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52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55字数:1291809

丽本以为,国王只是叫外交大臣等少数重臣来商量问t?,她很快就现,包括奥尔良公爵和舒瓦泽公爵在内的几乎所有这个国家的重臣,都出现在国王的议事厅里。

面对这些大臣们,玛丽明白,现在不是她可以怯场的时候,她的丈夫正在用不连贯的语句开着头,剩下的,只能由她自己来表演了。

“先生们,”玛丽深吸了一口气,“国王和我请大家来,主要还是探讨一下关于北美战争的事情。在此,我先要说清楚,国王和我唯一希望的,就是做出一个能最大限度的使法兰西获利的决定,因此,请你们也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房间里鸦雀无声,大臣们的表情都是默然的,然而,玛丽却已然成功的进入了状态,她已经想到,与其唱这种不受观众欢迎的独角戏,不如让别人也来付出些劳动。

于是,她微微一笑,“韦尔热纳伯爵,关于北美的战事,您能否给在座的所有人,介绍一下最新的情况呢?”

被点到名的外交大臣有点儿猝不及防,但这老外交官还是很快进入了状态,简要的介绍了一下,玛丽估计,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没听到什么新的内容,因为大臣们的表情,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

然而,利用外交大臣做介绍的这一点儿宝贵的时间,玛丽已经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她平静的看了看大臣们,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颜,“先生们,我有个提议,现在,请你们每个人想一想,在北美爆的这场战争,对于法兰西来说,最好的结果是什么?”

玛丽又叫侍从们在旁边准备好纸笔,她让大臣们想清楚之后,就把自己的答案写在纸上,不用署名,折起来交到王后的手上。

有几个大臣似乎还在疑惑,但玛丽看到,很快有大臣走到桌前,拿出一支羽毛笔,沾上墨水,飞快的写着自己的答案。

“玛丽,”国王悄悄凑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打算做什么?”

“陛下。我之前说过地。”玛丽低声回答道。“我希望我们最先就这场战争中。法兰西能得到地最大利益达成共识。那样。再讨论取得这种利益地途径。也就容易地多了。”

“好办法!”对于自己地妻子。国王从来不会吝惜赞语地。在一声赞扬之后。国王很快退回到自己地椅子上坐好。

而玛丽已经开始看那些呈上来地答案了。确实没有人愚蠢到写出“英国获胜”。但却有不少人写“北美大陆军获胜”地。玛丽把这些都放到了一边。

然而。玛丽终于现了一个与众不同地答案。“法兰西重新在北美取得殖民地”。她很高兴。把这份答案放在自己面前。

此外。一共有三个人提出。“寄希望于北美大陆军把英国人卷入战争地漩涡。而法国则可以乘机寻找获利地机会”。虽然不够明确。但这话说地不错。

在玛丽挑拣这些回答地过程中。国王始终呆坐在一旁。看起来。他并不在乎大臣们给出什么样地结果。但在看完所有答案之后。玛丽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句。

“陛下,您不看看这些回答么?”

“哦,不用了,玛丽,你说你的吧。”

玛丽这才转向大臣们,她先拿出最厚的那一摞的答案,微笑着问道,“所有期盼北美大陆军取得胜利的先生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那些人的胜利,如何能给法兰西带来最大利益呢?”

很快就有人站出来回答,“陛下,我认为,英国人的失败,就是法兰西最大的胜利了。”

这说话的是刚刚晋升为元帅的诺阿伊公爵,玛丽点了点头,“先生,如您所说,能看到我们的敌人英国人的失败,确实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玛丽并没有打算直接否定诺阿伊公爵,她只是拿起了摆在面前的那份“法兰西在北美重新取得殖民地”的答案,轻轻念了一遍。

在座的所有身份高贵的人们,立刻忘记了礼节,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起来。玛丽回头看了看国王,她的丈夫也是满脸错愕,他大概从未想过,在自己的统治内为国家开疆扩土吧。

于是玛丽笑道,“请写出这条答案的那位先生站出来,向大家解释一下您的想法吧。

这站出来的人玛丽并不是太熟悉,罗尚博伯爵,玛丽只知道他是一名军人,上过七年战争的战场,拥有少将的军衔,现在,她唯一惊奇的,只是这名军人居然有着其他人没有的远见。

所有人都看着这位伯爵,他走到国王和王后面前,鞠了一躬,“陛下,我想要强调的,仅仅是我们应该把七年战争中失去的东西夺回来,对于法兰西来说,没有什么比殖民地更加重要的了。”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呢?”玛丽未置可否,只是抛出了下一个问题。

“陛下现在什么都不用做,战争才刚刚开始,我们需要耐心等待,等到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寻求机会,”罗尚博伯爵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伯爵先生,

