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26 您早该这么做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36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26 您早该这么做了

玛丽很想把普罗旺斯伯爵夫人闹出的花边新闻置之不理,理论上,她丈夫的大弟弟应该有办法管好自己胆大妄为的妻子。

事实证明,虽然自己已经多次成为流言的主角,但玛丽还是没有处理这种流言事件的经验,最后,还是诺阿伊伯爵夫人小心翼翼的提醒她,至少应该确认一下,这对于一名女性来说非常致命的流言,究竟是真有其事,还是某些心怀叵测之徒对王室成员的恶语中伤。

玛丽不胜其烦,但好在她身边有一个必须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的人,朗巴尔亲王夫人知道,也许过不了几天,她的那些萨伏依王室的亲戚们,就要来信询问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嫁到法国没几年,就居然成了女同性恋!

于是,玛丽就把整个事情拜托给了朗巴尔夫人,后者毫不犹豫的挥霍着自己那数不清的财产,尝试着每一个可以得到事情真相的途径,诺阿伊伯爵夫人甚至相信,朗巴尔夫人肯定雇人去听了卢森堡宫的壁板。

因此,当朗巴尔夫人向玛丽陈述了她所得到的,比宫廷流言还要详细的消息之时,玛丽一点儿也不意外。 朗巴尔夫人发现了康庞夫人,这位喜欢饶舌的机灵女性以前曾同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密切交往过一段时间,但她现在已被朗巴尔夫人控制,并带进了宫中面见王后,因为她很肯定的说,王后会需要她提供地有关普罗旺斯伯爵的消息。

“陛下。 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确实曾对我有过过于亲密的表示和举动,”康庞夫人跪在地上对玛丽说,“但很快,波莉涅克夫人出现了之后,陛下您一定见过她,她是个大美人儿,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的一腔热情。 就都转移到她身上了。 ”

“那么,这流言是你说出来的么?”玛丽其实并不关心流言的内容。 她只关心流言本身。

“不是,”康庞夫人摇着头。

“流言的传播另有其人,”朗巴尔夫人这时候插话了,“是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地一个侍女,那小女仆的情人是龙骑兵地士兵,流言最初是从龙骑兵中传出来的。 ”

“陛下,”康庞夫人紧接着说。 “我之所以要求来见您,是因为我认为自己有义务把从普罗旺斯伯爵夫人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您。 ”

玛丽没有回答,康庞夫人等了一下,才补充道,“陛下,普罗旺斯伯爵准备了很多害您的阴谋,他准备制造一些流言,说王储殿下并不是国王的儿子。 因为您在分娩的时候,现场并没有什么见证人能证明这一点。 而且,普罗旺斯伯爵回到他的领地去,也是为了积聚反对您地力量。 ”

玛丽看了看她身边的这些贵夫人们,好几个人都是满脸怒容,她到是很平静。 如果普罗旺斯伯爵不会有什么动作,那才奇怪呢,而且,如果她继续参与国家大事的话,这种种的攻击,一定会更加变本加厉的吧。

“康庞夫人,您告诉我这些,想得到些什么?”玛丽笑了笑。

“陛下,坦率的说,我希望成为您身边的随侍女官。 普罗旺斯伯爵一定知道我知道他的一些计划。 我担心他会对我不利。 ”

“好吧,夫人。 ” 玛丽明白,这个女人不算安分,也并不完全可信,在这种情况下,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有众夫人监视她,或者效果会更好一些,于是,她转向内宫总管,“诺阿伊伯爵夫人,请您给这位康庞夫人,在我身边安排一个位置。 ”

这一次,玛丽唯一满意地,就是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确实是有同性恋倾向这个消息了,既然不是有人恶意中伤,她也就可以不管这件事,而等普罗旺斯伯爵自己来处理了。

然而,正当玛丽决定把这事放到一边,好好考虑一下康庞夫人提供的其余消息的时候,她却发现,她又不得不还要管一管普罗旺斯伯爵夫妇的倒霉事情了。

新年的庆祝活动刚结束的第二天,克洛德公主就慌慌张张地来找她了。

“陛下,亲爱的嫂子,”这小姑娘显得非常不安,“阿特瓦伯爵哥哥今天早上出门去普罗旺斯了。 他说他要去劝普罗旺斯伯爵哥哥和他妻子离婚,顺便退掉他和撒丁王国公主的亲事。 ”

玛丽明白了,这小姑娘,看来大概是担心她自己和皮埃蒙特亲王的婚事了,于是她装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亲爱的妹妹,坦白说,我认为,普罗旺斯伯爵夫人闹出了那种有损王室威严的事情,她的丈夫,是应该好好管管她了。 ”

“可是,”克洛德公主着急的嚷道,“您不能让他离婚啊,他要离婚了,我的婚事怎么办呢?”

