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29一如既往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47字数:1291809

巴黎的人民,又一次以狂热的情绪,来欢迎他们年轻的国王和王后。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访问,所以,据巴黎市长介绍,他并没有专门安排欢迎的队伍,但是,从巴黎城门开始,一直到圣母院的道路两边,还是挤满了前来欢迎的平民们。

玛丽还没有在身体如此沉重的情况下出过远门,国王特意让夫人们陪王后坐在一辆车上,好让她们随时照顾王后。带的随从虽然不多,玛丽却记得带上了德.内穆尔博士,以备不时之需。

果然,与以前前往巴黎的旅程不同,一路上玛丽虽然极力想睡一下,却始终很难睡着,反到是好几次觉得胸闷,幸好她这辆高级的马车是可以开窗的,把车窗开了条小缝,才有所缓解。

因此,等到达圣母院的时候,玛丽确实没什么精神,向聚集在圣母院前小广场上的人群招了招手,她便随着国王进到圣母院里面,夫人们提前进来,已经给她安排好了一个简单休息的地方,她按照德.内穆尔博士的要求躺下休息了一会儿,就觉得舒服多了。

祈祷仪式随即开始,严格的教规不会因为怀孕的王后而有什么改变,玛丽仍然必须要跪在十字架前,幸好她的肚子还不是太大,在夫人们的搀扶下跪了下来,虽然腿有些酸,但想想自己的孩子,玛丽还是静下心来,认真的祈祷起来。

祈祷仪式结束之后,国王和王后随即移驾巴黎市政厅,那里准备了午宴,同时也还要接见巴黎的上层人物们。午宴之后,玛丽有些疲惫,便请求国王,让她去休息一会儿。

国王也显得很担心,“玛丽,去问问御医。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你还是直接回凡尔赛去吧。”

德.内穆尔博士说能尽快回去当然是好事。但巴黎市长布里萨克元帅却挤过来说,市政厅广场上已经有很多平民在等待,因为他们听说,今天能见到国王和王后。

国王又犹豫了起来,玛丽想了想,她自己也并不是十分累。就对国王说,他们可以现在去见见平民们,然后回凡尔赛。

国王立刻同意了。于是一行人便上了市政厅的大阳台,广场上果然已经人声鼎沸,看到国王和王后,人们爆发出更大的欢呼声。

德.内穆尔博士看着表,玛丽在阳台上只呆了十五分钟,便被叫下来了。人们立刻安排她上车回凡尔赛,国王则留下来,应酬一下巴黎的官员们,稍晚时候再返回。

就在她登上马车地一瞬间。玛丽觉得她好像看见了一个人。某个本来她认为早已回到维也纳地家伙。菲利普.弗里德里希贝特尼少校。在距离马车不远处地人群中。穿着平民地服饰。一闪身就不见了。

玛丽觉得自己一定是太累了。才会把看花了眼。事实上。这种疲惫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她坐到马车上。几乎是一出巴黎城就睡着了。而等她醒来地时候。都已经能看到凡尔赛教堂地尖塔了。

然而。到了第二天。玛丽就发现。她其实没有看错。因为上周才来过凡尔赛宫地裁缝小姐玛丽安.普拉克。又进宫来面见王后了。她开门见山地就问玛丽。昨天在巴黎。是不是见到什么人了。

玛丽立刻联想到前一天地幻觉了。至少她当时以为那是幻觉。而玛丽安.普拉克正笑嘻嘻地看着她。“陛下。如果您真是在上马车地时候见到了谁。我受那个人所托。来向您做出解释。否则。就算了吧。”

好吧。玛丽现在。真地怀疑她昨天见到地是真人了。那么。还是承认了说清楚比较好一些。她垂下眼帘。“昨天我好像确实看到了一个在维也纳认识地人……”

玛丽安.普拉克轻笑一声。“贝特尼少校一口咬定说昨天陛下看见他了。一定要我今天来替他向陛下解释。看来。还真让他给说对了。”

玛丽明白,看来,女裁缝知道了又一个有关她的秘密,这样一来,她反到放下心来,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少校他不是回维也纳了么?”

“是的,他是回去了,”女裁缝笑道,“贝特尼少校回到维也纳之后,继续他那在军营里的痛苦工作,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士兵……”

玛丽只得忍受女裁缝的这种故弄玄虚,但在表面上,她表现的到是挺平静,这严重影响了怀着看一场好戏的心态的女裁缝,于是她转而问道,“陛下还记得海德里希.舒尔腾施泰因么?”

