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44 同穿者死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23:48字数:1291809

如果圣热尔曼伯爵也是穿越者,怎么办?

这是玛丽在过去的几天中,想得最多的事情。现在她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比她强大的多,至少他已经在这世界混得顺风顺水了,而不像她,现在还必须提心吊胆的应对每一件事。

圣热尔曼伯爵如果真的能制造或者修补钻石,那么,他可能确实带来了什么特殊装备,既然他有特殊装备,也就很有可能不止一件。

这是圣热尔曼伯爵的优势,那么玛丽呢?玛丽最大的优势,似乎只有一个先手。看起来,圣热尔曼伯爵并不知道还有一个穿越者的存在,否则,他应该不会说出那个所谓的预言来。

这也正是玛丽担心的所在,再过若干年,当圣热尔曼伯爵终于现,国王和王后不光没有上断头台,甚至连法国大革命都没有生的时候,他一定会寻找原因的,那么,他会不会把目光最终锁定在王后身上呢?玛丽并没有自信做得毫无破绽,事实上,从火锅,到司法考试,她已经在这世上留下不正常的痕迹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先手就显得弥足珍贵了,玛丽知道,自己必须利用圣热尔曼伯爵到访前的这最后几天,做些准备。

不能让圣热尔曼伯爵说出王后是穿越的,甚至不能让他知道,玛丽太了解这个世界了,在欧洲。相信圣热尔曼伯爵地人远远出相信教皇的人,因此。如果让他说出法兰西王后地身体里,存在某个来自未知世界的灵魂,玛丽估计,就连教士们,也要把自己当成来自地狱的恶魔。

那么。怎么办呢?防患于未然,杀掉他?玛丽自己,都被自己这念头吓了一跳,要杀掉这个在欧洲几乎家喻户晓的人物,似乎比杀掉法兰西王后,都难上许多呢。

但这似乎最初是偶尔冒出来的念头。仿佛一颗生命力旺盛地种子,自己跳到玛丽的脑海里,生根芽了。先冒出一片叶子,叫做“玛丽,你成了恶魔你的孩子们该怎么办?”,随即,又开出一朵同玫瑰小组那简笔画玫瑰标记一样的花朵来。

是的。玛丽有玫瑰小组,但这仅仅证明,她并不是孤立无援的,其实。玛丽也不知道,玫瑰小组。究竟能在这件事中,起到什么样地作考虑的第二天,卡乔蒂诺正好到宫里来例行为王后做头。于是,玛丽甚至来不及更深入的思考,直接就告诉理匠,让玫瑰小组的得力干将们都到凡尔赛来等待命令。

两天后,女裁缝玛丽安.普拉克来拜见王后,顺便向王后报告,费拉尔伯爵和菲利普先生,带着几个玫瑰小组新培养的年轻手下,已经在凡尔赛小镇上的某家旅馆中住了下来。

玛丽想了想。不管她要做什么。保密都是最重要地。因此。她告诉女裁缝。让年轻手下都回巴黎去。只两个重要人物留下就行了。

又过了一天。圣热尔曼伯爵穿着他那件似乎永远不会更换地红色大衣。抵达了凡尔赛宫。

玛丽给这位传奇人物安排了一场茶会。作陪地也都是她身边比较亲密地人。内宫总管肯定是不会缺席地。再加上朗巴尔夫人、巴茨男爵夫人和科尔夫夫人。而男宾则包括巴茨男爵、科尔夫侯爵以及梅尔西伯爵。

在一片轻松欢快地气氛中。圣热尔曼伯爵先展示了他在这个世界赖以生存地东西。只见他拿出一个精致地小盒子。恭敬地呈给王后。“美丽地陛下。我把这十六颗钻石献给您。希望它们能够给您地饰盒里再增添些光彩。”

圣热尔曼伯爵站到玛丽面前。打开那小盒子。向人们展示钻石地璀璨光芒。玛丽便让自己地微笑中。适度地带上了几分惊喜。她仔细地看了看盒子里地钻石。颗粒都很大。肉眼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才点了点头。收下盒子并把它递给一旁地诺伊阿伯爵夫人。“感谢您地慷慨。圣热尔曼伯爵。不过比起钻石来说。我对您其他地财富更加感兴趣。”

圣热尔曼伯爵微微一僵地动作并没有逃过玛丽地眼睛。她轻松地笑着。“别紧张。伯爵先生。相比钻石。能保持青春容貌是女性更加看重地财富。不是吗?”

