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120 世事难预料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16字数:1291809

洲大陆的喧嚣,随着四国联军的出,慢慢的恢复与之相对的,现在的北美,开始变得热闹起来……

之前,当英国人在萨拉托加遭受了一场大败之后,英国国王乔治三世派亨利柯林顿接替威廉担任驻北美英军的总司令,我们前面也提到过的,亨利林顿一上来就放弃了费城,将纽约作为大本营,打造了一个铁桶阵,摆出一副全力防守的样子。

英国人主动退缩,给了独立军极大的信心,但是,信心爆棚的独立军,除了笑纳了英国人拱手相让的费城之外,却也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除了要先做好费城的防御工作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独立军的主要指挥者的战略战术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乔治华盛顿将军和理查德蒙哥马利将军之间爆了激烈的争执。

华盛顿将军认为,英国人在没有再次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况下主动转为防守方,其中一定有诈,这种情况下并不适合主动出击,况且独立军的部队仍然需要休整,新加入的年轻人们还需要大量的训练,所以,华盛顿将军拒绝派兵去攻打纽约。而蒙哥马利将军则认为,现在这样的机会不会经常出现,甚至不会再次出现,一方面,萨拉托加取得的大胜利严重打击了英国人的士气和信心,他们主动放弃费城就是最好的证明,而另一方面,独立军却借此士气大振,并且吸引了大批青年人前来参军,双方的力量对比已经差距不大,士气方面独立军现在大大占据上风,所以,蒙哥马利将军坚持认为,应该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一鼓作气打下纽约,夺取这个英国人增兵的重要登陆港。

双方的分歧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经常在作战研究会议上争得面红耳赤,吵得不可开交。由于华盛顿是独立军的总司令,所以支持,或者说附和他的人,相对于蒙哥马利将军地支持者来说,人数上面占据了上风。对此,蒙哥马利将军颇有微词,但是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甚至有一次,在作战研究会议上面,恼羞成怒的蒙哥马利破口大骂,当面讥讽华盛顿,说他不过是一个土财主,这辈子也不过就是吓跑了几个印第安人,根本就是个不会打仗的人。

好在,这种分歧和争论,并没有演变成为双方彻底的决裂,否则的话,法兰西、西班牙和尼德兰三国地部队,就真正的变成旅游者了。

说起来,还真就是世事变幻无常,应了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乔治华盛顿和理查德蒙哥马利这两个人,当年还都是在英国人的部队中服役的。华盛顿早在1754年刚刚升迁成为一名英军中校的时候,就率领维吉尼亚第一军团,前往俄亥俄谷底攻打法国人,间接地成为法国印第安人战争的导火索,并且这场战争也算是七年战争地一部分,之后,华盛顿作为领导者,一直领导着维吉尼亚第一军团,直到1758年,他率领部队跟随约翰伯斯将军展开一场远征,成功的打跑了法国人。华盛顿的目标一直是成为英**官,而不是殖民地军官,所以,当他立下了战功却没能得到升迁,使得华盛顿于1759年黯然退役。

理查德哥马利,这个出生在都柏林的爱尔兰人,同样也是在英军当中服役过,比起华盛顿来,蒙哥马利的**虽然很低,他退役地时候不过是一名上尉,但是,他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英军军官,这也是华盛顿一直希望但从没能实现的目标。蒙哥马利也同样参加了七年战争,他所在的部队是当时驻扎在加拿大和加勒比海地区的英国陆军。1763年七年战争结束之后,蒙哥马利在纽约住了两年,之后返回了英国,后来,蒙哥马利又回到了纽约,并且迎娶了罗伯特利文斯顿(《独立宣言》起草者之一)的妹妹,这也是他之所以站在独立军一方的原因。其实,如果不是玛丽地原因,蒙哥马利已经没有机会同华盛顿争个面红耳赤了,原本的蒙哥马利,在1775年的最后一天,死在了魁北克的暴风雪中。

anetetfrieneterests——这句帕斯麦顿的名言,后来被丘吉尔演变成没有永远地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地利益。虽然这两个人都不是玛丽现在这个时代的人,但是这句话实在是放之四海皆准地真理啊。

华盛顿和蒙哥马利之间的争执,最后地解决办法,是双方各退一步,蒙哥马利不再坚持攻打纽约,华盛顿也同意适当的进行一些主动出击。二月份的时候,一名曾经在普鲁士军参谋部服役的军官,自愿帮助华盛顿训练部队,大大加强了独立军的战斗力,这也是华盛顿同意主动出击的原因,

