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罗马王后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5:03字数:1291809

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玛丽一直在努力实现自己改变伊莎贝拉命运的计划,可是,当历史终于在那只名叫穿越的蝴蝶的翅膀之下改变了它原有的运动轨迹之时,我们的女主,却还过了好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 其实也不能怪玛丽,实在是这一改变来的太突然,又太隐蔽。

到了1763年1月份,伊莎贝拉同哈布斯堡-洛林王室的男孩子们,利奥波德、斐迪南、以及玛丽最小的弟弟马克西米利安,一同接种了牛痘。

接种牛痘的过程充满了紧张,但是很顺利。伊莎贝拉显得十分平静,然而最紧张的人似乎则是她的丈夫约瑟夫。三个男孩子先是受到了他们的兄长的影响,变得非常焦躁,以至于医生不得不推迟手术的时间,以等待他们平静下来。于是伊莎贝拉便勇敢的第一个接受手术,她在十分镇静的状态下完成了接种,男孩子们在他们嫂子行动的鼓励之下,也都顺利接受了手术。

一连几天,种牛痘的几个人,除了最小的马克西米利安有些不舒服之外,其他人都没什么异常。到第五天,几个人的伤疤都长好了,宫廷御医们经过仔细的检查,确认三位大公和伊莎贝拉大公妃的牛痘接种都十分成功。现在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未来的一个月中好好修养,以确保身体完全恢复。

玛丽当然是为伊莎贝拉高兴,整个二月份,她去探望了伊莎贝拉不下十次。她终于可以确认,伊莎贝拉已然抛弃了成年人对孩子的那种偏见,真正的把她,玛丽·安托瓦内特,当成一个可以信赖的亲密朋友了。

诚然,使伊莎贝拉接种上牛痘,确保她以后不再受天花的威胁这一成功大大鼓舞了玛丽,使她多少有点忘乎所以,以至于没有多去考虑这事情的深层次后果。玛丽又把她主要的精力投放到自己的学业上,至于伊莎贝拉,她想得很简单,她只要耐心等待,等伊莎贝拉平安活过了这一年,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八月,玛丽在一次家宴上听说伊莎贝拉大公妃又怀孕了,才突然的恍然大悟。原来,这有关伊莎贝拉命运的历史,已经被改变了。

历史上的伊莎贝拉,是在1763年11月生下一个死婴后感染了天花而死。而现在,由于接种牛痘,使这本该孕育于1763年初的孩子推迟了他来到这世上的时间,历史,从这一刻开始,真正被改变了。

历史的轨迹一经改变,自然就越行越远,整个1763年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对于宫廷里的女大公们来说,唯一的新闻就是克里斯蒂安又迎来了一位求婚者,萨克森的王子阿尔贝尔特·海因里希,如果玛丽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就是克里斯蒂安未来的丈夫了。然而,目前这位王子并没有什么成功的迹象,克里斯蒂安对他提不起兴趣,女王对他到是满意,但皇帝却希望女儿同撒丁王国的王子联姻,于是这桩求婚又被搁置了。

剩余的新闻是关于那位那不勒斯国王斐迪南一世的,约翰娜女大公已死,但西班牙王室和奥地利王室的联姻还是需要继续,人们选中了仅比约翰娜小一岁的约瑟珐,再一次举行了订婚仪式。

真正值得称道的事情发生在政坛上,发生在奥地利和普鲁士之间,并最终牵涉到几乎欧洲所有大国的七年战争在这一年快要结束的时候,终于实现了交战各方的停火。玛丽娅·特蕾莎女王一直避免让政事的纷扰影响她的家庭,但这一次,孩子们很快都知道了,因为为了停战,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希许诺支持约瑟夫成为罗马国王。