此话一出,小公主地脸就随即红了,她有些害羞地看着玛丽,那忸怩不安的样子,把玛丽身边地夫人们都逗笑了。

“克洛德,”玛丽只好安慰这小姑娘,“你的婚事,我觉得比普罗旺斯伯爵或者阿特瓦伯爵的婚事更重要,我相信国王也是这么认为的,因此,我们不会允许任何会损害到你的婚事的事情发生。 ”

小姑娘似乎才稍稍放心了,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嫂子,请您去和国王哥哥说说吧,我听说,国王哥哥最听您的话呢。 ”

玛丽几乎本能的想摇头,既然深宫中小公主都已经确认“国王最听王后的话”,那么宫里面其他人,还不知有些什么说法呢。 但玛丽还是立刻反应过来,对于克洛德公主的这种请求,她只有答应的份儿。 于是,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玛丽还是得把其他事放到一边,先去向国王报告这些新情况。 她在国王地制作间里找到了自己的丈夫,国王的面前摆着一推零件,一有空闲,他又开工制作新的锁了。

“离婚?”这词语使得国王大惊失色,“这怎么行呢?绝对不行。 绝对不行。 ”

国王立刻站起身,“我要去给斯坦尼斯拉夫写信。 同他说清楚这件事情。 ”

“陛下,”玛丽赶忙解释道,“我认为,普罗旺斯伯爵到是能够处理好自己的婚姻,比较令人担心的是阿特瓦伯爵,他已经好几次提出要退掉他和撒丁公主的婚事了。 ”

“唉……”国王重重叹了一口气,“这些人真是让人烦恼。 玛丽,你等我想一想吧。 ”

国王并没有叫玛丽坐下,看来,他一发愁,就忘记了自己地妻子已经怀孕四个多月的事实了,玛丽自己便到一边去坐下了,她现在,可经不起久站。

过了好一会儿。 国王才抬起头,“玛丽,我看我还是给普罗旺斯写一封信吧,让他管管他妻子,我也听说那个传闻了,真是不像话。 还得叫他管管查理,不要任他胡闹。 ”

“陛下还是提醒他们,都别忘了克洛德妹妹地婚事吧,”玛丽补充道,“他们两个人还可以再折腾,可是克洛德妹妹这婚事如果吹了,再找婆家可就麻烦了。 ”

国王写信去了,玛丽也就回到房间,好好的安下心来想了想。 这接连发生的几件事情,似乎都恰恰在提醒她同一个问题——法兰西王后的情报工作。 居然如此之差。 她把自己完全陷入在被动的境地中,假如没有人向她通风报信。 她比聋子,似乎也好不了多少。

然而,玛丽早就知道,凡尔赛宫里布满了眼线,有的属于法国的贵族们,其中肯定包括奥尔良公爵和普罗旺斯伯爵,还有些则属于欧洲各个国家,当然也包括玛丽地娘家奥地利,然而,国王和王后似乎在这方面落后于所有人,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消息来源,而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看,在记录呢。

这样可不行,玛丽自认为必须要有所行动了,在并不清楚国王的态度时,她果断决定,首先要保证自己的消息来源,绝不能再处于这种被动的地位了。

玛丽是有玫瑰小组,似乎刺探消息,传递信息才是这群特工们的本职工作。 她承认了自己的疏忽,在成为王后之初,她所想地,居然也只是扩大经营,取得更多的收入,而完全忽视了这批人还应该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呢。

玛丽很仔细的理了理玫瑰小组的人员,所有开店的人是不能动地,因为她同样也需要钱,那么,就剩下亨利※#8226;巴尔了,当然还包括那位费拉尔伯爵。

但玛丽还有个小难题,她怀着身孕,显然不能随便出宫去,她确实可以选择传话给他们,但对于这么重要的任务,她还是希望能够同那两人面谈。 把两个大男人弄进宫里并没什么难度,但问题是,如何让王后能单独和他们说说话呢?王后的房间肯定是不能用的,国王随时有可能过来看望他的妻子。

最后,玛丽是在无计可施了,她曾经想到过几个大胆的想法,但与其说是胆怯,到不如说是她本能的不愿意做出这类事情。 于是,她只能提笔写了一封长信给亨利.巴尔,要求他负责开始着手建立一个情报组织,皮埃尔.德.费拉尔将成为他的副手,至于资金,玛丽则慷慨的表示他可以从今年的分红中取走需要地部分,但也要记账,至少要把主要地开支都留下记录来。

随后,玛丽又写了很多她上辈子从穿越小说中看来的,至今依稀记得地一些发展情报组织的方法,主要包括需要培养自己的情报人员,还要建立一套用以传递消息的密码和暗语体系。

玛丽唯一的遗憾只是她已经无法效法很多穿越前辈,找一批贫苦孩子从小来培养了,现在招募的谍报人员,大概忠诚度和敬业度,都会大打折扣吧。 但她还是提醒亨利.巴尔,尽量录用一些父母双亡的十五岁左右的聪明机敏的贫苦孩子,她还有足够的时间来等待他们成为可用之才。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玛丽希望给她的情报体系建立某种信仰,让法国人为奥地利来的王后服务,并且监视法国人,这很可能招致那些被选用的情报人员的反感,玛丽认为,他们应该有更聪明的办法来控制这些人,但在这方面,玛丽并没有什么好的见解,只能把这个要求提给亨利.巴尔,指望他能够有所建树了。

当然,玛丽也没忘了给这个情报组织提出第一个目标,就是监视普罗旺斯伯爵的一举一动,一旦他做出什么异常举动,需要及时汇报。

这封长信很快就由进宫来给玛丽保养头发的卡乔蒂诺带了出去,很快,玛丽收到了回信,确切的说,这只是一张来自亨利.巴尔的便条,上面写着一句话。

“我亲爱的陛下,您早就该这么做了。 ”

意大利理发师同样带回来了这一年的分红,一共九万五千利弗尔,亨利.巴尔还托他捎个口信给王后,他取走了两万五千利弗尔,带着其中的一万五千,已经前往普罗旺斯地区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