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119 车轮转动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6:19字数:1291809

公爵大人,”玛丽还是决定,降低一点选拔标准吧,者的人选,如果实在找不到各方面条件都很符合的,那么找一个稍微差一些的也可以考虑,但是有一点是最重要的,请您一定记住,这个人一定要百分之百的忠于国王陛下和我。

“请您放心,陛下,”诺阿伊公爵回答到,“绝对忠诚的人不少,我会在他们中间尽量选出最适合的那一个。”

……………………………………………………

由于尼德兰方面的不配合,三国联军迟迟没能动身,拖拖拉拉的不断扯皮中,英国人终于按耐不住了,他们的驻法大使沃尔波勋爵收到来自英国国内的命令,命令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三国的军队上路。对于这个命令,沃尔波勋爵也十分头疼,三国不出兵,他有什么办法?想来想去,沃尔波勋爵只能像牛皮糖一样每天都来缠着玛丽,要求她出面敦促尼德兰方面动作迅些,所以,这段时间沃尔波勋爵就像上班族一样,每天都准时准点前去拜访玛丽,然后重复着相同的话,说完之后再失望的离开。

“王后陛下,”沃尔波勋爵又来了,这一次他的情绪很激动,看起来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这是因为乔治三世已经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一周内再不能取得进展,他就可以回国去乡下种地了,这怎能不让他心急如焚呢?

“王后陛下,”沃尔波勋爵的语很快,这也透露出他内心的焦急,“您不能再这样袖手旁观了!这些事情都是您一手促成的,您不能这样!”

“沃尔波勋爵,”玛丽不紧不慢的回答到,“这件事情是我一手促成的,这不假,但是现在这种局面,我也无能为力啊,您说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陛下,”沃尔波勋爵知道,玛丽说的确实也是实情,“您应该召见尼德兰大使,敦促他们尽快确定出兵地事情。”

“勋爵先生,”玛丽冷冷的说到,“您这是在指导我怎样处理政务么?”

“呃。请您原谅。王后陛下。”沃尔波勋爵被玛丽地话噎了一下。“我实在是太着急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好了。沃尔波勋爵。”玛丽打断了沃尔波勋爵地辩解。“您这些天。每天都来说这件事情。您不厌倦。我已经厌倦了。我认为。您有这些时间到我这里来重复这些徒劳地努力。不如通知乔治三世陛下。让他派人直接去尼德兰交涉。这样可能更有帮助。”

“可是陛下。”沃尔波勋爵大声说到。“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乔治三世陛下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如果我不能完成地话。我就会被召回国内失去职位。”

“勋爵先生。”玛丽摇了摇头。“我很抱歉。但是我认为我能做地都已经做了。再多地事情。我是真地没办法了。您还是想办法直接催促尼德兰人吧。毕竟他们也是收了钱地。如果他们拒不出兵。那么你们对此做出什么动作地话。我想。卡洛斯三世陛下也不好多说什么。您说是么?”

“陛下……”

“好了。勋爵先生。”玛丽实在不想再就这件事情和沃尔波勋爵纠缠下去。她下了逐客令。“不用再说了。是尼德兰人没有做好准备。你就应该去找他们。这件事情。请您以后不要再来和我说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

又经过了大概不到两周的时间,不知道沃尔波勋爵用了什么办法,大概是用玛丽给的办法,真地去威胁尼德兰人了,总之,尼德兰人终于确定了出兵的数量以及时间,沃尔波勋爵也保住了他的驻法大使这份工作。

可能有人会说,玛丽怎么能这样啊,竟然会向英国人暗示用武力去威胁自己的盟国,还说不会插手此事,她就不怕英国人真地和尼德兰人开战么?

玛丽当然不怕英国人会真的开战,不要说钱都已经到手了,就说英国人真有那个能力的话,也就不会答应她的条件,出钱请三国出兵一起消灭美国人了,现在北美的战事还在继续,英国人怎么会愿意两线作战呢?假放弃北美回过头来和尼德兰开战,支付给三国的那三千万利弗尔就不光是打了水漂了,简直就是资敌嘛,再说了,谁又能保证到时候法兰西和西班牙真地会袖手旁观呢?所以,玛丽当然不怕这么和英国人说,而且玛丽对尼德兰人这种拖沓真的很生气,要知道,作为整个事件的策划者和推动者,尼德兰人的这种做法,很明显就是扫了玛丽的面子,玛丽真地并不介意英国人稍微威胁一下他们。

……………………………………………………

“拉法耶特侯爵,”现在终于确定了联军开赴北美的时间,玛丽找来了拉法耶特侯爵,年轻的侯爵可以准备随时动身了,“联军启程开赴北美地时间,定在下周,对于您来说,这一定算是一个好消息了吧?”

“真的么?”拉法耶特侯爵十分惊喜,“陛下,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真地已经确定了么?下周什么时候出呢?”

