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51 风箱里的王后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3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51 风箱里的王后

也许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对王后干预政事有诸多的不满,但对于国王夫妇二人的共同要求,他却没有违背的可能,有关北美殖民地战争的情报,源源不断的被送进国王的办公室,又被拿出来,转移到王后的寝宫中。

在1775年的阴冷冬季里,玛丽新购进了两个装有防风玻璃罩的大烛台,以增强自己寝宫的照明。 寝宫现在被王后当做了办公室,玛丽在这里阅读着一份份来自新奥尔良或者伦敦的情报,乔治.华盛顿率军北上远征加拿大,以期解除英军可能由加拿大直下纽约、控制哈德逊河流域的威胁,而英国方面则在做着出兵前的最后准备,有可靠消息说,这些士兵将无法在家乡度过这个可能是他们生命中最后的圣诞节。

玛丽发现,自己已经闲置朗巴尔亲王夫人很久了,似乎自从命令这位夫人负责整理宫里面的那些陈腐而低效的宫规之后,朗巴尔夫人还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工作,不过,现在,这位夫人有了新的工作,或者说,她真正成为了王后的秘书,专门负责整理有关北美的各种情报和文件,玛丽要求她,必须按时间和文件的内容来分类整理,

显然,玛丽是打算打一场持久战了,她又重拾了撰写备忘录的习惯,把所有的想法和她认为对自己有利的信息,都记录下来,以希望找到更理想的办法。

整个欧洲地这个圣诞节,势必过的不平静了。 因为在12月23日,英国正式对北美殖民地的“叛乱”行动出兵了,五万名英国士兵在朴茨茅斯港出海,进入浩瀚的大西洋,几乎他们中的所有人,都从未去过这块新大陆。

在消息确认的当天,凡尔赛宫便沸腾了。 从武器广场到镜厅,到处都是兴致勃勃的谈论着这场战争地贵族们。 仿佛法兰西也参加了这场战争一般。

就连玛丽一向不问政事,专心研究的国王丈夫,也在做完圣诞节弥撒返回宫里地路上,对自己的妻子说,假如他能够尽快研究出他设想出的那件新式武器,或许可以拿到北美的战场上去,把英国人当做试验品。

“这么说。 陛下确实也在考虑出兵的事情么?”玛丽有点儿失望,但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想要确定一下。

“玛丽,”国王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很不希望打仗,因为花费太大了,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 我们应该出兵帮助北美的那些殖民地人民。 ”

“陛下,您是这个国家的国王,”玛丽低声回答道,“战争是一个重大决策,请您好好考虑这场战争对国家地利与弊,以做出最合适的决定。 ”

“哦。 玛丽,不着急的,”决策大概是国王最惧怕的东西了,因此,当妻子嘴里蹦出类似的字眼时,他立刻开始打马虎眼了,“我想,至少要等到圣诞节过完后再说吧。 ”

国王夫妇在楼梯前分手了,国王要回他的制作间去,而玛丽则返回自己的寝宫。 在她的身体完全恢复以后。 又重新承担了批阅公文地工作,因此。 即便是在节日里,她还是需要看公文的。

然而,在王后的候见室里,好久都没有露面的梅尔西伯爵正在等着玛丽,这一次,他带来的并不是来自奥地利女王或者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指示,而仅仅是一个私人请求。

“陛下,您是否应该考虑一下,接见一次英国大使沃尔波勋爵呢?”

“有这个必要么?”玛丽几乎是本能地,反感起有关于英国的一切事情了。

“陛下,据我所知,沃尔波勋爵这个月以来一直尝试求见国王陛下,但是您的外交大臣似乎打定了主意对他不理不睬,他这个英国人在凡尔赛也四处碰壁,因此,他找到我,请求我向您建言,因为有消息说,您似乎不赞成法兰西卷入在北美发生的战争。 ”

玛丽仍然不感兴趣,“梅尔西先生,恕我直言,您的解释中并没有告诉我这次接见有什么意义。 ”

“陛下,”梅尔西伯爵回答道,“请您注意,英国现在仍同法兰西保持着正常的外交关系,而对于两个有这种关系的国家来说,其中一个的主要大臣和贵族们,都吵吵嚷嚷的要加入一场与对方敌对的战争中,这不是一个能让人接受地现象。 ”

玛丽明白了,但她想得更远,“梅尔西先生,我认为,一国地王后单独接见他国大使,除了您之外,也并非什么正常现象。 ”

