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31儿子和侄子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28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31儿子和侄子

第二天早上,玛丽是被礼炮声吵醒的,为纪念新王子的降生,礼炮需要响一百零一下,这长时间的巨响,足以把凡尔赛每个角落里睡着的生物全部吵醒。

和母亲共处一室的可怜的新生儿也被吓着了,又一次的开始展现他那大嗓门,当着王后的面,失去了科尔夫夫人帮助的普瓦特林夫人慌了手脚,怎么也无法哄住这大声哭闹的宝贝,玛丽立刻叫她把孩子报过来,自己亲自哄着。 而等礼炮结束之后,玛丽便非常熟练的开始给孩子喂奶,那正牌的保姆,被她毫不犹豫的闲置了。

事实上,保姆是不会被闲置太久的,王后还不能下床,因而她将抱着孩子,跟随国王去参加孩子的洗礼——这是身为王子保姆最大的荣耀了。 整个儿上午的时间,玛丽身边的夫人们,轮番教育普瓦特林夫人如何在洗礼上照顾好孩子,普瓦特林夫人很想再抱一抱小王子,但玛丽生怕她的不熟练伤到自己的宝贝,像一只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那样,怎么也不愿搭理她。

最后,到了中午,又让孩子吃了一次母乳,玛丽才依依不舍的把这孩子交给他那保姆,在若干不信任的目光的注视下,幸好普瓦特林夫人还有点儿自知之明,应她的要求,科尔夫夫人把小王储交给了乳母,陪着她一起前去。

玛丽已经没有时间去关注小王子的洗礼了,主要地内容她早已知道。 孩子取名叫做路易.约瑟夫,用得自然是他那皇帝教父的名字,这小家伙的封号是贝里公爵,如果他的哥哥能够成为国王并生下继承人的话,这封号将伴随他终身。 而玛丽现在觉得必须好好考虑一下的,是小路易.约瑟夫的保姆问题了,普瓦特林夫人在照顾初生婴儿方面地不熟练。 令孩子的母亲忧心忡忡。

玛丽告诉内宫总管,她要撤换这个不称职地保姆。 但诺阿伊伯爵夫人立刻表示了反对。

“陛下,在您做出这样的决定之前,理应多考虑一下舒瓦泽先生的脸面,事实上,我们还是有多种办法来帮助普瓦特林夫人的。 ”

玛丽勉强静下心来,听内宫总管介绍她的办法,一是调派几名有经验又负责的乳母。 二是把王后身边养过孩子的夫人,比如拉塞尔夫人,调过去帮助普瓦特林夫人。

“舒瓦泽先生早晚会知道他地侄女的表现的,”内宫总管最后说,“他知道陛下如此善待他的侄女,也会在朝堂上,多多支持国王陛下的。 ”

玛丽也想到了,现在要临时撤换保姆。 选上来的,很有可能还不如普瓦特林夫人呢,于是,她只得嘱咐内宫总管按照上述两个办法去安排,特别是在挑选乳母的事情上,要多加小心——最重要的是。 要挑选最健康地乳母。

事实上,在产后休息的最初一段时间里,玛丽一直让小路易.约瑟夫呆在自己的身边,她让夫人们在王后寝宫的一间朝南的小套间里安排了婴儿室,晚上普瓦特林夫人就住在那里,而新生儿,则不分白天黑夜,都呆在母亲的身边。

真正被两个儿子弄得手忙脚乱地反到是国王,这幸福的父亲一边感叹着“有两个孩子真是奇妙的事情”,一边奔波于王储寝宫和王后寝宫之间。 他看到小儿子。 就想起大儿子,必须保证每天都见到两个儿子一遍。 似乎才能安心。

等一周之后玛丽能够下床了。 在某个太阳很好的下午,她叫人在地上铺了厚垫子,上面盖了上好的里昂丝绸,把两个宝宝都放在上面,希望他们能彼此熟悉。 小王储兴致勃勃的频频把小魔爪伸向软绵绵的弟弟,以至于普瓦特林夫人,不得不随时守在旁边,谨防这初生婴儿受到任何损伤。

国王到是觉得这情景非常有趣,他对玛丽说,他小时候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记忆,好像路易王太子的每个孩子,都是跟着各自的保姆和侍从们生活地。 于是,国王要求玛丽,将来一定要保证所有地孩子们能够多多相处,在一起长大,以求培养出良好的家庭关系。