圣热尔曼伯爵似乎松了一口气,“陛下,这不是什么秘密,保证休息和注意饮食就是我的秘诀。”

“这不是什么秘密?”玛丽用一种略带夸张的语调复述着,“伯爵先生,我觉得,这才是您最大的秘密所在

圣热尔曼伯爵的眼神似乎有些闪烁,但他很快就恢复了那种义正词严的声调,对玛丽鞠了一躬,“陛下,这世上秘密有很多,而我这次来,也正是想告诉您关于您和您丈夫的一个秘密。”

“好吧,”玛丽显露出失望的神色,略带讥讽的看着这一心想控制谈话内容的家伙,“不过,客观说,先生,我对那个什么木头架子上的三角铁不感兴趣,因为我压根儿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陛下其实不需要知道,”圣热尔曼伯爵露出了某种神秘莫测的表情,“假如陛下能够按我说的做,您也许永远见不到那样东西。”

玛丽来了兴致,这么说,这家伙还是好心好意来提醒她的?或者说,此人穿越过来,也是为了帮助她不要死在断头台上么?听起来十分有趣,但……绝对不是,如果此人知道她是穿越者,一定不会拖到现在才来碰头地。

王后的沉默使得屋子里地气氛变得尴尬起来。不管什么人,对于一国的统治者提出上面的要求。都是够无礼了,人们都默不作声的盯着屋子中央的红衣人。

王后突然笑了,她轻轻摇着手中缀满蕾丝地扇子,“伯爵先生,您是要卖给我什么驱邪法器或是圣水么?我听说。来自西西里岛的巫师们,常用您这种方法呢。”

玛丽略带挑衅的看着圣热尔曼伯爵,后者的脸上,显露出一种难以捉摸的神色,好一会儿,他才干笑了一声。“陛下,请不要把我同那些江湖骗子相提并论,我这次来,只是想给您和国王提个建议。”

“请说吧,伯爵先生。”

圣热尔曼伯爵在众人的注视下走了小半圈,站在离王后较远地位置上,才非常严肃的说道。“陛下,请您记住并转告国王,你们必须改变你们统治这个国家的方式,否则。你们的统治将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颠覆。”

玛丽有些惊奇,她不敢相信。这位传奇人物竟是要来提醒她的。不过他选择的这种方法显然不太恰当,因为她很快在周围人地脸上。现了不满而且甚至有些恼怒的表情。

朗巴尔夫人和科尔夫夫人都吃惊的捂住了嘴,诺阿伊伯爵夫人冷若冰霜。巴茨男爵夫人在看自己的丈夫,而男爵本人则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梅尔西伯爵摇着头,而科尔夫侯爵却正用一种轻蔑的眼神瞟着圣热尔曼伯爵。

玛丽这才换上了一种严肃而威严地表情,提高了声音质问道,“这是您的又一个预言么,圣热尔曼伯爵?还是您想借此来告诉我,国王和我现在做得一切都存在极大地错误,以至于会自取灭亡的呢?”

“陛下请不要生气,”圣热尔曼伯爵仍是不紧不慢地,“您可以把这看做是一个预言,不过,我仍希望您能考虑我的建议。”

“我不考虑,先生,”玛丽缓缓的站起身来,向空气中散着自己的怒火,“对于指责国王现行的统治的人,我无法听取他任何的建议,”她转向屋子里其余的人们,“先生们,夫人们,请你们在这里陪陪圣热尔曼伯爵吧,毕竟他是我们请来的人,至于我,先要离开这里了。”

话音未落,玛丽已然快的走向门口,守门官给她开了门,她便威风凛凛的走了出去。

在王后身后,四位夫人们小跑了几步才跟上,对于一个不受欢迎的江湖骗子,有几位先生同他说上几句话,已经足够了。

玛丽确实有些生气了,而生气的理由,则让她自己都觉得好笑——是的,她觉得自己现在可以确认,圣热尔曼伯爵是个穿越者了,但问题是,他难道确实没有现,这一段的历史已经被改变了么,他怎么能继续认为法国大革命一定会爆呢?