“陛下是否还打算坚持您最初的想法,不让法兰西卷入战争呢?”梅尔西伯爵鞠了一躬,“如果是这样地话,我到是建议您接见一下英国大使,现在宫里面议论纷纷,您可以借这个机会表明一下您的态度。 ”

是否还要坚持呢?玛丽扪心自问。 她没费多大力气就做出了选择,当然要,否则,怎么对得起自己穿越者这个身份呢?于是她转身叫来为自己管理日程的巴茨男爵夫人,“请您和梅尔西先生一起,商量一下英国大使来觐见的安排吧。 ”

三十来岁的英国驻凡尔赛大使沃尔波勋爵的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疲倦和憔悴,但他拜见王后的礼仪仍保持着恭谨和周到。

“勋爵先生,如您所愿,您见到了王后,现在,请您说出您的目的吧,”玛丽并没有打算在这次接见上,花太多时间。

“陛下,您是知道的,”英国人的脸上,流露出些许的不自然,“敝国的北美洲殖民地爆发了叛乱,而我们也已经出兵平叛了,在这样重要的时候,我的国王希望能够了解贵国对于这场战争的态度。 ”

“先生,”玛丽笑了笑,“您所说的这场在北美的战争,似乎是与法兰西完全无关的吧,既然如此,我们有必要对此表示态度么?”

“陛下不会不知道吧,”沃尔波勋爵显然对王后的这种敷衍有些不满,“陛下的宫廷里,现在充满了叫嚷着要参与这场战争的贵族们呢。 ”

“他们没有威胁到先生的安全吧?”玛丽仍是微笑着。

“那倒没有,不过……”沃尔波勋爵有些迟疑,他猜不透王后在想些什么。

“先生,我想国王和我,并不能管束贵族们的言行,特别是在七年战争才过去这么几年的时候,我觉得贵族们有这样的言论是正常的。 ”

“那么陛下您是如何打算的呢?”沃尔波勋爵有些着急了,“我听说,您一直是反对贵国参战的啊。 ”

“先生,您说的并不是我的观点,”玛丽从没有公开说过自己的想法,不管这英国人是从何处得到消息的,她都能毫不犹豫的矢口否认。

“对于我来说,我只能选择能够给法兰西带来最大利益的行动,在这一点上,我想国王陛下也与我有相同的观点。 ”

沃尔波勋爵似乎有点儿恼羞成怒,他站起身,看着王后,“陛下,我想您大概忽视了,敝国同贵国有着正常的外交关系,因此,我们不认为贵国贵族们的这种想法是正确的,而且,陛下难道有办法保证,您的贵族们,仅仅是口头说说而已,绝不会跑到北美去参加战争么?”

“勋爵先生,”玛丽仍然微笑着,“我认为,我不需要对您保证什么,事实上,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难道您会觉得,参加贵国殖民地爆发的一场暴动,对我国是有利的么?”

沃尔波勋爵张口结舌,他有些懊恼的向王后鞠了一躬,很快告退了。 然而,他大概没有想到,在他离去之后,玛丽却又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玛丽还要感谢沃尔波勋爵呢,她那一直有些混乱的思路,终于在这一个理清了,法兰西,作为一个国家,确实不能够被卷入北美战争的泥潭,而贵族们对英国人的仇恨,却需要一个渠道来宣泄,既然外交大臣推断,没有外来的帮助,北美的起义者们不可能战胜英国人,那么,有限的外来帮助,理论上应该能把这场战争无限制的拖延下去,从而最大限度的削弱英国的力量吧。

然而,玛丽的这个想法是否真正可行呢?她身边的夫人们,显然不具备告诉她这个问题答案的能力。 结果,她得到答案的过程,还是托了英国大使的福分,在宫里面纷纷传言王后反对参战,并接见了英国大使之后,国王亲自来找她了。

“玛丽,我并不认为你做了一件明智的事情,”国王用了一点儿严肃的语气,这对他来说,很不寻常了。

而玛丽则早已想好了解释,“陛下,我听说英国大使希望见到您,但是总被韦尔热纳伯爵阻止,我就决定先见见此人,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

“那就算了,”显然,这件事并非国王的主要烦恼,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

“韦尔热纳伯爵他们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让我们过不好这个新年了,他们吵嚷着,让我做出出兵的决定。 ”

“那陛下考虑好了么?”

“没有,”国王坦白道,“但是,我总觉得,出兵不是一个好办法。 ”

“陛下,我到是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

玛丽随即向国王介绍了她的一些主要的想法,但才开了个头,就被国王制止了。

“玛丽,我的时间很宝贵,我看,不如这样吧,让大臣们都过来,一起听听你的意见如何?”。。。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