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110 隐患么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58字数:1291809

国使团的暂住地,房间里面,使团的一号人物和二拉斯伯爵和劳伦斯爵士的对话,还在继续。

“我只能这么帮你了,”劳伦斯爵士对道格拉斯伯爵说到,“反正也就只有这么几天,我忍着。”

“你也不需要做其他的,”道格拉斯伯爵点了点头,“陛下交代的任务,恐怕我只有一次机会来完成,那就是受到法国国王和王后接见的时候,所以,你千万不能在那之前激怒了法国人。”

“你太谨慎了,”劳伦斯爵士对于道格拉斯伯爵的看法并不赞同,“威廉,你根本不需要见到他们,沃尔波勋爵在凡尔赛这么长时间了,他一定见过胖小子和他的老婆很多次了,他应该是最清楚的人。”

“你的说法有些道理,但这次不行,”道格拉斯伯爵想了想,“如果沃尔波先生真的清楚,那么陛下也不会专门交代给我这个任务了,而且,沃尔波先生很可能受到蒙蔽,但是我不会。”

“受到蒙蔽?”劳伦斯爵士惑不解,“威廉,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怀沃尔波勋爵有问题?”

“当然不是,沃尔波没什么能力,但是绝对忠诚,”道格拉斯伯爵捋了捋胡须,“这一次的事情比较特殊,时间上比较紧迫,我想法国佬没什么时间来安排。”

“威廉,你是说,”劳伦斯爵士有些吃惊地样子,“你是在怀,这一切其实都是胖小子在背后一手操控的,而那个奥地利女人,不过是一个幌子?”

“有这种可能,”道格拉斯伯爵捋顺了胡须,“但是也有可能是那个奥地利女人和她的母亲一样能干,我倒是更希望事实也是那样。”

“为什么这么说,”劳伦斯爵士问到,“那个奥地利女人和她母亲一样能干,对我们不算什么好消息啊,为什么你反倒希望那样呢?”

“很简单。”道格拉斯伯爵掏出鼻烟来。倒出一点吸了进去。然后打了一个响亮地喷嚏。“一个奥地利女人。把持法兰西地政务。她最不缺少地。就是反对她干政地人了。”

“有道理。”劳伦斯爵士伸手也从怀里掏出鼻烟壶来。“女人主政就不太被人接受了。何况是一个外国女人。”

“没错儿。”道格拉斯伯爵揉了揉鼻子。“只要确定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奥地利女人。那我们就可以想办法让她失去干政地机会。那样地话。法国佬还是没什么可怕地。就怕是胖小子在背后主使。如果是他在背后。那么我们就要小心法国佬了。”

“明白了。”劳伦斯爵士大概倒得鼻烟多了些。连打了一串响亮地喷嚏。“放心吧威廉。我不会搞砸了你地任务地。”

“坚也就是这几天。”道格拉斯伯爵拍了拍劳伦斯爵士地肩膀。“在胖小子和她地王后接见我们之前。你一定不能做出激怒他们地事情。否则地话。如果他们派外交大臣和我们签署协议地话。我们毫无办法。也没有理由要求见到他们。”

“行了。威廉。”劳伦斯爵士认真地回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地。这几天。大不了我一步都不离开这间屋子。”

通过道格拉斯伯爵和劳伦斯爵士这两个人之间地对话,不难看出,英国人虽然答应了玛丽的条件,但是他们也不是心甘情愿的,还没等两国之间签署协议,英国人就已经在考虑该如何报复了。

…………………………

英国人正在商量着如何试探出到底谁才是法兰西目前的掌舵人,而英国人的目标,法兰西的国王路易十六陛下和他地王后,也正在谈论着与此有关的话题。

国王这几天地确十分高兴,一方面,英国人这次答应了妻子的条件,三千万利弗尔之中必定会有法国地一份,在这之前英国人还下了购买打字机的订单,这两项加起来至少也能有一千五百万利弗尔地进账;另一方面,国王自己的研究工作也进展的比较顺利,不光和茹弗鲁瓦先生一起找到了最适合的轮桨,改进蒸汽机的事情也有了思路,目前正在想办法试验。

在得知妻子的脚踝已经没有大碍之后,他顺理成章的提出在玛丽那里留宿,这次的理由是要照顾妻子的脚踝以免伤势出现反复……而玛丽呢,正好有一些事情想要和国王说,也就答应了国王的要求。

“玛丽,”国王洗了个澡,头还湿漉漉的就爬上了床,“我已经洗完了,有什么事情你”

