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穿越必修课之弹琴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6:23字数:1291809

玛丽第一个要攻克的音乐堡垒是钢琴。 女大公们的钢琴教师是那个时代很有名的一位钢琴家,叫瓦根赛尔。当然,他的这种名气是针对玛丽的姐姐们的,她们崇拜他,演奏他写的乐曲,并以能同他合奏为荣。而对于玛丽来说,很遗憾,她不论上辈子或是这辈子都没有听说过这位大师的名字,而且,最糟糕的是,玛丽完全听不出他的演奏,与别人的演奏能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没有音乐天赋啦。显然,我们的玛丽穿越的很彻底,她既然夺取了原计划使用这个躯体的那个灵魂的生存权利,显然不能奢望这躯体还给她留下什么能称之为遗传的天赋的东西。

所以,只能靠她自己的努力了。

玛丽不是第一次接触钢琴,从她会自己走路开始,她的姐姐们,本着对这个最小的妹妹的友爱之情,总是抱她坐在钢琴旁,抓着她的小手,教她一个一个的按钢琴键,似乎是希望尽早发掘玛丽的音乐天赋。

然而玛丽并不指望能在她的姐姐们的教导下学会什么,于是,她对这种教学行为一直保持着消极态度,只是机械的去完成姐姐们的要求。于是,直到她长到八岁,她这群不称职的女大公老师们,也没有教会玛丽更多的东西,玛丽仍只会按按钢琴键,弹不出什么完整的调调。于是,姐姐们一边抱怨着这个妹妹真笨之类,哀叹着把她交还给了老师。

诚然,这位瓦根赛尔先生是一位很不错的钢琴教师,而且,他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但他很快就发现,女王的十来个孩子中间练习最勤勉,最认真的那个,反而是他们中间进度最慢的。于是……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姐姐们那样弹出流利的曲子呢?”在一次手形和手腕灵活度练习之后,玛丽揉着酸痛的手腕问老师。

“殿下,只要您始终这样认真练习,大概两三年就能够弹得很流利了。”钢琴教师尽量显得和蔼可亲一些。

而私下里,当女王陛下向他询问孩子们的学习进度时,瓦根赛尔很婉转的表达了她的意见,“玛丽·安托瓦内特女大公,与她的姐姐们相比,稍微缺乏了点儿钢琴方面的天赋,或者,女王应该考虑往其他方面多多培养她。”

当然,这不代表玛丽就会被“解放”了,女王提出了最低要求,她的女儿,至少要保证“会弹”钢琴,这对于玛丽而说,至少意味着在未来的一两年中,要把五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时间,花在钢琴旁边了。

手形和手腕灵活度练习大概持续了两个月,玛丽一直练习的是在保持手形的同时如何通过手腕和肘关节的不同施力方法,弹奏出不同的曲调,这是纯粹的体力劳动,频频使她回想起上辈子中学时的体育达标。

当善良的钢琴教师发现小公主已经能够比较灵活的使用她的手腕和肘关节的力量,用比较标准和优雅的姿势和手形来弹奏时,他立刻结束了这种简单机械的枯燥练习,开始教玛丽弹一些简单的练习曲了,用教师本人的话来说,这是“初级练习”。

瓦根赛尔的话使玛丽非常郁闷,有初级,就意味着还有中级和高级。想来想去玛丽又想起了上辈子读过的清穿小说,穿回去,进宫了,嫁给数字军团了,不也是要学规矩学女红学弹琴学踩花盆底么。玛丽既然决定做一个完美的十八世纪欧洲贵妇,又怎么能不会弹钢琴呢?

于是,玛丽又鼓足了勇气。令她感到高兴的是,初级练习并不像之前那样枯燥,相反,却给了她许多小小的成就感。瓦根赛尔先生挑的练习曲都是简单而明快的,在他精心的指导之下,玛丽很快就能弹出小段的乐曲了。

然而,在最初的惊喜和快速进步之后,玛丽遇到了瓶颈。问题发生在她试图把小段的旋律连接成更长的旋律的时候,就如同背诵课文时总有些特别拗口的地方一样,玛丽在小段与小段之间的某些地方,总也无法弹好。

一连好几天,瓦根赛尔先生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在玛丽的姐姐们身上从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问题,于是他除了坚持不懈的指点玛丽之外,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做着示范。

玛丽到是很平静,从某些程度上说,她似乎找到了感觉。既然决定了要学会弹钢琴,玛丽便决心把自己对音乐的厌恶抛到脑后去,再加上穿过来这几年的音乐熏陶,她发现自己确实也不是那么讨厌音乐了,于是,她甚至逐渐学着欣赏起那些从自己指尖流淌出来的旋律了。

这似乎是人的天性吧,就像二十一世纪的中学生没有不懂数理化的一样,十八世纪的奥地利公主,也必须要有丰富的音乐知识,即便像玛丽这样的穿越者,也免不得在周围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不知不觉的改变着自己的性格。

于是,现在玛丽需要做的,就是持之以恒的练习了。

每天早晨6点,玛丽都会出现在霍夫堡宫里给女大公们准备的琴房里,开始练习。这时候,除了她那勤于政事的母亲,基本上整个宫廷都还在沉睡。玛丽选择这个时间,到不是为了吸引她母亲的注意,主要是为了避开她的那些姐姐们。

玛丽在穿越之后,由于是做小孩子,自然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因此,她可以做做她上辈子应该做而没有做成的一件事——好好检讨一下自己的人生。

关于音乐,玛丽也认真回忆了一下,在上一辈子,她是没有天赋、五音不全,但是,客观上说,与音乐渐行渐远、背道而驰,却并非出自她的本意。

玛丽还记得在她的上一个童年,是在亲戚朋友们对自家孩子的夸耀和攀比中渡过的,那些善于歌唱舞蹈书法绘画的孩子们,往往是亲戚们谈论的焦点,而她本人,哪怕她学习中上,听话懂事,却总是因为唱歌跑调而饱受亲戚朋友的嘲笑和父母的责骂,于是,她开始逃避音乐,开始讨厌音乐,在她的潜意识里,音乐带给她的,只有痛苦。

即便穿越到了这一世,上述情况所遗留给玛丽的不良影响,仍然显而易见。她的姐姐们对她弹奏的钢琴曲,一直坚持着表面上的鼓励,但玛丽依旧讨厌她们偶尔不加掩饰的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于是,玛丽选择在避开众人的清晨练习钢琴,她可以自己陶醉在自己越来越流畅的弹奏中,也能为顺利避免一个常犯的错误而欣喜。

就这样,玛丽的钢琴水平,在悄悄而又缓慢的进步着。到她结束初级阶段的学习之前,她只是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困难——复调。这是左右手不同声部、不同旋律同时进行的一种弹奏方法,左右手所弹奏的旋律,在节奏、重音、力度、句法、旋律、起伏等方面既有内在的联系,又各自独立。这种弹奏方法要求很强的节奏感以及左右手的独立性,玛丽着实遇到了一些困难。

不过,好在人们对玛丽在复调弹奏方面,并没有很高的要求,而她的老师和姐姐们,又传授给她许多这方面的技巧,到了1764年底,玛丽终于完成了初级阶段的钢琴学习。瓦根赛尔先生向玛丽保证,她现在的钢琴水平,只要坚持一定量的练习不再退步,基本上能够满足日常社交的需要了。当然,钢琴教师仍然很慎重向女大公推荐了许多中级的练习曲,希望她能在空闲的时间中继续练习,他仍然欢迎玛丽继续学习钢琴,像她的姐姐们那样在演艺上有所建树,但我们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女大公,却又有新的课程要学习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