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45 还是必须杀掉他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6:12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45 还是必须杀掉他

圣热尔曼伯爵离开不久,诺阿伊伯爵夫人就问玛丽,“陛下,圣热尔曼伯爵是把您错当成什么人了么?”

玛丽的脑子里依然有些混乱,因此,她只是本能的反问道,“夫人,您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因为我听起来,圣热尔曼伯爵似乎想找陛下要什么东西。 ”

“我没有听懂,”玛丽依然勉强保持着仅剩的一点儿谨慎,生硬的回答着。

“反正陛下也没有圣热尔曼伯爵要的东西,”内宫总管轻松的笑了笑,“他一定是弄错了。 ”

玛丽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诺阿伊伯爵夫人,那确定的口气听起来却让她充满了疑惑。

“连圣热尔曼伯爵都迫切想得到的东西,”察觉到王后质询的目光,诺阿伊伯爵夫人补充道,“陛下如果真的拥有的话,早就应该拿出来用了。 ”

不管内宫总管是出于什么考虑而说出的这句话,在玛丽看来,都是一件好事,她也就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伯爵夫人。 ”

“陛下原定于今天晚上的为圣热尔曼伯爵举行的晚宴,仍然按时举行么?”内宫总管立刻转移了话题。

“我很累,”玛丽轻轻的靠在椅背上,“而且,即使没有这场晚宴,在凡尔赛,大概也不会没有人招待他吧。 ”

事实证明了玛丽的判断,还没有到晚餐时间。 玛丽就听说,圣热尔曼伯爵已经被奥尔良公爵请去了自己地套房,伯爵在巴黎时就常常是罗亚尔宫的座上客,而在他今天下午惹恼了王后之后,确实更有理由受到奥尔良公爵的热情款待。

王后身边的夫人们,不只一位对奥尔良公爵的这场晚宴表示了关注,因而。 玛丽上床睡觉之前,就已经能从夫人们的七嘴八舌中。 清楚的了解到晚宴地全过程了。

圣热尔曼伯爵同样送给奥尔良公爵夫妇十六颗钻石,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晚宴的两位主角相谈甚欢,而奥尔良公爵夫人也到场作陪。 公爵本人显然是十分高兴,他甚至在晚宴中吩咐仆人去酒窖将他所剩无几地珍藏葡萄酒几乎全拿了出来,要知道,他上一次如此的兴奋还是在当今的夏尔特尔公爵出生的时候。

很快玛丽就听到了她所真正关心的内容。 同她猜测的一样,圣热尔曼伯爵又一次展示了他的“能力”并且看起来效果不错。 当奥尔良公爵装模作样地抱怨他不应该对国王和王后做出那种预言之后,圣热尔曼伯爵立刻发表了一番经典的“神棍式”言论。

“您应该相信我,亲爱的公爵,即便是面对王后本人,也不能让我说出任何有悖于事实真相的话语,是的,我所说的必将实现。 ”他用一种悲天悯人的眼神看着奥尔良公爵,“我的公爵,我也可以对您地命运做出预言,您有伟大的理想,但您这辈子命中注定无法实现它。 我知道这让人沮丧,但是。 公爵先生,等上半个世纪,您的儿子,襁褓里的夏尔特尔公爵,必将成功的实现您的理想。 ”

夫人们争先恐后地向王后描述着奥尔良公爵当时的反应,他惊呆了,他沉默了许久,他甚至掏出手帕擦了擦前额上并不存在的汗珠。 但这都不是玛丽所关心的,反到是圣热尔曼伯爵的那段旁人看来没头没脑的预言,却让玛丽浑身冰凉——在这位圣热尔曼伯爵的念头里。 看来她和国王必然死在大**的断头台上了。 否则,奥尔良公爵的儿子如何去实现他父亲那个不可告人的野心呢?

圣热尔曼伯爵是穿越者。 那么,他很可能发现玛丽是同穿者,并把这个秘密公之于众。

圣热尔曼伯爵想从玛丽这里得到什么,而且看起来志在必得,但玛丽没办法给他,因为她压根儿没有。

圣热尔曼伯爵地所有预言,无一不是基于原有地历史的,而这段历史及其带给自己地不幸命运,却正是玛丽必须要改变的。

玛丽不仅仅想到了这…,她还同时发现,上述这…,每一点都必将导致自己的非正常死亡,也许每一点的发生概率都不高,但…加在一起,那可就太可怕了。

玛丽在这个世界,已经辛辛苦苦奋斗了二十年,她有自己的丈夫和孩子,没有任何人,能把这一切从她身边夺走。

在这一刻,玛丽终于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圣热尔曼伯爵不能再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

她唯一剩下的,只有一个先手了,一旦要让圣热尔曼伯爵确认她也是穿越者而产生防备的话,凭她现有的力量,根本无法与此人抗衡。

所以,现在就动手吧。

可是如何才能够将圣热尔曼伯爵从这个世界抹掉呢?玛丽一点头绪都没有,明刀明枪的干掉他是不可能的,她所穿到的这个国家,国王都不能随意剥夺任何人的性命,就别说王后了。 即使可以,在凡尔赛宫中,玛丽难道有可以放心托付的人么?事到如今,只能寄希望于玫瑰小组了,虽然只留下来两个成员,但是至少在忠诚方面是没有问题的。 是的,忠诚,是完成这个任务的必要条件。

