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21 干政是必须的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18字数:1291809

在凡尔赛宫里,传播度最快的不是别的,正是消息。于是,当第二天一早诺阿伊伯爵夫人赶来向王后报告,并且感谢国王和她的垂怜,终于能让那些可怜的流放者回家的时候,玛丽还觉得她来迟了。

事实上,玛丽正在考虑另一个问题,国王有没有必要抓住这机会,安抚一下这些“可怜”的法官们。如果放任他们就此回归乡里,即便有新的法官轮换制度,大概也难以保证这些身份高贵的人们,不对国王和整个政权心生不满。

于是,玛丽抓紧上午的时间,把她这个新想法同国王说了说。

“陛下可以出旅费,把这些可怜的法官们直接从流放地运到凡尔赛,接见他们并安抚他们一番,我想,他们中的多数人应该会心生感激,等到他们回乡之后,也应该不会到处宣扬对国家政策的不满。”

国王很仔细的想了一会儿,然后,他接受了玛丽的意见。

“说的也是,玛丽,说起来他们大多都是穿袍贵族,安抚他们一下,也符合他们的身份。”

“但是,”国王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出了他的要求,“玛丽,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接见这些人呢?”

玛丽明白,她的丈夫遇到重大的事情就怯场,那么,就愈不能忽视这个能够树立国王威信的好机会,她很快想到了一个办法,“陛下,我当然会陪您一起接见他们,而且,要把小王储也抱上。另外,我建议您给他们做一个简短的演讲,主要内容是安抚他们,如果您觉得有难度的话,到不如在这几天里写出稿子,先准备一下。”

国王找到了办法。显得很高兴,他让玛丽先去看看小王储,“一个小时之后回来就行了,这样的短讲话稿,一个小时足够我写出来了。”

然而,从当天下午开始的几天里。按照国王的要求,玛丽便承担起了整个事情的安排工作。宫里面重新打扫收拾了阿波罗厅,安排了一顿简单而精细的宴席,另外,国王已经为这些回归的流放者们支付了到凡尔赛的全部旅费,甚至派出了一队龙骑兵去迎接他们。

至于国王本人,他还在继续修改演讲稿并多加练习,现在地讲稿,在玛丽的建议之下。与第一稿已然有了很大的差别,这些流放者们已被说成了为展法兰西的司法制度而做出牺牲的仁人志士,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理当受到国王的欢迎和安抚。

于是。可以想象。当那些可怜地人回到凡尔赛地时候。他们受到地几乎是英雄般地欢迎。年轻地国王和王后身着盛装。在阿波罗厅里迎接他们。

玛丽很惊奇。穿越这么多年。她几乎都是生活在锦衣玉食养尊处优地人群中。因此。当她看到这些憔悴、苍老甚至有些人疾病缠身地队伍时。看着他们那淡漠而茫然地眼神。再联想起这些人也曾属于贵族团体地一员。她现自己其实是低估了这种流放生活地艰苦。

这使得玛丽开始担心。国王地几句安抚。是否能达到预期地效果。但国王地讲话开始之后。流放者们逐渐活跃起来地表情。则让玛丽意识到。她大概也同样低估了封建**制度下。君主地绝对权威在臣下心目中能够起到地作用。

国王是个善良地人。因此。这些潦倒地人给他造成地冲击或许更大。于是。当他对可怜地流放者们说出那些准备好地安抚地话语时。他居然真地流出了几滴眼泪。

国王地哽咽声换来了满场地沉默。玛丽也只得擦着眼角。而当流放者们听说国王把他们看成是为法兰西地司法制度而做出牺牲地伟大人物时。他们中终于爆出一阵“国王万岁”和“法兰西万岁”地口号。

这就算是成功了吧。国王地讲话结束之后。气氛已经好多了。路易十六现他地这样一个仍存在三四处磕磕巴巴地讲话获得了这么大地成功。也很满意。而玛丽则看到。保姆也已经抱着小王储。出现在大厅地侧门。于是。她向国王做了一个他们早已商量好地手势。

国王这才微笑着对流放者们补充道,“先生们,我知道你们都没有见过我的儿子路易.费迪南德,现在我希望你们见见他,因为我相信,你们中的某些人,可能会在遥远的将来为他工作。”

玛丽走过去,从保姆那里抱来小王储,这被许多层绫罗绸缎包起来的小家伙睡的正香,而当她抱着儿子站到这些前法官地面前时,整个大厅又再一次安静下来。

玛丽抱着小王储绕场一周,以便让所有人都近距离地看看这孩子,她也看着人们流露出各种各样的表情,平静、或是好奇、或是欣喜、或是更加复杂,而当小王储最终被保姆再次抱走之后,大厅里终于又响起了很响亮地“王后万岁”的欢呼声。

接下来的简单宴席也就同样很顺利的完成了,特意安排的清单菜色显然很适合这些吃尽了苦头的人的胃,而国王的亲自祝酒,则似乎真的把他们中的一些人,又带回了做法官的那些日子里。

到了下午一点钟,玛丽已经能在她那套房的落地窗户边,一边看着武器广场上酒足饭饱的流放者们与他们的家人重逢的感人场面,一边同诺阿伊伯爵夫人,说说上午的这场表演了。

“人们都明白两位陛下是为了安抚这些可怜的人们,而专门安排的这场戏,”内宫总管微笑着,“但大家现在普遍觉得,这场戏已经足够成功了。”

