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69 一日之计在于晨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1 22:16字数:1291809

丽前一晚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国王起床了之后,她T会儿的,然而,还没等她再次睡着,值夜的克拉丽丝夫人就来通报,说是海军大臣杜尔哥男爵已经在候见室等着了,他希望尽早求见王后。

“陛下打算在小起身的时候接见男爵么?”克拉丽丝夫人问道。

“不……”玛丽甚至还没有睁开眼睛,她还没有养成不梳洗打扮就接见外臣的习惯,这一次,也不例外,“克拉丽丝夫人,请您去问一问,杜尔哥男爵有什么事情。”

等到克拉丽丝夫人回来,玛丽已经完全清醒了,当听说海军大臣是想同王后谈一谈北美的最新情况,她只能认命的笑了笑,“好吧,夫人,让我们快一些,梳洗打扮好了再见他吧。”

于是,杜尔哥男爵荣幸的得到了同王后一起吃早餐的机会,事实上,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一起来的是一位四十来岁,面貌威严穿着制服的海军将领,玛丽努力想了一下,才想起来他就是海军中备受推崇的絮夫朗将军。

玛丽一向吃的不多,两位先生则一再表示他们已经吃过早餐了,玛丽注意到,两个人都有些不安,这种状态在宫廷大臣们的身上,通常是不会出现的。

“杜尔哥先生,絮夫朗先生,我听说,你们一大早跑来,是为了说有关北美的事情,”玛丽小口的啜饮着热牛奶,“有什么新情况么?”

“没有,陛下,”杜尔哥男爵站起来鞠了一躬,“我们为这么早来打扰陛下而道歉,这是因为,昨天舒瓦泽公爵向我们介绍了您的一些观点,现在我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同陛下探讨这些问题了。”

“请说吧,先生们,”玛丽笑了笑,“我承认我也只是偶尔发现这一点而已,因此,我乐于接受你们的不同意见。”

“偶尔发现!”絮夫朗将军发出了一声与他军人身份相称的,大声的赞叹,“陛下,我真是钦佩您的这种偶尔发现。”

“这没什么,先生,”玛丽笑得很谦虚,“对于在北美爆发的这场战争,我们始终把关注点都放在大陆军的敌人上了,而忽视了这些人本身的行为其实更加可怕。”

“正是如此。陛下。”杜尔哥男爵接道。“请您具体给我们介绍一下您地观点吧。我们觉得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这么说。你们是觉得。我这个观点没有什么问题么?”玛丽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总地来说。没什么问题。”絮夫朗将军赶在海军大臣前面回答道。“昨天我们和公爵讨论了很久。甚至重读了您要我们读地那两本书地某些段落。现在。我们觉得。在北美地那个新建国家。几乎就是按照这两本书中地理论建立起来地。”

这当然不会有错地。玛丽在心中暗笑。因为她只不过是把后世历史研究地结果。换了一种方法表述出来而已。但她还是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先生们。这正是我所担心地。单单是这几本书中所提出地理论。已经给先王陛下带来过不少麻烦了。假如我们国家中地某些别有用心地人。知道根据这些理论能够真正建立一个国家。很难想象。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玛丽地这番话使两位听众都陷入了沉思。于是她也就利用这点儿时间。对面前地一块堆满奶油地小蛋糕发起总攻了。

然而。玛丽地蛋糕只吃了一半。新地听众又赶到了。侍女们进来通报。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求见王后陛下。

“请他进来吧,”玛丽微笑着看着身边的两位大臣,“先生们,我想你们不会介意,再给韦尔热纳伯爵添一副餐具吧。”

然而,外交大臣也并非来吃早餐的,他一进门,就毕恭毕敬的对着王后鞠了一躬。

“陛下,我无意在这么早的时候打扰您,因此我最初是求见国王的,但是,国王已经出宫去了。”

“哦,是的,先生,”玛丽笑容可掬,“国王一早就去邦迪森林了,昨天守林人报告说发现了一头野猪……请坐吧,和我一起品尝这些新鲜出炉的甜点吧。”

外交大臣很快坐了下来,但对于放在他面前的餐盘和盘子里的点心,他看都没看。

玛丽装作没看见外交大臣的这种表现,她依然微笑着,“韦尔热纳伯爵,我和杜尔哥先生以及絮夫朗先生正在谈论北美的情况,您不妨加入我们的讨论吧。”

“哦……是的……不!”外交大臣支吾了一下,才把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陛下,您大概已经听说了,舒瓦泽公爵在拉罗舍尔港扣下了一批军火……”

