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71 外交其实就是一场游戏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12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71 外交其实就是一场游戏

玛丽穿越到这个世界上二十年,终于有机会亲身经历一次完整的国家级别的重要外交活动了。

在她提出了某些构想之后,所有的与会者都振奋了起来,除了一个人——国王陛下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样一次重量级的外交活动,如若大获全胜,能够给整个国家带来多大的改变,因此,他也只是像往常一样的点了点头。

“玛丽,如果大臣们都觉得你的想法没什么问题,那我也不会提出任何的反对,”国王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关于具体的外交行动,你们商量着办吧。 ”

“玛丽,”国王看着自己的妻子,“我想现在可以结束会议了吧。 ”

玛丽并没有看着国王,因此,她敏感的捕捉到了好几个大臣脸上一闪而过的不满,事实上,她自己也有些不满,于是回答道,“陛下如果有事情的话,就请先走吧,我还必须留在这里,同诸位先生们再详细的商讨一下。 ”

“那我就先走了,”国王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话音未落,他已经走下了安置宝座的高台,向大门走过去。

大臣们匆匆忙忙的站起来恭送国王,玛丽也只得站了起来,国王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对着大臣们,“先生们……还有,玛丽,我想,还是尽量不要把伊丽莎白嫁到英国去了,那些英国人。 我总觉得不可相信。 ”

国王说完,仿佛害怕听到什么反对意见一般,迅速消失在门口,玛丽愣了一下,脑子里自动抹掉了国王最后的那句话之后,才坐回到椅子上去。

显然有大臣注意到了王后地迟疑,他们显然把这当成了王后听到国王最后的要求的必然反应。 因此,韦尔热纳伯爵立刻建议道。 “王后陛下,请恕臣直言,我想,关于伊丽莎白公主是否要嫁给英国人,完全要看我们所有外交工作的进展情况,因此,并不是现在就能定下来的。 ”

“这我知道。 伯爵先生,”玛丽皱起了眉,“但我想提醒诸位的是,英国人是在三天前提出向伊丽莎白公主的求婚地,我们最迟,明天就必须要给他们一个答复。 ”

“陛下如果愿意出面的话,”外交大臣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您可以召见英国大使。 直接拒绝这门婚事就行了,反正,这也是国王陛下的本意。 ”

“可是……”玛丽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

“陛下不用担心是否会激怒英国人,” 韦尔热纳伯爵笑了起来,“他们在提出这次的求婚时,就给您留下了拒绝的理由。 把威尔士亲王和约克公爵一起送出来求婚,表面上看是让我国来挑选,但更主要的是,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求婚的诚意,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

外交大臣的话音刚落,好些大臣地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因此,玛丽也就放心了,她微笑着点了点头。 “好吧。 关于求婚这件事,请韦尔热纳伯爵替我安排召见一下英国大使吧。 我就当面向他先回绝了这门婚事。 ”

“陛下不要把话说死,”外交大臣又补充道,“只说是国王陛下觉得他们没有诚意就行了,事实上,如果乔治三世把约克公爵收回去,只留下威尔士亲王,这门婚事还有谈一谈的必要的,”他想了想,又总结性的加上了一句,“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 ”

“那么,英国求婚这件事算是能暂时解决了,”玛丽想了想,又向所有人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先生们,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联系一下各个盟国。 ”

玛丽的本意,是不想再让外交大臣一个人表演下去,而后者显然也发现了王后地用意,随即坐下去不吭声了,房间里一时又陷入了僵局,过了一会儿,舒瓦泽公爵才慢悠悠的站了起来。

“陛下,微臣有一个问题请您和各位先生考虑一下,在联系盟国这一方面,我们应该最先联系哪几个国家?”

玛丽确实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她想了想,回答道,“西班牙和荷兰?”

“陛下为什么不加上奥地利呢?”舒瓦泽公爵笑了笑,“如果微臣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联合要求我们出兵北美的大使中间,还包括梅尔西伯爵呢。 ”

“奥地利从未进行过海外殖民……”玛丽犹豫着回答道。

“奥地利好像还没有一只完整建制的海军呢,”舒瓦泽公爵依然微笑着,“但问题是,它是陛下的娘家,陛下只要给皇帝陛下写上一封信,我们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一个在这件事上不会给我们添任何麻烦的盟友,而且,最重要的是,奥地利还能帮助我们说服西班牙,”公爵一边说,一边微笑的转向与会的众人,“先生们,你们意下如何啊?”

玛丽也在等着众人的回答,在她两辈子的记忆中,奥地利都和殖民活动沾不上多少边儿,而她很快就发现,与她持同样观点的人还有一些。

海军大臣杜尔哥男爵站了起来,“王后陛下,我担心的是,如果真的实现了多国共同出兵北美,奥地利拿什么出兵呢?”