玛丽没有答话,而是去拿过来一条干的毛巾,然后回来坐到国王的身边,开始替国王擦起了头。说起来,玛丽自认为对于丈夫最成功的改造,不是把他变成了一个明家,而是改变了国王的卫生习惯。想象一下,如果没有改变丈夫的卫生习惯,每天晚上在自己身边的,是一个一年不洗几次澡的,浑身散着浓烈的香水味道,混杂着身体出的臭味,以及其他味道相混合的复合型臭味,玛丽觉得,如果真是那样,还是不要尝试着改变什么命运了,赶紧的做的更加变本加厉吧,早死早解脱,毕竟被砍头也就是一瞬间的

好过天天闻着那种味道过日子。

“谢谢你,亲爱的,”等到玛丽擦完了所有的湿头,国王说到,“快点上来休息吧。”

“不用谢,奥古斯特,”玛丽将毛巾甩到了架子上,掀开床幔上了床,“我还有事情要说呢。”

“什么事情?”国王伸出手来理了理头,然后舒服地向后一躺,“快说吧,然后我们休息一下。”

“是这样的,奥古斯特,”玛丽也躺了下来,“你说,这一次英国使团来到了凡尔赛,我们有没有必要见一见他们呢?”

“就这事儿啊,”国王有些奇怪,他没有想到,妻子怎么会问起这件事情来了,“嗯,按照惯例,我们是应该见见他们,毕竟我们是主人嘛,况且这一次占便宜的是我们,不管怎么说都该接见他们。怎么了,你怎么问起这个来了,你不知道这些规矩么?”

“这样子啊,”玛丽得到了答案,随即抱怨到,“我怎么会知道,嫁给你之前,我只是一个公主,嫁给你之后,这也才是第一次啊,我就是不知道这些。”

“别生气,”国王调整了一下姿势,“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啊,也没比你强多少。”

“我们必须要见他们么?”玛丽又问了一句,“难道维尔热纳伯爵不能签署这样的协议么?如果需要印玺的话,吩咐掌玺大臣盖上去不久可以了么?为什么要接见英国人呢。”

“这个是礼节,”国王认真的回答到,“其实我也不想浪费时间,但是我不想给英国人借口,怎么,你不想接见他们?”

“是的,”玛丽点点头,“难道这个惯例是国王和王后一起接见地么?”

“当然不是,”国王给玛丽解释了一下,“如果是正式场合的话,通常都是国王,但是这次的事情,完全都是你的功劳,你为什么不想去呢?”

“奥古斯特,”玛丽担心的就是这个,“我不想让英国人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

“为什么?”国王觉得很不可理解,“这是你地功劳,你为什么总是把这些推到我的身上呢?我早就想问你一下了。”

“你是我丈夫,又是国王,”玛丽有些无奈的说到,“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还有咱们地孩子们。”

“可是这些政务都是你处理的,大家都知道,”国王不是太明白玛丽的意思,“英国人想要知道这个很容易的。”

“不,不是地,”玛丽想自己的丈夫解释,“他们通过其他渠道得知的消息,和他们亲自作出的判断,绝对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国王大概是有些累了,换了一个姿势问到,“我看这没什么区别。”

“他们听说的事情,不见得会有多相信,相对来说,就不会有什么针对性,”玛丽想了想,“而如果他们在同一场合经过观察,现是我在拿主意,那么,他们可以用地办法,可就太多了。”

“针对我们?办法很多?”国王越来越糊涂了,“玛丽,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越来越不明白了。”

“其实很简单,”玛丽皱了皱眉头,“奥古斯特,我想你也知道,很多人对我处理政务很不满,但是他们一直没有什么机会公开反对我,你知道为什么吗?”

“哈哈,这很简单,”国王笑起来,“我是国王,你是我妻子,就这么简单。”

“完全不是这样的原因,”玛丽叹了口气,“那是因为一方面我处理政务是你同意地,而且所有的处理意见和结果,都是以你地名义布的,就是说,虽然那些实际上是我处理地,但是明面上还是你在处理。另一方面,我做的这些事情,完全是只考虑法兰西的利益,也都符合法兰西的利益。”

“嗯,这倒是,”国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们没有什么借口来公开反对。”

“所以,我不想见英国人,”玛丽接着说了下去,“如果被他们使团的人看出端倪,他们一定会大肆宣扬,借此来打击我们。”

“我知道了,”国王淡淡的说,“你担心他们说一些难听的话,然后国内的人会趁机要求禁止你干预政务。”

“你以为我很愿意处理政务么!”玛丽生气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奥古斯特,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为什么要把时间花费在政务上?有的是夫人想要邀请我参加她们的舞会,有的是漂亮的衣服和饰等着我去挑选,我愿意处理政务么!”

“对不起,亲爱的,”国王赶紧赔礼道歉,“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看来我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玛丽长叹一声,“已经有不少人跟您说起过这件事情了吧,算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请你记住,奥古斯特,如果不是你要求,我是不会插手处理政务的。”

“亲爱的,”国王愣住了,他没想到玛丽这么敏感,“你误会了……”

“不用说了,”玛丽转过身去,把后背留给了国王,“睡吧,我很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