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48 泥潭在招手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03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48 泥潭在招手

玛丽的身体一天天恢复,这对于国王来说,真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消息。 一方面,国王自然十分希望妻子能够尽快恢复,而另一方面,在目前这段时间,国王却不得不亲自处理积攒下来的公文。 这真是悲惨的事实,公文每天都有,考虑到王后的身体已经逐渐恢复,国王实在是没办法继续利用照顾妻子这个最大的借口来逃避他所厌烦的公文了。

“玛丽,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从公文堆中逃出来的国王,又一次来向玛丽诉苦,他满面愁容,看起来似乎还有些憔悴,“亲爱的,你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恢复呢?我太需要你的帮助了!我从来没想到日子会过得像这几天这么艰难,怎么每天都有那么多公文需要处理!难道真的有那么多事情需要国王来亲自做出决定么?”

“陛下,不要忘记了,您是国王,您的国家、大臣、人民当然需要您的指引,”玛丽到是很清闲,一边逗着小费迪南德,一边回应着国王,“对您来说,这是本来就是每天都要面对的呀,这几天难道有什么大事发生?”

显然,国王被那段没有公文,专心科研的美好时光给惯坏了,因此,他现在似乎已经很难回到国王的本职工作上来了,并且完全忽视了,某些繁重的工作正是导致他的妻子上一次流产的元凶之一。 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妻儿。 连声抱怨着。

“我怎么能把时间全部耗费在这上面……那样我将永远无法完成我地武器改良……上帝啊,把我从这些让人发疯的枯燥公文中解救出来吧!”

而在抱怨之后,国王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对于正在休养的玛丽,或者对于幼小的儿子们来说,确实有些太大了,他迅速降低声音,可怜巴巴的望着玛丽。 “玛丽,你看。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已经理出一些头绪,并且有些不错地想法了,因此我确实非常需要时间来做一些试验……你说说看,再过一个月,你能不能完全恢复呢?”

“陛下,您完全可以用一些批阅公文的时间去做试验啊。 公文每天都会有地,因此,稍微积压一下,也不要紧的,”实在是不忍看到国王这可怜的样子,玛丽也只能出点儿歪点子了。

“唉……”国王叹息道,“公文还好说,麻烦的还有诺阿伊公爵的元帅授勋仪式。 原本是要安排的九月五日,可是因为你病了,已经推迟到下周举行了,这是一件非常浪费时间的事情,我必须去巴黎,他们还要给我在巴黎安排更多地活动。 不让我当天从巴黎返回。 ”

“即便我没有生病,陛下,”玛丽笑了笑,“元帅的授勋仪式也必须陛下亲自参加的,我觉得唯一要提醒您的,就是仍然要像前几次那样做好准备。 ”

“也只好这样了,”国王仍然没什么精神。

“陛下,”玛丽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钟,正是下午最好的时间。 既然国王不愿意看公文。 那么……她笑着看向国王,“您为什么不利用现在的时间。 去做做试验呢?既然陛下的时间这么珍贵,就不用花这么长时间陪伴我了。 ”

“我知道了,现在我去一下制作间,太感谢你了,玛丽,”国王一副如蒙大赦地样子,迅速的溜了出去。

玛丽苦笑了一下,将小费迪南德抱了过来,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但愿你将来不会像你父王,我的儿子。 ”

到了路易.德.诺阿伊公爵晋升元帅的授勋仪式正式举行的那一天,国王一大早就去了巴黎。 玛丽陪伴着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就让叫来保姆把孩子们带到花园去,小费迪南德最近对于没有盛开地花骨朵表现出强烈的研究欲望。 根据马尔森神甫所说,小王储不止一次的连续要求摘下那些花骨朵,并且尝试把它们弄得看起来是开放了——虽然只不过是在地上把它们按扁而已,因此,玛丽觉得,还是得让这小家伙抓紧时间,摧残一下这个秋天里仅剩的为数不多的花骨朵们。

午餐之后,玛丽小憩了一会儿。 醒来之后,玛丽拿过来送到她房间的唯一一份公文看了看。 不是今天只有一份,而是德.内穆尔博士的规定,王后每天最多只能看一份公文。 其实,按照医生的意思,最好是连这一份都不要处理,休息累了可以找其他的事情做,不要太耗费精神。 休息累了……这种说法太有才了。

然而,国王显然是对妻子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希望她能发挥最大地作用——按照玛丽地前段时间看公文的经验,每天送来地那份公文,即便不是当天最厚的那一份,至少也是最厚的几份之一了。

