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84 玛丽机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47字数:1291809

兰西新任的财政总监杜尔哥男爵,一上任,就大刀始将强对于所有政府部门费用支出的控制,除了尽可能的削减不必要的费用之外,财政总监还要求,超过五千利弗尔的支出必须先提出申请,只有当他本人批准了这一申请之后,才能正式将这笔钱花出去专业提供手机电子书电子书下载

多数贵族们并没有对这些新政给予太多的关注,众所周知,新上任的财务总监必然需要做些事情的,只不过他凑巧选择了政府部门的费用作为突破口而已。法兰西的财政状况已经很糟了,因此,如果这种节约新政能够派上用场的话,多数人还是乐见其成的,毕竟在这个大部分贵族都不在政府部门里任职的年代,即便对于那些拥有公职的人来说,依靠贪污些公务费用来家致富的,实在是极少数。

因此,杜尔哥男爵的最初工作相对来说是很顺利的,而整个凡尔赛宫,在经历了财政总监的人事变动之后,如果排除海军大臣的空缺还悬而未决这唯一的问题,也就已然逐步平静了下来,因此,玛丽也得以享受这短时间的闲暇,当然,唯有她,或还包括国王和财政总监,能够明白,眼下的平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必经阶段而已。

事实上,闲下来的玛丽有了一个很让她自己难以接受的现她的右手居然长了一个小小的茧子,对于这种“写字地战果”,她并不陌生,在上辈子几乎一半以上的同学的手上都有或多或少的茧子,但问题是,她早已穿越,而在法兰西乃至整个欧洲的贵族中,一双保养的很精致的手却正是身份高贵地基本象征。

“陛下的手确实是太娇嫩了,”负责给玛丽梳妆打扮的克拉丽丝夫人这几天总是要捧着玛丽的右手哀叹,“这一两年为了批阅公文,写了太多的字,您确实不能再这样写下去了。”

不仅是批阅公文,玛丽还做了大量地阅读笔记,写了无数的备忘录,但现在的问题是,法兰西王后的手上,怎么能有茧子呢?德穆尔博士很快调制了两种药水外加一种药膏一种润肤膏,克拉丽丝夫人天天监督着王后用药水泡手,然后再涂抹药膏,以期最快的把这小小的茧子彻底从那娇嫩的玉手上赶走。

玛丽确实觉得克拉丽丝夫人有点儿小题大做了,但对于这位夫人的另一建议,她却真的不敢不遵守。

“在这个茧子消失之前,陛下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来吻您的手,当然也包括国王陛下,假如让别人现陛下手上有个茧子,还不知会怎么说陛下呢。”

玛丽很想写信给她地女王母亲,因为她确实不记得执政四十多年的玛丽亚蕾莎女王手上有茧子,但现在不行,因为写字的工作都被缩减了,克拉丽丝夫人把王后看得死死的,除非万不得已,严禁玛丽写一个字。

玛丽哭笑不得,但面对克拉丽丝夫人的好心,她只好接受看管,把以前写字的时间,用来陪伴孩子们或干脆,呆。

好在法兰西王后地这种呆并不是完全无意义地。当“假如不拿笔也可以写字就好了”这个念头一次次地浮现在玛丽地脑海中之后。某一个瞬间。她那穿越地本能终于起到了作用。

上辈子她都不拿笔写字好多年了呢……这时代当然不可能明出电脑。但对于打字机这种纯机械化地东西。玛丽觉得她是完全可以奢望一下地。

毕竟。她算是嫁了一个这时代地“机械天才”呢。

然而。但玛丽告诉国王自己地这个想法之后。国王地回答却让他大吃一惊。“可以在纸上敲出字母地机械?玛丽。我那里有一个这种机械呢。”

“陛下。您说地是真地么?”

“是地。玛丽。”国王微笑着解释着。“只不过。那是个半成品。根本不可能在纸上弄出哪怕一句话来。”

“陛下,我可以看看那机械么?”

“哦,当然。”

等玛丽看到国王口中的东西时,她确实无法在这体型庞大地机械上看到任何现代打字机的影子如果说这是一台老式的农家土织布机,到是很容易让人接受。是的,她上辈子其实对英文打字机挺熟悉的,作为中国信息时代中最初的那几代中学生,她有幸在初中时在英文打字机上熟悉标准英文键盘练习指法,通过这几天的回忆,她已经基本确定了一个打字机所必须的一些基本原理。

于是玛丽问自己的丈夫,“陛下,您能想办法改造一下这个机械,使它能够使用么?”

