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61 放风筝的人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6字数:1291809

为一名已经有过两次成功生产经验的孕妇,玛丽对自T3时间的安排,已经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只是随着冬天的来临和预产期的临近,她已经不能过多的进行长时间的户外活动了。在这种情况下,小特里亚农无可避免的成了玛丽近来最常去的地方——比起凡尔赛其他宫殿里糟糕的空气质量,起码小特里亚农的空气还是很清新的。

然而,考虑到处理政事的方面,玛丽还是无法完全放松下来,或者说,经过超过一年的干政,玛丽事实上已经彻底习惯了每日处理政事的工作,联想到玛丽亚特蕾莎女王过去的历史,玛丽终于认识到,在这个世界中,要想成为一名成功的女政治家,在政治上有所建树,似乎同生育子女一样重要。

至于国王,他仍然致力于他研究队伍的招募和组建工作,并且看起来一天比一天满意。以至于玛丽已经不止一次的一边听着国王描述着他的工作,一边在脑海里描绘国王穿上白大褂的样子——如果真的穿上这种研究人员的标准服饰,国王看起来即便不像学科带头人,也一定是标准的研究型国王形象。至于同样穿白大褂的医生,呵呵,被玛丽选择性的忽略了。

对于过得充实的人来说,日子过得总是很快,转眼已经进入了十一月。玛丽在身体日渐沉重的同时,准备着迎接相伴而来的圣诞节和自己的第三个孩子,对于这个即将来到人世的小生命,玛丽充满了期待,这期待甚至超越了前两次,因为她很希望这次能像人们猜测的那样,得到自己第一个女儿。同样盼望诞生一位小公主的,还包括凡尔赛宫内的某些夫人们——自从玛丽要求自己的儿子不许穿女童装,这些人显然已经太久没接触女童装了。而王后身边的夫人们,则已经被小王储路易费迪南德折磨的快要精神错乱了——这孩子已经开始懂事,这同样意味着,他开始像一个普通得调皮男孩一样,在宫里面横行无忌,并且伴随着极其强大的破坏力,就连他母亲的鸵鸟毛头饰,也在某一次拥抱他的过程中遭了毒手,再加上一个表现出越来越跟哥哥亲密而且相似的弟弟,夫人们对一名小公主的期盼,似乎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先于圣诞节和小公主到来的,是来自北美洲的最新消息,还有一个跟着这条消息一起来到法国的人。

八月份的时候,威廉豪接替了盖奇,担任在美洲的英军统帅一职。没过多久,新统帅就向人们展示了他的手段。威廉豪率领他的部队攻打纽约,三万两千英军在长岛登陆,经过激烈的战斗,英军取得了一场大胜,防守纽约的一万八千名大陆军死伤超过一千五百人,而英军只损失了不到四百人。

为了避免全军覆没,华盛顿率领大陆军主动撤退,放弃了纽约。英国人占领了纽约,并且乘胜追击华盛顿的部队,等到大陆军部队撤退渡过特拉华河,华盛顿的身边,只剩下不到四千人。经过短暂的休整,威廉豪的部队继续出击,在九月底又攻打了大陆议会所在地——费城,华盛顿又一次被迫撤退,英军攻下了费城。

面对咄咄逼人的英军,大陆军只能转攻为守,似乎胜利的天平开始慢慢倒向英国人一方。在这种严峻的情势之下,大陆军只得派人远赴欧洲大陆,试图寻求帮助。

这个人,就是不仅仅在北美殖民地地区,同样在英国乃至欧洲大陆,也颇有名气的本杰明富兰克林。

大概由于北美战场的消息闭塞,使得玛丽对于战争的某些观点,并没有传到富兰克林的耳朵里,老先生远渡重洋,第一站居然就选择了法兰西,在他看来,作为英国人的死敌,法国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在背后给大陆军的敌人捅上一刀。事实上,确实如同富兰克林所想的那样,法兰西的统治阶层中,绝对不缺少想要参战的人,但是王后的存在,早已成功的压制了主战派的声音,因此,在最初的一段时间,待产的法兰西王后,并没有听到这个远道而来的煽动家在法兰西贵族中频频活动的消息,直到有一天……

“玛丽,这实在是太让人发愁了,那位美洲来的富兰克林先生简直是个大麻烦,”国王来看望妻子的时候,突然抱怨道。

“谁?”从国王嘴中说出地名字。引起了玛丽地注意。

“富兰克林先生。说起来。他还是个科学家。”国王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或者说。他也只记得此人作为科学家地身份了。

哦。是他。对于富兰克林。玛丽既熟悉。又不熟悉。说熟悉。是因为仍然记得读书地时候。那篇经典地富兰克林在雷雨天放风筝。还知道他来游说法国参加独立战争;说不熟悉。因为除了放风筝和当说客之外。她对于这个富兰克林。再也没有其他了解。

“玛丽。这位富兰克林先生是来寻求帮助地。他们快要扛不住了。英国人在北美取得了大胜利。”看起来。国王虽然忙于研究。对于大事件。还是有所关注地。

“这么说。富兰克林先生觐见过您了?”玛丽不很意外。看来。富兰克林还是来到凡尔赛宫了。

“还没有。不过我就要坚持不住了。我拒绝几次了。但是他坚持不懈地继

转达他的请求,今天来帮他转达的,已经是韦尔热纳^7T[在想,如果我再继续拒绝下去,恐怕下次来的就是你了,”国王难得在抱怨中加上了幽默。

“呵呵,”玛丽被国王逗笑了,“那么,您为什么不见见他呢?”

