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088 你来我往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5:10字数:1291809

古斯特变了这是奥尔良公爵听到国王的回答之后一个想法奥古斯特变了,或说,他终于成长的像是个国王了。奥尔良公爵看着国王,眼前的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堂弟,但又不像是他。

一直以来,在奥尔良公爵的心目中,国王都还是那个看起来有些木讷、容易害羞、性格内向的小男孩,除了打猎和研究锁头,没什么其他事情能让他像今天这样思维敏捷、说话掷地有声。奥古斯特今天的表现,即便是提前练习过,也真的是让人刮目相看,他的变化,或说成长,是身份的变化使然,还是……

奥尔良公爵将目光转向了玛丽。这个奥地利女人,她应该才是让国王生如此变化的最大原因。根据近来不短的一段时间的消息看来,目前在凡尔赛宫号施令、拟定各项政策的人,正是这位年轻的王后。而国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王后的台前代言人,他现在需要做的,不过是将他妻子的各种政策和决定以他国王的身份布出去。

奥尔良公爵的目光,在国王和王后的脸上换来换去。这对儿小夫妻,对他们各自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虽然不赞成特权税,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国王和王后的智慧和勇气令人敬佩,奥尔良公爵思考着,如果自己是国王,即便以他目前的富有程度,也扛不动高达四十亿利弗尔的巨额债务,而面对那样的困境,他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有勇气向特权阶级征税。

奥尔良公爵久久没有说话,他的目光游移不定,一会儿看看国王一会儿盯着王后,一会儿又低下头思考着什么。而国王和玛丽看到奥尔良公爵的这种反应,两个人也都愣了一下,国王看向了玛丽,现玛丽也正转头看着他,玛丽示意国王开口说话,打破目前的冷场。

“嗯嗯,”国王清了清喉咙,“奥尔良堂兄?”

国王的话打断了奥尔良公爵地思考,“陛下,您说的要把海军大臣这个职位留给支持特权税新政的人?”

“哦,是的,”国王给了肯定地回答,“对于那些愿意改变旧规支持新政,并且主动交税的人,我也愿意给这些肯为国家做贡献的人更高地职位,以此来表彰他们、回报他们,并且让他们能够做出更大的贡献,海军大臣这个职位目前正空缺,正好用来安排了。”

国王的这种“超水平挥”,玛丽今天已经不止一次的见到过了,但是这一次,玛丽由衷的感到欣慰,这话说得,国王是不是自己提前偷偷的练习过了啊?

“陛下,这么说,海军大臣这个职位我是不用想了?”奥尔良公爵冷冷的问。

“我可没这么说。我地堂兄。”国王立刻做出了回答。“奥尔良堂兄。我现在只想能够尽可能地改变目前地财政状况。而你可以说是法兰西最富有地人了。堂兄。你不愿意帮助我么?”

“陛下。我希望能够成为海军大臣。这之前就和您说过了。哪怕有可能远赴美洲参加战争。我也不会退缩。”奥尔良公爵看来准备避开特权税地话题。“请您同意。给我一个为国效力地机会。”

“堂兄。”国王依旧思维敏捷。没有任由奥尔良公爵将话题转移。“对于法兰西来说。现在最重要地国政。就是改善财政状况了。而我地解决办法。就是征收特权税。这也是一个机会。能够让特权阶级表现他们对国家地忠诚。”

“至于说可能生地去美洲作战。那也是以后地事情了。”国王停了一下。“即使参战并取得胜利。不过是能再夺取一些美洲殖民地。对于缓解财务危机没有帮助。也许甚至更加重了财政负担。毕竟我们要先掏钱去打仗。如同我之前所说地那样。如果财务危机不解决。目前这种恶劣地财政状况不能得到改善。我们波旁家族对法兰西地统治能不能延续都是问题。堂兄。你说我还会在意以后是不是要去美洲打仗么?”

听到国王这段话。奥尔良公爵再次陷入了沉思。趁这个机会。国王也看向了玛丽。看到玛丽赞许地目光。国王得意地扬了一下眉毛。朝玛丽眨了眨眼睛。

“陛下。”奥尔良公爵似乎想到了什么办法。“您之前说过。您和王后陛下已经取得了不少人地支持?”

“是的,地确如此。”国王回答。

“我想知道,普罗旺斯伯爵是否知道您要征收特权税这件事情,”奥尔良公爵恢复了平静,“如果普罗旺斯伯爵知道这件事情,他是怎样答复您的,他同意交税么?”

