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牛痘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37字数:1291809

在1762年最后的几个月里,整个维也纳宫廷讨论的主要话题之一,变成了约瑟夫大公和伊莎贝拉大公妃明显有了改善的婚姻生活。 有知情人士透露,皇帝和女王分别对这对小夫妻进行了教育,教给他们许多夫妻之间的相处知道,如今,他们的婚姻生活呈现出和谐的态势了。人们看到约瑟夫大公带着妻子离开宫廷,甩掉仆人到维也纳郊外去游玩;同样也看到伊莎贝拉大公妃参观丈夫所辖团队的营地,与军官和他们的夫人们共进晚宴。

等这些传言传到玛丽耳朵里,她在高兴之余,也不得不佩服皇帝和女王的教子有方。她一面打定主意,有机会一定要向女王多学习一些,另一方面,她仍然担心着伊莎贝拉。

玛丽没有忘记,历史上的伊莎贝拉,虽然有很严重的抑郁症,但最终导致她死亡的,却是天花!

玛丽自从两年前决定改变伊莎贝拉的命运以来,对于天花,也尽可能多的了解了一些资料。天花是这个时代最恐怖的流行病,得病死亡率极高,不死者也留下永久性的疤痕或失明。她的大姐玛丽安娜和约瑟夫的脸上,都有天花留下的永远印记。

玛丽还了解到,这个时代已经有了种牛痘来预防天花的办法,但并不是完全安全。这方法据说是英国人从中国学来的,目前主要是在英国流传,而对于整个欧洲大陆上的许多贵族来说,种牛痘还是一件可笑而荒唐的事情。

但玛丽的父亲弗朗茨皇帝却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位皇帝被掩盖在妻子过于闪亮的光芒之下,在政治上无所建树,于是便把很多精力放在打猎和研究学问上来,他在自己的宫殿里会见过不少科学界人士,从他们那里听说了关于牛痘的知识,对这种科学的防治天花的方法,很是推崇,一度想在奥地利推广这种方法,甚至给自己的孩子们种牛痘。

真正犹豫的是玛丽的母亲玛丽娅·特蕾莎女王,出于女性特有的担忧和对子女的拳拳爱心,她迟迟不肯下决定给孩子们种牛痘。但是被称为“上帝的惩罚”的天花,很快便对女王的这种犹豫施加了惩罚。

这一次,染上天花的是才与那不勒斯国王斐迪南一世订婚的约翰娜女大公,12月初,她就开始发热,到了12月中旬,医生们确诊她染上了天花,可怜的少女没有活到圣诞节,她死于12月23日。

这妙龄少女的死亡,又给了维也纳宫廷一个打击,对于皇帝和女王来说,所要承受的不仅仅是丧女之痛,已订婚的女大公的死亡,对于西班牙王室,也是很难交待。

再一次品尝了天花的苦果的女王,在痛苦之余,对于丈夫提出的给孩子们种牛痘的建议,终于松了口,但她还是不愿意一次性的给所有孩子们都种上牛痘,正在考虑让几个男孩子先接种上。

玛丽决定抓住这个机会,虽然她自己对天花也很恐惧,很希望能尽快种上牛痘,但考虑历史上的伊莎贝拉在明年就会染上天花而归天,玛丽还是先去拜访了伊莎贝拉。

伊莎贝拉对待玛丽的态度,与以前相比,并没什么特殊的改变。玛丽当然知道这些成年人绝不会认为是自己帮了他们,他们始终认为,她玛丽·安托瓦内特,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呢,至于她的那些话,不过是小孩子随便说说而已。

玛丽对伊莎贝拉,仍像往常一样热情,说了一会儿话,她听说伊莎贝拉在宫里面开始流行天花之后,已经把小女儿放在自己身边照料,便要求顺便看看小侄女。然而,事情的发展和玛丽料想的一样,伊莎贝拉立刻磕磕巴巴的拒绝了。

“特蕾莎才睡着呢。”

仿佛是故意和母亲作对,还没等玛丽回答呢,套间里面便传来小婴儿嘹亮的哭声。玛丽心中暗暗好笑,而伊莎贝拉尴尬的脸都红了,却还不松口,勉强笑道,“大概是又醒了吧。”