“我可不想自己见他,他要求觐见,无非是想要我们帮忙。我们现在的理由是缺钱,如果他提出我们出人他们出钱,我想不出怎么回答,那样可不好,”国王讪讪的回答。

“陛下,国王的军队不是雇佣兵,”国王说的问题,玛丽早就想过,因此,她立刻给了国王一个提示。

“对呀,”听了玛丽给的回答,国王立刻又兴高采烈起来,“你真是太聪明了,玛丽,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就是,我们伟大的法兰西军队不是雇佣兵。”

“还是见见他吧,不过不要和他说关于战争的任何一句话,既然他是科学家,您可以和他多多谈论这方面的事情,”玛丽微笑的建议道。

“这样也好,”国王点点头,“就算是给韦尔热纳伯爵的恩赐吧。”

当国王接见来自北美的富兰克林先生的同时,一份关于这位老先生的介绍终于放到了王后的案头,令玛丽觉得挺佩服的是,富兰克林先生已经七十岁了,然而,这个年龄也同样引起了她的警觉,以这样的年龄去经受跨越大西洋的艰苦旅行,老先生那坚强的意志背后,显然有着志在必得的决心。

晚上国王来探望玛丽的时候,主动提起了这场接见,对于这位学识和年龄上都足以做他的祖父的老者,国王给出了足够的尊重。

“玛丽,富兰克林先生确实学识非常渊博,与他谈话是一件让人受益匪浅的事情,我真希望我的研究院里能有这样一位学者。”

“如果陛下能把他留在法兰西终老,就算是您的一个巨大的成功了,”玛丽随口开了个玩笑。

“这……”国王犹豫了一下,居然点了点头,“我试试吧。”

这下子轮到玛丽惊讶的,她的前一句话确实是随便说说,但是,这老先生究竟对国王做了些什么,居然真的给国王带来了这样的希望。

“陛下,富兰克林先生没跟您说起北美战争的事情么?”玛丽想了想,才小心翼翼的试探着。

“没有,”国王回答的很肯定,“我们一直在说科研上的东西,他在给我介绍他的一些发明,我真希望我到他那个年纪,也能有那么多的发明。”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玛丽暗暗想道,从富兰克林老先生的行事上看,他似乎希望同国王构建一种理想而又相互信任的关系,但她明白,此人一定会在某个时候,开口劝说国王出兵北美的,但是天知道,在那之前,他是不是已经取得了国王足够的信任,说不定甚至帮助国王完成了一两个发明呢……如果真是这样,善良的国王,有可能真会答应他施以援手的。

“陛下似乎很喜欢这位富兰克林先生,”玛丽笑了笑,“您还打算再次召见他么?”

“能和他谈谈科学和发明,确实很不错,”国王满脸的神往,“不过,我总是担心他会提起北美的战争,因此,我并没有表示要再次召见他,他也没有提起。”

那么,这件事还可以放一放,玛丽低下头看着自己隆起的肚子,先平安把肚子里的这个孩子生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呢。

本杰明富兰克林先生大概也能够体会王后的想法,或者,这位老先生对于目前法兰西政务上起到实际作用的王后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不管怎样,一直到十一月底,他甚至都没有提出要求见王后。

但王后却在密切关注着他,事实上,在国王召见富兰克林先生的第二天,玛丽就召见了舒瓦泽公爵,直截了当的告诉公爵,她对于来自北美的煽动家很不放心。

“公爵,您知道,富兰克林先生是位学者,国王也很崇拜他,”玛丽叹了一口气,“因此,我们只能放任他在法兰西的领土上宣传北美的战争,但是,我想请您派几个人监视一下这位先生,至少,我们需要知道他在我们的领土上都做些什么,说了些什么样的话。”

很快,关于富兰克林先生的情报源源不断的送到了王后的办公桌上,玛丽知道,这位先生完全不像他在国王面前所表现的那样,是个科学家,相反,他更像一个标准的欧洲政客,穿梭于巴黎各个重要的沙龙,结交法兰西的达官显贵们——一如当年的伏尔泰,只不过,他演讲的内容,全部都是英国人在北美的种种丧尽天良的暴行。

征得王后的同意,朗巴尔亲王夫人专门到巴黎去听了一次富兰克林先生的演讲,这次演讲的地点,是在罗亚尔宫里奥尔良公爵夫人的沙龙里,而在返回凡尔赛之后,这位素来善良而虔诚的夫人红肿着眼睛,向王后复述了她所听到的一切。

这老先生确实够狡猾,不过……玛丽暗暗下定决心,她要让这位在历史上对美国独立战争的功绩不逊于乔治华盛顿的富兰克林先生知道,法兰西的土地上,不是所有人都会受他的煽动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