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38 杂乱的春天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56字数:1291809

一直到第二天返回凡尔赛的马车上,玛丽还在想着前一天见到的那个科西嘉男孩。

她在心里面,反复回忆着这男孩的容貌,把他和她上辈子所见过的,那些频繁出现在学生美术课本、历史课本乃至酒店海报上的几张有关法兰西皇帝的名画做着比较,很遗憾的,昨天那男孩看起来太平凡,她找不出他与那些画像,是否有什么共同点。

但愿这个拿破仑.波拿巴,仍然保有他那天才般的战争本领吧,玛丽默默的祈祷着,那么,她将把他打造成为法兰西纵横在欧洲战场上的一把利剑。

然而,玛丽很快就现,她的丈夫同样想着有关这科西嘉男孩的内容,只不过,思考的方向与她完全不同而已。

过了一会儿,国王突然表情严肃的对她说,“玛丽,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我认为,你昨天不应该那么轻易的答应那个科西嘉男孩的,就凭他那难听的科西嘉口音,就不能够出现在国王的卫队里。”

“陛下,”玛丽只好微笑了一下,“或许等这男孩长大了,口音就能够改过来了,其实我只是觉得他还挺勇敢的。”

“那也不行,”国王摇着头,表现出难得的固执,“玛丽,口音不是最重要的,我听说,科西嘉人总是想要脱离王国的统治,我的卫队里,不能用这种人。”

“或者这孩子的父母,正巧是科西嘉人中少见的拥护王国统治地人呢?”玛丽本能的,又替那孩子说了句话。

“好吧。玛丽,你总是那么好心。”国王显得有些不耐烦,“我认为。我们作为国家地统治者,没必要给一个平民的孩子那种承诺。”

玛丽也觉得,同她地丈夫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确实没什么意义,于是她低下了头。“是的,陛下,请您原谅,我以后会注意的。”

国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玛丽,我要睡一会儿了。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也可以睡一会儿。”

国王靠在马车地壁板上。很快就睡着了。但玛丽却只是闭上了双眼。她地脑子里一片混乱。她自信自己没做错什么。但国王难得降临地指责。还是使她觉得不舒服。她突然意识到。即使自己已经同国王做了快五年地夫妻。生育了两个孩子。但她对于国王地了解仍然很有限。他们两人之间。虽然和平和睦又和谐。却远远谈不上理想夫妻关系中地默契。

然而。玛丽很快就意识到。对于自己地这种政治婚姻。期望所谓地默契似乎是一种奢求。是地。她和国王地这种夫妻生活。在政治婚姻地层面上。已经是很不错了。或者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奢望某些夫妻关系中地更高境界。

其实。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玛丽默默地告诫自己。事实也正如她所想象地那样。回到凡尔赛之后。国王也再没有提及过这件事。这事情本身。也确实是不值一提地小事。

最新地新闻是朗巴尔夫人与费森伯爵地短暂恋情宣告结束。宫里面说什么地都有。玛丽并没有见到男方。据可靠消息。他已经回斯德哥尔摩去了。而当事地女方。却向王后坦承了事情地经过。

“陛下。费森伯爵还很年轻。他到巴黎来学习上流社会地举止和谈吐。现在他认为自己已经学习好了。就回国去了。”朗巴尔夫人说得轻描淡爵什么时候还会回来么?”玛丽也就很随便地问了一句。

“陛下。”朗巴尔夫人有些凄凉地笑了笑。“那就与我无关了。费森伯爵出身瑞典地显贵家庭。他还没有结婚。这一切都决定了。他与我这样地一个寡妇。不会有什么长久地故事。”

“这样也好,夫人,”玛丽换上了一种安慰的口吻,“这位先生毕竟是个外国人,您完全可以在凡尔赛再寻找一个值得托付的朋友。”

“请不要这么说,陛下,”朗巴尔夫人摇着头,“我现在很后悔因为这件事情,毁坏了我的清名,”她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双眼,“费森伯爵是很英俊潇洒,但我现在宁愿这件事没有生过。”

“夫人,请放心,”玛丽现,对于失恋的人,看来不是三言两语能够安慰的,“上帝给予我们每个人追求幸福的权利,所以,对于在您身上所生的一切,我认为并没有什么错误。”

朗巴尔夫人站起身,勉强给王后行了个屈膝礼,感谢陛下对于她的宽容,玛丽也就客客气气的告诉她,如果她需要的话,可以得到一些假期,回到她那远离凡尔赛的乡间庄园去散散心。

“多谢您的恩典,我的陛下,”朗巴尔夫人勉强笑了笑,“在我离去的这段日子里,我想向您推荐一位夫人,她的丈夫巴茨男爵对国王陛下绝对忠诚,只是为人很傲慢,因而并没有在朝中为官,但巴茨男爵夫人曾向我提及,很希望在陛下的身边做一名女官。”

