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伊莎贝拉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29字数:1291809

随着年龄的增长,玛丽又有了新的想法。 首先要请读者放心,像通俗的穿越者的从小发明到大工厂的社会实践,她也就是想想而已,绝对不会尝试的。她还小,还需要学习,而且,她还在和历史较劲儿呢。

有一段时间了,小姑娘在美泉宫的花园里转来转去,在霍夫堡宫的楼梯上爬上爬下,嘴里咕咕哝哝的,念叨的都是,“如果我能改变历史,我就是穿越女主。”

可怜的玛丽,千不该万不该,穿越前她看得最后一本穿越小说居然是《平凡的清穿日子》,其中某些穿越者的不幸,她至今记忆犹新。特别是那个自以为是穿越女主的某某女,结局多惨啊。

“可惜作者还没连载完,我就穿越了。”玛丽用一声叹息,结束了自己的回忆。安娜·赫斯-达姆斯塔特正在花园的那一边,招手叫她过去摘花。

“搞不好安娜也是个穿越者呢……”玛丽摇摇晃晃的走过去,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不行,我一定要尽早确认,如果我不是穿越女主,还能早做打算……”

既然有了目标,玛丽便开始寻找可供她下手的历史事件。人们不会想到,这个看似人畜无害,有着甜美笑容的小女大公,在对你微笑的同时,脑海里却是拼命的在检索她仅有的那点历史知识,谋划着改变你的本应拥有的命运呢。

可惜的是,除了自己的一家人,玛丽的历史知识中基本上没有关于其他人的内容,她暂时还想不到自家人有什么需要改变的命运。那么,文策尔·安东·冯·考尼茨-里特贝格伯爵呢?拉倒吧,这老头儿已经成精了。

于是历史还是按照它本来的轨迹缓慢的运行着,到了1759年,皇帝和女王瞒着约瑟夫订下了他与帕尔玛公爵唐·菲利普的女儿,玛丽亚·伊莎贝拉的婚姻。怒气冲冲的约瑟夫在看到美丽的公主的画像时,便接受了这典型的政治婚姻。而当玛丽·安托瓦内特女大公挤在一群兴奋的兄姐之中看到自己未来的嫂子那娇小而深沉的美女画像时,她几乎难以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

“机会来了。”

玛丽还记得,这位美丽的公主,在她嫁入哈布斯堡-洛林家族之后的三年里,导演了一场非典型的政治婚姻悲剧。这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公妃用她那敏感而理性的思维,过度夸大了宫廷生活中的孤独和平淡,并导致了不可治愈的抑郁性精神病,而她却又成功的掩饰了这种疾病。最终,她在1763年底生下一个死婴后感染了天花,很快死去了。

这位美丽、富有、讨人喜欢并拥有大量赠品和荣誉、并可能继承王冠的公主,只活了二十二岁,岂不可惜?于是,玛丽立刻便决定要把这位素未谋面的公主的命运,当做她考验自己穿越生涯的实验品了。

这是哈布斯堡-洛林王室为她的孩子们所举行的第一场婚礼。目前健在的大公和女大公之中,长公主玛丽安娜早些年因为天花而毁了容,爱神不可能再垂青于她,她遁入空门,在不久的将来会就任布拉格修道院院长。然后便是家族的继承人约瑟夫大公了,他的婚礼终于定了下来,于1760年10月6日在维也纳的斯特凡大教堂举行。

这是典型的皇室联姻,哈布斯堡家族那句传统的箴言又一次得到了印证,玛丽娅·特蕾莎皇后兼女王这一宫廷的特殊地位使婚礼更加豪华奢侈,而无所事事的弗朗茨一世皇帝正好也有事可做了——婚礼的举行给了他花费巨额财产的好机会。

按照惯例,婚礼前一天,新娘的车队在维也纳郊区驻跸。王室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早就按捺不住了,纷纷吵着要先睹为快,他们的皇帝父亲也正好有同样的想法,于是便兴冲冲的带上孩子们,趁着夜色,上行宫看新娘去了。

玛丽和兄姐们挤在马车里,孩子们都很兴奋,闹成一团,玛丽只觉得吵得头疼,却还得同大家一起吵闹,一边还要留神她那礼服。在过去的几天里,玛丽已经努力争取来了在婚礼上为新娘牵长纱的机会,于是今晚她便把专门为婚礼订做的白纱礼服穿在了身上。

