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73 柳暗花明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13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073 柳暗花明

玛丽的信是写给她的皇帝哥哥约瑟夫的,因此,当十几天后女王玛丽亚.特蕾莎的信被送到她面前时,她压根儿没想到这封信的主要内容,居然也是北美问题。

而且,女王的这封信,摆明了就是玛丽写给约瑟夫那封信的回信,她的母亲用了六张羊皮纸,以最全面的方式分析阐述了玛丽的这次外交行动。

玛丽读着这封信,总算是深切的体会到了德语的“语言艺术”,女王先是称赞她 “很勇敢和大胆”,然而一个转折词之后,这种“勇敢”变成了“政治上的鲁莽和幼稚”,女王也抱怨了她的法兰西国王女婿不理朝政,随即,她却又告诫玛丽,要事事以国王为中心,即便从国王那里得到了干政的权利,也要随时请示国王,向国王汇报。

如果六张纸都是这样的内容,那么,玛丽可能要郁闷坏了,不过,玛丽亚.特蕾莎女王毕竟是享誉欧洲的女政治家,因此,有三张纸,说得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内容——奥地利并不适合,也不打算加入出兵北美的行列。

奥地利不是殖民国家,到目前为止,既没什么像样的殖民地,也没有在殖民事业方面取得什么收益。 更重要的,庞大的奥地利全境,只有南部威尼斯湾沿岸的德里亚斯特,以及奥属尼德兰的奥斯坦德两个港口,因此,这个欧洲大国甚至没有一支像样的海军。

正因为如此,一向保守地女王拒绝了小女儿的请求。 虽然她的儿子约瑟夫皇帝,对北美的情况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那对我们来说太遥远了,”这是女王的原话,“我们有限的财力物力,要花在最重要地领土上,比如西里西亚。 ”

西里西亚是女王即位之后,在奥地利王位战争中丢失的领土。 也是女王一辈子念念不忘地隐痛。 但玛丽同时也想到,没有海军、没有足够的出海口、甚至包括没有殖民地。 或者正是奥地利在未来两百年中,逐步沦为欧洲二三流国家的原因吧,以后有机会了,她还是要提醒一下约瑟夫皇帝,只着眼欧洲这寸土寸金的领土,不如把眼光放广阔一些。

当然,女王同样以一个政治家的远见。 向玛丽指出,如果奥地利加入这一次法国在北美的行动,这就意味着,这件事超出了殖民国家的范畴,同样,因为奥地利与英国之间,并没有什么太大地直接仇恨,一旦奥地利卷入了这场是非。 英国的老牌盟友,奥地利的宿敌普鲁士,大概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因此,玛丽,虽然你的计划听起来很好,但有关殖民地的事情。 还是在几个殖民国家内部解决吧,法兰西、西班牙和尼德兰共和国都吃过英国人的亏,你们要乘此机会报仇雪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奥地利如果不加入其中,我想,普鲁士也应该会按兵不动地。 ”

从这个角度,玛丽觉得,女王的意见还是非常正确的,而且。 在这封长信的最后一页上。 女王还多给了玛丽一些只有女王母亲才会给出嫁女儿的保证。

“玛丽,我知道你一定希望奥地利能够帮你说服西班牙。 事实上,你更应该充分的利用法兰西与西班牙地亲缘关系,两国的王室同样属于太阳王的子孙,这种关系,甚至应该强于我们与西班牙的姻亲关系……不过,假如你真的在西班牙遇到了什么阻碍的话,我一定会帮助你尽可能的说服他们的。 ”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玛丽明白,奥地利那边基本上是指望不上的了,现在她开始担心,只凭法兰西、西班牙和尼德兰三国的力量,是不是足够与英国抗衡。

更麻烦地是,尼德兰也不过就是摆摆样子而已,这个国家虽然经历了资产阶级**,并且在上个世纪好好地做了“海上马车夫”,但现在已经衰落下来了,统治这个共和国的君主——严格意义上,叫做“执政官”地威廉五世,在这次北美事件上,总是亦步亦趋的跟在西班牙后面,似乎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国家还是从西班牙手中独立出来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玛丽明白,自己在不接见西班牙大使之前,是绝对别想见到荷兰人的。 于是她耐心的等待着,甚至又命令外交大臣去通知法国驻西班牙大使加强公关,但西班牙方面,却始终没什么动静。

又过了十来天,韦尔热纳伯爵才给王后带来了好消息,而且,这好消息还不止一个,首当其冲的,就是西班牙驻法国大使冈波斯伯爵求见法兰西王后,要代表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就北美情况交换一下意见,而另一个,则是法国驻西班牙大使的密报,西班牙方面至今仍没有支付许诺给美国的那二十万英镑,因此,不用担心西班牙方面有投鼠忌器之虞了。

年轻的大使冈波斯伯爵的父亲,曾是卡洛斯三世国王的心腹重臣,但他本人,却并没有什么出众之处,外交大臣对这个人选表示了自己的担心,这不是一个可以乐观的情况,至少看起来西班牙方面对这件事并不重视。