地部队再也不是以前地乌合之众了。华盛顿亲自率~一只前往纽约地英军部队。经过激烈地战斗。双方打了一个平手。这场战斗之后。蒙哥马利再也没有提出过要主动出击试图彻底打败英军。

“华盛顿亲自率领部队……”。类似地字眼儿。好像经常能够出现。值得一提地是。华盛顿虽然是独立军地总司令。也被称作华盛顿将军。但是蒙哥马利地话。实在是一点错误也没有。华盛顿根本没有什么军事才能。他地战术毫无特殊之处。也没有什么开创性地东西。甚至还经常在一些战役当中犯下严重地错误。所以。大家所知道地。华盛顿从来都是个政治家。而不是军事家。

华盛顿率领独立军地这次主动进攻。反倒是给亨利林顿增添了一些信心。之前他做出主动防御地姿态。除了乔治三世地命令之外。他地前任们地遭遇。也在他地心里留下了阴影。

之前地驻北美英军总司令。无一不是身经百战之辈。也都是亨利柯林顿十分熟悉地老战友和同僚。他们地失败使得亨利林顿对独立军地战斗力有一些过高地估计。与此同时独立军也不知道亨利柯林顿采取防守姿态到底是为了什么。双方地情况真就是麻杆打狼两头怕。

但是在部队遭到伏击还能与之战成平手地情况下。亨利柯林顿明白了。独立军被他高估了。加上国内传来地消息显示。不日即将有四国联军增援北美。亨利林顿有了底气。他作出决定。适当地主动出击进行骚扰。即使遭到失败也不要紧。只要能在援军到来之前守住纽约。其它地没什么大不了地。所以。亨利柯林顿派出一支部队。攻占了佐治亚州地府萨凡纳。

到目前为止。北美地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了。现在。历史地车轮在些微地变线之后继续开始前进。命运地轮盘赌也开始了转动。

……………………………………………………

命运啊,有的时候很残忍,有的时候很调皮,你永远不会知道命运会怎样安排。现在,命运就和所有人开了一个玩笑。

按照玛丽的估计,稍微提前一点时间把拉法耶特侯爵的信寄给华盛顿,然后安排拉法耶特侯爵赶在四国联军到达之前登陆北美大陆,这么做,再加上之前富兰克林先生可能也和华盛顿说起过拉法耶特侯爵,可以让拉法耶特侯爵在华盛顿的心目中的地位更加重要一些——虽然原本地历史是华盛顿对待拉法耶特侯爵就像自己的儿子一样,但是玛丽不知道没有经过共同作战的感情培养,现在华盛顿是不是很拿拉法耶特侯爵当盘菜。

玛丽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她地计划中没有考虑到一种情况——拉法耶特侯爵比他的信更早到达北美,她也没法考虑,这种事情生地概率实在不是很大。可是现在既然命运要开个玩笑,那么,小概率的事情就偏偏会生了。整个这件事情中地所有人都不知道,由于船舱现了一处轻微漏水的地方,拉法耶特侯爵地信件所在的那艘船,不得不在英国多停留了一个星期来修补漏水的地方,而拉法耶特侯爵本人和他的妻子乘坐的邮轮却一帆风顺的直奔北美而去。

于是乎,当拉法耶特侯爵夫妻二人历经千辛万苦到达北美,又左兜右绕好容易进入了费城,找到华盛顿的时候,迎接这两口子的,不是热情的欢迎和拥抱,而是隔离审查被软禁了起来——他们之所以受到如此待遇,很显然,拉法耶特侯爵被当做是英国人派来的奸细。

“哈哈哈,”一名看起来十分邋遢的中年人爆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这么说来,我还要叫你一声侯爵老爷了。”

“我要见华盛顿将军,”拉法耶特侯爵依旧保持着他的风度,虽然实际上,他的衣着现在比那个中年人强不到哪儿去,“你们没有权力这样对待我。”

“哈哈哈,我要见华盛顿将军,”邋遢的中年人故意尖声重复着拉法耶特侯爵的话,样子猥琐之极,“听见了么,伙计们,侯爵老爷要见华盛顿将军。”

“哈哈哈哈……”屋里的人哄堂大笑,一个年轻人尖叫着,“妈妈,快来呀,救救我,侯爵老爷生气了,他要他的权力。”

“先生们,”拉法耶特侯爵大声的喊道,“我要见华盛顿将军,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他!”

可怜的拉法耶特侯爵,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生了,这几天以来,每一天相同的情形都会来上一次,拉法耶特侯爵觉得自己简直是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更糟糕的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现在的情况。怎么会这样呢?拉法耶特侯爵第一次怀疑,自己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