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成功的第一步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21字数:1291809

辛辛苦苦举办了约瑟夫大公婚礼的维也纳双重宫廷,还没有从劳累中恢复过来,就被突如其来的悲哀打击了。 第一家庭的第二个男孩,十五岁的卡尔·约瑟夫大公,自他哥哥的婚礼之后,就得了严重的感冒,到了十二月,医生们确诊他得了肺炎。

卡尔·约瑟夫活过了这一年,却没有活过这个冬天,1761年1月18日,他死在美泉宫自己的房间里。整个第一家庭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按照欧洲王室传统的规矩,皇帝和女王都把二儿子视为王位的天然保证,给他不逊于约瑟夫的教育和关爱,现在失去了这个已界成年的孩子,夫妻俩都悲痛万分。

玛丽自穿越以来,就知道她的十一个兄姐之中,还有三个要在成年前死去,玛丽娅·特蕾莎只有十个活到成年的孩子。虽然她不记得是哪两个姐姐会死去了,但是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卡尔·约瑟夫是会死的,因为在约瑟夫二世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是利奥波德二世。

因而在过去的几年之中,玛丽总是刻意的避免见到这个英俊的少年,她总是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这少年的死亡。在这种时候,玛丽所熟知的那些历史,确实给她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痛苦。

然而虽然有了心里准备,在卡尔·约瑟夫的死亡来临的时候,玛丽却和整个第一家庭一样悲伤和哀痛。她这种悲痛,除了被其他家庭成员的悲痛所感染之外,更多的,却是由于她知道,卡尔·约瑟夫的死亡,就像拉开了某个古希腊悲剧的序幕,在未来的十年之中,这个奥地利的第一家庭将经受多次亲人的疾病、死亡和孩子的远离,就像历史上很多有名的大家族那样,劳燕分飞,风liu云散。

在这些悲痛的日子里,玛丽当然也没有忘记新嫁娘伊莎贝拉大公妃,她抽出很多时间去看望和陪伴伊莎贝拉。对于这位未曾见过几面的小叔,伊莎贝拉没有什么感情,但她显然把这种悲痛转移到几个月前自己母亲的去世之上,变得沉默而孤寂了。虽然伊莎贝拉更倾向于依赖她的丈夫和婆婆、以及小姑克里斯蒂安,但在这些成年人都忙于各种事务的时候,她也越来越欢迎玛丽的关心了。

整个宫廷的悲哀气氛并没有持续很久,新婚夫妇很快带来了喜讯,伊莎贝拉大公妃被确诊有了身孕,对下一代继承人的憧憬逐渐冲淡了人们对于逝者的怀念,伊莎贝拉也成了人们关注的中心。

玛丽考虑再三,才决定暂时性的减少对伊莎贝拉的探访,她知道伊莎贝拉并不喜欢很多人的打扰,尤其是她正处于怀孕初期,脾气一定不会很好。在这种时候,玛丽觉得还是不要再去给伊莎贝拉增添烦恼了,反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伊莎贝拉的精神状况,还是和她的身体一样健康的。

玛丽埋头到她的德语学习之中苦读,时间就过得飞快。1762年3月20日,伊莎贝拉生下了第一家庭的首个第三代生命,遗憾的是,这是个孱弱的女孩,取名就叫做玛丽娅·特蕾莎·伊丽莎白。

在玛丽看来,做了母亲的伊莎贝拉与以前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孩子的抚养被完全交给了保姆,而母亲的在身体恢复了之后,却仍然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阅读、写作和与克里斯蒂安的交谈之中。

这种情况和玛丽记忆中的历史并无二致,但却不是她所希望见到的。她本希望孩子的出生能多少改变一下伊莎贝拉的性格,但情况显然不太好。玛丽知道,伊莎贝拉与克里斯蒂安的友谊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处,克里斯蒂安到了怀春的年龄,满脑子想的都是爱情,而这,正是伊莎贝拉无谓的精神生活的症结所在。

伊莎贝拉最大的悲哀,在于她所追求的爱情,与她丈夫所表达出的爱情,差别太大。整个宫廷乃至整个欧洲的贵族们,都知道约瑟夫大公深爱着他的妻子,但在妻子的眼中,丈夫在夫妻相处时的沉默和木讷,是她唯一所能感受到的东西。人们谈论约瑟夫大公时,总是说他有一种独特的示爱方式,即不善于表达感情。这对夫妇正逐渐成为贵族们谈论的话题,而做妻子的,已然沉浸在与克里斯蒂安共同的爱情畅想之中了。

