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65 蛇行鳖路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6:34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65 蛇行鳖路

本杰明.富兰克林老先生的到来以及他那些富有激情极具煽动力的演讲,仿佛是一剂催化剂,彻底改变了拉法耶特侯爵的状态。 原本,由于家人以及国王和王后的劝说,加上在巴士底狱居住的“美好”印象,拉法耶特侯爵那颗躁动的心已经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可是当那名叫富兰克林的催化剂被添加了进来之后,年轻的拉法耶特侯爵发现自己,再也不能保持那种稳定状态了。

由于被调来凡尔赛,受到了相对比较严格的管理,再加上来自诺阿伊家族的阻碍,使得拉法耶特侯爵自始至终也没能亲自听到一次富兰克林的演讲。 好吧,面对这样的现实,年轻的侯爵退而求其次,他设法让人给他弄到了富兰克林演讲的书面版本,并且十分认真的阅读起来。

“那些无知、傲慢的英国人,把我们殖民地的人民看成是愚蠢、迟钝、卑微的群体,他们无恶不作,犯下的罪行将永远得不到宽恕。 看看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在隆冬时节,焚烧我们不曾设防的城镇!挑动野蛮人屠杀我们的和平居民!唆使奴隶杀害他们的主人!甚至,他们还带来外国雇佣军,把我们的居民点变成血泊!面对这样的一个政府,怎么能让我们继续接受他们的统治!”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怀着一颗真挚的心,一种不知疲倦的热忱,努力的阻止英帝国这支高贵、精美地瓷花瓶破碎。 因为我深深的知道,一旦她破碎,每一片碎片都不可能保有它们作为一个整体时的力量和价值,不可能指望能够重新粘合起来完好如初!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真挚和热忱。 我所有那些曾经的希望,全部都落空了!那样一个破烂、腐朽、堕落、罪恶的政府。 不值得我再为之努力!当我曾经保护的花瓶,变成紧紧缠在殖民地人民身上地枷锁,我,本杰明.富兰克林,将会亲手将它砸的粉碎!”

当拉法耶特侯爵读到这些激昂地文字,他完全被征服了。 年轻的侯爵激动得不能自已,快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伴着低声的呢喃:“谁也不能再阻止我,谁也不能,谁也不能,不能……”拉法耶特越走越快,脚步开始变得有些踉跄,突然,他站定在那里,仰天发出一声大喊:“谁也不能再阻止我!!!”

当拉法耶特侯爵从激动当中走出来。 完全恢复了冷静之后,他拿出纸笔,坐到了桌子前面,埋头奋笔疾书。 没有多久,他就写完了一封信,在信中。 他完全袒露心迹,表达了他最强烈的愿望——到美洲去!收信人,当然是“令人无比敬佩的富兰克林先生”。

很难想象,富兰克林先生读完这封信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地心情。 因为在这封信中,拉法耶特侯爵不只表达了他的愿望,还直言不讳的告诉了富兰克林,他之所以现在还在欧洲而不是早已去了北美的前因后果。 早就已经和国王见过面的富兰克林,已经知道国王和王后的态度,但是直到他收到了这封信为止,之前没有任何一个人跟他说起过。 国王的态度基本上取决与王后的态度!其实这也不难理解。 虽然那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没有人希望这种事情是从自己地嘴里透露给一个外国人的。

富兰克林先生陷入了沉思。 他大概明白了,他目前的处境应该就是拜那位未曾谋面的法兰西的年轻王后所赐。 富兰克林很快就想到,可能詹姆斯.斯米顿的出现并不是王后地直接命令,但是整件事情与王后的态度是分不开的,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那么,该怎样应对?老先生决定好好的想一下。

至于怎样安排拉法耶特侯爵,这个问题富兰克林已经有了办法。 虽然他已经接待了很多前来拜访他并当面提出要去美洲的年轻军官,但是还没有一位能够得到他的推荐。 现在,富兰克林决定将他的第一封推荐信,用在拉法耶特侯爵身上。 除了拉法耶特侯爵自身的强烈愿望以及所表现出的对北美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他那高贵地出身也是富兰克林选中他地重要原因。 富兰克林先生给拉法耶特侯爵回了信,赞美了侯爵的高尚品质,对他支持北美人民地立场表示感谢,顺便希望拉法耶特侯爵能帮助他争取一个机会,可以使他能与诺伊阿家族中某个有些分量的成员见面谈谈。

不止是拉法耶特侯爵和富兰克林先生在忙碌,其他人也没有停止工作,比如爱德华.班克罗夫特。 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先生取得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他竟然被北美使团雇为间谍!这让爱德华.班克罗夫特作为英国间谍的本职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相对的,北美的巨大损失也是顺理成章的,英国人的巡洋舰数次准确的掌握了那些驶往北美的货轮和邮轮的准确行踪,击沉它们,那是相当容易……必须的 。