果然,到了接见当天,冈波斯伯爵带来的,并不是玛丽所期望的消息。

“王后陛下,卡洛斯三世国王陛下的意思是,西班牙只想夺回被英国人抢去的佛罗里达,我们无意抢夺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而北美已经建立的那个政权的存续与否,与我们没有太大关系。 ”

总的来说,这回答还是在玛丽的意料之内的,这时代的君主们,估计都很难想到。 让一个非专制的民主国家出现在世界上,将使整个世界出现怎样地变故。 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三世的年龄与玛丽亚.特蕾莎女王相仿,年轻时,他们两人还差点儿订婚,既然女王都对美国独立表示的满不在乎,玛丽也就最好不要指望,在政治上建树远不如女王的西班牙国王。 能够接受她的想法。

“大使先生,您所带来的消息令我很失望。 ”玛丽客客气气的微笑着,“请转告卡洛斯国王陛下,法兰西一定不会放任美国这种没有君主、没有贵族地国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至于法兰西究竟用一种什么样地方式来消灭美国,这事实上取决于哪个盟国的决定更符合我们的利益,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英国人。 ”

这就是玛丽所确定下来的路线了。 美国绝对不能存续,这是不容置疑的前提条件,在这个前提条件下,法兰西才能够根据可预期利益的多少,来判断采取哪种方法消灭美国,这也就是说,假如最初考虑的联合出兵不能实现地话,法兰西甚至考虑直接出兵北美。 或者与英国人结盟。

“陛下,卡洛斯三世国王陛下请我转告您,”大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打开看了看,“消灭美国就是帮助了英国人,既然如此。 您就不可能从英国人手中再得到些什么,这也就是为什么陛下他决定拒绝您的建议。 ”

“那么,我能否问一下,”玛丽仍然微笑着,“卡洛斯三世国王陛下对于北美爆发的这场战争的预计,不知道贵国是认为谁会取得胜利。 ”

“陛下既然发问了,那我也就直说了吧,”西班牙大使突然提高了声量,“如果法兰西能和西班牙一起,对英国宣战。 协助美国人。 我们必然能够取得胜利,夺回失去的殖民地。 ”

“先生。 我不想再向您重申我们的观点了,”玛丽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美国必然不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如果英国人无法再北美战争中取得胜利,那么,法兰西确实考虑帮他们一把。 ”

“王后陛下,”西班牙大使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玛丽,“我不明白,您对于那个殖民地居民成立的小小国家,为什么会有如此大地担心。 ”

“先生,坦白说,我认为在美洲拥有广阔殖民地的贵国,应该比我更加担心才是,”玛丽毫不客气的回答道,“请转告卡洛斯三世陛下,我不想危言耸听,但是,一旦让这个美国成立并生存下来,在未来的一个世纪,也许贵国所有的美洲殖民地,都会效法美国,那么,贵国将面临的情况,也许比今天地英国还要糟糕呢。 ”

西班牙大使突然大笑了起来,仿佛他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年轻的陛下,您应该多向您的母亲学一学,政治上的事情,可不能完全靠凭空想象的……”

此言一出,宾主双方就都知道,不再存在继续谈下去的可能了,因此,玛丽立刻打断了这位大使,“冈波斯先生,我想我们双方对于对方的意图都已经足够了解了,那么,请您离开吧。 ”

西班牙大使摇着头离开了,这使得玛丽有些郁闷,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错误,但这结果确实是太糟糕了。

“陛下,”全程陪同接见的韦尔热纳伯爵几乎在西班牙大使一出门的瞬间就站了起来,走过来向王后笑道,“这个小冈波斯,怎么完全没有继承他父亲地一点儿政治觉悟,西班牙派他来做大使,真是太糟糕了。 ”

玛丽并没有回答外交大臣地话,她只是叹息着,“伯爵先生,我们最初的那个计划,大概无法进行下去了。 ”

“陛下请放心,”外交大臣仍然微笑着,“旁听了您刚才地谈话之后,我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

“是什么?”玛丽不免有些吃惊。

“陛下,西班牙的贵族们已经没落了,我估计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看过伏尔泰之流的著作,同样的,他们之中,也不会有几个人,明白美洲是多么重要多么广大的一块土地。 ”

“陛下,请允许我概括一下您从最开始到现在的观点,事实上,美国的成立,其危害包括两方面,一是作为一个独立并建国的殖民地,它必然给我们所有的殖民地带来不稳定的因素;另一方面,则是作为一个既没有君主也没有贵族的国家,它的建立,将必然给专制制度带来莫大的冲击。 ”

“因此,陛下,当我们无法获得盟国的支持时,您为什么不把眼光放回到国内,我希望能在您的指导下整理并且向我们的贵族们宣传这些观点,如果得到了贵族们的支持,我们甚至可以单方面出兵北美。 ”

听了外交大臣的一番话,玛丽突然觉得很有趣,她一度曾把这位外交大臣视为不满她干政的典型,现在,居然是这个人,真正能够帮她解决问题了。

既然第一条路不通了,那么,还是试试别的路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