修女玛丽安娜公主恪守着清规戒律,这样的晚上活动她自不会参加,于是三姐姐玛丽亚·克里斯蒂安便拿出长姊的风范,呵斥玛丽不应该穿这么重要的礼服,玛丽便低下头,趁机缩到车厢的角落里去了。

玛丽亚·克里斯蒂安却不知道她小妹妹的那些小心思。在得知约瑟夫的婚讯之后,玛丽立刻把记忆中关于伊莎贝拉公主的内容梳理了若干遍,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位公主颇有些高傲和孤僻,却不是好相处的,而她若要想改变伊莎贝拉的命运,首要的便需要同她保持尽量密切的接触。

于是她才要去给新娘牵婚纱,于是她才冒着把礼服弄坏的危险穿上礼服,她和伊莎贝拉差十四岁,人家未必会搭理她这个小孩子。

果然不出玛丽的所料,等到了地方,弗朗茨皇帝毕竟是做公公的,接受了儿媳的行礼之后,便拉着约瑟夫到一边说话去了。屋子里光线并不很好,孩子们高贵的皇室教养在见到这位陌生而美丽的嫂子之后立刻被表现出来,他们微笑着站成一圈,谁都不多说话,只有克里斯蒂安同伊莎贝拉原先就是笔友,这回见了面,到是挺亲热的聊了起来。

克里斯蒂安与伊莎贝拉说了一会儿,才将自己的弟妹们介绍给新嫂子。伊莎贝拉对每个人都很客气,她的举止完全符合礼仪,却并不是很热情,她只是和大家都打了招呼,便又转过去和克里斯蒂安说话了。

玛丽站在哥哥姐姐们的身后,几乎整个身子都落在烛光的阴影里,她看着远远坐在那边的伊莎贝拉,有些着急,默默盘算着是不是要走过去引起对方的注意。然而很快她就发现,伊莎贝拉虽然始终在和克里斯蒂安说话,她那眼睛,却总是若即若离的打量着这群孩子们,想来她对于奥地利的这个庞大的第一家庭,也是很好奇的吧。

很快玛丽便感觉伊莎贝拉的目光落到了她身上,于是她便大着胆子,顺着这位公主的目光走过去。伊莎贝拉先是一愣,然后便微笑着对她招了招手。

“你是玛丽·安托瓦内特吧,谢谢你答应给我牵婚纱。”伊莎贝拉笑得多少有些不自然。

“叫她安东妮德就行了,家里人都是这么叫她的。”克里斯蒂安插言道。

伊莎贝拉点点头。玛丽便伸出小小的手,抓住伊莎贝拉的长裙,抬起头仰望着她,甜甜的笑着,“伊莎贝拉姐姐,你真的好漂亮啊。”

这句玛丽千挑万选的开场白果然派上了用场,伊莎贝拉这样的女子,果然也是希望得到夫家的喜爱的,听了玛丽的话,她便很高兴的把玛丽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膝头。然而玛丽准备的第二句话又接踵而至了,“比那些画像上要漂亮呢。”

伊莎贝拉有些惊喜,克里斯蒂安又在一边说道,“她确实认为你很漂亮,所以在家里吵着闹着要去婚礼上给你牵婚纱呢。”

“真是可爱的孩子啊。”伊莎贝拉终于有些动容了,轻轻的吻了吻玛丽的额头,却又对克里斯蒂安说道,“真希望您的家人都能像安东妮德这样喜欢我。”

“请您放心,”克里斯蒂安赶忙说,“我们全家都对您抱有真挚的好感。”

玛丽的目的达到了,便乖乖坐在伊莎贝拉的怀里,听她向克里斯蒂安叙说着一路上的见闻。很快弗朗茨皇帝便来叫孩子们准备回宫,玛丽便立刻做出昏昏欲睡的样子,妄图留下来同伊莎贝拉过夜,更加深些感情。

可惜伊莎贝拉显然对这在自己怀里摇摇晃晃的小姑没什么办法,皱着眉把玛丽还给了克里斯蒂安,后者又把她迅速转移给了利奥波德,玛丽便被抱了出去,当然也失去了同伊莎贝拉道别的机会。

玛丽果然是累了,在回程的马车上很快便睡着了,明天,她还要好好看看这十八世纪豪华的皇室婚礼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