事实上,不光是在谍报战场下了力气,英国人在其他方面也开始行动了,他们选择了一种异乎寻常的方式,将了法兰西王室一军。

玛丽曾经一度认为,欧洲所有国家的王室婚姻,或多或少都是要带有政治婚姻的成分的,但渐渐的,她发现,真正热衷于通过王室婚姻来为国家牟利的,似乎只有她的奥地利女王母亲,而其余欧洲各国的君主,在王室成员的婚姻上,通常就没有那么多的考虑了,比如英国的王子,几乎历来都是在德意志的诸侯国中选择妻子,而英国的公主们,则通常就嫁给本国的贵族而已。

考虑到自己尚在襁褓中的女儿,玛丽对于英国公主们地这种婚姻安排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但就是这个英国,在北美战争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居然突然提出了政治联姻的设想,这到是打了完全没有准备的法兰西王室,一个真正的措手不及。

英王乔治三世,通过驻凡尔赛大使,向法兰西方面送来了一封亲笔信。 他建议,让他的长子威尔士亲王乔治、或者次子约克公爵弗雷德里克。 迎娶法兰西王国地御妹公主伊丽莎白夫人,以确保两国之间长期而完美的和平。

对于法兰西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建议,因此,玛丽地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它。 帮助乔治三世提出这一建议的人显然自认为对于法兰西国王和王后有着足够的了解——国王为人善良正直,一旦婚姻成立,为了这个***的幸福。 他必然不会轻易同英国人翻脸,而出身于哈布斯堡家族的王后理论上应该继承了她母亲操纵政治婚姻的手段,因此,她必然明白,通过这样的联姻,不仅能够彻底粉碎许多法国主战派地参战梦想,实现她阻止法国参战的目的,同样。 也能得到英国作为她的盟友。

不过,英国人似乎确实低估了法兰西王后,他们大概认为,这位王后避战的原因,就是她同盟国所说的那样,不愿意花钱而已。 或者说。 英国人也可能是高估了自己,他们并没有想到,法兰西王后不是不敢同英国敌对,而仅仅是不愿意帮助北美独立而已。

不错,英国与法兰西在七年战争以及过去近千年的时光中结下的仇恨确实很深,但事实上,英法之间地王室联姻似乎也从未间断过,远的不说,就连国王的路易斯姑姑,要不是因为爆发了七年战争。 大概也能成功嫁入英国王室呢。

正因为如此。 乔治三世的来信中充满了关于和平的华丽辞藻,似乎有了这一次的联姻之后。 英法之间地积怨就能够被化解了一般。 是的,玛丽自己,也正是这样一场婚姻的当事人,奥地利与法国之间得以实现和平,可以说至少有一半的功劳,是属于她的这场婚姻的。

和平确实是个美好的词汇,但玛丽现在所考虑的,恰恰正是这种和平的必要性。 陷入北美殖民地战争泥潭的是英国人,法兰西正在作壁上观,等待从战争中谋得自身利益——在这一层面上,现在法国拥有绝对地主动权,而英国人,似乎正打算在所谓和平地烟幕之下,把法国的这种主动消灭于无形之中。

想到这一点,玛丽再也坐不住了,她要尽快找到国王,同他商量一下这场婚事,出于对小姑子伊丽莎白未来幸福地考虑,还是在这个消息传开之前,就把这建议彻底回绝掉,防止它给伊丽莎白将来的议婚造成阻碍。

然而,国王并不在宫里,他看过来自英国国王的那封信之后,把信交给王后,就出门去打猎了,国王虽然表现得越来越像一个严谨的研究人员了,但对于打猎这种法兰西历代国王都十分钟爱的活动,他的兴趣也丝毫没有减弱。

玛丽只好返回自己的房间,在途中,她曾经考虑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一下伊丽莎白,但想来现在这求婚的消息并没有在宫里面传开,在她和国王没有统一意见之前,还是不要惊动那十二岁的小姑娘了,更何况,玛丽自己还有些其他的公事要处理呢。

事实证明,女人在某些时候,确实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 等到晚上,伴随着国王满载而归返回的消息,还有一个让玛丽火冒三丈的消息,当天下午,或者说,英国大使在向法国方面递交乔治三世的亲笔信之后,压根儿没有离开凡尔赛宫,他直接去求见了伊丽莎白夫人,向年轻的公主递交了另一封乔治三世的亲笔信,向她介绍两位英国王子以及他们的整个家族是如何期盼迎来一位法国媳妇。

玛丽有些焦急,天知道长在深宫的年轻公主伊丽莎白在第一次被求婚之后,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但国王却似乎很放心,“玛丽,不要紧的,伊丽莎白和我一样喜欢历史,因此,她对于英国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感。 ”

事实很快证明,国王从来也没有了解过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是他年仅十二岁的***。 正当玛丽打算和国王商量一下这从天而降的求婚时,有侍女来通报,伊丽莎白公主过来求见国王和王后陛下了。

玛丽想要至少先和国王统一一下意见,但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国王已经点了点头,“让伊丽莎白进来吧。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