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49 名人名言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1字数:1291809

太阳照常升起。

太阳会照常升起,可是太阳王陨落之后不会再次复活,虽然他演出过太阳神,可毕竟不是神。太阳王死了,这位将法国打造成欧洲君主**的典型和榜样的君主,却始终未能打造出一个,能够继承他那伟大统治的继承人。

很显然,路易十五的“我亲爱的国王爸爸”并没能把自己的能力遗传到他的曾孙那里。法国的境况,那真是个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参加的战争不少,只是奥地利王位战争中得到了洛林和科西嘉这两小块大革命前最后的领土扩张,却转而在七年战争中,将大片的殖民地拱手送给了英国人,《巴黎合约》的签订更是让法兰西王统的声望一跌到底。

屈辱也到罢了。失去了印度、加拿大、密西西比河西岸,即使还保留着新奥尔良和瓜德罗普岛,但仅仅这两个地方,怎么可能抵得上失去的那些大片殖民地带来的收益呢?穷得连女儿的嫁妆都置办不起,这个国家到底有多穷,还要多说么?

路易十五没看到他死后的滔天洪水,他的继任者路易十六现在也看不到,但是玛丽却清楚的知道,革命的洪流冲垮了国王的统治,冲掉了国王和王后的脑袋。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后果,除了路易十六没能改变国家的财政状况等等原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美国独立战争那庞大的战争费用,以及战争完全没能给法国带来的哪怕一点儿的益处。

因此,即便预想到将会遭遇的各种困难,玛丽也已然确定,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法兰西陷入这场万劫不复的泥潭中,可以说,如果历史依然不被改变,法兰西还是要去打这样一场血本无归的战役的话,玛丽觉得。她也就必须去命令玫瑰小组,给她和孩子们准备好逃生的后路了。

但想要阻止法国人享受他们好不容易等到地打击英国人的机会,又谈何容易,玛丽很快就从韦尔热纳伯爵身上认识到了这一点,外交大臣对待这一次国王和王后的共同接见的态度,就是打算把这变成一次他宣传自己想法的华丽演讲。

然而,外交大臣刚刚说起七年战争,就被王后打断了,他有些不满的看着比自己女儿还要小上十来岁的年轻王后,想听听她究竟有什么问题。

“韦尔热纳伯爵。国王和我最想知道的,是美洲大陆的所谓战役究竟进行到何种状态了,因此,请您先说说这方面的情况,”玛丽客客气气地笑着。

外交大臣并没有准备这个问题的答案,但这并不妨碍他很快理清了思路,他向王后鞠了一躬,带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倨傲神情回答道,“陛下。臣这里有关美洲大陆的最新情报是八月初从新奥尔良送来的,北美的殖民地居民组成了正规的大陆军,另外,我们得到消息,八月二十三日,英王乔治三世已经正式宣布殖民地居民的反抗运动为非法,并声言宁可不要头上的王冠,也决不会放弃战争。”

“英国还没有出兵么?”国王突然插了一句。

外交大臣点了点头。“是地。陛下。但是。战争已经开始了。对于英国来说。不阻止这场战争。他们将势必失去在北美地这些殖民地。因此。英国人出兵只是时间问题怀疑地语气。“韦尔热纳伯爵。我很想知道。这些敢于反抗英国国王地人。究竟是什么身份。那个您报告中提到地大陆军。真地拥有如此强大地力量。以至于您确认他们能够战胜英国人。”

“恰恰相反。陛下。”外交大臣又鞠了一躬。“微臣在报告中也曾写过。这些革命军队。以前是民兵。相对于英国地军队来说。他们是彻彻底底地乌合之众。因此。微臣斗胆进言。如果他们得不到外来地帮助地话。应该无法战胜英国人。”

“所以您向国王和我建议。让我们地国家也加入这场战争。是么?”玛丽故意曲解了外交大臣地意思。但她很清。这就是作为君主地权利了。

“陛下。这是一个打击英国人地好机会。”外交大臣似乎并不打算理睬王后故意地刁难。他对着国王。毕恭毕敬地说道。“陛下。法兰西和她地人民都因为《巴黎合约》而蒙受了耻辱。现在。是我们洗净这种耻辱地时候了。”

玛丽看向自己地丈夫。显然。国王并没有因为外交大臣这充满煽动性地陈词而有所动容。他仍然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玛丽甚至怀疑。国王人在此处。可心思。早已飞到他那制作间里去了呢。

玛丽也一言不发。似笑非笑地看着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等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又补充道。“陛下。关于北美大陆地战争。请您早做打算。这是战争。我们应该抓紧时机。”

“这……”事实证明,想让国王做出这样地决定是非常难的,他的脸上,又露出了犹豫的表情,并且很快转向了自己的妻子,“王后,你有什么意见?”

