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87 用权之道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26字数:1291809

然能够做和应该做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那么,那一场“硬仗”说服奥尔良公爵带头纳税,就应该抓紧时间被搬上议事日程了

这一件事情,玛丽确实不敢让国王一个人面对他的“奥尔良堂兄”,事实上,国王本人也产生了严重的怯场情绪,以至于当玛丽与他讨论整个安排的时候,他始终关心的都是自己的妻子能否在接见的时候陪同在侧。

“陛下,我当然会和您一起接见奥尔良公爵,但有很多话,还是必须由您亲口对奥尔良先生说,”玛丽表情严肃的盯着国王,“陛下,请牢记,您才是法兰西的国王。”

国王本质上还是一个善良的好人,因此,他最终还会是克制下来自己的畏难情绪,和玛丽一起仔细的阅读杜尔哥男爵按照王后的意见做出来的关于“特权税”的草案最终还是用“特权税”这个名字,毕竟这是针对整个特权等级的。

“居然能收上这么多税啊,”国王像所有自己记账的人一样,对数字有着超过常人的敏感性,因此,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财政总监预测的税收数,如果顺利开征的话,每年可能为国家取得一笔高达一千五百万利弗尔的收入。

“玛丽,这税率是不是有点儿高了?”当现自己和妻子每年一共需要缴纳超过二十万利弗尔的税金时,国王终于忍不住提出质疑。

“陛下,如果贵族们能够接受这个税率,那我们当然也不会介意多收点儿税,”玛丽笑了笑,“但是,陛下,我觉得他们一定会不会轻松答应的,假如他们迫于陛下的坚持而接受了缴税的要求,也一定会在税率上大做文章的。”

“哦,确实应该这样做,先把税率定高一点儿,便于让那些贵族们讨价还价……”国王若有所思,玛丽知道,事实上,法兰西的国王对于贵族们的讨价还价并不陌生,大约从路易十四时代开始,用封官许愿的办法说服贵族们,已经成为了国王日常的用权之道。

“陛下千万要坚持,”玛丽表情严肃地再一次叮嘱国王,“即便我们可以在税率上有所让步,但对于开征特权税这样一件事情,您永远都不能松口。”

“陛下,我不想危言耸听,但是,您一旦松口,不仅仅是我们,也许还包括小路易费迪南德,以及他的儿子,”玛丽的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我们这几代人,都将失去对贵族们征税的可能。”

国王没有如玛丽预想地那样沉默。相反。他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重重地点了点头。“玛丽。你说对。放心吧。我一定会坚持下去地。”

国王既然答应了。他就一定会做到。因此。接见奥尔良公爵地安排很快就定了下来。玛丽并不想隐瞒什么。因此。当听说这一次是国王和王后共同接见时。公爵本人必然也会明白。是要说些什么重要地事情了。

为了缓解国王理所当然地紧张情绪。玛丽甚至把一开始地一小段过程都安排好了。因此。最初地寒暄之后。国王立刻把准备好地特权税草案递给奥尔良公爵。

“看看这个。堂兄。”国王客客气气地笑着。“这是最新地一项政策。”

公爵有些受宠若惊。在他地记忆里。这位年轻地国王堂弟从来没有和自己讨论过政事。但公爵更关心地显然不是什么其他政事。因此。他接过这份草案。拿在手上并没有看。而是抬起头小心地问道。

“陛下。关于海军大臣这个职位。您做了决定么?”

这属于突然袭击,因此,国王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哦,堂兄,今天我们不谈这个问题。”

奥尔良公爵这才把视线放回到手里的文件上,玛丽很仔细的看着他地表情变化,即使公爵像一般贵族那样善于掩饰,但玛丽还是现,他的眼睛稍微有些瞪了起来,而且,嘴角也开始微微抽动着。

在有所现之后,玛丽又看了看自己地丈夫,国王也有些难以掩饰的紧张,但觉玛丽在看他,他还是对妻子还以微笑,虽然这微笑还有点儿勉强。

玛丽放心了,相对来说,大概完全没有准备地奥尔良公爵此时会更加难过一些,国王夫妇则是安静的等待着,过了好一会儿,奥尔良公爵仿佛从什么痛苦中突然缓解过来一般,突然抬头看向国王,“陛下,特权等级不纳税地权利是从法兰克王国时代流传下来的。”

奥尔良公爵的声音有些颤抖,玛丽却放心了,这种辩解在她的预料之类,国王能够轻松的应付。

果然,国王仍然是客气的笑了笑,“堂兄,法兰克王国的时代早已过去了,而且,王国现在正面临着严重的债务危机呢。”

“陛下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呢?”奥尔良公爵冷冰冰的问道,“先王陛下和太阳王陛下如此伟大,都不敢改变特权等级的权利。”

这就已经不是准备好的内容了,但国王似乎进

态,他平静的回答道,“堂兄,我比不上先王和太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前任君主留下来的庞大债务。”

这大概是国王的真心话了,玛丽在心里叹息着,事实上,这个债务问题,拖了这么些年,确实该有解决的必要了。

奥尔良公爵却皱起了眉,看来,他最初是低估了国王在这个问题上的坚持,他撇了撇嘴,“这么说,陛下已经下定决心了?”

