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66 非嫁不可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52字数:1291809

伊丽莎白公主进到王后的客厅里,玛丽立刻现,她t7了不只一个错误,因为她的小姑子几乎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就径直走到了国王面前,行了个大礼。

伊丽莎白的保姆来自一个具有强烈反奥地利倾向的贵族家庭,玛丽知道,她历来对自己都是不冷不热的,但这一次,情况似乎更加严重一些。

公主跪在了国王面前,神色显得非常激动,“陛下,哥哥,英国大使刚才向我提出了婚事,请您答应他们,我希望能够嫁给威尔士亲王。”

国王给吓了一跳,他连忙拽着自己的小妹妹,“伊丽莎白……不,别这样……你不能嫁给英国人的……”

国王说错了话,因为公主的声音一下子就变了,她几乎是尖叫了出来,“为什么?陛下?”

国王张口结舌,整个下午他都在打猎,压根儿没有好好考虑过这件事情,刚才那么说,只是凭直接判断,现在,要让他说出理由来安抚情绪激动的妹妹,显然是太勉为其难了。

国王无计可施,只能求救般的看了看自己的妻子,但他的这个小动作,却不巧被公主看见了。

“陛下,”伊丽莎白公主大声说,“难道真的如她们所说,您已经完全听命于这个奥地利女人了么?陛下,请告诉我您的决定。”

国王的脸完全涨红了,玛丽觉得,她有必要帮助一下国王,不要让他在自己的妹妹面前,完全颜面扫地。于是她轻轻的开口了,“伊丽莎白,你听我……”

“夫人,”伊丽莎白公主猛得转过脸来,以一种包含着厌恶和傲慢的表情看着玛丽,“我在和国王陛下说话,请您不要插嘴。”

玛丽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烧,她登时后悔起来,她始终觉得自己不要太多插手国王的亲属们的事务,但现在看来,似乎早就应该对这桀骜不驯的小姑娘好好管束一下了。

好在国王终于能够有所表示了。他在一愣之后。连忙说道。“伊丽莎白。你不能这样对王后说话。”

国王地语气太温和了。玛丽在心里叹息着。这对于固执地小姑娘是无用地。果然。公主立刻抬起头。用一种特别高傲地姿态回答道。“陛下。如果我能成为王后。也就同样能够对您地妻子这样说话。”

小姑娘想得太简单了。玛丽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国王还在劝说自己地妹妹。“伊丽莎白。关于这件婚事。我还要召集大臣们还要慢慢商量。不能轻易地做出决定。”

伊丽莎白公主站起身来。盯着国王。“陛下。请您记住一点。无论如何。我都不想重蹈路易斯姑姑地覆辙。我不想去做修女。也就是说。我必须嫁给威尔士亲王。”

“哦……不……伊丽莎白。”国王显得非常紧张。“你不能这么想……英国人。他们向你求婚。并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地。”

“陛下……”伊丽莎白公主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管您和您地大臣们有什么政治上地考虑。我只关心我自己地幸福……”

公主的话没说完就停住了,因为她看到,王后突然站了起来,冷冰冰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过去叫来了内宫总管。

“诺阿伊伯爵夫人,请以我的名义草拟一份谕令,立刻把伊丽莎白公主的保姆罗林斯夫人赶出凡尔赛宫,把公主身边的女教师和主要侍女都换走,然后,再请您帮我挑选几名信得过的夫人,我需要她们去教导一下公主。”

“你要干什么?”伊丽莎白公主一下爆了,扑过来就要抓玛丽的衣服。

然而,玛丽很快就现,这小姑娘太瘦了,她几乎轻而易举的,就架住了小姑娘还没有育完全的身体。

“诺阿伊伯爵夫人,快去执行我的命令,”玛丽压根儿没去理睬这小姑娘,“顺便叫拉塞尔夫人和康庞夫人过来,现在就好好管教一下公主。”

内宫总管没有犹豫,立刻出去了,玛丽这才使出自己最大的力气,看准了不远处的一个沙,狠狠的把在她的双臂挟持下始终挣扎不休的公主,推了过去。

伊丽莎白公主后腿几步,跌坐在沙上,立刻大哭了起来。

“玛丽,”国王这个时候才走了过来,拽了拽玛丽的胳膊,声音非常轻,“你是不是对伊丽莎白太严厉了一点儿?”

玛丽确实在生气,因此,她甚至没有理睬国王,而仍然把注意力放在哭闹着的公主身上,“伊丽莎白公主,我必须告诉您,我认为,导致您今天在国王和我面前做出种种无礼举动的原因,完全是由于您的保姆和女教师没有尽到教育您的责任,因此,我必须要惩罚她们。”

“陛下,”伊丽莎白公主突然不哭了,她再一次扑向了国王,跪倒在国王的面前,“请您为我声张正义,这个奥地利女人,居然敢在我们波旁家族的宫殿里,管束我的保姆。”

“王后有这个权利,”国王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平静了下来,玛丽松了一口气,看来,公主变本加厉的放肆行为,终于使国王意识到,对于这无礼的姑娘,再不管可能就真的没办法管教了。

公主似乎也吃了一惊,她愣住了,既没有继续哭,也没有再说什么,而就在这时候,拉塞尔夫人和康庞夫人进来了。

“两位夫人,你们来的正好,”玛丽的声音依然保持着冷峻,“请叫上侍女们,带伊丽莎白殿下回房

告诉她,应该如何做好一个法兰西的公主。

两位夫人相对看了一眼,走过来同时动手想搀起瘫坐在地上的公主,但公主猛得一挣,把夫人们的双手都甩掉了。

“伊丽莎白公主,”玛丽刚刚有些平息的怒火又重新燃烧了起来,她两步跨到公主的面前,大声的说道,“站起来!看看你这副瘫坐在地上的模样,波旁家族的公主,难道就是你这个样子的么?”