玛丽自然不会忘记,那个玫瑰小组的逃兵,她记得他那纯粹德国化地名字,比记玫瑰小组里地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这家伙拒绝为陛下服务,又回到了军中,而且,正巧在贝特尼少校手下充当一名传令兵。这家伙某次说漏了嘴,让人知道了,他掌握着法兰西王后的一个大秘密,然而,还没等他把消息说出来,得知此情地贝少校,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把此人抓捕起来,稍加审问,便从他口中得到了玫瑰小组地全部情况。”

这时候,讲故事的女裁缝看到听故事地王后听得全神贯注,便渐渐的又开始添油加醋了,“如果贝少校仅仅是对国家忠诚,那么,他只需要处死这冒失的士兵,阻断消息的传播就行了,但少校忠诚的只是法兰西王后,他从这传令兵的口中,看到了某个能为王后效忠的机会,于是,他辞去了军中的职位,带着他的囚犯,又从维也纳来到了巴黎。海德里希.舒尔腾施泰因知道情报人员的联系方式,贝少校就是用这种方式,同亨利.巴尔取得了联系。”

“从上个月开始,贝特尼少校,当然,他现在已经不是少校了,我们都称他菲利普先生,已经正式成为玫瑰小组的一员了,”玛丽安.普拉克笑道。“我们本来都同意他的要求,不向陛下提出他已经参加了我们。因为他担心陛下又会把他赶走。但如果不是他自己听说陛下要到巴黎来,无法克制自己的思念,跑到街上想要看您一眼的话,这个秘密本来可以保持更长的时间的。”

玛丽无话可说,百感交集,可怜的贝特尼少校。果然是他,这一次,他为了她。居然连军中地职位也不要了,这样一来,她欠他的也就更多,更难以报答了。这时候,就听到玛丽安.普拉克笑着问道,“陛下,如果您不打算把菲利普先生赶走地话,是不是也应该赐给他一枚戒指呢?”

玛丽这才回过神来,或者,菲利普先生真正想要的。是她自己手上的那一枚戒指吧。如果他仅仅只是一个向王后效忠的普通绅士,那他确实可以得到那枚戒指。但现在……玛丽回答道,“海德里希.舒尔腾施泰因人在哪里?他那里应该还有一枚戒指吧。就拿给菲利普先生好了。”

玛丽安.普拉克叹了口气,大概也在感叹王后的绝情吧。她很快平静的答道,“那个海德里希.舒尔腾施泰因一心只想回到军中,经过这一次地事情,先生们都认为如果让他回去,他一定会把王后的秘密说出来,因此,他们就把他杀死了,这也是上个月的事情。”

玛丽安.普拉克这时候看起来,更像是训练有素地间谍了,这样年轻的女子,在说到杀人的时候,还能保持一如既往的平静,玛丽也叹了口气,走到门外,叫人去把几条长裙拿给女裁缝——这是她这次进宫的“真正”目的,王后有几条长裙的腰围不合适了,要交给女裁缝带回去修改。

事实上,玛丽也在思考,她对待可怜的菲利普先生,是不是太狠心了呢,于是,当女裁缝向玛丽告别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低声补充了一句,“请转告菲利普先生,我一如既往的关心着他。”

玛丽安.普拉克这才开心地离开了,她一定以为,把王后地这句话传回去,能让那位整日里相思成灾的菲利普先生,稍微高兴一点儿吧。然而,玛丽这话地意思,也许只有她自己能够明白,她对这位先生的感情,并不会因为他这次所做地努力,而有什么实质上的改变,所以,一如既往。

在经历了辛苦地巴黎之行之后,玛丽所要做的事,就是安心养胎了。专门为她演奏(或者说是为胎儿演奏)的那支乐队,每天表演两次,在这时候,科尔夫夫人就会把小王储也抱过来,让他也听一听这在娘胎里就已经十分熟悉的乐曲。小路易.费迪南德每每在这个时候就会安静下来,而夫人们,因此也对王后的这个让胎儿听音乐的办法不免要交口称赞一下了。

其他的胎教活动,比如念书或是必要的散步,玛丽也做得一丝不苟,她现在唯一衷心希望的,除了孩子能够顺利降生,就是这段时间里,不要再出什么要让她劳费心思的事情了。

事实上,国王在这方面也挺小心,他虽然天天认真的管理国事,却基本不再玛丽面前提起任何事,玛丽也就知趣的什么都不问,对于国王的这种明显的好意,她还是应该乖乖的享受一下的。

转眼就到了4月30日,这是小王储的生日,玛丽在这段日子里,身子虽然日渐沉重,但思维却依然活跃,她突发奇想,自己的这个儿子,总是喜欢瞪着大眼睛看着别人,会不会也是穿越者呢?因此,在这孩子一周岁的时候,玛丽决定在自己的套房里,举行一个小小的“抓周”活动,旁观者只有几位夫人,并没有邀请国王。

按照玛丽的想法,如果他的儿子也是穿越者,应该会明白这特殊的“接头暗号”,但遗憾的是,虽然大家的兴致都很高,小路易.费迪南德表现的,同几位夫人一样不明白这事情有什么特殊意义,他在夫人们的欢呼中在一堆东西中爬来爬去,最后趴在一只散发着诱人清香的大苹果上不动了。

玛丽现在断定这孩子不是穿越者了,对于她专门叫人拿来的王后王冠,这孩子看都没看一眼,书本之类也被他当做障碍物越过了……那么,肚子里的这个呢?玛丽现在到是希望,再穿来一个吧,要是能帮他妈妈一起收拾这个国家的烂摊子,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