约瑟夫已经结婚,排在他之后的,就是克里斯蒂安了。这位女大公的目光,理所当然的落在了进出宫廷的那些出身高贵的公子哥身上了。很快她便选中了一个年轻人,符腾堡公爵家的王子路德维希。

在克里斯蒂安和伊莎贝拉眼中,这位身材瘦高,面孔英俊,举止文雅的王子是个理想的爱情对象。他受过很好的教育,却又风趣幽默,和他的谈话使得克里斯蒂安克神魂颠倒。伊莎贝拉也很支持克里斯蒂安的这场爱情,或者在她心目中,只有这样的爱情,才能带来完美的婚姻吧。

而玛丽却不看好这位王子,首要的原因便是在她的历史记忆中,克里斯蒂安的最终归宿,确实不是此人。其次,以她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眼光来看,这位王子,也并非是良配,他的性格有些文弱,脸色也有些过分的苍白,而且,听说身体也不太好,总是生病。

伊莎贝拉对于克里斯蒂安的支持更让玛丽不安,她担心克里斯蒂安必然要迎来的那场失恋,会同时给伊莎贝拉的精神造成什么不良影响。毕竟对于这位敏感而又善于掩饰的大公妃来说,要想减少她在心理上的不安定因素,确实需要防患于未然。玛丽想着要阻止克里斯蒂安的恋爱,但她无计可施。

历来父母亲都是最后知道儿女在恋爱的,这次也不例外。在整个宫廷都谈论着克里斯蒂安女大公的爱情之时,皇帝和女王才做出了反应,作为统治者,两位陛下很不喜欢这位路德维希王子所具有的伏尔泰式思想和习惯。要知道,除去反对君主制这一让人难以接受的思想之外,伏尔泰还是女王愤怒之时直斥为“魔鬼”的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的忠实臣子。

女王同克里斯蒂安进行了严肃的谈话,明确表示奥地利的第一家庭不会接受这样的一位伏尔泰的学生,然而,克里斯蒂安仍我行我素。

玛丽猜测克里斯蒂安的背后,有伊莎贝拉的支持,虽然这种猜测毫无依据,但她仍决定有所行动,她拜访了伊莎贝拉。

“安东妮德,你还小,不明白这些事情。”在平静的听完了玛丽的述说之后,伊莎贝拉显然是打算蒙混一下小妹妹。

“所以我才希望您对克里斯蒂安姐姐进行一些劝告,毕竟她和您是好朋友。”玛丽尽力的做出诚恳的样子。

“但我不认为克里斯蒂安需要什么劝告,她只是在适当的年龄做了她应做的事情。”伊莎贝拉的声音变的急促起来。

可是玛丽早已想好了说词,“伊莎贝拉姐姐,您能够嫁到我们家来,尽了作为一位君主的女儿的应尽的义务,足以成为我们家中姐妹的表率,难道您不认为,克里斯蒂安姐姐也应担负起这样的义务么?”

伊莎贝拉立刻语塞了,玛丽说的很简单,她也不是不明白这一道理,但她没想到的是,这道理是被一个她从未在意过的小女孩说了出来。

然而玛丽的目标却还没有达到,“伊莎贝拉姐姐,我虽然小,却也知道爱情是一种非常美好的东西,但我认为人的生命中还有很多东西比爱情还要重要。上帝既然使我降生在伟大的哈布斯堡-洛林王室,一场服从父母要求的婚姻,或者不是义务,而是本分吧。”

伊莎贝拉沉默不语,许久才挥挥手,“安东妮德,请你先回去吧,我会考虑你的话的。”

玛丽只好离开了,一路上一边祈祷她的话能对伊莎贝拉产生些有益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希望她的表现没有超出一个小女孩的正常表现。

然而伊莎贝拉似乎还是把她的话当成了小孩子的无忌童言,玛丽没有得到伊莎贝拉劝阻了克里斯蒂安的消息。克里斯蒂安仍在继续她的恋爱——这最终惹怒了女王,路德维希似乎得到了某些暗示,黯然离开了维也纳,很快抑郁而死。

克里斯蒂安受到了残酷的打击,而玛丽最关心的伊莎贝拉,也难掩沮丧和忧愁。或许她能记起玛丽和她说过的那些话,会后悔没有早些劝阻克里斯蒂安吧。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玛丽已然开始了新的行动。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