,我们可以采取考试的办法。 每到轮换地时候,让所有的法官,不论是在任的,还是在家待业的,都接受同样的考试,考试合格者。 方可在下一个5年继续担任法官……”

玛丽一边说,一边忐忑的看着她的丈夫,她地知道这种想法,即便以二十一世纪的观点看,多少还是有点儿异想天开,却不知道坐在她面前的这位封建专制君主,能不能接受。

国王的反应还算不错,在玛丽说完之后,他又想了很久,才认真的说。 “玛丽。 对于你的这个建议,我提不出反对的意见。 所以,让我们把莫普叫来商量一下吧。 ”

玛丽连忙阻止,“陛下,请等一下,我还有一些别的想法,在见到您地司法大臣之前,我还想先同您商量一下。 ”

国王点点头,“请说吧,玛丽。 ”

“陛下,我认为,莫普先生还有一项并不算明智的行为,就是取消了讼费;而且,他规定法官的薪水全部由国家来支付。 我知道,莫普先生是为了杜绝司法腐败,但他的这种改革,却有一个对现今来说很严重的后果,由于法官的这笔薪水最终还是靠向地方增税而得,他等于是把过去由诉讼人付钱地司法变成人人分担,这对于我们这个税赋已经很严重的国家,是一种雪上加霜的行为。 ”

国王连连点头,玛丽说完之后,他想了一会儿,便得出了结论,“这么说,我们应该恢复讼费了?”

“我暂时是这么认为的,陛下,”玛丽仍给自己留下了余地,“我对于司法上的讼费了解并不多,因此我希望同您再商量一下这个问题,是否可以,也通过一项法令,使得讼费的交纳固定下来,比如,我们规定讼费是诉讼金额的5%,如果某人打官司是为了让别人还他一千利弗尔的欠款,那么,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必须缴纳五十利弗尔的讼费。 ”

玛丽的这个观点,完全是照搬她上辈子地经验了,国王似乎是听明白而且仔细地想了想,但是,他还是没能提出更有益的观点,相对来说,他似乎更期盼,自己地妻子能再多说一点儿。

“玛丽,你没有别的意见了么?”

“有的,陛下,”玛丽其实早已发现,按照她来自现代的观点,莫普改革中,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我不太赞成莫普先生对于律师界的改革,依照过去的规定,学习法律的毕业生要先担任3至7年的见习律师才有资格充当辩护律师,但莫普先生取消了他们的见习期,我觉得,这是对司法的不负责任。 ”

国王点头称是,“玛丽,你可真是仔细啊,我就没注意到这一点。 ”

其实,玛丽做的工作很简单,她只是把莫普改革中的条款,同她脑海中现代司法的相关内容作出比较,如果是不符合的,她就提出来。 她那身为穿越者的优越性,大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充分体现出来。

国王再一次召见司法大臣的时候,就更加慎重了,他还招来了财政总监约瑟夫-玛丽.泰雷,此人也是莫普改革的鼎力支持者。 两位耄耋老臣一起,听说了王后的意见。

国王充当了转述人的角色,他先表明了自己地观点。 “那些被流放的人必须被召回”,随后便复述起玛丽之前同他说的那些内容了。

玛丽一边仔细的听着,一边观察两位老臣的观点,两个人都表情平静,但她还是发现,莫普在听到法官轮换时候流露出了一些惊讶,而泰雷在听到恢复讼费的时候。 嘴角则稍微的翘了翘。

这样就足够了,当国王说完之后。 莫普立刻提出了法官轮换地问题。

“陛下,虽然轮换制可能是我们所面临的问题地解决办法,但我认为通过考试来轮换并不是适合,在任的法官也许不会认真工作,因为他们只要保证再一次的通过考试,就能继续拥有这个职位。 ”

“那么,您有什么其他的建议么?”国王客客气气的问。

莫普没有说话。 但泰雷开口了,“陛下,或者我们可以恢复以前那种捐纳法官官位的办法……”

玛丽笑了起来,看来,这位可怜的财政总监快要穷疯了啊。 果然,他地意见遭到了国王和司法大臣的一致反对,“捐纳官位使得国王失去了对于法官职位的任免权,既然已经废除。 就决不能再恢复。 ”

然而,玛丽已经想出了如何解决考试的问题,她看向司法大臣,“莫普先生,我想,您刚才提出的关于考试的问题。 可以这样解决。 ”

“假设我们的考试满分是一百分,对于待业的法官,他们考试地成绩就是他们的最终成绩,而对于在职的法官,他们考试的成绩可以乘以50%记入总成绩,他们的满分只有五十分,再请您组织一个考评小组,对每个法官上个任期的工作情况进行考评,满分也是五十分,这样。 对于双方来说。 我觉得就很公平了。 ”

三名听众都陷入了沉思,很快。 国王就露出了会心地笑容,看来,常常算账帮他锻炼出一颗数学家的大脑,他已经完全想明白了。

“这真是很完美的办法啊,玛丽,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玛丽只能很谦虚的笑着,“陛下,我只是随便想想,还不知道是否可行呢。 ”

“当然可行,”国王表现出了难得的果断,但随即又转向了两位大臣,“你们二位意下如何呢?”

莫普慢慢点了点头,“我想,王后陛下的建议,只要再完善一些,确实可以试行了。 ”

但泰雷则显得有些发愁,“陛下,恕臣直言,考试,组织考评小组,可能都是要花不少钱的……”

国王有些担心的看向玛丽,玛丽则立刻笑了起来,“先生,我想,您如果向所有想要参加考试的未来地法官们收取一些必要地费用,只要明确了费用的项目,大概不会有人拒绝地吧。 ”

三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玛丽有点儿飘飘然了,现在在整个法兰西乃至整个欧洲,大概都不会有人比她更熟悉和了解如何运作一个好的考试制度了吧,想当年,她可是亲身都体验过的啊。

剩下的事情,恢复讼费的议题,在财政总监的强有力的支持下,顺利通过了。

看到莫普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玛丽突然想起了另一个关于诉讼费用的要点,“莫普先生,您可以加上一条规定,讼费可以在诉讼结束之后,由败诉的一方来支付,我觉得,如果不是败诉的一方要做出某些违法的行为,也就不用麻烦法官们为这场诉讼来工作了。 ”

这下子,莫普始终板着的一张脸,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老头子转向国王挤出一个笑容,“陛下,王后陛下的这个建议,或者能成为一项伟大的政策呢。 ”

最后是律师的问题了,这一点,莫普很快做出了让步,他坦承,当时推出那样的政策,只是因为大量律师罢工,诉讼工作无人可做的一项权宜之计,既然现在已经有了足够数量的律师,那么,提高整个律师团体的质量,也就很必要了。

这场谈话在太阳落山之前就圆满结束,两位老臣带着满意的笑容告退了,都表示他们要连夜开始相关的工作。 而国王和王后,则得以放松下来,推上他们儿子的婴儿车到花园里去散散步。

国王兴致很高,但玛丽却还有点儿担心,她问她的丈夫,“陛下,万一上述政策失败了,人们会不会把错误归到我的头上?”

“放心吧,玛丽,”国王很认真的想了想,“我相信这些政策会成功的,而且,如果真要是失败了,我就让莫普和泰雷这两个老家伙,承担了所有责任回家养老去好了。 ”

ps:关于今天提到的两位大臣,我也仅仅是知道他们的名字和职位而已,因此,大家不妨把他们当做普通的龙套,也就出场几章而已。 另外,在这里及以后,作者都不希望写出太沉重的政治话题,或者有读者会认为玛丽的办法太过简单,然而,作者更愿意大家和作者一起来相信历史的偶然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