“这样也好,”玛丽不理解,朗巴尔夫人在这种失恋的痛苦中,居然还记得住帮别人做推荐,因此,她对这位巴茨男爵夫人,也好奇了起来,“您就让她自己进宫来求见吧,如果我对她满意,会留下她的。”

朗巴尔夫人这才离去了,事实上,现在玛丽对于费森伯爵的好奇心,又转换了一个角度,当这瑞典人的生命中,不再出现那充满悲剧意味的高贵的王后之后,他是否也能像个普通贵族那样,安然的度过一生,娶妻生子。享受天伦之乐,如果真是如此。玛丽觉得,她确实也做了一件好事还是没有再次怀孕,这下子,国王却有些等不及了,他开始有意识的增加同妻子相处地晚上,而且。开始唠唠叨叨的

“玛丽,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最好这次能生一个小公主。”

“陛下,我也是这么想地,”每一次,玛丽都是这样回答她的丈夫。事实上,她地心里也越来越没底儿,她甚至私下里让德.内穆尔博士为自己做了一次身体检查。但检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

没办法,玛丽现在已经又开始留意。在排卵期的那几天,保证与国王同房了。她的女王母亲又来了信。告诫她现有的两个王子对于王位继承来说,仅仅是够了。但如果想要通过联姻来为国家谋取利益,两个孩子就还是太少了一点儿。

然而,宫里面却又流传起新地传言来,不少人都曾经读过那来自南方的小册子,而现在,某些人开始煞有介事的表示,那些小册子确实说出了事实,因此,现在国王和王后因为惧怕舆论的力量,再也不敢干出偷梁换柱的事情——因此,也就没有新的王子和公主诞生了。

可以想象,当这种流言传到玛丽地耳朵里之后,她会多么的愤怒。那小册子,已经给国王和她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就在夫妻二人都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之后,这可恨地流言居然又卷土重来了。

朗巴尔夫人推荐的那位巴茨男爵夫人进宫来地时候,玛丽正在为流言的事情大为光火,因为,她抱着考察这位夫人地想法,询问她对于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陛下,”巴茨男爵夫人显得很平静,“对于流言这种东西,法兰西的历代先王,同您一样都没什么很好地解决办法。但我建议,如果您真的如此痛恨这一次的流言,到不如拿出一些钱来,在宫里面悬赏,假如真的能抓住几个传播流言的人,就狠狠的处罚他们。”

“这样可行么?”玛丽将信将疑的看着这位从外到内都透着精明的夫人。

“陛下不用太担心,”巴茨男爵夫人笑了笑,“我现在就敢确认,抓住的,一定是一些仆人们,因而,您可以放心大胆的处罚他们。”

玛丽很快就想明白了,凡尔赛宫的仆人们,本来个个都是传播流言的行家里手,而金钱对于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也同样充满了诱惑力,或者,这种办法,真是能够迫使贵族们闭上嘴巴呢。

一看到玛丽点头,巴茨男爵夫人立刻就推荐了她的丈夫,她表示,那悬赏的钱可以由她丈夫先垫上,假如真能抓住几个讨厌的家伙,他们夫妻是不会拒绝陛下的赏钱的。

玛丽并不惊奇,她早已了解到,巴茨男爵家藏万贯,如果能让他们夫妻为自己效力,自然算得上一件好事,于是,她全盘答应了男爵夫人的计划,并且答应她成为自己身边的随侍贵妇,而她丈夫,做妻子的说他并不需要任何的职位,于是王后专门为他拟了一道命令,全权委派他在宫里面查处那讨厌的流言事件。

就这样到了五月份,玛丽用一万利弗尔的代价,把几名制造和传播谣言的仆人们都送进了巴黎警察局,此外,她还额外收获了一名贵族,有个仆人告此人也在传播流言,王后让巴茨男爵直接把这家伙交给国王,而国王的“特别关照”下,他随即被送进了巴士底狱。

流言终于平息下来了,而从来没有如此关注过自己身体的玛丽,也在这时候,终于现自己的月事似乎又有暂停一段时间的迹象了,她很高兴,但这消息现在还不能透露出去,最主要的是,不能告诉国王。

因为国王才刚刚通知玛丽,邀请她一同参加五月十五日的阅兵仪式。作为二十一世纪来的穿越者,玛丽当然明白强大而忠诚的军队,对于统治者的重要意义,但自从她成为王后以来,却始终没有什么机会,能让她了解并接触一下国王所拥有的武装力量。

因此,这一次的机会就非常可贵了,玛丽并不想因为她那还无法确定是否真是怀孕了的身体,导致国王收回他的邀请,还是把一切,都拖到阅兵结束以后再说吧。(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et,章节更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