“杜尔哥先生,您何必为此担心呢?”韦尔热纳伯爵地声音再一次响起了,“那是皇帝陛下和女王陛下需要担心地事情。 ”

杜尔哥男爵有些尴尬的看着王后,而玛丽,则有些尴尬地看着外交大臣。

韦尔热纳伯爵笑了笑,“陛下,请恕臣无礼,不过,我们都知道您的哥哥约瑟夫皇帝热衷于领土扩张,我想他不会放过您带给他地这个好机会的。 ”

玛丽只能点头。 在这个法兰西的宫廷里,身为王后的她都需要依靠不断的努力来给自己赢得尊重,约瑟夫皇帝和她的女王母亲,确实没必要指望在一场内部会议上得到尊重,因此,她勉强笑了笑,“那就遵照各位的意思。 加上奥地利吧。 ”

杜尔哥男爵和舒瓦泽公爵都坐了下去,但外交大臣却没有坐下地意思。 他仍然微笑着对着王后,“这一件事,还是由陛下出面为好,请您给三国的君主都写封亲笔信吧,要把美国必须被消灭地原因,以及邀请各国联盟的计划,都写清楚。 ”

外交大臣的话音未落。 好几个大臣,包括玛丽,瞬间都变了脸色。 玛丽本以为她已经说服了韦尔热纳伯爵,至少在这件事上,他能乖乖的尽一尽外交大臣的职责了,但现在看来,这位桀骜不驯的资深外交官,对于自己君主的考验还远没有结束。

玛丽又皱了皱眉。 一瞬间,她地脑海中已然浮现出好几个解决办法了,但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行使身为君主的权威了。

“韦尔热纳伯爵,”玛丽仍然微笑着,“对于这样重大的事情。 确实应该由我来写这些亲笔信,但我更希望您能先拟出一份草稿,如果您的草稿能符合我的要求,那就更好了。 ”

玛丽的要求多少有些无礼,但,这却正是君主特权的所在了,因此,外交大臣只是弯了弯嘴角,“好吧,陛下。 ”

“韦尔热纳伯爵。 请尽快拟出这份草稿。 ”玛丽毫不犹豫的补充着她地要求,“我想问一下。 您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陛下,”外交大臣站起身来,“请给我两天的时间,我和我手下的文书们一定会交给您一份满意的草稿。 ”

“韦尔热纳伯爵,”玛丽意犹未尽的笑了笑,“您需要更多的人手么?我想,等到这三封亲笔信寄出了之后,您和您地外交官们,就要开始与三国的外交活动了吧。 ”

“陛下,这样重要的结盟,并不是简单的外交工作能够解决的,”外交大臣回答道,“因此,一旦初步的沟通达成某些结果之后,我们可能需要举行一次国际性的会议。 ”

“那是当然,伯爵先生,”玛丽笑了笑,“在凡尔赛举行国际会议,也并不是什么麻烦事。 ”

说到这里,短期的问题差不多都确定了,与会者们的面部表情,也渐渐都轻松了下来,但玛丽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先生们,在这段时间里,对于仍然居住在巴黎的北美使团,应该如何处置?”

“不如礼送出境吧?陛下,”一直没怎么出声地诺阿伊公爵开口回到,“小拉法耶特最近又同他们打得火热了。 ”

“这样不好,”舒瓦泽公爵立刻跟上了一句,“公爵,您还是先把小拉法耶特管管好再说吧。 ”

“诺阿伊公爵,”玛丽笑了笑,“我建议您将拉法耶特侯爵禁足在家吧,我觉得,您比我更适合好好管教一下他,至于北美使团,”玛丽转向了外交大臣,“韦尔热纳伯爵,您和美国人草签地那个出售军火的协议现在怎么样了?”

“陛下,”王后突然地发问把外交大臣吓了一跳,他赶忙再一次站起来,躬身回答道,“我明天就去通知美国使团,废止这个协议。 ”

玛丽有些小小的得意,外交大臣大概忘了,他还有错处在王后的手里呢,于是她又问道,“伯爵,我想知道,您的这个出售军火的协议,能否给我们带来收益呢?”

“陛下,微臣看过那份协议,”罗尚博伯爵赶在外交大臣之前开了口,“凭借微臣在军队中多年的经验,”他冷冰冰的看了外交大臣一眼,“恐怕是很难取得什么收益。 ”

外交大臣的头低得更低了,全然没有先前高谈阔论的模样,玛丽看着到有些好笑,“韦尔热纳伯爵,这可不太好,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至少我们应该把西班牙支援美国的那二十万英镑赚回来。 ”

“全凭陛下的吩咐,”外交大臣低声回答道。

“各位先生,”玛丽笑了笑,“如果我们把现在储藏在拉罗舍尔港的那批军火,都换成我们军队里的淘汰品,再按照出售军火的协议送到美国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大臣们先是一愣,又都纷纷的点了点头,而可怜的外交大臣,看到居然没有人反对王后这个显然缺乏道德的决定之后,只好结结巴巴的开口回答,“陛下,这样不太好吧,我觉得还是把这协议废止了吧。 ”

看到没有人反对自己出售淘汰军火的建议,玛丽明白,看来,在座诸人显然已经把美国看成众矢之的了,这到是好事,于是,她还是微笑着,“韦尔热纳伯爵,如果我是您,我一定会抓紧这个机会,好好削弱一下美国人的武装力量,您看,这对您来说,难道不是一个将功补过的一个好机会么?”

“微臣遵命,”外交大臣没有多说话,只是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