“下周三,侯爵先生,”玛丽回答,“您准备好

那封信我已经派人送出去了,应该可以顺利的送到~上。”

“陛下,我早就准备好了,”拉法耶特侯爵激动的回答,“我随时都可以出!”

“只有您自己去么?”玛丽又问到,“您的妻子呢?她准备留下来抚养你们的孩子吧?”

“不,陛下,”拉法耶特侯爵的回答出乎玛丽的意料,“我的妻子要和我一起去北美。”

“她是自愿的?”玛丽问到,“她愿意和您去北美过苦日子?”

“是的,”拉法耶特侯爵叹了口气,“我也不想让她去,但是她坚持一定要去。”

“那好吧,”玛丽也叹了口气,“您的儿子,您动身前送过来吧,还有,您还要签署一些文件,处理一下您地财产。”

“我会把我的大部分产业都捐献出来的,”拉法耶特侯爵回答,“还有一小部分,我打算留给我的儿子,请您同意,陛下。”

“您的产业不是捐献,而是变卖,”玛丽纠正了一下,“当然,您是拿不到变卖产业的那笔钱的,至于留一部分给您的儿子,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他会受到很好的照顾的。”

“变卖?”拉法耶特侯爵不明白玛丽地意思,“不是捐给国家么?”

“侯爵先生,请您动动脑子,”玛丽没好气的解释到,“如果是捐赠,那么谁都会知道您去北美是得到同意的,先不说英国人地反应,国内的人会怎么说?王后陛下趁机强占了拉法耶特侯爵的产业?我可不想有这样的事情生。所以,您是偷偷地变卖了产业,然后躲开了监视您的人,自己跑去北美的,这件事情和官方没有任何关系,不仅如此,您还将会受到王室的追捕,当然,绝不会有人到北美去抓您。”

“那好吧,就这么办,陛下,”拉法耶特侯爵想了想,同意了玛丽的这种安排,“什么时候我可以动身,请您到时候派人通知我,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告退了,陛下。”

“等等,拉法耶特侯爵,”玛丽话拦下了准备离开地拉法耶特侯爵,“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和您交代一下。”

“什么事情?陛下?”拉法耶特侯爵停了下来。

“拉法耶特侯爵,”玛丽看着拉法耶特侯爵,“您打算就这么去北美了么?您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了么?”

“没有了,”拉法耶特侯爵低头想了一下,抬起头来回答,“您的安排已经很周全了,我没想到还有什么要求了。”

“侯爵先生,”玛丽拿出来一个小东西,在手里把玩着,“看来您并没有对您将要遇到的困难做出足够的估计。”

“没什么困难能够阻止我,”拉法耶特侯爵自信地说到,“不论怎样,我就会坚持下去。”

“这可不是一个人坚持就能改变的事情,”玛丽继续摆弄着手里的小东西,“您是要去打仗,而且是处在绝对劣势地一方,而且,我可不想您一到北美就和英国人死拼,我还要依靠您给英国人制造大麻烦呢。”

“我明白,陛下,”拉法耶特侯爵迅的回答,“不管是为了我地理想,还是为了您的目地,我都会坚持下去的。”

“我不是担心您会半途而废,”玛丽将手里的小东西扔给了拉法耶特侯爵,“侯爵先生,您有三次机会,在您陷入困境走投无路的时候,可以得到我的帮助。请您收好这枚戒指,在您需要帮助的时候,提醒您一下,只是物资上的帮助,不包括出人帮您协同作战,而且,这种帮助不是无”制的。”

“陛下,”拉法耶特侯爵又吃了一惊,“您的这种帮助,具体包括哪些方面呢?还有,如果我需要的时候,我该找谁去求助呢?我又如何来证明呢?”

“比如说,您可以在被追赶的时候,躲到我们的北美殖民地,当然,这个不算在那三次机会之内,”玛丽打了个比方,“或者,您需要药品、弹药等军需的时候,也可以提出要求。拿好这枚戒指,在您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送信到我们的部队在北美的驻扎地,看到戒面的花纹了么,在信中印上戒面的花纹印记,否则不会有任何作用。”

“我知道了,”拉法耶特侯爵小心翼翼的收好了那枚戒指,“陛下,感谢您的帮助,您帮了我的大忙。”

“好了,”玛丽结束了谈话,“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吧,还有您的妻子,最好不要让她大张旗鼓的和家人告别,去吧。

……………………………………………………

1778年,注定是将会被载入历史史册的一年,这一年,生了太多对这个世界的展前进方向有着巨大影响力的事件,而即将起航开赴北美去剿灭独立军的四国联军,无是最受人关注的了。

在人们的目光和注意力全部被四国联军吸引过去的时候,一艘不起眼的邮轮先于联军的船队,从法兰西出了,这艘船上搭乘了一对不很起眼的小夫妻——拉法耶特侯爵和他的妻子,这艘邮轮的目的地,正是北美。(!)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