意您的观点,”玛丽还没来得及回答,外交大臣韦尔ttt[然站了起来,“没有外来的帮助,大陆军不可能战胜英国人,因此,您将不会有两败俱伤的机会。”

罗尚博伯爵是个军人,因此,他不会像政治家们那样考虑,很明显的,他被问住了,但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王后也恰恰有着同他一样的想法。

“先生,您可能忽视了战争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玛丽开口了,“我认为,北美的大陆军,现在拥有两个优势,先,他们在那片大陆上生活了许多代,相对于远道而来的英军,他们熟悉所有的战场,并适应那里的生存条件,其次,您大概知道,这些所谓的起义者们,敢于在接受了英国人这么多年的统治后揭竿而起,他们的斗志,也许并不是通过常理能够判断的。”

玛丽看到,房间里的军人们,几乎都露出了释然甚至满意的表情,罗尚博伯爵又向她鞠了一躬,奉承道,“陛下,您的观点使我觉得您似乎亲自参加过战争,事实上,我觉得,北美的那支大陆军,或者他们起初确实是乌合之众,但英国人会把他们锻炼成一支真正的军队。”

玛丽微笑着接受了伯爵的恭维,而房间里的气氛也稍微活跃了起来,唯一仍然略显僵硬的,大概就是外交大臣了,韦尔热纳伯爵多少有些色厉内荏,他仍然站着,而且并没有掩饰自己那质问的口气,“陛下,微臣希望您能注意到,有很多贵族们,热烈的希望通过这场战争的机会,洗刷英国人曾经加在我们身上的耻辱。”

玛丽现在对她丈夫的外交大臣愈的不满了,因为她现,韦尔热纳伯爵的这番话,使房间里刚刚有些活跃的气氛又沉闷了下来,七年战争和《巴黎和约》的耻辱,男性以及身为贵族的荣耀,或者真的不是一个女人说上几句话就能轻易放过的。

但玛丽还是笑了,这个问题并没有出她准备好的范畴,因此,她只是接着之前的话题说了下去,“先生们,关于我们刚才所讨论的,英国人和北美大陆军将在这场战争中两败俱伤,你们是否都赞成这一观点了?”

玛丽不记得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演讲者如果想控制听众的思维,最好的就是只问答案是“是”或者“否”的问题,现在,她很好的运用了这一点,几乎所有的大臣们都点了点头,包括站在那里的外交大臣。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说说韦尔热纳伯爵先生提出的问题吧,我也有一个问题,请各位先生告诉我,关于在北美生的战争,对于法兰西来说,参加战争、帮助北美大陆军、以及洗刷我们的耻辱和复仇,这三者说的是同一件事么?”

王后的话音刚落,舒瓦泽公爵就笑了起来,随即,玛丽看到,这种轻松的表情蔓延开来,甚至包括从开始一直板着脸的奥尔良公爵的表情,也放松了下来。

“陛下,”舒瓦泽公爵站起身来,“我赞同您的观点,这也是我曾经打算向您汇报的,这支所谓的北美大陆军所挑起的战争,归根结底,不过是殖民地居民反对宗主国的一场暴动,在此,我还想提醒各位先生们,虽然英国人始终是我们的敌人,但在这一点上,英国是宗主国,而我们也是,如果我们帮助英国的殖民地居民,假如有一天,我们的殖民地居民也动一场所谓的起义要反对我们,那我们该怎么做?”

有几个大臣鼓起了掌,或者大臣们能够接受王后的观点,但他们在骨子里,显然更希望法国人的言论能够压倒王后,在国王始终木讷无语的情况下,舒瓦泽公爵显然给他们挣回了面子。这使得玛丽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幸亏奥尔良公爵,在这方面同她的丈夫一样没什么优势,否则,假如公爵在这个场合高谈阔论一番,可能会得到更多人的拥护吧。

好吧,出于尊重法兰西这些出身高贵的贵族们的需要……玛丽也鼓起了掌,“舒瓦泽先生,您的见解真是精辟,我想,您大概已经想出解决的办法了吧。”

“感谢您的赞扬,陛下,”舒瓦泽公爵点了点头,“我建议国王陛下颁布一条法令,严禁所有人私自前往北美大陆参与战争,并要求所有的港口管理部门,对开往北美的船严加检查,”说到这里,公爵笑了笑,“这当然,也是做给英国人看的,毕竟我们仍然与他们保持着外交关系。”

除了点头之外,所有人保持着安静,大家都等待着舒瓦泽公爵继续说下去,只听公爵补充道,“有了这道命令,大概所有想前往北美的贵族子弟们,都会到宫里来请求陛下放行的,我们可以在这时候告诉他们,去打击英国人可以,但是,不准帮助北美的那些大陆军。”

理论上,公爵说得没错,但玛丽仍然觉得有点儿别扭,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在她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另一个大臣站了起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