“是的,我知道,舒瓦泽公爵得到了国王的命令,”玛丽丝毫没有否认。

“陛下,我本来应该

向您汇报的,”韦尔热纳伯爵反到不慌不忙了起来,|T国的特使草签了一份协议,卖给他们一些军火。”

“原来如此,”玛丽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先生,这不怪舒瓦泽公爵,国王和我都不知道,您居然自行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哦,陛下,”外交大臣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我本打算在正式的协议签署之后再向您报告的。”

“这不符合规程,韦尔热纳伯爵,”对于这位外交大臣先生,玛丽并不想太客气,“我认为,您在草签协议的时候,就应该向国王报告了,但是您不仅没有这么做,甚至私自调动了军火。”

“伯爵,我不得不告诉您,在这件事上,您犯了很大的错误,”玛丽用极其严肃的语调总结着。

外交大臣不吭声了,似乎用沉默来抗拒着什么,但玛丽很快就猜到了对方的用意,韦尔热纳伯爵在赌博,他一定知道,英国人来求婚了,因此,他在赌这个年轻的法兰西王后,敢不敢在如此错综复杂的环境下,处置国家的外交大臣。

但玛丽必然要处理这屡次制造麻烦的外交大臣了——这个问题,她其实在前一天得到有关军火的消息之后,就考虑过了。于是她笑了笑,“韦尔热纳伯爵,请您负责通知美国方面,您和他们草签的这份出售军火的协议,就此作废了吧,拉罗舍尔港的那些军火,我会让舒瓦泽先生负责运回军火库的。”

外交大臣显然没有想到,王后处罚的着眼点,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他所签订的这个协议,他一下子着急了,猛的站了起来,“陛下,您不能这么做。”

韦尔热纳伯爵气急败坏了,“陛下,我是法兰西的外交大臣,我有权与其他国家签订这样的协议。”

“伯爵,我知道您有这样的权利,”玛丽却依然气定神闲的微笑着,“但是,在北美新成立的这个所谓美国,并不属于您可以与之进行外交活动的国家,法兰西并没有承认它。”

“陛下,我准备在这几天,就奏请国王陛下,承认新建立的美国,”韦尔热纳伯爵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恰恰相反,伯爵,”玛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正在和几位先生们商量,要把这个国家消灭在萌芽状态呢。”

“陛下,您疯了!”外交大臣所受的刺激,绝对不亚于昨天的舒瓦泽公爵,因此,他居然口不择言的说出了如此失礼的话。

这下子,终于不需要玛丽亲自“对战”外交大臣了,一直在旁边跃跃欲试想要帮王后一下的杜尔哥男爵总算等到了机会,“韦尔热纳伯爵,您怎么能说出如此失礼的话呢?如何您昨天参加了我们的讨论的话,就会知道,王后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了。”

趁着杜尔哥男爵说话的机会,玛丽终于有时间,吃掉了最后一小块蛋糕,喝完了杯子里剩余的快要凉掉的牛奶,于是,她示意杜尔哥男爵停下来,然后转向了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关于北美的情况,我确实提出了一些新观点,因此,我希望整个‘北美战争小组’的诸位先生们,能够尽快结合最新发生的一些事情,既包括英国人对伊丽莎白公主的求婚,也包括美国使团的一些动态,尽快确定出法兰西的应对方针来,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希望在明天上午听到你们的报告。”

外交大臣愣了一会儿,才机械的点了点头,他似乎没有完全领会王后的要求,但玛丽已经不再把早餐桌上的时间留给他了,她又转向在座的另外两位先生,“杜尔哥男爵,絮夫朗将军,请你们负责转告韦尔热纳伯爵以及小组里的其他先生们,我的那个观点吧,另外,请转告舒瓦泽先生,还要请他主持你们今天的讨论,而且,我认为应该对我的这一观点绝对保密,至少要等我们定下来具体的措施再说。”

在两位大臣点头的同时,玛丽已经站了起来,某些困扰了她整晚的事情,至少在早餐结束的时候有了某些进展,因此,早餐吃下去的奶油蛋糕和热牛奶,也就最大程度了发挥了它们的功效——玛丽又困了,并且,在没有其他什么重要事情的情况下,她决定回到床上去睡个回笼觉了。

“先生们,请抓紧时间去讨论吧,”玛丽微笑着离开了餐桌,“明天上午,我需要知道,在目前的局势下,法兰西应该对英国做些什么,对北美做些什么,对欧洲的其他国家,我们又需要做些什么。”

完,玛丽对几个人微微点了点头,便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消失在餐厅的门口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