小公主抬头看了玛丽一眼,满脸忿忿的站了起来,玛丽并没有给她留出说话的时间,而是立刻补充道,“现在,立刻回到你自己的房间去,好好反省一下,过去的一天中,你都干了些什么!”

伊丽莎白公主似乎把她最后一点儿希望都寄托在国王身上了,但玛丽也同时现了,国王在看着别处,小姑娘失望的低下了头,玛丽看到,她在做了一个挺直脊背的动作之后,转身向门口走去,拉塞尔夫人和康庞夫人赶忙跟了过去。

伊丽莎白公主刚走出去几步,玛丽就听到身边传来了轻轻的叹息声,转脸一看,国王也正看着自己妹妹的背影,满脸的忧愁。

然而,走到门口公主的突然停住了脚步,猛的转过身看着国王,国王自然没有时间再转头,只得满脸尴尬的迎上公主的目光。

“哥哥,陛下,”伊丽莎白公主说得斩钉截铁,“我一定要成为王后,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玛丽在心里摇着头,这种小孩子的伎俩,大概只有对国王才管用吧。

果然,在客厅的门再次关上之后,国王出一声哀叹,以一种非常不雅观的姿势坐在沙上,看着自己的妻子,“玛丽,这可怎么办呢?”

玛丽正想着要理清自己的思路,和国王商量这件事,诺阿伊伯爵夫人敲门进来了。

“陛下,”内宫总管行了个屈膝礼,“我已经把罗林斯夫人带来了,公主身边的其他人,我已经叫人去把她们暂时调离了。”

玛丽非常满意,诺阿伊伯爵夫人比国王要清醒多了,她点了点头,“让罗林斯夫人等一会儿。”

内宫总管退了下去,国王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玛丽,这么说,你不会赶走罗林斯夫人了?”

“陛下,”玛丽轻叹一声,“伊丽莎白公主是我们的妹妹,不管她做错了什么,我们总还是不能让她受太大委屈的。”

“玛丽,你的意思是?”国王不太明白。

“陛下,”玛丽笑了笑,“伊丽莎白公主从小就是在罗林斯夫人身边长大的,如果我说,她信任罗林斯夫人胜过信任陛下您,您承认么?”

“那是必然的,”国王似乎也轻松了一点儿,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玛丽也点了点头,“那么,陛下,我们总要为伊丽莎白考虑,现在,不管她是不是要嫁到英国去,都必须让她弄清楚,这场政治婚姻究竟意味着什么。”

“哦……”国王似乎很认真的想了想,但在森林里辛苦了一下午的他显然没办法灵活的转动自己的大脑,因为他很快打起了哈欠,“玛丽,你去安排这件事吧,我想去睡觉了……管教一下伊丽莎白也好,明天安排个时间,叫大臣们都过来商量一下求婚的事吧。”

瞌睡虫历来是会传染的,虽然时间才过九点,但玛丽很快就跟着国王打了两个哈欠,因此,在送走了国王之后,玛丽也就决定,再多晾罗林斯夫人一晚上,于是,她叫来诺阿伊伯爵夫人,让她给公主的保姆就近安排个过夜的地方。

“顺便再多派几个人去劝劝伊丽莎白公主,”玛丽还是有些不放心,假如小姑娘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罪过可就说不清了。

“放心吧,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笑了笑,“我已经请朗巴尔亲王夫人去看看公主了,毕竟在宫廷贵妇中,公主也就是对朗巴尔夫人,还保持着应有的尊敬了。”

玛丽长叹一声,苦笑道,“夫人,我真的不知道伊丽莎白公主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迟疑了一下,才又行了个屈膝礼,“恕我直言,也许伊丽莎白殿下只是对您持有反对情绪而已,假如别人去劝说她,她到不一定完全不接受呢。”

玛丽不说话了,诺阿伊伯爵夫人停了一会儿,才又小心翼翼的问道,“陛下打算说服罗林斯夫人,让她劝说公主么?”

玛丽皱起了眉,“夫人,我知道罗林斯夫人对我很敌视,因此,我只是想让她多为公主将来的幸福想一想,嫁到英国去,可能很难有什么幸福可言的。”

“陛下知道就行了,”诺阿伊伯爵夫人笑了笑,“罗林斯家族敌视奥地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们家族现在在朝中也没多少影响,陛下不用太放在心上。”

主仆二人一边说,一边回到了卧室里。内宫总管亲自动手帮王后脱下了长裙,换上浴衣,又陪她来到洗室里。

“我实在没有想到,英国人会使出这一招,”玛丽怏怏的跨进了热气蒸腾的浴缸,“否则,我早该把罗林斯夫人撤换了才对。”

事实上,内宫总管和王后都明白,这不过是毫无意义的抱怨而已,眼下,只有先搞定这位罗林斯夫人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