“但我要告诉陛下的是,”奥尔良公爵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神色,“没有贵族会愿意让不纳税的这个流传千年的特权,同样,梵蒂冈那边,教皇也不会答应这项匪夷所思的政策的。”

“这就是我请堂兄来的原因,”对于奥尔良公爵的反对,国王显然是早有预料,因此他仍然不温不火的笑着,“毕竟我们是一家人,在这政策向公众公布之前,我希望得到您的支持。”

“我是不会支持您地,陛下,”奥尔良公爵拒绝的斩钉截铁,并且不客气的扫了玛丽好几眼,“要我说,您这项政策只是空想,它是不可能实现的。”

“堂兄,您想错了,”国王大概是确实没有料到如此无礼和坚决的反对,玛丽现,他地声调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在您之前,至少王后和我已经得到了身边不少人的支持,而我们自己,将会是这个国家中纳特权税最多的两个人,现在,我们找到您,只是因为您是我非常亲近的亲属。”

“每一个特权等级地人,都有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义务,同样,正是国家保障了他们所得到的特权,”国王很难得地滔滔不绝,“现在,虽然他们需要缴纳少量的赋税,但这毕竟保证他们还拥有其他特权,但是,如果法兰西所面对的债务危机没能解决,我们这个国家很有可能不再存在,那么,再也没有人能够保证贵族们的特权了。”

这一篇道理不仅仅让奥尔良公爵愣在当场,连玛丽也惊呆了,她这才意识到,国王也许并不像他自己以往表示地那样无忧无虑,这庞大的外债,看来始终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此时此刻,他所说的这些,或已经在他脑海中翻来覆去想过很长时间了。

过了许久,奥尔良公爵才回答道,“陛下,虽然我觉得你不该说如此不吉利的话,但我也同样认为,我很难凭您这几句话,就对您做如此重大的让步。”

奥尔良公爵看来是打算讨价还价了,玛丽马上意识到这一点,毕竟对于这个法兰西最富有地家伙,这小小的一点儿税金还算不了什么大钱,因此,他大概也想为自己再谋得些什么了。

国王却沉默着,这是事先商量好地,必然要由奥尔良公爵本人提出讨价还价,而且,这个开价的动作,也必须要由他来做。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三个人都保持着沉默,玛丽现,国王有些焦急不安了,看起来,在这个堂兄弟双方都不肯相让的情况下,到不如由她这个第三人,来打破僵局了。

于是玛丽叹了一口气,“奥尔良先生,说起来,国王和我要不是到了万不得已地地步,也不会想出这样的改革的。好在现在已经有一些贵族们愿意缴税了,对于不交税的贵族们,我们并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国王和我准备将凡尔赛宫改变为半关闭的状态,除了王室的成员外,其余的贵族们都不得不离开凡尔赛宫了,在没有更多的收入来源的情况下,我们需要节约每一个利弗尔,因此,只能尽可能的节约凡尔赛宫的耗费了。”

“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听说了,凡塞讷宫即将要被拍卖了,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国王和我怎么也不愿意卖出伟大的路易十三陛下住过的宫殿呢,堂兄,您的富有是人所共知的,我看您到不如出钱买下这座宫殿呢,毕竟路易十三陛下也是您的先祖啊……”

“陛下,”奥尔良公爵似乎意识到,玛丽是想用这种滔滔不绝的“哭穷”来搅乱他的心智,因此,他很快打断了她,“请您不要再说下去了,如果说我不体谅国王陛下和您的辛苦,那确实是不真实的,但纳税这种事情,关系实在是太重大了。”

“堂兄难道没有注意到么?”国王突然开口了,“这种特权税,只是暂时施行的政策,我们并没有打算永久的剥夺贵族们不纳税的特权啊。”

“陛下,我说的不是这个,”奥尔良公爵似乎终于有些急躁了,“陛下,您今天叫我来就是说这个特权税的事情么?您不打算说一说别的什么事么?比如说,海军大臣?”

“哦,当然,堂兄,”国王慢悠悠的笑了,“假如您愿意的话,我们也可以讨论讨论海军大臣的任命,当然,由于海军大臣是现在唯一一个内阁大臣的空缺,我有心把它留给支持这个特权税新政的人士。”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