如果说之前玛丽对国王全身心的投入到新式枪械的设计制造上面多少有些无奈和不满的话,眼下这样的情势,可以不用再花费精力来考虑如何避开国王,实在是让玛丽万分感谢国王对于手艺活儿的专注。

到第二天晚上,奥尔良公爵和阿特瓦伯爵联合做东,邀请宫里面的贵族们。 去听圣热尔曼伯爵说说他所见过地耶稣基督的神圣言行。

而就在同时,玛丽却在诺阿伊伯爵夫人的房间里,见到了费拉尔伯爵。

“费拉尔先生,现在我有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要拜托您和菲利普先生去完成。 ”玛丽望着费拉尔伯爵,说得十分恳切。

“请说吧,陛下,”费拉尔伯爵微笑着回答。 “能为您效命,是我的荣幸。 ”

“不。 先生,您还不清楚,您不知道这件事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而且,这个任务很危险,无论能否完成,您和菲利普先生都可能会失去生命。 即便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危险,也是十分困难的。 所以。 我只能拜托你们,而不是命令你们去完成它。 ”

“陛下,能为您效命,是我地荣幸。 ”费拉尔伯爵一脸严肃,重复了刚才的话,“陛下,我相信菲利普先生也是这样认为地。 还有,请您注意。 我们不仅仅是愿意为您效力。 现在,请您吩咐,到底要我们做什么?”

“感谢您的忠诚,”玛丽紧张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先生。 我需要您和菲利普先生帮助我杀死一个人!”

“是谁?陛下,”费拉尔伯爵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但声音却还是挺平静。

“圣热尔曼伯爵,”玛丽盯着费拉尔伯爵的眼睛。

“陛下将如愿以偿,”费拉尔伯爵笑了笑,“您找对人了,陛下,我可能是这个世上,少数几个相信此人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的人,放心吧。 陛下。 他不像您想地那么可怕。 ”

“请相信我,先生。 ”玛丽的语速很快,“此人确实拥有强大的力量,这也是我必须杀掉他的原因之一,他投向了奥尔良公爵,我担心他以后会成为我们的敌人。 ”

费拉尔伯爵思索了一会儿,才又笑道,“陛下,您是一个珍惜下属性命的君主,这使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不过,上帝保佑,洛伦索和格里菲斯他们两个家伙,自称要为陛下多多效力,已经为我们准备了几种毒药,这次看来能派上用场了。 ”

“您要下毒么?”玛丽惊讶道,“这不可能,先生,他只吃燕麦和他自制的药丸。 ”

“凯瑟琳,”费拉尔伯爵笑嘻嘻的看着诺阿伊伯爵夫人,“您应该督促我们地王后,学一学伟大的卡特琳娜.德.美第奇夫人用过的那些办法,要知道,那个时代的人们,都已经不用在食物里下毒这种古老的方法了。 ”

玛丽和她的内宫总管,面面相觑着尴尬地笑着,只听到费拉尔伯爵又说道,“陛下,请您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您只需要等着看结果了。 ”

玛丽如何能放心呢?她沉默了一下,却又迟疑的开口了,“先生,您能保证万无一失么?”

“陛下,我不会只制定一个方案的,”费拉尔伯爵似乎有些答非所问,他站起身,“陛下,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很久,请您放心吧。 ”

“那么,先生,”玛丽终于说出了最后一个要求,“圣热尔曼伯爵身上也许有他用来加工钻石的那些工具,所以,在你们杀死此人之后,请仔细搜一下他的尸体,我同样也不希望那些东西,会落到别人手上。 ”

费拉尔伯爵点了点头,向王后鞠了一躬,“陛下,请等着好消息,”随即悄无声息的出去了。

玛丽依旧忐忑不安,直到诺阿伊伯爵夫人把费拉尔伯爵送出宫又返回来,她还是手足无措的坐在那里。 内宫总管走上前,表情有些严肃,“陛下,您现在已经又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因此,请表现得像个伟大的王后吧。 ”

玛丽也只是稍稍平静了下来,在内宫总管的陪伴下,回自己地寝宫去。

直到躺到床上,她仍然辗转反侧,许久不能入睡。 她要担心地事情太多了,费拉尔伯爵虽然极力想使她放心,但她明白,他的那种肯定,仅仅是来源于这身份高贵地贵族对一个江湖骗子的蔑视而已,这使她更加不放心了。

到最后,还是一直以来树立的那种作为穿越女主的勇气,把她从痛苦的思维中暂时解救了出来,是的,诺阿伊伯爵夫人说的不错,她已经开始杀人了,每一个成功的君主不都是这么做的么?什么都不要想了,还是睡觉吧。

然而,睡着了的玛丽还是做了整夜的梦,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酸痛的。

玛丽索性这一天什么都不做了,只是叫保姆们把两个孩子都带到自己的房间来,看着他们两个一起玩耍,来消磨时间。

似乎只有看着这两个宝贝儿子,她的心情,才能稍微平静一些。

午餐之后,玛丽正想着要睡一会儿,巴茨男爵夫人突然来报,卢热维尔骑士,带着他的同伴去找圣热尔曼伯爵,要求和他决斗,理由是,圣热尔曼伯爵多次污蔑了国王和王后陛下的统治。

“陛下还不知道吧,”巴茨男爵夫人低声说道,“昨天晚上的茶会上,圣热尔曼伯爵又说了一些预言,他似乎想要暗示,阿特瓦伯爵将有机会成为国王呢。 ”

玛丽没有回答,她感觉很累,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现在,只能等着看结果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