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49 不孝有三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8 00:11字数:1291809

听了诺伊阿伯爵夫人的介绍,玛丽不禁摇起了头,她从来不知道,赫赫有名的拉法耶特侯爵参加美国独立战争,最初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原因——追求自由,这个天真热血的年轻人,难道不明白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自由吗?

这个年轻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论家世,年轻的侯爵出身的家族历史久远,源头可以追溯到凯撒时期;论地位,侯爵刚刚晋升龙骑兵上尉;论家庭,他结婚没多久的妻子同样出身显赫,并且以纯真、慈爱又不缺乏勇气而被人称道;论财产,侯爵先生是法国最大地产的继承人。玛丽不明白,这样一个年轻人,竟然还要去追求自由,他还想要什么样的自由?

“陛下,请您一定要帮助我,现在只有您和国王能管束这孩子了,”看到玛丽好一会儿都不说话,诺伊阿伯爵夫人再次开口请求。

“好吧,夫人,请您安排一下,让拉法耶特侯爵到宫里面来拜见王后吧,我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真是太感谢您了,”内宫总管欣喜不已,迅速出去

年青的拉法耶特侯爵在外省的龙骑兵团服役,因此,过了一个星期,玛丽才见到了年轻的龙骑兵上尉。

“见到您很荣幸,陛下,”侯爵在礼仪方面,显得无懈可击。请坐吧,侯爵,”玛丽仔细的打量着拉法耶特,果然很年轻,她在这个世界接触的比自己年龄小的人并不多,看着这张年轻的脸,很难让人将他与后世人们给他安排的各种头衔联系在一起。

“侯爵,我听诺伊阿伯爵夫人说,您想要到北美去。您要干什么呢?据我所知,那里现在可不怎么样,”王后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因此,玛丽直接进入了正题。

“陛下,我想您大概已经知道了,北美殖民地的人民正在跟统治他们地英国人打仗。我要到那里去,我要去帮助那些追求自由的人,”拉法耶特侯爵不假思索的回答。

“侯爵,这就是您的目的?去北美。您能做些什么

“陛下,如果我到了北美,无论做些什么都好,总有我能做的,重要的是我要先到那里去,”看起来,年轻的拉法耶特是铁了心要去美洲了。

“我地侯爵。如果您真地是这样想地。我可不认为这是个正确地决定。”玛丽地表情严肃了起来。

“陛下。那么您是怎么想地呢?我听说。韦尔热纳伯爵也是支持参战地。我赞成外交大臣先生地建议。”自始至终。拉法耶特地语速都很快。

“哦?这么说。您不光想自己去。也希望国王陛下派兵无关地人打仗了?”玛丽盯着那张洋溢着激动地年轻面庞。

“请原谅。陛下。我不同意您地说法。”还没等玛丽说完。拉法耶特上尉就打断了玛丽地话。

这一举动多少让玛丽感到有些不快。诺伊阿伯爵夫人注意到王后地表情。急忙插了一句。“吉尔伯特。您就这么想要去打仗么?您去了北美。爱德丽妮怎么办呢?”

“哦。爱德丽妮。我亲爱地妻子。如果她愿意地话。我们当然会在一起。如果她不想去。那就在家里等我好了。”拉法耶特露出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

“胡闹!”听到拉法耶特的回答,诺伊阿伯爵夫人忍不住大声的斥责起来,“吉尔伯特,您的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您现在是想要去打仗,不是去打猎!怎么能让爱德丽妮和您一起去!”

“那就让她在家等我好了,”看到诺伊阿伯爵夫人发了脾气,拉法耶特侯爵也不得不暂时躲避一下,“我又不是不回来了,舅妈,打完了英国人我就会回来的。”

“我再说一次,您是去打仗!您怎么能保证安全!如果回不来,爱德丽妮怎么办!”

“如果回不来,那我就可以像父亲一样,光荣地死在与英国人作战的战场上,”拉法耶特地脸庞上,露出了不合时诺阿伊伯爵夫人气得发抖。玛丽发现,这两人大概忘记了身处于王后的会客室,而是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看到这剑拔弩张的两人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玛丽轻轻地咳了一下,来提醒二人自己的存在。

听到王后地声音,诺伊阿伯爵夫人慌忙转过身向玛丽道歉,“对不起,陛下,请您原谅。我实在是太生气了,这孩子脑袋里只剩下打仗

还在维也纳的时候,玛丽也多少读过一些启蒙思想家地作品,所谓自由,确实是启蒙时代人们所钟爱歌颂的,大概,这个小伙子也是被启蒙运动思想影响到了,又能够与英国人作战给父亲报仇,所以才会如此热衷于美洲地战争吧。

不过,玛丽也已经想到了办法——确实,要想说服这满脑子充斥着对自由的憧憬的年轻人并不容易,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很难放弃某种想法,但这不代表,玛丽没有别的办法来压制他。