玛丽便又拿出她那无往不胜的天真乖巧模样,“伊莎贝拉姐姐一定是担心我会传染天花给特蕾莎吧,现在天花这么厉害,姐姐是要多多小心啊。”

伊莎贝拉赶忙点点头,玛丽又接着笑道,“真是没办法啊,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染上天花,只能天天像上帝祈祷。”

“我也是啊,”伊莎贝拉巴不得玛丽不再要求去看小女儿,赶忙岔开了话题,“我现在自己去照顾特蕾莎都提心吊胆的,生怕有什么意外发生。真羡慕约瑟夫出过天花,至少以后就不会再感染了啊。”

约瑟夫是在十五岁生的天花,那时候玛丽才刚出生,什么都不知道,尽管如此,她还是回答伊莎贝拉,“我听说约瑟夫哥哥出天花的时候特别可怕呢,父皇母后都吓坏了,以为他快要死了,幸好他挺过来了。”

“真是没办法啊,”伊莎贝拉显然是有些沮丧,她那抑郁症的苗头,又不可遏止的冒了出来,“我自己到是不要紧,我并不惧怕死亡,只是愿上帝保佑特蕾莎千万不要被传染上。”

玛丽赶忙制止她,“伊莎贝拉姐姐,你千万不能这么说,你是特蕾莎的母亲,世上再没有人比你对特蕾莎更加亲近的了。恕我直言,如果你感染了天花,特蕾莎恐怕很难幸免。”

伊莎贝拉被玛丽的话吓着了,跌坐在一张扶手椅上,一言不发,玛丽也并没有预想到伊莎贝拉这样的反应,便住了口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

伊莎贝拉脸色苍白,垂着头,好半天才仿佛自言自语的低声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当然不是,玛丽在心里抱怨,伊莎贝拉还真是情绪化啊。但她嘴上却仍保持着那种一贯的口吻,“伊莎贝拉姐姐,你为什么不去种牛痘呢?”

“牛痘?”伊莎贝拉显然是吃了一惊,“我听说过那种东西,可是……”

“如果母后同意的话,我也想种呢,可惜母亲只让家里的男孩种,”玛丽笑眯眯地等着伊莎贝拉上钩,“可是母亲没说不让你种呢,你为什么不去试试呢?”

“我听说那种东西有危险的啊?”伊莎贝拉犹豫着,终于道出她自己的疑惑。

“我听父皇说,没有危险的,种完就不会再出天花了。更何况,连母亲都同意了,肯定她也觉得是安全的。”

玛丽看着伊莎贝拉的脸色渐渐缓和了,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奏效了,于是继续趁热打铁,“你为什么不和约瑟夫哥哥商量一下呢,听说约瑟夫哥哥对种牛痘也很了解呢。”

伊莎贝拉这才很郑重的点点头,“安东妮德,谢谢你提醒我,我会尽快和约瑟夫说的。”

离开了伊莎贝拉的房间,玛丽禁不住想叹息,以她现在的能力,要想劝伊莎贝拉去种天花,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至于伊莎贝拉能不能通过种天花保住一条命,却还是去求那冥冥之中的神秘神祗吧。

等过了几天,关于伊莎贝拉大公妃要求种牛痘的消息陆续传了出来,先是做丈夫的约瑟夫大公,对于妻子的决定无条件支持,这到是在玛丽的意料之中,而接下来的消息则有些搞笑,女王本来一口拒绝了儿媳的要求,但当约瑟夫找了几位研究牛痘的医生向女王进言说,伊莎贝拉大公妃如果种了牛痘,将来生出的孩子都不再会感染天花了,女王立刻就由下一代的健康,联想到王朝的存续,却又把伊莎贝拉叫了回去,亲口答应了她的要求。

玛丽听说了上述的消息,在自己心中大大的摇头。她记得上辈子时,自己和父母亲都曾接种过卡介苗,那个算是牛痘的高级形式了吧,连那种疫苗都要一代一代的接种,这个时代的最普通的牛痘,又怎能保证母亲生出的孩子,都不会再感染天花了呢?

看来约瑟夫和伊莎贝拉的孩子们,还是需要求神祗多多保佑的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