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33 壁炉里的劈柴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6:09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33 壁炉里的劈柴

从9月份开始,曾经饱受当事人反对的阿特瓦伯爵的婚礼,终于如期开始了。 玛丽那幸福而相对平静的产后休养生活,至此告一段落,因为她发现,凡尔赛宫的各种工作人员们,虽然已是在这几年内第三次经历这类复杂而名目繁多的工作,还是忙得人仰马翻漏洞百出,而且,甚至已经影响到王后的生活了。

事情的起因是1774年的夏天非常凉爽,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到了8月下旬,几场雨一下,吹到人身上的风,就变得凉飕飕的了。 科尔夫夫人向玛丽建议,要在小王储的房间里提前点燃壁炉,小家伙在整个夏天里,都在跃跃欲试的想要尝试走起来,他现在已经能在大人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走上几步了,要是希望这小家伙能够尽快完全的学会走路,一个温暖的环境,看起来就显得十分必须了。

玛丽也深有同感,和她一直住在一起的小路易.约瑟夫,现在每天都被包裹的紧紧的了。 所有人都明白,在这气温多变的季节里,像这样才出生不久的小婴儿,若不慎感染了风寒,那后果也许是致命的。

正是因为如此,玛丽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下达了将王后寝宫和王储寝宫提前点燃壁炉的命令,然而,三天过后,两个壁炉里还是冷冰冰的,丝毫看不到火星儿,甚至连一块劈柴都没有放。

玛丽真的生气了,作为封建君主。 似乎她和她地丈夫在这个国家理应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但现在看来,在这完全属于他们的凡尔赛宫里,所受的待遇也不过如此。 玛丽强压着怒火询问内宫总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陛下,我确实是在您下达命令之后,就告知了壁炉总管了。 ”诺阿伊伯爵夫人似乎有点儿委屈,“凡尔赛宫的所有壁炉。 都是由此人负责管理的,别的人都无权触碰呢。 ”

壁炉总管?这个职位也真是搞笑……玛丽摇摇头,让内宫总管去把此人找来,她要继续追查下去,看看问题究竟是出在哪一环节上。

当天下午,这位先生才姗姗来迟,他地理由似乎挺充分。 因为现在并不是烧壁炉的季节,因此他不在凡尔赛宫长住,而是回到了巴黎地私宅里。 而当被问起王后和王储寝宫点燃壁炉的事情,这位先生就更加理直气壮的了。

“陛下,我想您大概是弄错了,我和我的下属们的职责是点燃和熄灭凡尔赛宫里的所有壁炉,但壁炉里的劈柴却不是我们管理地,您要求提前点燃壁炉。 在通知我的同时,似乎并没有通知厨房总管在壁炉里放好劈柴啊,那我们又如何点燃壁炉呢?”

这下子,诺阿伊伯爵夫人的脸上挂不住了,等壁炉总管一走,她就跪倒在玛丽的面前。 解释她以前并不知道,壁炉和壁炉里的劈柴是分开管理的。

“我也不知道,”玛丽苦笑着,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于是,她再一次命令内宫总管去通知那位厨房总管。

厨房总管的效率要比壁炉总管高很多——这当然不是说他立刻就送来了劈柴,而是他立刻就当面拒绝了诺阿伊伯爵夫人。

“按照以往的规定,我们从10月份起,才开始为宫里面地壁炉准备劈柴呢。 请转告王后陛下。 她的要求现在不能被满足,因为我们不能提前开始准备壁炉的劈柴。 ”

内宫总管无可奈何的向王后汇报着。 不过,这位厨房总管还算负责,他告诉诺阿伊伯爵夫人,如果王后真的需要再这时候点燃壁炉的话,最好是自己花钱从外面买一些劈柴来放到壁炉里,再由壁炉总管负责把它点燃。

玛丽气得牙痒,她恨不得立刻去把这些不切实际地规矩统统改革掉,把这些丝毫派不上用场的总管们统统炒鱿鱼!但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想一想,她还是不得不承认,眼下,为了她的两个宝贝儿子的健康着想,还是先去买来劈柴把壁炉点燃比较切合实际一些。

玛丽这次学乖了,她专门从身边的夫人们中间,委派出一位来负责劈柴和壁炉事宜——在厨房总管送来劈柴之前,显然需要由王后派人照顾这两个壁炉的劈柴,必须要保证着两个壁炉能持续燃烧着呢。

这事情就算过去了,但玛丽决定,对于凡尔赛宫这些繁杂、不切实际、却又极其浪费的宫规和人员安排,决不能再姑息下去了。 这无论是从提高国王一家的生活质量,还是从节约开支的角度,这显然都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玛丽首先必须要取得国王地支持,这也许是她现在所能预见地,最大的阻力了。 只有她丈夫点头同意了,所有她计划中地改革,才有实施的可能。 于是,她在当天晚上,就前往国王寝宫,同她丈夫谈了谈这件事。