玛丽这才对外交大臣笑了笑,“韦尔热纳伯爵,请您告诉国王和我,我们参加北美的战争,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我们的敌人英国人被削弱了,这就是法兰西能得到的好处了,”外交大臣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先生,您这是空谈!”种缺乏营养的对话了,她提高了音量,“战争是需要花钱的,因此,我们的国家打一场战争,必然要能得到某种回报,一块领土,一块殖民地,甚至一笔钱财,没有这些回报的话,我们为什么要花钱打仗

国王和外交大臣都被王后的声音吓了一跳。然而,没等他们有所反应,玛丽就继续补充道,“韦尔热纳伯爵,请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同样,请您密切关注北美和英国的动态,一有重要的情况就向国王汇报,一旦我们可以看到潜在的利益了,再考虑加入战争也不迟。”

外交大臣没有理睬王后。他甚至没有对玛丽地这番话做出至少礼节上的回答,他只是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国王身上,抿着嘴看着自己的君主。

沉默了一会儿,国王似乎才发现外交大臣的这种期盼,他立刻结巴了起来,“伯爵……王后说的很对,不是么?……我们的财政状况很不好,不能随便花钱打仗……”

外交大臣似乎费了很大力气来克制什么,他默默的向国王鞠了一躬。转身正要退出去。

玛丽无动于衷,反到是国王,叫住了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请等一下,我还有个问题,北美的您说的那些大陆军,与克伦威尔领导地那些军队有区别么?”与国王讨论过类似的问题,但她说的是“暴民”。但精通英国历史的国王把这换成了克伦威尔的军队,事实上。查理一世被砍头这段历史,也是他在休谟的《英国史》中最喜欢读的内容。

外交大臣愣了一下,但他并没有思考很长时间,“陛下,基本上来说。双方是一样的,”他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玛丽发现。国王地脸色似乎有些变了,但外交大臣显然没有发现这一点。他很快向国王告退了,离开了房间。

门刚关上。国王就有些着急的对王后说,“玛丽,你不该对韦尔热纳伯爵说那么重的话的,我担心他生气么?”玛丽毫不退让。

“那到不是,”国王赶忙否认,“其实现在我也觉得参战并不明智了,除非有新的情况发生……我一直觉得克伦威尔的军队是暴民,现在北美的那些大陆军,居然同他们一样,真是太可怕了……”

玛丽笑了笑,“陛下,我觉得这是上帝对英国人的惩罚吧,他们为了在七年战争中战胜法兰西,对北美殖民地的人民采取高压政策,现在,他们终于尝到苦果了。”

“确实如此,”国王地声音,又变得轻快起来,“玛丽,我想现在去一下制作间,“当然,陛下,请自便,”玛丽自然不会阻拦。

等国王走了以后,玛丽又好好的理清了自己地思路,现在看起来,国王已经倾向于不参战了,有了国王的帮助,她的达到目标的难度应该也会下降的。因此,现在玛丽开始向更远地方向动脑子了。

如何才能让“她的国家”,在美国独立战争中多少取得一点儿利益呢?

事实上,在玛丽现在所处地这个时代,一切东西都是非常缓慢的,消息从北美传到欧洲,或是从英国传到法兰西,需要地时间都不短,因此,在接见过外交大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玛丽又恢复了清闲地修养生活,那个北美独立战争,宛如天边的一朵乌云,遇上了大风,几下就给吹跑了。

过了大概一个月,才有有关北美的新消息传来,这消息并非来自于外交大臣,而是由诺阿伊伯爵夫人说出来的。

某天,内宫总管问王后,“陛下听说过拉法耶特侯爵家么?他们家的上一代侯爵,娶的是我丈夫的姐姐。”

这个家族,玛丽早已在身边夫人们的闲谈中注意到了,这个姓氏太著名了,玛丽怎么也不会忽略,这位美国独立战争中的著名将领的这个特别的姓呢。

玛丽点点头,诺阿伊伯爵夫人又介绍道,“小拉法耶特是我丈夫的外甥,又娶了我大伯的女儿,他们是去年结的婚,今年,这孩子晋升了骑兵上尉。”

老拉法耶特侯爵已经去世,那么,这位内宫总管口中的小拉法耶特侯爵,应该就是未来那位伟大的将军了,玛丽唯一惊奇的,是小拉法耶特侯爵的年龄居然比自己还小,今年只有十八岁。

“请您和国王一起管教管教这孩子吧,”诺阿伊伯爵夫人进言道,“这年轻人不知从哪里听来的话,口口声声要到北美洲去参加那里的战争呢,这使得我丈夫全家都忧心忡忡,他那新婚妻子更是整日以泪洗面呢。”

“为什么他要去参加北美的战争呢?”这是玛丽唯一好奇的内容。

“他说什么北美的独立,将是全世界热爱自由人士的福祉,所以他要去那里追求自由,”诺阿伊伯爵夫人复述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宛如吃到了一只烂到酥了芯的苹果。(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om,章节更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