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36 这家伙该出场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46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36 这家伙该出场了

大概是真正受到了某些小册子的影响,一直到1774年的圣诞节,玛丽都没有再次怀孕。 这对于玛丽来说,到确实是可以好好休养的机会,但她身边的人,却又开始着急了。

这一次,最着急的人居然是奥地利女王,女王的长孙,约瑟夫和伊莎贝拉的长子,家族继承人查理.弗朗茨已经年满十岁,但放眼全欧洲,这一代的公主们中,目前还没有哪一位在家世上配得上这位未来的德意志皇帝的,因此,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女王催促玛丽,迅速生出一个公主来,好去做未来的德意志皇后。

如果玛丽有一个女儿,那么,法兰西长公主与查理.弗朗茨到算得上是天作之合,但事实上,玛丽并不看好这种婚姻,夫妻俩的年龄差上十一岁,还是标准的近亲结婚呢。

因此,玛丽把女王的信件丢到一边,开始安心的准备这新一年的圣诞节了。 进入十二月以来,连下了好几场雪,气温很低,凡尔赛宫的花园里,喷泉、运河和瑞士人池塘,都完全冻上了。

玛丽便拉上国王,到瑞士人池塘去滑冰,不善运动的国王起先是很想拒绝的,但经不起玛丽连哄带劝,还是乖乖的穿上厚皮袄,跟着妻子踏雪前往。

一路上,国王都在小心翼翼的轻声抱怨着,“亲爱的玛丽,你是知道的,我在镜厅光滑地地板上都走不好路。 又如何能去滑冰呢?”

玛丽只是笑笑,“放心吧,陛下,我也不会滑冰。 ”

等到了瑞士人池塘,当国王看到玛丽所准备的一切之后,不禁开怀大笑起来。 是的,他的妻子早就为他准备好了一切。 一架轻巧而结实的雪橇停在池塘那厚实的冰面上,拉着雪橇的。 是一匹蹄子上包裹了稻草,训练有素地小马。

国王兴致勃勃的开始学习驾驶雪橇,很快,他就能驱使着小马在冰面上绕圈子了,于是他要求玛丽坐到他地雪橇上,自己充作车夫,带着妻子在冰面上飞跑。

国王不会滑冰。 但并不代表他没有机会看看别人滑冰,玛丽早就知道阿特瓦伯爵对于任何玩乐都十分在行,因此,也把他找来,让他在国王面前展示一下自己滑冰的技术。

阿特瓦伯爵还带了许多他自己的朋友,很快,国王和玛丽都注意到,有一个年轻人。 滑冰的技术,明显比阿特瓦伯爵还要好上许多。 同时,玛丽也发现,这年轻人从相貌到身材,都算得上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了。

他是谁?很快,国王就解决了玛丽的好奇。 他让阿特瓦伯爵介绍一下这个年轻人,因为他从来没有在宫里面见过此人。

“汉斯.阿克赛尔.德.费森,来自瑞典的伯爵,他父亲是瑞典地参议员。 ”

玛丽费了好大劲,才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心情,眼前这个走过来躬身向国王和王后行礼的年轻人,确实是她在这段历史中,最想见到的人——法兰西最后一个王后所宠爱的骑士,现在正以最年轻英俊的姿态,站在她的面前。

这是纯粹的好奇。 在这一刻。 玛丽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断头王后地忠实粉丝,事实上。 每个粉丝都必然对这个王后故事中的真正的男主充满了好奇,在相当长的时期里,王后身边并不缺少男人,那么,这瑞典人究竟有何优点,才使得那一生中犯下无数错误的女人,在选择情人的问题上,居然做对了一次。

唯一遗憾地是,玛丽并不能把这种好奇表现出来,她在这个普通的外国伯爵面前,仍然保持着王后所应有的那种淡漠和平静,并没有因为他名叫费森而有任何的变化。 同样,国王也是客客气气的接见了这年轻的伯爵,预祝他能在凡尔赛宫过上一个快乐的圣诞节。

而在圣诞节期间,玛丽很快就发现,眼前的这位费森伯爵的种种优点,显然没有因为她的穿越而发生任何地改变,他很快就成了宫内各种聚会活动上地红人儿,其名字,开始频频的出现在宫廷贵妇们那藏在扇子后面地悄悄话中间。

这使得玛丽又重新建立起新的好奇来,现在王后是不会要费森的了,那么,这年轻人又将会拜倒在哪位贵夫人的裙下呢,事实上,就如拉塞尔夫人某次在王后面前开的玩笑一样,现在大家都认为,如果让这英俊的瑞典伯爵在凡尔赛宫全身而退的话,简直是所有宫廷贵夫人们的耻辱呢。

圣诞节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小小的喜事,朗巴尔亲王夫人来向王后报告,那位受她照顾的卡特琳娜夫人,成功生下了一个男孩。 玛丽又是高兴,又是叹息,她那回去意大利的时候,曾见过斐迪南的妻子,摩德纳的女继承人从模样到性格,也都还算是说得过去,唯一的缺憾不过是在生育上始终不顺利,现在弄得丈夫私生子都生出来了,也算得上是,这时代贵族妇女的一种悲哀吧。

然而,朗巴尔夫人并没有知趣的很快离开,以便王后写信给她的哥哥报喜。 相反,她欲言又止,似乎还有什么事情。

直到玛丽发问了,这位夫人才红着脸,低着头,很轻声的问道,“陛下,我想问问您,明天在小特里亚农举行的聚会,能不能多邀请一个人。 ”

小特里亚农宫的聚会在这个圣诞节已成为国王和王后对于臣仆们的特殊奖赏,玛丽正是准备在第二天邀请她身边的夫人们去聚会一下,表示王后对于她们一年来辛勤工作的奖励,而国王。 已经在前几天,与以德.莱歇先生为首地主要男仆们,痛饮一番了。

考虑到聚会气氛的需要,玛丽还邀请了科尔夫侯爵、雅柴先生等一批男士,现在,朗巴尔夫人所要求的,就是请王后多邀请一位男士——费森先生。

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于是玛丽立刻就答应了。 然而,由于要追加书写一份请柬。 玛丽身边的夫人们,很快就把这新闻传开了,难道瑞典伯爵的最新猎物,居然是这位法兰西最富有的寡妇,或者说,一向严谨守礼的朗巴尔夫人,竟然俘虏了这美男子那不羁地心灵?