“呃,”国王没想到奥尔良公爵会问到这个,“这件事情,我还没有同他说过,他回了领地之后,再也没回过凡尔赛,说起来,我很久没有见到过他了。”

“既然这样,”奥尔良公爵出招了,“陛下,我想知道普罗旺斯伯爵对这件事情地态度,如果他能够同意纳税,那我也一样。陛下,我和您确实同样是路易十三陛下的子孙,但普罗旺斯伯爵可是您的亲弟弟

奥尔良公爵的意思很明白,想要让我纳税?还是先搞定你“亲爱的”弟弟再说吧,或说是弟弟们阿特瓦伯爵也不见得愿意交税。至于我,即使普罗旺斯伯爵同意纳税,我也要看情况而定。是的,奥尔良公爵耍了个小花招,他说的是我也一样,而不是我也纳税,虽然在他的话里,按照上下句来理解,好像是说普罗旺斯纳税我就纳税,但他并没有明确这么说。

我也一样,既可以理解成我也纳税,也可以解释为我也一样不同意。

奥尔良公爵话里的小陷阱没有引起国王的注意,但是却被玛丽敏锐的抓住了,这种言谈中的小把戏,玛丽前生在外企中不知经历过多少。

“堂兄,”没等国王回答,玛丽就接过了奥尔良公爵的话,“请恕我直言,相对于普罗旺斯伯爵而言,在我心里,您比他更像是我们的亲兄弟。”

“陛下,”奥尔良公爵谨慎的回答,“听到您这么说,我真是受宠若惊。”

“奥尔良堂兄,”奥尔良公爵没有接话,感情攻势似乎并没有奏效,玛丽微笑着继续说到,“请相信我,您是有智慧地人,而我也并不打算隐瞒我的真实想法,比起普罗旺斯伯爵来,至少,您并没有用一些小册子来欢迎我的第一个孩子,小费迪南德受到的一些出生‘礼遇’,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玛丽决定把话挑明了,“堂兄,刚刚我听了您地问题,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普罗旺斯伯爵同意纳税,那么您也同意纳税,是这样的么?”

“是的,陛下,”话说到这份上,奥尔良公爵也只能正面回答了,玛丽地目的达到了,奥尔良公爵终于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没能含混过去,“您的理解完全正确,如果普罗旺斯伯爵同意纳税,那么我就同意纳税。”

“奥尔良堂兄,”玛丽趁热打铁,希望取得更大的成果,“我认为,您完全没有必要在意普罗旺斯伯爵的态度,我更希望您能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如果您在普罗旺斯伯爵之前决定支持国王陛下和我,我保证,只要您同意纳税,海军大臣这个职位非您莫属。”

“是的,堂兄,”国王也在努力帮忙,“我和玛丽之前商量过关于特权税事情,那时候我就决定,如果你支持我们,我一定让你做海军大臣。”

“这么说,陛下您把海军大臣的职位当成交换的筹码了?”

“不能这么说,”国王今天的表现,目前为止堪称完美,“海军大臣是十分重要的职位,绝对不是筹码,嗯,我觉得,你可以把它当做一种荣耀,而不是筹码。”

“请您原谅,陛下,”奥尔良公爵算是明白了,看来,今天在这两口子面前,是讨不到什么便宜了,“我还是决定先等等,看看普罗旺斯伯爵的态度,然后我再做决定。”

国王看了看玛丽,看到玛丽极轻微的摇了一下头,他于是补充道,“堂兄,你还是尽快做决定比较好,我还没有派人去和斯坦尼斯拉夫说这件事情,就算我今天就派人去,他立刻作出决定,再把他的决定带回凡尔赛,至少也还要半个月,我等不了这么长时间,我打算三天之后就布公告,宣布开始征收特权税,使你们不同意。”

晚节不保啊,国王还是有些着急了,他错误地理解了玛丽的动作,玛丽的意思,其实是让他见好就收,不要逼得太紧,至少,奥尔良公爵没有当场一口拒绝玛丽不是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性,实际上,假如奥尔良公爵真的一口回绝,她和国王也没什么办法。

所以,玛丽出来打个圆场,“陛下,还是让奥尔良先生回去好好考虑吧,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我们应该给他留出考虑地时间,”玛丽又转过来,对奥尔良公爵说到,“堂兄,您好好考虑周内您能作出决定,国王和我真心希望您能够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们是一家人啊。”

“国王陛下,王后,”奥尔良公爵站起身来,“我会尽快给出答复,决定是否考虑普罗旺斯伯爵对此事的态度,今天就到这里吧。”

说完,他对国王和王后行了个礼,就转身离开了。奥尔良公爵离开之后,国王紧绷地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整个人软软的靠在椅背上,玛丽站起来,走到国王面前,对着国王行了一个蹲礼,国王看着妻子,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玛丽行了礼,向前一步,伸出手来捧着国王地脸,低下头亲吻了国王一下,“奥古斯特,你今天的表现真让我惊讶,你地表现太棒了!”

“可是还是没有能够得到奥尔良堂兄的支持,”国王有些不满足。

“至少他并没有直接拒绝我们,不是么,”玛丽已经很满足了,“已经很不错了,就让他回去考虑好了,现在,我们最好马上派人去普罗旺斯,让普罗旺斯伯爵立刻回凡尔赛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