我们的玛丽就像一个在沙滩上营建沙堡的孩子,一心指望她的作品,能够得到别人的认同,一旦得到了相反的评价,立刻就气得不行了。现在看来,似乎圣热尔曼伯爵必须说出,“亲爱的穿越mm,你做得很不错,历史被你改了之后,法国的君主制会更加牢固”云云,才能得到玛丽的满意呢。

幸好,回到房间过了不久,这种不理智的情绪,也就离玛丽远去了。除了内宫总管,其余的夫人们都退下了,而诺阿伊伯爵夫人,也只是小心翼翼的等候在一旁,她显然是把玛丽这怒火,当成是圣热尔曼伯爵那番无礼言论所导致的吧。

然而,梅尔西伯爵却又过来了,他告诉王后,圣热尔曼伯爵声称还有话只能同王后一个人说,请求再得到一次接见。

“您就对他客气一点儿吧,”梅尔西伯爵这次谨慎的有些过分了,“宫廷一般都不招惹这些神秘人物的。”

“我不可能单独接见他,”玛丽仍是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他要有什么话,可以现在到我的小客厅来说。”

圣热尔曼伯爵很快就过来了,他看看王后,又看看一旁的内宫总管,似乎有些急躁,“陛下为什么不能单独留给我一点儿时间呢?”

“伯爵先生,”玛丽毫不客气,“我不认为我需要那么做。”

“那我就说了,”圣热尔曼伯爵莫名其妙的笑了笑,“陛下,我主要是来感谢陛下制造出那种美妙的火锅的,我思念那种味道很长时间的心理准备,但事情生的时候,她却还是手足无措。圣热尔曼伯爵现她也是穿越者了……不然他为什么单单提起火锅呢?

不过,玛丽知道,宫廷对于火锅的事情,对外一直说是国王做的,因此,她很快的摇了摇头,“先生,我想您一定是弄错了,火锅是我丈夫明的,与我没什么关系。”

“那我就直说了吧,陛下,”圣热尔曼伯爵仍然笑得客客气气,“陛下也许很喜欢这里,但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因此,如果您不需要您的kers,请把它给我吧。”

“您在说什么,先生?”这下子,玛丽真的被弄糊涂了,“您说的是什么,我不明白。”

圣热尔曼伯爵仔细的盯着玛丽看了一会儿,似乎想要分辨什么,但他那近似于无礼的眼神,却提醒了玛丽,她赶忙说道,“先生,我没有时间听您说这些奇怪的东西,如果您没有正常的事情要说,还是请您离开吧。”

圣热尔曼伯爵看起来有些失望,但就在他即将退出屋子的时候,突然又对玛丽眯起了眼睛,“陛下应该明白的。”

玛丽压根儿没有理睬他。

ps:kers不是f1的kers啦,作者设定那是一个能够把穿过来的人带回去的高科技玩意儿,所以说,圣热尔曼伯爵,他是来自未来,来做穿越旅行的一个家伙,所以,他还有能制造钻石和修补钻石的仪器啊。但是这可怜的家伙的kers坏掉了,所以他无法回去了,所以他才会根据火锅的线索,来试探玛丽。

关于圣热尔曼伯爵,作者所介绍的所有基本情况,都是与历史完全相符的,因此,我们今天熟悉了穿越的读者,大概也会与读者有同样的认识,这家伙是个穿越者。在历史上所介绍的圣热尔曼伯爵的言行中,也确实有此人向路易十六夫妇说出的那段“不改变统治方式,就会灭亡”的言论,这是一个让他暴露的好机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