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64 暗流涌动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46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64 暗流涌动

如果玛丽能够自己就拍板做决定,那么她是绝对不会同意让法国直接派兵参与到北美的这场独立战争中的。 在玛丽看来,就算是做一个军火商,稳稳地赚取利润,都要比自掏腰包派兵去打仗强。 可惜,在法国,玛丽自己说了还是不算,即便国王是站在她那一边的,他们也必须要考虑其他因素,那些来自大臣们、盟国们的声音和意见,都是需要玛丽和国王仔细斟酌的。

事情发展到今天,玛丽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至于国王,他既不想从自己宝贵的研究时间中拿出时间来打仗,也不想花这一大笔不菲的支出。 法兰西的大臣和贵族们,由于国王和王后的这种共同的反对,不得不暂时把他们对于战争的向往按压下来,但是,由于本杰明.富兰克林先生的出现,主战派的声音似乎重新死灰复燃,并且已经变得更大了。 富兰克林先生充满激情的演讲,争取了法国不少的中间派,当他们开始倾向于派兵出击的时候,两种意见的力量对比开始发生了不小的差距。

事实上,富兰克林先生在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声望,对他的游说工作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富兰克林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以科学家和商人的形象,在整个欧洲的上流社会中积累下了良好的人脉基础,而当他为了争取支持再一次来到法兰西的时候,这种好印象,使得他在前期在公开场合进行的演讲大受欢迎。 并且迅速地从上流社会,蔓延到民众中间去。 人们普遍将富兰克林当作了一名勇敢的斗士,是他带领殖民地的人民勇敢的拿起武器来反对“腐败了的旧社会秩序”,富兰克林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人们甚至以得到他的签名为荣。

这种看起来如同偶像明星一般地社会地位,帮助富兰克林吸引到数目众多的铁杆粉丝。 这部分人可以说是彻彻底底地“富兰克林死忠团”,即使在詹姆斯.斯米顿关于富兰克林的那些言论得到证实之后。 死忠们仍然给富兰克林很多支持,富兰克林先生在帕西的房东。 就是一个可以划归富兰克林死忠团的人。

由于詹姆斯.斯米顿对富兰克林的道德品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攻击,致使富兰克林暂时失去了争取中间派的可能。 对此,老先生果断地离开了凡尔赛,住到了巴黎郊外的一个叫帕西的小村庄。

帕西村是一个处在高地上的房屋齐整的小村庄,村子中央有一座大花园可以供人散步,富兰克林就将他的暂住地和办公室设在了帕西的一个小旅馆内。 小旅馆的主人,希安.乔蒙特。 就是富兰克林地忠实支持者。 自从听了富兰克林的演讲,这普通的生意人就开始坚定地支持“北美殖民地人民的事业”。 富兰克林住进了希安.乔蒙特的旅店,终于给了他一个表达自己支持的机会,他态度坚决地决绝收取富兰克林的房租,并且在其他方面给了富兰克林很大的帮助。

富兰克林就这样在帕西村安顿下来,虽然帕西距离巴黎很近,也不缺少交通工具,但是他却极少再去巴黎。 大多数时间还是留在帕西,偶尔去一次巴黎,据说也是为了到皇家科学院去出席会议、和其他的科学家会面。 富兰克林的这种“隐居”行为,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巴黎的各色人等对于这位争议人物越来越感兴趣了。 不知道富兰克林是否本意如此,如果他的本意就是想吸引这种关注,那么。 这位老先生的手腕,也实在是很可怕的。

以上这些,还仅仅是玛丽所要面对地法国国内地状况。 而在法国国外,法兰西王后需要承受的来自盟友们和英国方面地压力,随着美洲特使们的到来,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大起来。

先来看看盟友方面。 其实,从美洲爆发战争的一开始,法兰西的几个盟友就纷纷摩拳擦掌,准备早晚跟英国人再干上那么一场,只是盟友间还没有协商好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 法兰西的盟友们已经越来越按捺不住了。 而面对始终表示绝不参战的法国,他们都不太能够理解国王和王后的立场。

在盟友们看来。 法国人有些数典忘祖了,仅从已经发生过的战争来看,好像也的确如此。 最近这一百多年来,欧洲的几个大国之间不断的发生摩擦、爆发战争。 虽然交战的双方各有不同,但是不得不指出的一点是,无论敌对双方的组合如何变化,法国和英国却从来没有同属一方过,这两国始终都是敌对双方。 他们之间最近的一场战争,就是七年战争了,那场战争法国人遭到了惨败,被英国人抢去了大片殖民地,也极大的削弱了法国对外侵略的能力,《巴黎条约》的签订更是狠狠的抽了法国人一耳光。

