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皇帝去世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291809

1765年8月5日,在维也纳的斯特凡大教堂,托斯卡纳大公爵利奥波德与西班牙公主玛丽亚·卢多维卡的婚礼如期举行。 虽然这场婚姻双方当事人的命运,有很大可能会随着伊莎贝拉命运的改变而改变,但促成了伊莎贝拉命运改变的玛丽却完全没有心思去关心这婚礼,她在惴惴不安中熬过了婚礼的日子,惶恐的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婚礼后几个小时,利奥波德就病倒了,他发起了高烧,而医生们却诊断不出他得了什么病。几乎就在同时,维也纳宫廷收到了从帕尔玛传来的消息,伊莎贝拉的父亲,唐·菲利普公爵染上了天花。整个宫廷,随即被深深的恐惧和不安的气氛所包围了。

玛丽的反应却很麻木,她的历史记忆里并没有这两人生病的记录,但利奥波德显然不会有什么大毛病,而她此时,也完全没心情去分担伊莎贝拉对她父亲的担心。她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然后就是等待。

不到十天,两个生病的人都有了结果,利奥波德莫名其妙的痊愈了,而唐·菲利普公爵就没那么好运,他死了。在玛丽看来,伊莎贝拉虽然悲痛,表现的却还算正常。

玛丽一天一天等待着,她开始失眠,即便睡着了,也频繁的做梦,梦中她前世的父亲急匆匆的要去医院看病,一眨眼的功夫父亲却变成了弗朗茨皇帝,却又躺在医院的病房里打着吊针……如此种种,玛丽把自己吓坏了。

到了第十三天,也就是8月18日的晚上,正当玛丽暗自庆幸又过去了一天,长出了一口气准备上chuang睡觉的时候,她突然听见楼下传来了异样的吵嚷声。

玛丽的神经又一下子绷紧了,她立刻打发侍女们到窗口去看看,然而还没等那侍女看明白,玛丽已经听见那混乱的声音蔓延到了走廊上,她便命令所有的侍女都出去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玛丽独自坐在她房间的小客厅里,似乎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可是当她派出去的一个侍女“嘭”的推开大门冲进房间的时候,她还是猛一阵心跳。

那侍女脸色惨白,浑身都在颤抖,语无伦次了,“殿下,您的父亲……仆人们说皇帝陛下病倒了……”

玛丽终于证明自己是镇定的了,因为她完全按照自己事先想好了那样,发出了一声典型的贵族少女式的尖叫,然后猛的跳起来,推开那侍女,冲出门去。

那侍女大概是糊涂了,因为她完全没有阻止只有十岁的小公主,其实如果她稍微冷静点,就会发现小女孩的脚步稳健,丝毫没有混乱的迹象,她正沿着最短的路线冲向她母亲的房间。

走廊上不知从哪里来了那么多人,穿梭着叫嚷着,玛丽好几次险些被他们撞到,幸亏她是清醒的,才能敏捷的避开,一路顺利的冲进玛丽娅·特蕾莎女王的候见室。

候见室里人们都站着,蜡烛没有完全点上,烛光疯狂的摇晃着。伊莎贝拉穿着丧服,面如死灰,但表情到是很平静,约瑟夫的假发不知哪里去了,头发凌乱,满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正向他妻子小声的吩咐着什么,玛丽就听见一句,“千万不要让陛下去看父皇……”伊莎贝拉木然点着头。

这时候,就听见女王卧室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妇女们的尖叫,有个侍女急匆匆的跑过来嚷道,“陛下又晕过去了。”

伊莎贝拉立刻转身奔向女王的卧室,丢下她的丈夫手足无措的站在一边,约瑟夫愣了一会儿,才问道:“御医还没有过来么?”

这个时候,御医们都还在皇帝那里,没有人回答约瑟夫。约瑟夫在原地转了两圈,才狠狠的叹了口气,冲出门去。

玛丽想了一下,决定跟着约瑟夫。约瑟夫走得很快,玛丽一路小跑,远远的跟在后面。他们下楼,穿过走廊,从侧门出了霍夫堡宫,经过花园,来到了皇家小剧场。约瑟夫迟疑了一下,才走进剧场的门房,玛丽赶忙跟上去。

即便玛丽自以为有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一走进这狭小低矮的门房,她还是着实吃了一惊。大病初愈的利奥波德倚在一张硬木扶手椅上,他的脸色更像是病人。斐迪南傻傻的站在角落里,他只比玛丽大一岁,遇上这种突如其来的挫折,他显然无法应对。

而在屋子深处躺在一张狭小的侍从的床上的,就是他们的父亲了。此时玛丽看不见他,那床边围满了御医们,约瑟夫也站在床边,御医们正向他汇报。

“微臣们赶到的时候,陛下就已经晏驾了……”

“陛下并没有受太多痛苦就悄然离去了……”

玛丽就听清楚了这两句,约瑟夫、利奥波德和斐迪南都哭了起来,不知是被他们感染了,还是被这悲惨的气氛所折磨,她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落下来。

这一切,终于还是发生了,弗朗茨皇帝在这天晚上去为一个意大利剧团喝彩助兴,没有终场便出来了,他晕倒,倒下去后就再也没有起来,所有的细节都和玛丽记忆中的历史完全相同。

御医们慌忙的劝说着三位大公,人们所敬爱的皇帝陛下没有死在宫中的龙床上就够让人觉得悲哀的了,现在大家所要做的,就是赶快安排皇帝的身后事。由于事发仓促,完全没有准备,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三位殿下去做呢。

约瑟夫率先止住了眼泪,看来他终于意识到现在自己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了,需要表现得像个皇帝的样子。他想了想,便命令御医和侍从们,护送皇帝的遗体回到宫里去。然后又派人去安排人手,准备等天一亮,将举行入殓仪式,并按照规定,将遗体转移到斯特凡大教堂去停放。

玛丽暗自叹了口气,按说约瑟夫表现得已经够好的了,但年青的他看来是受了不少的打击,已然把晕厥在床的母亲忘到脑后去了。虽然知道伟大的玛丽娅·特蕾莎女王不会出什么事,但玛丽还是决定提醒一下约瑟夫。

玛丽闪身在角落里,御医和侍从们七手八脚的抬着皇帝的遗体出了这小屋,利奥波德和斐迪南跟在后面,约瑟夫低着头,走在最后,玛丽便走上去拦住他。

约瑟夫仿佛是才发现她,显得很惊奇,“安东妮德,你怎么在这里?”

玛丽正色答道,“母后晕过去了,哥哥赶快派御医过去。”

约瑟夫却还要迟疑,“安东妮德,父皇他……”

玛丽只得一把抓住约瑟夫的袖子,稍微抬高了声量,“母后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什么意外!”

约瑟夫终于反应过来了,赶忙叫了两名御医,玛丽便走上前去,领着他们赶去女王的房间。

玛丽娅·特蕾莎女王的情况果然不是太好,从玛丽出去到现在,伊莎贝拉领着侍女们想了不少办法,都没能把她唤醒。

御医们略一诊断,就告诉伊莎贝拉,他们需要给女王进行放血治疗。伊莎贝拉显然比她的丈夫要镇静很多,她立刻便点头同意了。

御医们立刻忙开了,由于他们都没有带助手,便要求伊莎贝拉指派几名侍女给他们帮忙。伊莎贝拉反复确认了不需要她亲自动手之后,便坐在候见室里耐心的等待。

玛丽就陪着她一起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