八卦是女性的天职。 因此,玛丽和所有地夫人们一样期待着聚会的到来。 到了第二天晚上,甚至连最不敏感的国王,也已经发现朗巴尔夫人同费森伯爵之间那显而易见的暧昧了。

“哦,玛丽,这么说,我亲爱的表姐朗巴尔夫人,最终选择了一个外国人咯?”

玛丽还没有发现这事情有什么特别之处。 或者说,她的兴趣完全放在恋情本身上了,她现在又有了新的好奇,当恋爱地对象发生改变之后,费森伯爵,还会像对待那不幸的王后一样矢志不渝么?

这一次。 对爱神向来不感冒的国王,却比玛丽要想得更远了,他轻轻用胳膊肘碰一碰尚在沉思中的妻子,似笑非笑的说道,“玛丽,你要注意了,我可不想朗巴尔亲王留下来的巨额财富,变成嫁妆流到国外去,而且,法兰西王储的教母。 要想再婚的话。 也应该找一个与这教子身份相配地人。 ”

玛丽这才反应过来,不禁有些汗颜。 她不得不承认。 自己印象中的费森伯爵,仍然是王后那个忠诚的情人,她像个普通粉丝那样关注这个人,一不留心,就忽视了自己作为王后和母亲的职责了。

于是,玛丽赶忙表示,她确实没有像国王那样想得深远,但既然国王已经提醒了她,那么,她一定会关注这两个刚刚坠入爱河的人的。

“也不用太担心地,”国王笑了笑,“这位费森伯爵好像是瑞典人吧,实在不行,我们就给瑞典国王写信,让他把这冒失的年轻人叫回去吧。 ”

事实上,费森伯爵在凡尔赛宫的影响力始终很有限,这不会因为他攀上了朗巴尔夫人而有任何的改变。 在整个圣诞节期间,还有一个人,才真正是在凡尔赛宫里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波澜呢。

斯特拉斯堡主教路易.德.罗昂亲王所带来的那种极度奢侈的风潮,简直要令整个凡尔赛宫,都为之黯然失色了呢。

对于这个在历史上和在现实中都非常重要的人物,玛丽早就给予了足够的关注,她除了在给女王的信里对此人三缄其口之外,同其他在维也纳地人,从约瑟夫皇帝到偶尔回国述职地梅尔西大使,都讨论过这个人,所有人普遍都认为,即便是出于对整个罗昂家族在法兰西王国的地位地尊重,作为王后的玛丽,也应该对这奢侈的神甫客气一些。

因此,玛丽召见罗昂主教的会谈,是在一种轻松愉悦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在最初的几分钟里,王后还是认真的批评了这位神甫。

“先生,我认为,不论是作为大使还是国王和我的忠诚的仆人,您在维也纳的时候,都有义务使我的女王母亲更加高兴一些。 ”

这批评使神甫不胜惶恐,他立刻跪倒在地,结结巴巴的向王后解释,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是那么的不讨奥地利女王的喜欢。

“这么说,先生,”玛丽笑嘻嘻的话锋一转,“您确实不适合做大使,我同国王一样,认为您或许更加适合主教这个职位。 ”

路易.德.罗昂则战战兢兢的表示,他一定不会辜负国王和王后的希望,始终做他们忠实的仆人的。

随即,玛丽便微笑着请这神甫站起来,坐到椅子上,同他谈了谈维也纳的风土人情,说起吃喝玩乐,玛丽发现,这家伙真正算得上是大大的行家了。

于是她故意叹息道,“先生,您看,您是如此富有,可以过着享乐的生活,国王和我甚至都必须羡慕你,因为您不必担心国家的负债。 ”

对于这明显的暗示,聪明的神甫怎么会听不出来呢?果然,只见他又一次站起来,对着王后深深的鞠了一躬,“陛下,作为您最忠实的臣下,请您相信,我同国王和您一样,对这个国家的财政状况深表忧心。 ”

然而,玛丽并不想向这家伙募捐,或者说,她不想给罗昂亲王留下用金钱来帮助国王和王后的机会。 因此,她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对于他的忠诚则什么都没说,而是立刻转移了话题。

但路易.德.罗昂亲王却不会忘记这个能够向国王和王后表示其忠诚的好机会的,过了几天,国王就告诉玛丽,他的罗昂表哥向他提出,将捐献给国家一百万利弗尔,以便为偿还那巨额的外债,尽一点儿绵薄之力。

“我当然接受了,”国王显得很高兴,“罗昂表哥生活太奢侈了,我听说他身边有七位情妇,与其让他把钱乱花掉,到不如拿过来派上点儿正当的用场呢。 ”

转发一下收到的起点管理员信件,大家可以酌情参加。 你好,目前起点正在展开升职有奖,新锐版主活动。 你的作品书评区目前正在参赛中,请在你作品的vip章节内发单章邀请热心读者参加此次活动,踊跃申请副版主。 详情地址 如果讨论区尚未设置副版主的,请将你的评论区设置一下。 (副版主申请按钮在“查看作品讨论区”的页面中,粉丝排行榜的上方)。。。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