而西班牙与荷兰,跟英国人只见那更是素有旧怨。 西班牙早在十六世纪,就吃过英国人的败仗;十七世纪初,英国人又在国际商战中夺走了原属西班牙的直布罗陀和米诺加,并且借此控制了西部地中海;七年战争里,英国又抢来了原属西班牙的殖民地佛罗里达。 荷兰方面,海上马车夫就是被英国人抢走了自己的马车,也是在十七世纪,荷兰人三次商业战争都输给了英国人,也赔上了北美的新尼德兰。

法兰西、西班牙、荷兰,这三国都在与英国人的战争中败北,自然是耿耿于怀,一直伺机报复。 现在机会终于出现了,法国人却缩手缩脚的既不想出兵又没有钱,西班牙跟荷兰自然不干了。 几经努力,还是没能让法国同意出兵,西班牙人坐不住了。 西班牙人秘密的联系上主张参战地韦尔热纳伯爵。 几番讨论之后,法兰西的外交大臣背着国王和王后同意秘密的给美洲军队提供军火,另外,西班牙还赠送二十万英镑军费给大陆军。

作为交战的一方,英国人一直密切关注着欧洲大陆对于这场战争的看法,以及“某些国家”所进行的相关活动。 他们加强了外交活动,并且命令驻法大使密切关注“法国人采取的每一行动步骤”。 如有任何风吹草动或是向北美人表示出哪怕一点好意,大使都被命令要坚决地提出抗议。

如此的密切关注下。 富兰克林一行地到来,自然没有逃过英国人的眼睛。 英国方面迅速的起用了早就埋伏好的一枚钉子,这位名叫爱德华.班克罗夫特的间谍,早就取得了另一名北美特使的信任。 实际上,希勒斯.迪安在特使中的地位,还要高于阿瑟.李。 爱德华.班克罗夫特不仅被迪安引为知己,他与整个北美使团地成员关系都不错。 间谍班克罗夫特利用他与北美使团的关系。 不仅取得了不少情报,并且源源不断的将取得的情报秘密的暗中传递回英国。

欧洲的大国各自打着算盘,美洲特使的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 由于同时派来了三位特使,而且没有指定负责人,所以这三人想要拧成一股绳,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儿。 富兰克林在欧洲的名声和地位,无疑是三人之中最高地。 自然而然的隐然成为三人之首。 但是就像詹姆斯.斯米顿用来攻击富兰克林的例子那样,富兰克林对自己的亲朋总是额外的加以帮助——西勒斯.迪安就是富兰克林的朋友。 富兰克林住到了帕西之后,经常请迪安去他那里同住,住在一间屋子里,但是富兰克林却从来没有请过阿瑟.李,这已经让阿瑟.李感到十分不快。

偏偏就在此时。 韦尔热纳伯爵派到伦敦地间谍布马奇先生也开始绕过阿瑟.李,转而与迪安商讨给北美大陆军提供军火支持的“贸易公司”的事项,这就更加使得阿瑟.李愤怒而苦恼,因为迪安完全将阿瑟.李从“贸易往来”中排挤出去。 然而,没过多久,阿瑟.李就知道了,是富兰克林把与布马奇联系的工作全权委托给的迪安——这立刻让他又多了一些沮丧,因为他的光芒完全无法同富兰克林相比拟。 阿瑟.李仿佛成了多余的人,无所事事,每天一睁开眼睛。 愤怒、苦恼、沮丧这些负面情绪就占据了他的每一条神经。

然而。 阿瑟.李不想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他决定反击。 没多久。 真的被他发现了迪安地把柄:迪安和布马奇利用贸易公司来为自己谋取利益,中饱私囊。 这对于本来就以投机商人身份出现地法国间谍布马奇没什么影响,但是,对于作为政治人物和外交官的西勒斯.迪安来说,就是不可饶恕地罪过了。 阿瑟.李毫不犹豫的将这一情况写在信中,寄给了北美大陆会议的他熟悉的一名议员。

回到法国国内,不仅仅是维尔热纳伯爵对国王和王后的命令没有全部执行,还有一些人也是这么做的,这其中就包括拉法耶特侯爵。 拉法耶特侯爵派人与富兰克林进行了联系,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即便不能去美洲,也要尽可能的给美洲人民帮助。 富兰克林利用拉法耶特侯爵的介绍,成功的获得了诺伊阿家族一名成员的接见。 不仅如此,富兰克林收到了大量信件,接待了很多去帕西探望他的人。 人们的要求各不相同:八卦的,写信想要知道关于美洲更多的情况;想赚钱的,希望能得到一封富兰克林写的推荐信,以便去美洲经商;更多的,是像拉法耶特侯爵一样希望打仗的各国年轻军官。

暗潮汹涌啊,事实上,我们到此为止记述这一切,只不过是发生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如果不是真实的历史描述,这将是多么好的一个谍战剧本啊。 可是,由于玛丽的存在,注定了历史不会重演,那么,面对着各方的重重压力,玛丽会不会改变她的决定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