玛丽自然是从点燃壁炉的事情说起,国王表情平静的听完整件事情之后,点了点头,“玛丽,你做的很对,遇到这种事情,我们只能自己出钱,否则,冻坏了两个孩子,可就不好了。 ”

国王一边说,一边叫人拿来了他的账簿,他指着上面那许多玛丽以前就注意到的,看来非常奇怪的食物支出,告诉她,这些基本上都是因为他想吃什么,但厨房没有准备,于是只能自己花钱去购买了。

“说到宫规,”国王用一种平淡的口吻抱怨着,“玛丽,前几天我也吃了一次亏呢,那时候我非常渴,让德.莱歇先生给我拿点儿水来,但他却拿来了一个空杯子,因为往杯子里倒水是御膳总管的责任。 但那天派来倒水地人正好病了。 ”

“结果呢?”玛丽不禁好奇起来。

“我作为国王,是不能自己倒水喝的,”国王苦笑了一下,小声回答道,“所以,最后,我就要求德.莱歇先生。 不论到什么地方去找点儿水来喝,他似乎是从他自己的房间里。 拿了他平常喝的水来给我,总算是救了急。 ”

玛丽百感交集,国王遇到的事情,比她遇上的还要更加的匪夷所思呢。 真不知道以前凡尔赛宫地那些主人们,是如何生活下去的。 对于自己地丈夫,她并不想绕弯子,于是。 她很快就提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陛下,您有没有想过,要改革一些不合理的宫规呢?这不仅能使我们的生活更加舒适一些,更重要的,可能还能节约不少开支呢。 ”

“玛丽,”国王很慎重的回答道,“我记得你以前就和我说过这个问题,后来我也考虑过。 要改革那些不合理地宫规,将是一件很繁琐的工作,我觉得光凭你我之力,很难做到呢。”

“陛下,”对于这个问题,玛丽也考虑过了。 “要改革那些宫规,绝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事情,只要陛下决定这么做,我们可以慢慢来,能够在三至五年内完成,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在改革的过程中,我们还可以任命一些新的职位,来辅助我们进行改革。 ”

“这……”国王又陷入了他经常会有的那种犹豫中。

玛丽却明白,她的丈夫已经开始犹豫了。 那么只要再换一种说法劝说他一下。 或者就能有效果了,于是她看着国王。 “陛下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这些宫规是多么的让人觉得不舒服,您是否想过,如果我们现在不开始改革地话,我们的孩子们,岂不是还要受这些宫规的折磨么?这也许会造成更坏的后果呢。 ”

说到孩子,国王很快就动摇了,他点了点头,“玛丽,你说得对,我们不能留给孩子们一个混乱的摊子,但你想过应该怎样改革么?”

“陛下,”玛丽笑了起来,“在您同意之前,考虑改革的事情对我来说是无意义地,不过,既然您现在同意了,我想先做出一个计划来,等到您同意了我的计划之后,我们再慢慢的开始行动。 ”

“好吧,玛丽,就先按你说的做吧,”国王也笑了,“不过你还是要注意身体,多多休养,改革并不是很快能完成的事情,而且,我还希望什么时候你能再生出一个公主来呢。 ”

第二天,玛丽便着手开始做那个计划,她并不着急,而且,她也发现,这确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朗巴尔夫人现在成了玛丽身边唯一真正知道王后打算做什么的人,她奉命整理现有的所有宫规和宫内人员安排,并把所有的资料分类,玛丽一有空闲,就同她一起研究这些资料,逐一判断每一条宫规或者人员安排是否需要改革,改革的难度有多大,改革是否能节约开支之类。

玛丽也同时意识到,要想完成这么庞大地一次改革,闭门造车恐怕是不行地,但她能求助的人并不多,只有远在维也纳地她的女王母亲,以及约瑟夫皇帝。

女王的回信,一如玛丽所料,非常严肃的指责了她的想法,女王告诫她,法兰西宫廷也许确实需要改革,但这不能由她,一个奥地利来的王后来发起——这将引起人们对她的反对。 因此,女王要求她放弃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好好努力再给国王生出一些子女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但女王似乎还是猜到玛丽绝不会放弃这一想法的,于是,她还是自相矛盾的寄来了一些奥地利政府整理的,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改革的相关资料,其中也包括一些宫廷内部改革的部分。

但约瑟夫皇帝则对玛丽的想法大加赞赏,他说他也打算在维也纳宫廷里来这样一场改革,当然,是在女王去世而他正式掌握权力之后。 玛丽知道她的皇帝哥哥立志效仿弗里德里希,恨不得把每一个子儿都省下来用作军费,因此,他有这样的想法,在她看来毫不奇怪。

但约瑟夫皇帝并没有给玛丽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于是,她只能把皇帝那些空洞的鼓励放到一边,开始认真的研究普鲁士国王的改革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