“玛丽……”国王立刻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玛丽微微一笑,“陛下,事实上,我想到了一些关键点,您如果能帮助我用机械来实现,或许我们能够做出一个能够打字的机械呢。”

事实证明,国王是一个明家,或许只有明家,才能保证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创造明的机会。国王听到玛丽的话,立刻拉着玛丽回到他的研究室。一进房间,他就直奔桌子,迅速的摆好

笔,“玛丽,快说说,你想出什么了?我要把它想出来的从来都是好主意。”

然而,玛丽还是想到了,她不能一次性的把整个打字机都介绍给国王,这对于“原本”对机械一窍不通的她来说,显得过于匪夷所思了,因此,她只是把键盘的基本形式和通过按键连动一个像印刷时的活字一般的字符键的情况介绍给了国王,但仅仅如此,已经让国王非常感兴趣了。

“这很好,玛丽,你是怎么想到地?”国王一边画着各种各样的草图,一边称赞着,当玛丽看到国王在草图上的键盘下部加上了一个支架,又在一排字符键的前面加上了一个夹纸的架子时,她觉得可以确认,国王即便称不上是机械天才,也必然是在这方面,具有某些过人之处了。

“好吧,玛丽,”现妻子不能给自己提供更多的帮助后,国王果断下达了逐客令,“你去忙你的吧,我要让工匠们赶快打制出键盘和字符键以及中间地链接杆,把它们组装起来再继续研究。”

在她离开之后大约过了三十个小时,玛丽都没再见到国王,反正她闲着没事,便又去找国王,她的丈夫并不在自己的房间里,那么,他一定是在研究院里了。

等到玛丽看到一个形状上“很像”她所用过的英文打字机的东西时,她地丈夫正对着这东西呆。国王是满脸的沮丧,“玛丽,我们遇到了很大的困难,现在每个字符都打在同一个位置上。”

有困难是必然的,因为玛丽还没有把她所拥有的所有关于打字机的知识都贡献出来呢,她想都不用想,迅速而小心翼翼的回答道,“陛下,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您需要给这些按键加上一个功能,无论我们按哪一个键,在打出字以后,夹纸的架子能带着纸向左边跳一个字的位置,或齿轮能派上用场?我不知道……”

然而,玛丽不用再说下去了,国王地欢呼已然打断了她的话,“对了,齿轮,我怎么没想到呢,跳一个字的位置,这不是很难的,相信我,玛丽……”

国王后面说些什么,玛丽已经无法听到了,因为国王已经钻到了隔壁的一间屋子里,玛丽探头一看,这是一个储藏室,高高的架子上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东西,她就很知趣的离开了,显然,自己刚才的一句话,又够国王忙上一段时间的了。

这一次,对于“不是很难”地项目,国王忙上了一个星期,不管怎么样,装配上从印刷厂中找来的浸有油墨的布条作为色带,一个最原始的打字机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国王做试验的这一台打字机是非常大地,以至于不可能用两只手覆盖整个键盘来实现盲打,于是,玛丽在仔细的研究过了国王地产品之后,又建议国王,把整个打字机按比例缩小到适合两只手的大小,并且在金属地按键上面,加上木制的,写有字母地小帽子,每个小帽子的上表面都有一个凹陷,适合用手指去按。

国王迫不及待,这使得研究院里所有的工人们加班加点又干了五天,一个从外到内都同玛丽用过的打字机没有很大差别的产品终于问世了。“国王牌”打字机最大的缺陷就是在打满一行之后,没办法自动换到下一行,需要手动调整夹纸的架子到下一行的位置上,玛丽恍惚记得自己用过的那种打字机是通过某个手柄换行的,这样能够保证行间距始终一样大,但她同样也觉得,这并不是这一次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在命名这一新明的时候,国王几乎是理所当然的要用上自己妻子的名字,“玛丽,想出这个东西主要是你的功劳,我看不如叫‘玛丽机’吧。”

玛丽的心头立刻涌上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按照国王的明能力,估计很快全家大小的名字,都会和某种机械产品挂上钩的,这样可不行!于是,她勉强微笑着,“陛下,我觉得还是叫打字机比较好吧。”

“也好……”国王的思维已经跳到了另一件事情上,“玛丽,你什么时候办个大型的聚会吧,我想在聚会上向大家展示这个新明。”

“展示是必要的,陛下,”事实上,在国王忙碌的这些天里,玛丽也没闲着,她已经想到了,要用这个打字机赚上一笔钱。

“但是陛下,您知道么,这一台打字机,如果拿去拍卖,我估计至少可以卖出十万利弗尔,”玛丽微微一笑,“但是这一台我们是不卖的,因为我还要用呢。”

“如果陛下能够做出更多的打字机的话,我们就能把它们卖掉变成钱了,”玛丽建议道,“但为了防止别人仿造陛下的这一明,您应该造出一大批打字机之后,再对外介绍它。”

然而,国王确实仅仅是机械天才,听说要“生产一大批”,他的脸上立刻又浮现出为难的表情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