人们都明白,国王嘴上不说,但在感情上,对他地两个弟弟还是非常关注的,阿特瓦伯爵的婚礼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办中,虽然他本人仍然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而普罗旺斯伯爵,人们则没有想到,没过上多久,他就闹出了一个大事件。

事实上,整个事情的始终,普罗旺斯伯爵都没有出现,他仍然留在自己的封地上,用一封简简单单的信,就把凡尔赛闹翻了天。

这封信是写给国王的,普罗旺斯伯爵在信中请求国王,希望他同意,赐给当地一位普通的乡绅、德.科科纳男爵的小女儿最近新生出的一个男孩,一个男爵的封号,这么做的原因,正是因为这个男孩,正是他普罗旺斯伯爵的亲生儿子,亨利四世大王的直系子孙,因此理应享有这个身份所应有的待遇。

这封通过公共渠道送来的信,在经过宫廷书记处的时候,就引起了轩然大*,因此,当收信人——国王,还拿着这不可思议的要求完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凡尔赛宫细密的消息传播网络,已经把这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开了。

所有听到这消息的人都在惊讶,这短短的一封信里,值得惊讶的地方太多了。 人们一直认为同样存在生殖系统问题的普罗旺斯伯爵,在不声不响去了封地之后,一年多的时间,居然儿子都生出来了。

更值得人们惊讶的是,这位一向行事低调的国王地大弟弟。 在这件事情上却一反常态的高调起来。 人们都知道,普罗旺斯伯爵夫人能再次生育的可能性正变得越来越低,因而,伯爵本人得到一个婚生的男性继承人的可能性似乎就更低,此外,在妻子传出同性恋绯闻之后,做丈夫的不去找个情妇。 或者更加的不正常吧。

但问题就是,普罗旺斯伯爵不仅仅以最高地效率生出了私生子。 现在却还要给这个私生子弄一个封号。 是的,给私生子封号并不算什么稀罕事,伟大地太阳王的私生子们几乎都有封号,欧洲的许多君主也是这么做的,但问题就是,普罗旺斯伯爵,他毕竟现在还不是君主啊。

正是因为普罗旺斯伯爵并不是国王。 因此,他才请求他的国王哥哥,赐给这孩子一个封号,但换个角度看,如果任何一个普通贵族,哪怕是公爵和亲王们,胆敢向国王提出给他们的私生子一个封号,恐怕都会遭到生性传统而虔诚的国王地驳斥。 但面对自己的亲弟弟时,国王又进入了他一贯的那种犹豫不决的状态。

“从情理上,我到是并不在意给这个孩子一个封号,”国王对玛丽说,“毕竟这孩子也算是我们的侄子。 但问题在于,这样做。 假如影响了我们同撒丁王国之间的关系,就太得不偿失了。 ”

国王说的一点儿没错,当天下午,得到消息的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就赶到了凡尔赛,国王躲到铁匠铺去了,于是玛丽只好勉为其难地接见她。

“玛丽,如果你能说服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不要闹腾,我就给斯坦尼斯拉夫的儿子一个封号好了,”在玛丽的一再要求之下,国王终于表明了这样的态度。 “虽然是私生子。 但也许会是普罗旺斯这辈子唯一的一个儿子,我想。 做父亲的总希望孩子能过上好一点儿地生活吧。 ”

玛丽无法拒绝她这个善良的丈夫,将心比心这种一个普通人都很难做到的事情,被法兰西国王轻易的就完成了,因此,玛丽只能去说服她那不得人心的妯娌,以帮助国王实现这份善意。

在接见之前,玛丽抓紧时间问了问朗巴尔夫人,根据这位夫人的线报,她的那位侄女,似乎仍跟某些女性保持着异样的亲密关系。 这样子,玛丽到是放心了。

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从衣着到头发,都展示着一种看起来非常焦躁的散乱,她一改往日的傲慢,一见到王后,便跪在她面前,声泪俱下地控诉她地丈夫如何背叛了上帝赐予他们的这场婚姻。

玛丽不想听她啰嗦,有这时间,不如去陪陪她地宝贝儿子们。 于是,她打断了这场控诉,淡淡的说道,“普罗旺斯伯爵夫人,据我所知,而且,我听说您的丈夫也已经知道,是您背叛了这场婚姻在先的。 ”

“我没有,”普罗旺斯伯爵夫人理直气壮的答道,而且立刻开始另一场长篇大论,幸亏玛丽眼明手快,又及时打断了她。

“亲爱的弟妹,这是你们夫妇之间的事情,我并不想知道。 现在,我只是要告诉您,国王已经决定答应您丈夫的请求……”

