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47 凡事都有第一次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3字数:1291809

如果仅仅是承担起坚持批阅公文的重任,或者仅仅是在这个世界上抹去了某个叫做圣热尔曼伯爵的家伙,对于玛丽来说,似乎还是可以承受的。而当这两件事在过去的三周里连续二交错的生之后,尽管玛丽还能在表面上,维持一种平和而正常的状态,而她的精神系统,却已经有些出了负荷了。

在她收起来自于圣热尔曼伯爵已经冰冷的尸体的那个小箱子之后的一周里,玛丽都没能睡上一个好觉。虽然休息的时间不短,但是频繁的噩梦严重影响了睡眠的质量,以至于睡醒后感觉比不睡觉还要累上几分了。

休息不好,偏偏大臣们送来的待批文件看起来一份也没减少,圣热尔曼伯爵的死亡,不可遏止的招来了各方面的关注,事实上,要不是费拉尔伯爵和菲利普先生成功的把这穿越者的尸体弄回了他在巴黎的寓所里并把现场布置了一番,关于这方面的猜测和议论,可能会更多呢。

巴黎警察局接到了来自王后的命令,要他们认真调查伯爵的死因——如果他是被谋害的,务必要把凶手绳之以法。然而,警察们不会想到,王后下达这一命令的时候,早已看过了一份盖着怪异玫瑰印章的密码报告,由于当晚的雨夜以及操作者本身的谨慎小心,两名杀手向王后保证,他们圆满完成任务,没留下任何痕迹,当然,王后身边的小箱子除外。

圣热尔曼伯爵的拥趸们,却还不肯善罢甘休,某些贵族甚至叫嚣着,要自费悬赏捉拿凶手,对于这些人,以舒瓦泽先生为的始终对这江湖术士的言行持保留意见的大臣们,也同样得到了王后的指示。一旦他们有任何的过激行为,自然会有人出来制止。

巴黎警察局在搜查圣热尔曼伯爵的寓所时,还找到了几十颗大小不等地钻石,忠诚的警察们并没有据为己有,而是把这些珍宝献给了王后,玛丽当即委托巴茨男爵,将所有来自于圣热尔曼伯爵的钻石,都拿到伦敦或者威尼斯的珠宝市场去变卖——谁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还是在它们仍然值钱的时候,先变现吧。

事实就是这样。玛丽虽然很累,却始终没能闲下来。然而,她很快就不得不承认,即便是来自于她的女王母亲的好身体,也经不起这样的辛劳

某天的午餐后,玛丽感觉十分不舒服,接连几天,阴冷的秋雨始终没有停下来,她有些受凉了。如果事情仅仅是受凉了这么简单就好了。然而,很快,玛丽便感觉到腹部有几下不规则地紧缩,这对于孕妇来说,可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

然而,在这个时候,玛丽个有异于常人的举动——她派人找来了德.莱歇先生。

“先生,我的丈夫现在还在他的制作间么?”玛丽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没有精神。

“是的,国王陛下有了新的想法,正在实验。”德莱歇恭敬的回答。

“好吧。”玛丽皱紧了眉头。“先生。请您转告我地丈夫。我希望他能够今天下午来看看孩子们。顺便我有事情要告诉他。”

“这个……”德.莱歇迟疑了一下。面露难色。“国王陛下他……他吩咐没有重要地事情就不要打扰他……”

“今天下午我必须见到他!”玛丽怒气冲冲地打断了德.莱歇先生地话。“我希望好好问一下!他到底还记不记得他是谁!”

“我马上就通知国王陛下。”正面承受了玛丽地怒火。国王地男仆总管也有些招架不住。迅地告退了。

可怜地德.莱歇先生。他完全是替他地主人承受了玛丽地雌威。真是无妄之灾。而对于国王路易十六陛下。现在就是想要让妻子对他大雷霆也是不可能地了——他地妻子流产了。细心又性急地读者可能早就嫌我嗦。是地。精神压力过大又受了凉。还动了肝火。我们也只能替玛丽感到惋惜了。

德.莱歇先生刚刚离开没会儿。玛丽就感觉一阵剧烈地腹痛。这痛楚对于已经生过两个孩子地妇女来说。绝对不陌生。陪伴王后地夫人们刚刚现了王后地异常。还没来得及去叫御医。痛苦异常地王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地身体。她摔倒在地板上。夫人们在她地长裙下。看到了流淌地血液。

