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心病还需心药医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14字数:1291809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哈布斯堡-洛林王室第二个订婚的孩子,不是玛丽亚·克里斯蒂安,而是仅有十三岁的约翰娜女大公。她订婚的对象,是同奥地利哈布斯堡王室有着长期而稳定的联盟关系的西班牙国王查理三世的儿子,那不勒斯国王斐迪南一世。这小国王比他的未婚妻还要小上一岁呢。 玛丽起先有点好奇,但很快她就了解到,欧洲王室的子女们并不是按照年龄的顺序出嫁,君主们先是寻找适合联姻的王室,再在这王室中为自家孩子寻找适龄的配偶。对于十二岁的那不勒斯国王来说,玛丽亚·克里斯蒂安的年纪,显然是大了一些。

玛丽亚·克里斯蒂安正在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之中,无暇关注妹妹的婚姻。连带着伊莎贝拉大公妃的精神状态也很不好。人们看到伊莎贝拉频繁的拜访克里斯蒂安,都以为是做嫂子的在安慰妹妹,但是,玛丽在持之以恒的观察之后,发现这位大公妃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的时间要长的多。

幸好玛丽在之前规劝伊莎贝拉的时候,已经预先想到了现在的情况,她也找到了对策,就是她从一开始就认定了的杀手锏,当然,对于玛丽本人,危险也就最大。

玛丽决定对约瑟夫下手了,她要让约瑟夫知道如何与伊莎贝拉这样的女性相处,如何取得他的欢心,如何让妻子感受到他的爱情。

当然,玛丽不会自己去教导约瑟夫的,七岁的妹妹教导二十一岁的哥哥如何去和自己妻子相处在这个时代是完全不可思议的,更何况,目前在哈布斯堡-洛林王室之中,就有和女性相处的高手存在,那就是她的父亲弗朗茨·斯特凡一世皇帝。

玛丽早就发现了这一奇怪现象,弗朗茨皇帝在同女性打交道时十分得心应手。在玛丽看来,她父亲这一生最大的战绩,就是拿下了哈布斯堡家族的女继承人,从而使出身洛林王室的自己,登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然而与皇帝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约瑟夫大公在女性面前的生涩表现了,除了自己的妻子之外,约瑟夫几乎从未和其他女性交往过。

于是玛丽得出了结论,约瑟夫不会与女性相处,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做父亲的没有给儿子在这方面传授好,而她所要做的,就是去提醒一下这对糊涂的父子了。

但愿父亲或是儿子能够有所警醒吧,要是伊莎贝拉的精神状况继续这样糟糕,玛丽想要改变她命运的计划,可就真要泡汤了。

玛丽需要一个时机,一个皇帝和约瑟夫同时出现的又能让他们听她说话的场合,可她还没有开始找,这时机就自己跑上门来了。

女王身边的女官长亲自来通知玛丽,她的父母亲要见她,玛丽乖乖的去了,一路上想来想去,总以为大概只是问问她的学习或是生活。等到了女王的房间,却发现约瑟夫也坐在那里,而且脸色并不好。

房间里的气氛到还挺轻松,玛丽娅·特蕾莎不无慈爱的把最小的女儿搂到自己怀里,问起她最近的祈祷课程。

说到祈祷这门课,确实是玛丽最不喜欢的,每次都是由修女带着做祈祷,再说上一些宗教礼节和宗教故事,枯燥又乏味。对于穿越过来的玛丽来说,她曾接受的二十一世纪教育显然注定了她不会去信仰罗马天主教,但她也有要祈祷的对象,每次的祈祷课上,她都在心里默默的祈求那导致她穿越的神秘力量继续保佑她顺利的完成自己的“穿越事业”。

当然,对于有“圣徒女王”之称的玛丽娅·特蕾莎,玛丽还是要装出虔诚的样子呢。于是她乖乖的向母亲描述了自己的祈祷课,又磕磕绊绊的背诵了几段祈祷词。

女王显然很满意,连带着皇帝的兴趣,也完全被吸引了过来。只有约瑟夫坐在一旁,很是心不在焉的苦着一张脸。

玛丽对约瑟夫的表现有些好奇,正想着要不要再复述几个宗教故事来讨父母的欢心,就看见约瑟夫满脸不耐烦的凑了过来,“父皇、母后,我们还是先和安东妮德说正事吧,赶快说完了我还想今天晚上赶回兵营里去呢。”

玛丽偷偷翻了个白眼,对于她这个七岁的小女孩来说,最大的正事就是学习了,也不知约瑟夫所谓的“正事”究竟是什么。

然而她的父母,显然还是很溺爱约瑟夫的。她父亲立刻便转移了话题,“安东妮德乖女儿,听说你和伊莎贝拉嫂子的关系挺好的啊。”

原来如此,难怪约瑟夫说是正事,说的是他那宝贝老婆嘛。约瑟夫,你再不管管你老婆,她明年可就要死了。玛丽禁不住要腹诽一下了,但对于她父母,自然是继续扮乖巧,“我是经常去探望伊莎贝拉姐姐的。”

皇帝还要说什么,被女王打断了,后者口气有些严肃,继续问道,“安东妮德,你看伊莎贝拉最近是不是病了啊,宫里面传闻很多,你去看她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她有些不正常的表现啊?”

玛丽在心里盘算着,如何向父母说明这情况,冷不防约瑟夫又插嘴道,“父皇、母后,我觉得伊莎贝拉没事的,对吧?安东妮德?”

玛丽烦死约瑟夫了,真想不再管伊莎贝拉的事。可又想起她自己的计划,赶忙抓紧时间又默默的向送她来穿越的大神祈祷了一次,请她保佑自己是穿越女主。然后,依旧保持着那副乖巧模样,对父母笑道,“我觉得,伊莎贝拉姐姐没有生病……”她故意停了停,满意的听到约瑟夫在一旁长出了一口气。

“伊莎贝拉姐姐只是太担心约瑟夫哥哥不爱她而已啦。”玛丽故意说的轻描淡写的,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打量听众们。

皇帝到没什么特殊表情,但女王则皱起了眉,约瑟夫反应自然是最大,气急败坏的冲到玛丽身边,“你小孩子胡说什么!”

女王制止了约瑟夫,“安东妮德,你再说说,你为什么觉得伊莎贝拉是担心约瑟夫不爱她呢?”

玛丽靠在女王怀里,为自己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才慢慢的回答道,“约瑟夫哥哥太忙,也没时间多陪陪伊莎贝拉姐姐,连我都明白约瑟夫哥哥爱伊莎贝拉姐姐,可是伊莎贝拉姐姐说约瑟夫哥哥没有和她说过,还有……克里斯蒂安姐姐说约瑟夫哥哥不关心伊莎贝拉姐姐呢。”

玛丽故意把这段话说得颠三倒四,以符合她心目中关于七岁小女孩的概念。她的父母一时间都没什么反应,约瑟夫却显得不屑一顾,“安东妮德,原来是这些小事情啊……”

“这可不是小事!”女王的声音有点大,不仅是约瑟夫,连带着玛丽,也给吓了一跳,然后她立刻就开始沾沾自喜了,看来,她的话奏效了,女王对于伊莎贝拉的现状,终于开始有必要的认识了。

“安东妮德,你先回去吧,”看来大人们真的要说“正事”了,玛丽当然是知趣的退下,临走前,不忘对父母亲行一个新学的女子礼,然后慢慢的走出去,就听到女王在对自己的儿子和丈夫说,“约瑟夫,你要去军营现在就去,不过要快去快回,晚饭前必须回来……弗朗茨,我想和你说些事情。”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