“侯爵先生,我替您的妻子感到难过。听说您的妻子最近因为您的想法而整日以泪洗面,您对妻子可真不怎么样,”玛丽冷冰冰的看着拉法耶特。

“陛下,我对妻子很好,她会理解我的,”拉法耶特侯爵显然充满了自信。

“侯爵,您就是这样对待什么好的?很明显,您的妻子并不希望您去北美,不然,她怎么会以泪洗面呢?您要把她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如果这样也是好的话,不好将是怎样,真让人难以想象,”玛丽的声调里,有不可抑制的嘲讽。

拉法耶特侯爵对王后这一通抢白没有一点思想准备。他手足无措,一时有些语塞。显然,对于女性,年轻的侯爵还不够了解,遇到这种丈夫,任何一个已婚女性都会毫不犹豫的站进同一个战壕。玛丽是王后,可王后,她也是个女人呀。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拉法耶特侯爵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她不想让我离开她。可以和我一起去北美嘛。”

“她当然不想离开你,我想她也不会想到北美去。”听到拉法耶特侯爵的嘀咕,玛丽直截了当做出了判断,“侯爵先生,即便您的妻子愿意和您一起去北美,但是您真地忍心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自己的家,放弃无忧无虑的太平日子,跟着你去北美过东征西讨的生活。每天都为您担惊受怕么?”

“难道我的想法真的就无法达成么?我是多么希望能够到美洲帮助那些同英国人战斗的勇敢的人们啊,我怎样才能实现我的愿望呢?”一时无法回答王后提出地尖锐问题,拉出无奈的叹息。

“为什么一定要去美洲呢?上尉,如果您真的想要帮助他们,一定还有其他方法能够做到这一点。”

听到王后的话,年轻的侯爵眼睛一亮,“陛下,您有什么办法呢?请您一定要告诉我。”

“当然有办法,侯爵先生,但是在告诉你之前。我希望您先做出承诺,承诺您不再整天想着到美洲去。我不想再听到关于您年轻的妻子为您哭泣的事情了。”

“陛下,如果让我自己决定的话,我还是希望能亲自在战场上和英国人战斗,就像我的父亲一样,我要亲手替父亲报仇!”拉法耶特侯爵地立场。居然又坚定了起来。

玛丽只能使出最后一招了,她直视着年轻侯爵的双眼。“侯爵先生,恕我直言。您的父亲英勇的战死在战场上,可他还有个儿子念念不忘要给他报仇。可是侯爵,您要是战死了,谁来给你报仇呢?

这下子,拉法耶特侯爵可真的是哑口无言了,要是说别的,他还可以反驳,可是在后代问题上,他可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低下头,沉默下来。

垂头丧气的拉法耶特侯爵没有看见,王后和诺伊阿伯爵夫人对视一眼,内宫总管的脸上充满了感激。

好一会儿,拉法耶特侯爵问题,“陛下,您的意思是,如果我有了继承人,我就可以去北美了,是这样么?”

“侯爵,关于这件事情,我希望您能够认真仔细地考虑考虑,多想一下您的妻子,多听听您地家人的意见,而不是只想实现自己的心愿。”

费尽了口舌,也没能彻底劝阻拉法耶特侯爵,玛丽觉得真是头大,看来也只能先这样了,再有几次估计就可以了,她下了逐客令,“好了,侯爵,请您回去好好想吧。”

等到拉法耶特侯爵离开了房间,诺伊阿伯爵夫人立刻向玛丽表示感谢,“王后陛下,真的是太感谢您了,我代表我的家人向您表达最真诚地谢意。”

“没什么,夫人,原本我和国王就不希望卷入战争,我当然不会赞同拉法耶特侯爵的做法。况且,侯爵地决定并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这太草率了,”玛丽笑了笑,“好了,夫人,现在我要休息一会儿。”

玛丽没有睡着,躺在床上,她又有了新的发现。经过与韦尔热纳伯爵和拉法耶特侯爵地两次谈话,玛丽总算是对主战派的想法有了初步地了解,那是一群跟英国人有刻骨铭心的仇恨和对国家荣誉看得很重的人,而且为数不少。人数众多看起来也是正常的,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当兵都几乎全是贵族的事情了,更不成为军官了,更是贵族的天下。七年战争夺去了多少法国士兵和军官的性命,他们的家人当然要抓住一切机会报复英国人。有这样一群人存在于统治阶级,法国想要置身事外,太难了。

玛丽忍不住羡慕起美国人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现在的人们,回头看看历史,大概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的国家在他短短不到三百年的岁月中,完美的诠释了什么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以说,没有英法之间的争斗,就没有美国。

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七年战争让英国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为了缓解压力,当然要向从法国佬手里抢来的殖民地压榨;当殖民地的人们忍无可忍揭竿而起的时候,法国趁机背后捅刀子,说什么也要出口恶气,不惜举债也要出兵帮助独立军,这回胜负易手角色互换,那口恶气出到嗓子眼儿就噎住了法国人自己,财务危机越来越大又应对无方,最终导致大革命的爆发。(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