虽然德.内穆尔博士还是以最快地度赶到了,但是在给王后做了仔细的检查之后,医生还是没能给玛丽带来她想要地结果。

“我很抱歉,陛下,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了,现在我能为您做的,就是确保您的身体尽快恢复过来。”

德.内穆尔博士的这番话,却成为了压垮玛丽的最后一根稻草,玛丽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玛丽想要痛哭,想要喊叫,但是她的身体却不容许也不能再承受这样的爆,所以,在爆之前,身体的自我保护机能成功的使她晕了过去。

房间里面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德.内穆尔博士尽力给王后做着急救,“现在只需要伯爵夫人和两名侍女留下!把窗户打开!王后陛下需要呼吸新鲜的空气!”房间里多余的人都被医生大声的赶了出去。

王后始终没有醒来,即便是像德.内穆尔博士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医生,也不免担心起来,“得有个人去通知国群惊慌失措的夫人们。

也就是勉强还能保持冷静的诺阿伊伯爵夫人能够担此重任了,没一会儿工夫,国王就匪夷所思的用他那肥胖的身躯一阵风似的闯了进来,“玛丽,玛丽!”,一进到王后的寝宫里,国王就焦急的喊着。

事实上,在国王进来之前,玛丽就已经醒来了,撕心裂肺的痛苦已经过去了,现在,她只是不想睁开眼面对这一切而已。而当国王那一反常态的喊叫传来时,她觉得,自己必须要睁开眼睛了。

看到王后醒来,国王显然松了一口气,但他的这种表情却在无形中刺激了玛丽,使得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她抓住丈夫的衣袖,大颗的泪珠不住的滑落,“奥古斯特,我们的孩子没有了,我们的孩子没有了……”

国王似乎被自己妻子那少见的悲痛给吓着了,他愣了一下,才轻轻的拍了拍妻子的颤抖着的脊背,结结巴巴的安慰道,“那不要紧,玛丽……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健康,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啊。”

“陛下说得对,王后陛下您一定要尽快的恢复健康啊。”内宫总管也在一旁附和着,“您和国王陛下都还年轻,只要您恢复健康的身体,以后会有很多王子和公主的。”

玛丽没有回答,理智在告己,所有的安慰说得都不错,但感性却在阻止着理智挥作用,并控制着玛丽那脆弱的神经,她只是流着泪,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国王紧张极了,他握着玛丽的手,局促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转头对德.内穆尔医生说,“医生,我命令你,一定要让王后尽快恢复健康!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不管花费多少,一定要保证让王后恢复如初!”

“遵命,”德.内穆尔博士顺势靠到国王身边,轻声的进言,“王后陛下的身体事实上并没有大碍,只是现在情绪还十分激动,国王陛下现在最需要使王后平静下来,再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

听到德.内穆尔医生的回答,国王总算是镇静了下来,他仔细想了想,随后俯下身轻轻的吻了吻玛丽,然后直起身来,“现在,除了诺伊阿伯爵夫人,都可以出去了,王后需要休息。”紧接着,他又低下去,爱抚着玛丽的脸,声音十分轻柔,“亲爱的,好好休息吧,我们还有两个孩子,他们需要你,我也需要你,我的王后。”

之后的十来天里,玛丽都受到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当然,同时,也是十分严密的“看管”。国王的武器设计工作完全停止了,一方面,他决定多花一点儿时间陪伴自己的妻子,而另一方面,重新开还是需要人来批阅的。

根据德.内穆尔医生的建议,小王储和他的小弟弟也每天都被送到玛丽这里来,虽然两个孩子都已经学会了如何顽皮,但是德.内穆尔医生却认为这样会缓解玛丽因为流产而产生的不良情绪。事实也的确如此,两个似乎一刻也安静不下来的小男孩,最大程度的占据了母亲所有的时间,使得玛丽确实是无暇悲伤了。

而玛丽本人,也终于能逐渐接受这整个的事实了。两次成功的怀孕生产确实使她放松了对于这种每个妇女一生中最重大的事情的重视程度,而不巧的是,这一次,偏偏碰上了这么多事情,特别是圣热尔曼伯爵所导致的整个事件,从他的出现到他的死亡,每一件事,给玛丽带来的精神上的压力,确实都很让人生厌。

不过,幸好仅仅是流产,玛丽还记得,二十一世纪人们已经把流产看做是自然选择的内容之一了,因此,流产掉的应该都是不健康的孩子——即使生下来,也未必能成功的长大。在这种思想的促使下,玛丽开始把更多的精力都放到了两个儿子的身上,现在,这两个宝贝的健康成长,对她来说成了最重要的事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net,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