手上的这份公文,玛丽只是看了几页,就觉得非常头大,如果御医知道公文的内容,恐怕每天一份的规定立刻会被要求取消。 这一份公文,或者说是一份报告,来自于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夏尔.格拉维耶,主要内容是关于4月起在北美的英国殖民地所发生的“起义”,外交大臣一方面提醒国王不要忘记了七年战争中签下的那份屈辱的《巴黎和约》,另一方面,在玛丽看来则是在鼓吹自己,他自称早在五年前,就认识到《巴黎和约》的这另外一个重大影响了,美洲大陆的那些被启蒙思想熏陶着的居民们,一定会不满英国人为了打好这场战争而强加在他们身上的更多赋税——另一场战争,在七年战争后十三年,终于像他所希望的那样,蔓延在北美大地上了。

正因为如此,外交大臣向国王提出。 法兰西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给那些英国人一个致命的打击,从而一雪《巴黎和约》给国家和王室带来地巨大耻辱。 事实上,这位外交大臣已经开始工作了,他向国王表示,他正在联合一些大臣们,共同研究一个“最佳办法”。

报告上并没有列出所有大臣们的名单。 但玛丽却已经知道他们研究的结果了——本来就内外交困的法兰西王国又出钱又出兵,帮助美国人打赢了这场所谓的独立战争。 得到的唯一报答,是一大批充满着民主共和思想的从战场上回来地士兵们,这些人回归乡里,让整个法兰西都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国家不需要国王,还有国家生来人人平等——否则,大**中,人们怎么敢把上帝带给他们的国王和他地妻子推上断头台呢?

玛丽终于意识到。 她也许即将要面对自从她穿越以来最为困难的局面了,站在她的对立面的,必然是那些无数支持这场战争,妄图以此来削弱英国的大臣们,而她本人,也许需要单枪匹马的说服所有的人,告诉他们,这场战争是如何有百害而无一利地。

北美大陆上的战争现在怎么样了?报告中反到没有说。 但这成了玛丽眼下迫切想要知道的信息,她需要弄清楚,她还有多少时间,去争取来足够的盟友。 即便没有盟友,她也必须要做好功课,尽可能的对这可以预期的困难有所准备。

玛丽把这份公文看了又看。 最终塞到了自己的枕头底下,一直等到第二天下午国王从巴黎回来,她才把它拿出来,希望和国王讨论一下。

“我不想打仗,”国王回答的很直白,“如果韦尔热纳伯爵能够想到什么其他办法,就让他去做吧,反正我是想不到。 ”

“陛下也希望能够趁机削弱英国人么?”玛丽也就直截了当地发问。

“我本人同英国人并没有什么仇恨,”国王想了想答道,“但《巴黎和约》是我祖父统治过程中最大的失败。 英国人夺去了我们在印度以及北美的几乎所有殖民地。 这种屈辱,从贵族到平民。 所有的法国人都会觉得难以接受。 ”

“陛下,关于这种屈辱,我也同样感同身受,”玛丽垂下了眼帘,但很快又抬起头来,“陛下,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关于英国的……”

“请说吧,玛丽,”国王客气的点了点头。

“陛下,英国也有国王,但您觉得,您所有地权利与乔治三世相比,有什么差距么?”

“这很简单,玛丽,”国王显然喜欢讨论他擅长的话题,“英国的国家权利都在议会的掌握之下,我甚至觉得,首相的权利超越了国王的权利。 ”

“玛丽,其实不仅仅是我们,”没等玛丽回答,国王又补充道,“我觉得,欧洲大陆上这些大国,与英国都是不同的,我们都没有议会。 ”

玛丽承认,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她丈夫的这种认识,已经算是不错的了,但她暂时还不想同国王讨论立宪君主和封建君主之间有什么差别,相反,她所要说地是他们地共性。

“陛下,虽然如此,但您注意到了么,假如加拿大地区现在仍然是我们的殖民地,同样爆发这样一场战争地话,我们是不是与英国处在同样的位置呢?”

“哦……玛丽,让我想一想,”国王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的答道,“我想是一样的。 ”

“所以说,现在在北美大陆上进行‘**’的那些人,同我们平常所说的农民暴动之类没什么区别,”玛丽笑了笑,“因此,陛下,我们怎么能帮助别国的暴民呢?即使这个国家是我们的敌人,像我们这样的国家,不能够这么做。 ”

国王并没有立刻评价玛丽的观点,他只是拿走了外交大臣的那份报告,说是要回到办公室去仔细看一看。

到了晚餐前,玛丽才又见到了国王,国王一本正经的告诉她,“玛丽,关于你下午所说的看法,我找不到赞成或者反对的理由,我想,我还需要更多有关北美那边的情报。 ”

“陛下不如叫韦尔热纳伯爵过来问问,我想他应该是最清楚的,”玛丽提醒国王。

“那……”国王犹豫了一下,“玛丽,我们能不能一起接见一下韦尔热纳伯爵呢,正好讨论一下你的观点。 ”

玛丽还没想清楚呢,因此她确实不想现在就面对那些大臣们。 但同时发现,也许她目前还无法达到把国王变成同盟者的目标,但却正在逐步靠近另一个目标——获得更多有北美独立战争的情报。

因此,玛丽就答应了国王的建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