“毕竟,国王陛下流泪的场面,是不可能安排出来的吧,”诺阿伊伯爵夫人笑得意味深长,“现在宫里面,都在传颂陛下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呢。”

这也就可以了,玛丽也就笑了笑,“伯爵夫人,国王本来就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否则,他也不会再登基之初,就急着把这些可怜的人们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然而,对于国王和王后来说,演戏的成功并不代表有关司法改革的事情全都解决了,过了大约十来天。在玛丽都快要把这件事放到脑后的时候,巴黎高法传来消息,讼费的法令得到了法官们地一致通过,已然成功注册,但是,司法考试的法令,却遭到了强有力的反对。

国王很快拿到了巴黎高法送来的谏诤书,他立刻叫玛丽过去同看,这下子。玛丽不得不感叹,改革果然是人们都不喜欢的东西,即便是这些借改革之机才得以披上法官袍的人们。他们这好不容易得来地位置还没有坐稳,又忙不迭的要反对更新的改革了。

事实上,在过去的这几天里,玛丽为了更加熟悉法兰西的司法体系,已经叫人拿了许多相关书籍来读,在她被国王叫过来之前,正好读到伟大的太阳王废止巴黎高法的那段历史,这位她丈夫的祖先听说高法正在讨论某个对他表示抗议的谏诤书时,直接穿着猎装从狩猎场冲到高法。命令法官们立刻停止工作。

路易十四国王强有力地王权和庞大的军队终于迫使巴黎高法一度退缩,而同样的戏码,到了外强中干地路易十五国王那里,就不太管用了。因此,玛丽仔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脑海中最初生成的建议她丈夫亲临巴黎高法做出训示的念头----国王若稍有疏忽,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陛下还是把司法大臣再叫来问清楚吧,”玛丽叹了一口气,“请陛下尽量严厉一些……”

“玛丽。我应该怎么说?”年轻的国王看来真是被第一次收到的谏诤书吓坏了,想都不想就抛出这个问题。

幸好玛丽已经仔细的想过了,她温柔的看着自己的丈夫,“陛下还记得我们为什么要设立这个司法考试制度么?”

国王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玛丽只好替他回答,“是因为陛下希望赦免那些被流放的可怜地法官们,而莫普的司法体系里,现在没有这些人的位置。”

国王不假思索的接道,“可是……被流放的人已经回来了啊。”

“是的。”玛丽微笑了一下。“陛下,这正是事情的重点。我们接见那些人的时候,您不是承诺过,一定要再给他们能够报效国家的机会么?”

国王想了想,“是地,我记起来了,我确实说过,这还是玛丽你说的要加在演讲里的。”

“是啊,陛下,”这使得玛丽也郁闷起来,“我当时确实没想到,高法会拒绝这个法令的。”

“陛下说出来的话是决不能收回的,”玛丽叹了一口气,“您在见到司法大臣的时候,一定要坚持这一点。”

“但是……”国王思前想后,却还是显得很迟疑。

玛丽又想了想,“陛下完全可以告诉莫普,因为那些可怜的流放者们已经回来了,而且,陛下承诺给他们职位,所以,如果这项法令得不到通过的话,那么,唯一地办法似乎只有解散现有地高法,把职位还给那些被夺走职位的人们。”

国王又想了很久,以至于玛丽都开始担心他是否是反对这个建议,而最终,国王居然露出了一丝在玛丽看来有些得意地笑容,“说的也是啊,玛丽,是应该好好吓唬吓唬这个老东西了。”

玛丽只好笑着附和国王,“陛下一定要做出足够严厉的样子啊。”

很快,玛丽就看到了她的丈夫那前所未有的“严厉”,但那叫莫普的老头子,大概已然摸清楚年轻君主的脾气了,始终都是油盐不进。

但玛丽还是很快听到了这些反对者们所依仗的理由,“陛下既然已经成功的让那些被流放者们都安静的回家了,那么,到不如就让他们就此终老吧。”

原来如此,难道让这些家伙在整个法兰西吵吵嚷嚷的要推翻现有的高法,反到能够迫使这项命令得到通过么?玛丽怒不可遏,看看她的丈夫,显然也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于是,当国王对莫普说出上述准备好的威胁的时候,他的那种严厉,居然已经是自内心的了,那敏感的老臣也同时察觉到了君主的怒火,有些吃惊的看着这对年轻夫妇。

当莫普的目光落在玛丽身上并被她察觉到的时候,玛丽反应过来,这老家伙,一定是不相信国王能说出如此严厉的话,怀疑是她教他的吧。

玛丽一声不响,只是看着她的丈夫,在这节骨眼儿上,国王要是能够再多说点儿什么,应该就能让这老臣服软了,可是……现在她只有祈祷了。

不知过了几分钟,国王大概终于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寻常,或者他只是不满这老臣始终盯着自己的妻子,于是他很不高兴的补充道,“莫普先生,您应该明白,宫里面反对您的人要比支持您的人多的多,现在总的来说我和王后还是支持您的,我也希望不要出现那一天,让我们也同样反对您的那些改革。”

莫普终于有了反应,他向国王鞠了一躬,“陛下,我立刻前往最高法院去协调这件事,”随即他就告退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