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54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59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54 龙凤斗

玛丽真的生气了,从回到自己寝宫开始算起,十几分钟了,她坐在那里,一句话都没说。

可怜的法兰西国王路易十六战战兢兢的坐在椅子上,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招来自己妻子的怒火。 似乎等了好久,也不见王后说话,国王便开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她。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是终于鼓足了勇气,国王慢慢站起来,刚想开口说话,就听见王后那冷冰冰的声音飘过来,“奥古斯特,您要去哪儿?”

问这话的时候,玛丽甚至连头都没抬。 虽然从进到房间起就没正眼看过国王,但是她早已用余光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甚至用不着仔细去看,仅仅是凭着对国王的了解,玛丽就知道自己的丈夫现在是多么局促不安。

看到国王这可怜的样子,玛丽也有些不忍,但是,考虑到他在过去这一天里的表现,她又不得不继续板着脸不理睬他。 是的,假如不趁着这次机会好好的管教一番,国王以后一定常常会像今天一样,不分轻重缓急,甚至完全忽视他作为君主的职责。 不过,想到国王那副可怜相,玛丽的心里还是有些微微的得意,国王的表现是最有力的证明,不管怎样,这个法兰西第一家庭中成员们的家庭地位,确实在渐渐的趋于明确。

“奥古斯特,您要去哪儿?”

听到玛丽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话,路易十六就像受了惊地小动物一样惊慌失措。 国王陛下左顾右盼,似乎想要找个地方赶紧藏起来,又像是想要找谁给自己做挡箭牌。

“陛下,您要去哪儿?”玛丽又轻轻的问了一句。

这句简单的话却在房间里造成了狂风般的影响,彻底的驱散了国王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勇气,他张口结舌,动了几下嘴唇都没能发出一个音节。 然而。 这最后的努力好像用光了他浑身地气力,他只好垂头丧气的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奥古斯特。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玛丽显然有些明知故问。

然而,玛丽地问话,却似乎触发了国王的灵感,他赶紧抬起头看向玛丽。 当看到玛丽那张仿佛写着“我很生气”这几个字的脸,国王却又有些不敢面对,只得又一次低下头,支支吾吾的回答。 “是的,我,我是有些不舒服。 ”说罢,偷偷的抬头看了一眼,看到自己的妻子没有任何反应,国王便试图再加把劲,“我想我是太累了,刚刚和大臣们讨论了那么长时间。 又被你吓了一跳,我……我现在想要去休息一下。 ”

“对不起,奥古斯特,今天确实辛苦了,”玛丽心里在偷偷地笑,国王怎么突然具备了急智这种他历来匮乏的东西。 还真是顺杆爬——“好吧,奥古斯特,”玛丽笑道,“不如您就在我这里休息一下吧。 ”

“不,不,不用了,我还是回自己的房间好了,我在这里会影响你休息的,”国王大概是看到了一丝曙光,迅速做出回答。

“那好吧。 ”玛丽已经完全看穿了国王的小把戏。 但她决定,要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 “奥古斯特,你可一定要好好休息,休息好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商量的。 ”

听到妻子的话,国王就像是得到了特赦一般,站起身来,急匆匆地就要往外走。 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却又听到玛丽的问话。

“奥古斯特,你哪里不舒服啊,要不要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我就是有些累,让我休息休息就可以了,”国王似乎有点儿做贼心虚。 赶紧转过身来回答。

“那好吧,”玛丽笑得分外温柔,“请您好好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

“好的……好的……”终于蒙混过关了,国王长舒一口气,转过去继续向外走。 终于是能够去试验一下我的新想法了,想要做到这个,还真不容易啊,国王得意的边走边想,以至于当耳边传来王后地又一句问话时,他压根儿没用脑子去想。

“奥古斯特,我什么时候派人去制作间找你呢?”

“今天恐怕不行。 ”国王随口回答到,“今天的实验需要很长时间,最好不要打扰我。 要知道……啊!”

总算意识到自己的意图彻底的露馅了,国王大叫一声,紧接着转过来,却看到自己的妻子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而已经回到王后身边的诺阿伊伯爵夫人表情怪异,显然是在努力地想要控制住别笑出声来。

“唉,我的上帝,玛丽,你可真够坏的,”经历了大喜大悲的国王只能重新回到自己地位子上,嘟囔着,“玛丽……你早就知道我地想法,还这样做……”

听到国王的话,玛丽只是对他又笑了笑,“奥古斯特,不这样,您一定会心不在焉地,那样可商量不出什么好办法。 ”

“好吧,我们赶紧商量商量吧,尽快商量出结果,希望还有足够的时间留给我,”国王又换上了敷衍的口气。

“陛下,我希望您能够明白,”玛丽又板起了脸,“您是国王,而整天在制作间实验室里面工作并不是国王的主要职责,是的,您是一个出色的国王,因为您还能够改善武器,但要完成这些研究,最恰当的时间是在您做完国王应该做的所有事情之后。 ”

“我知道,玛丽,可是今天的这个想法真是灵光乍现,让人迫不及待,”国王不甘心的狡辩着。

“陛下,验证那个想法可以明天再去。 我相信明天您一定不会把它忘了。 可是,我不得不提醒您,今天不商量出关于美洲问题的解决办法,也许明天,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像拉法耶特侯爵那样要去北美,这件事情确实事关重大。 ”