还没等玛丽说完,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就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遗憾的是,玛丽发现,夫人们看向她的眼神中并没有同情,更多的是嘲笑和讽刺。

朗巴尔夫人看不下去了,上前安慰了她的侄女几句,而一等到后者平静下来,玛丽立刻把自己准备好的话说完。

“亲爱的弟妹,我认为,国王和您的丈夫在处理这件事情上,还是对您足够仁慈的,他们仍给您留下了生育普罗旺斯伯爵继承人的机会,所以我认为,您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而不是在这里哭哭啼啼。 ”

“如果您自己要放弃这个机会,那么,谁都没有办法帮您。 ”

玛丽的话说完了,而普罗旺斯伯爵夫人,在愣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怔怔的看着玛丽,“陛下,我该怎么做?”

“亲爱的弟妹,”玛丽笑了起来,“如果您真的想为您丈夫生育一个继承人的话,就到他身边去陪伴他吧,留在巴黎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

普罗旺斯伯爵夫人仍是似懂非懂的,玛丽并不想继续陪她说下去,便委托朗巴尔夫人,关照一下她的侄女。 过了没几天,她就听说,自己的这位妯娌离开了卢森堡宫,奔赴南方她丈夫的领地了。

好吧,玛丽很高兴,她丈夫的这个大弟弟,在自己的领地已经足够悠闲了好一段时间了,给他增添点儿麻烦也挺好,省得他没事就算计,如何如何去构陷他的哥哥和嫂子。

国王很满意,他为能为这第一个“亲侄子”做些什么而感到高兴,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仅仅是“这孩子要是婚生子就好了,我们就能把他也带到宫里,让他同小路易.费迪南德和小路易.约瑟夫一起长大了,那样该多好”。

然而,对于玛丽来说,她的侄子的数量,正在以一年数个的速度增加着,而且,很快就有一个,被送到她的眼皮底下来请求她的照顾了。

事情的起因是某一天玛丽收到了一封来自斐迪南的信,令她感到奇怪的,是这封信并不是通过驿站送来的,而是由一名女士,直接送到凡尔赛宫大门外,由门房转送到王后寝宫的。

玛丽迅速读了信,信不长,但已然让她惊讶的一塌糊涂了。 这封信是匆匆草就的,斐迪南虽然言语混乱,书写潦草,但还是向她说明了一件事,这位作为信使的女士,得到了玛丽这位小哥哥的钟情,他在信中称她为“天使”,向玛丽描述他如何为她而倾倒,又如何努力的追求她,最终获得了美人儿的芳心——这显然不能见容于斐迪南的妻家,摩德纳公爵打算用莫须有的罪名除掉这威胁公爵女继承人地位的女性,无奈之下,斐迪南只好让他的情妇背井离乡,来到凡尔赛投奔他的王后妹妹。

“如果你还像以前那样爱你的斐迪南哥哥,安东妮德,就请你一定要照顾好亲爱的卡特琳娜,以及你即将降生的侄子,我将用我的生命报答你的,”斐迪南如是说。

玛丽哭笑不得,斐迪南对她的这种信任使她只得揽下她哥哥的这笔风流债,她立刻接见了送信人,果然是位十分标致的充满意大利风情的美人儿,但现在已经富有“生育经验”的玛丽还是一眼就发现这美人儿虽然身形上还没有太大变化,但确确实实是怀孕了,而且大概也有四五个月了。

这位卡特琳娜夫人穿着朴素的中产阶级女性的荆钗布裙,同凡尔赛宫的环境格格不入,但玛丽还是客客气气的请她坐下,关切的问了问她旅途是否辛苦,身体状况如何之类。 出于对自己哥哥的关注,玛丽还问了问斐迪南的近况,当她发现,每当提起斐迪南大公的时候,这美人儿都会满脸红晕的露出一副娇羞模样之后,才算对她哥哥的这个情妇满意了。

好吧,但愿他们是彼此相爱的吧。 玛丽便把这美人儿交给朗巴尔夫人,后者已经答应,把她送到乡下的庄园去,既有益于静养,又便于藏匿。 玛丽还拜托朗巴尔夫人请一位富有经验的产婆来照顾这孕妇,因为她明白,斐迪南对于这个即将出生的孩子,还是充满期待的。

当然,玛丽还是写信告诫斐迪南,不要再惹出更多的风流债了,而且,即便再找几个情妇的话,也严禁把怀孕的情妇再送到凡尔赛宫来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