就像德意志民族神圣罗马帝国“既不神圣,又非罗马,也非德意志”(伏尔泰语)一样,“罗马国王”这一称号也与罗马没什么关系,但它对于哈布斯堡-洛林王室却分外重要,因为“国王”就是皇帝的既定继承人。由于帝国不接受女性统治者,男嗣断绝的哈布斯堡王朝在玛丽娅·特蕾莎继位之初曾一度失去了帝国的皇位,女王几经努力才于1745年把丈夫推上皇位,现在,她迫切希望约瑟夫能在他父亲生前,就被选为帝国的继承人。

在1764年1月的帝国会议上,选举的结果终于出来了,约瑟夫当选罗马国王,作为他的配偶,伊莎贝拉大公妃则成为罗马王后。这对夫妇随即启程,在皇帝和利奥波德的陪伴之下,前往美因河畔的法兰克福,他们将在那里加冕。

罗马国王的加冕仪式在3月30日举行,约瑟夫和伊莎贝拉都写了信回来,向女王叙述他们的旅程。在伊莎贝拉的信中,还附有一封措辞十分浅显的短信,指名是给玛丽的,这使玛丽受宠若惊。

至此,玛丽算是彻彻底底的把伊莎贝拉从死亡的阴影中拖了回来,历史上从没出现过的罗马王后伊莎贝拉已存在于玛丽眼前的这个世界中,以后,或者还会有神圣罗马帝国皇后伊莎贝拉。

而玛丽本人,在取得这一成功后,终于真正具备了在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中奋斗拼搏的勇气,或者说的直接一点,她又找回了那种属于穿越人士所特有的,征服命运和时代的自信吧。

玛丽这回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了,然而她没有预想到,她在学习上,陆陆续续遇到了不少不可思议的麻烦。

玛丽最初遇到的麻烦,恰恰来自于她在学习上的勤奋和努力。作为一个谨慎的穿越女,玛丽深知学习对于自己的重要性,从降生开始,她一直以最勤奋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学业。她比别的孩子都早学会说话,在德语拼写和语法课上的进度,也远远快于她的几个小姐姐们。负责女大公们教学的教师们,早已习惯了姑娘们遗传自她们父亲的轻浮和不爱学习,对于这个明显要比别人爱学习的最小的女孩,他们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从五岁到八岁,玛丽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帮助伊莎贝拉的事情上,她学习上的进度才慢了下来,也幸亏如此,人们才觉得这位女大公恢复了“正常”,而当玛丽真正意识到她的勤奋是多么与众不同的时候,她自然会避免这一情况再次发生。

现在,玛丽免不得要抱怨这哈布斯堡-洛林王室的一家子了,做父亲的弗朗茨皇帝除了遗传并培养了孩子们的轻浮和散漫的习性之外,在子女教育问题上一无建树;母亲玛丽娅·特蕾莎女王虽然明白子女教育的重要性,但她的关注点仅限于男孩子们,而女孩子们不仅得不到母亲的重视,她们的课程也浅显的有些过分。有时候玛丽真是想不通,作为哈布斯堡家族出来的女王,玛丽娅·特蕾莎理论上应该意识到她的女儿们将来只要嫁得掉,少说也会成为一国的公爵夫人或是王后,在女性参政如此普遍的欧洲,女王难道不应该在教育方面多为女儿们做些准备么?难道真要等到这群无知无畏的公爵夫人和王后们,把欧洲的政坛搅得乌烟瘴气的么?事实上,在玛丽知道的历史中,这种情况最终确实发生了。

我们的穿越女主,上辈子在二十一世纪受过宫斗、清穿以及女尊之类种种教育的玛丽,是绝对不愿意在十八世纪的欧洲宫廷里打一场无准备之战,尤其是她的既定夫婿,还是个那样平庸的无能之人的情况下,她更要抓紧时间充实自己。

奥地利宫廷里,对于女大公们的教育还是那样轻松和浅显,但是,玛丽又开始了她的新计划,她的目标,就是保证在七年之后嫁到法国去的玛丽·安托瓦内特,不再是历史上的那个轻浮平庸的姑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