看到妻子地态度,或者说。 迫于妻子的压力,国王终于认清了事实。 将那个去做实验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彻底的放弃了,“玛丽,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我也不想打仗,我说过的,那太耗费金钱了,我们还欠着很多钱。 大臣们的意见也不统一,想打地和不想打的都有。 我是真不知该打还是不该打了。 ”

国王地思维似乎仍然停留在会议上已经讨论出结果的问题上,玛丽在心里摇着头,却还要给国王解释清楚,“陛下,这并不是我们目前最迫切的问题,既然大臣们彼此间还都存在分歧,那就让他们慢慢的统一意见好了,我想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等他们统一了意见,我们再做决定也不迟。 现在最需要的,是想办法阻止那些拉同法耶特侯爵一样要自己去美洲的人。 ”

“可是我们要怎样才能阻拦他们呢?总不能把他们都抓起来送到巴士底狱去吧?”国王显得很无奈。

“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地话,也只能那么做了。 ”

国王真的被王后的话吓了一跳,“玛丽,我刚才只是随便说说的……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都是贵族,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关进巴士底狱呢,如果真那么做了,我们会得罪很多贵族的,特别是那些人的亲属们。 ”

“陛下,那只是最后地手段,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玛丽耐心的解释着,她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了,“而且。 我们没有必要担心贵族们的反对。 不会有太多反对声音的。 ”

“为什么呢?”国王显然不太明白。

“我想,那些要自己去美洲的人。 就像拉法耶特侯爵那样,而他们地家人中,不会有很多是同意他们自己去的,诺阿伊公爵家就是个例子。 因为,如果是陛下你派军队去美洲参战,即使家人不愿意,也只能让他们去,毕竟那是有战功的,回来之后会得到晋升。 ”

“但是他们自己去,是绝对不会有战功的,”国王似乎找到了要点。

“不光是没有战功,他们还要自己准备一切,枪支、弹药、后勤,这些都要花他们自己的家产,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战争,可能会送命。 花自己的钱,打别人的仗,送自己的命,陛下,会有多少人能愿意自己的家人去做那样地事情呢?我猜测,就是极力要求参战地韦尔热纳伯爵,大概也不会愿意送自己的儿子去美洲。 ”

“对呀,这么说,不会有多少人反对了。 那我就下命令,不许任何人自行到美洲打仗,凡是被抓到地,统统都送到监狱里去,” 国王压根儿没打算反对,看起来,他还在试图速战速决,好挤出时间去做试验。

“陛下,最好不要这样,”玛丽摇了摇头,“如果把这些人都送进了监狱,一旦在里面出点问题,遭到抱怨的,还是我们。 ”

“那要怎么办?不能把他们投进监狱,难道我要派兵封锁全国的港口么?”国王似乎完全不用脑子了。

“陛下,”玛丽看了诺阿伊伯爵夫人一眼,“我想,我们需要找一个人,用他的例子,来警告那些想要去美洲的人。 ”

“谁?”国王似乎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

而玛丽只是转头对伯爵夫人说,“夫人,我确实在考虑让拉法耶特侯爵来做这个例子,您可以去和侯爵夫人商量一下,如果她真的不愿意,我和国王再想其他办法劝阻他。 ”

诺阿伊伯爵夫人想都没想就走到王后面前,施了一礼,“感谢您和国王陛下,我想,我丈夫的侄女会愿意的,她对于自己的丈夫已经毫无办法,把拉法耶特侯爵关起来,总比让他去送命强。 ”

“放心吧,夫人,不会太长时间,我也会让人把巴士底狱最好的房间留给拉法耶特侯爵并且照顾他的,我至是希望他能够在监狱里冷静冷静。 ”

“遵命,陛下,我就去和我的丈夫说明,”诺阿伊伯爵夫人向王后行了个屈膝礼,就离开了房间。 她的离去让国王羡慕不已,看来他是多么希望自己就是诺阿伊伯爵夫人,那样就能去离开这里做试验了。

看到国王一脸的羡慕,玛丽也不忍再让自己的丈夫受煎熬。 “陛下,没有其他办法的话,就把拉法耶特侯爵关进巴士底狱,就这么决定吧。 ”

“你来安排吧,玛丽,就这样好了,”国王似乎看到了一丝曙光。

“还有,陛下,请您叫您的掌玺大臣准备一份谕令,交给科尔夫侯爵以便他和诺阿伊公爵去追回拉法耶特侯爵,此外,请告诉您的掌玺大臣,明早之前必须把严禁任何人前往北美大陆的法令送到最高法院去。 ”

国王已经坐不住了,“都听你的,玛丽,这些你来做决定就可以了……”他似乎才想起掌玺大臣是只听命于国王的,“哦,我会让德.莱歇先生去和掌玺大臣说清楚的,你可以直接命令他。 ”

“陛下,”玛丽始终安静的看着国王,“等诺阿伊公爵和科尔夫侯爵把拉法耶特侯爵带回来了,你还是花点时间和我一起再劝劝他,希望你亲自出面能够让他听话,把他关进巴士底狱确实只是最后的办法。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