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121 有口莫辩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6:01字数:1291809

先生们,”拉法耶特侯爵大声的喊道,“我要见华盛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他!”

“闭嘴!”中年人凑了上来,在拉法耶特侯爵的耳边大叫到,“你这个该死的!你要见华盛顿将军,嗯?你要见华盛顿将军?”

“是的,”拉法耶特侯爵偏了偏头,中年人嘴里的味道,怎么说呢,实在是十分的复杂,“我给华盛顿将军写过信,他知道我的,我是富兰克林先生推荐来的!”

“富兰克林先生?”刚刚进门的一个军官打扮的人问到,“本杰明富兰克林先生?你怎么会认识他?”

“我不认识他,但是我和他通过信,”拉法耶特侯爵回答道,“富兰克林先生在法国的时候,我们通过信,他说会向华盛顿将军推荐我,我还给华盛顿将军写过信!”

“嘿,查理,你去问问,”军官模样的人对那个年轻人说到,“看看将军有没有收到过这位先生所说的信。”

“等等,请等一下!”拉法耶特侯爵喊到,“如果华盛顿将军没有收到信,请您问问他知不知道我,他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去吧,查理,就这么问吧,”军官模样的人示意了一下,接着转过来盯着拉法耶特侯爵的眼睛,“你给我听明白了果将军没收到信,也不知道你,那么,我会把你当做间谍,亲手吊死你!”

“听说,你是一个富有的贵族,”年轻人出去之后,那个军官模样地人对拉法耶特侯爵说到,“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哦,我的名字是罗伯特斯宾塞。”

“您好,斯宾塞先生,”拉法耶特侯爵很激动,终于有一个文明人了,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看起来地位不低,“我是拉法耶特侯爵,我是来和你们一起与英国人作战的。”

“嗯。这我知道。”斯宾塞说到。“但是我非常困惑。您这样一位富有又有地位地贵族。怎么会跑到我们这里来过苦日子?”

“这没有什么可奇怪地。”拉法耶特侯爵回答到。“从知道你们拿起武器反抗英国人地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希望能够加入你们。”

“那么。”斯宾塞盯着拉法耶特侯爵地眼睛。“为什么直到现在您才出现在我们面前?”

“如果当时我低调一些地话。”拉法耶特侯爵有些懊恼。“早几年我就已经能够开始和英国人战斗了。”

“低调一些?”斯宾塞有些奇怪。“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地。斯宾塞先生。”拉法耶特侯爵摇了摇头。似乎还在对自己地处理不满。“我一知道消息。就准备来参加你们。但是我太高调了。我地言行引起了王室地注意。王后派人把我监视起来。我甚至为此进过监狱。”

“既然您受到严密的监视,”斯宾塞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很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那么您现在又是怎么来到这里地呢?”

“最近我受到的监视变得不是那么严密了,”拉法耶特侯爵解释到,“至于监视为什么会放松,具体地原因,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我要亲自和华盛顿将军谈一谈。”

“现在还不可以,”斯宾塞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等到去将军那里求证,并且确认了您的身份之后,您才会有机会见到将军,但是那也要看将军是怎样安排的。”

“没关系,”拉法耶特侯爵低下了头,“我还可以等一等,但是没多少时间了。”

……………………………………………………

“上校,”那个叫做查理的年轻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他来到斯宾塞先生的身边,低声地说道,“上校,我去过总司令那里了,总司令说,他对拉法耶特侯爵的这个名字有些印象,但是他也从没见过本人,所以也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真地拉法耶特侯爵。”

“嗯,我知道了,”斯宾塞上校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来对拉法耶特侯爵说到,“拉法耶特先生,将军的确对您地名字有印象,但是,你必须证明你就是拉法耶特侯爵。”

“证明?怎么证明?”拉法耶特侯爵反问到,“我说我就是,难道需要证明么?在这里又没有人会认识我,我无法证明。”

“那么很抱歉,拉法耶特先生,看起来,您还需要被继续看管。”斯宾塞说完,转过去对其他人下达了命令,“把这位拉法耶特先生送回去。”

……………………………………………………

又过了两天,拉法耶特侯爵已经近乎崩溃了,他真的有些后悔就这样冒冒失失地来到北美,他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受到这样一种“欢迎”。

这些天当中,唯一一个能够让他高兴一些的消息是,他的妻子虽然也被关了起来,但是受到的待遇比他要好很多。

拉法耶特侯爵用力的敲着窗户,大声的向外面喊着,“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要见华盛顿将军!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华盛顿将军!”但是,外面站岗的哨兵纹丝不动,好像根本听不见拉法耶特侯爵的喊声,拉法耶特侯爵拼命地晃动着窗上的栏杆,大声叫着,“来人啊!我要和斯宾塞上校

我要见斯宾塞上校!”这一次,哨兵的反应和之前一

就在拉法耶特侯爵抓狂的时候,华盛顿正在会议室里召开紧急会议。

“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情?”华盛顿扬了扬手里的信封,“大家有什么看法?”

“乔治,”一个满脸大络腮胡子的壮汉大声地说到,“这封信简直就是一派胡言,根本不可能生,我们的情报人员也没有任何相关的消息传递回来。”

“约翰,”华盛顿点了点头,对另外一个人问到,“你的意见呢?”

“怎么说呢?”那个叫约翰的中年男子沉吟道,“这件事情,我们即使不相信,最好也做一些准备,起码要加强一下防守,就算这是假消息,加强一下防守也没什么不对的……”

“管他们是谁,”蒙哥马利没等约翰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不管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或是西班牙人,我们都不怕,他们要来,我们就把他们打回老家去!”

“好了,”华盛顿开口了,“先生们,通知部队,最近加强一下防守,还有,约翰,你增派一些探子,英国人那边一旦有什么动静,我们要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结束了会议,华盛顿带着斯宾塞上校来到了关押拉法耶特侯爵的屋子,门口的哨兵看到这两个人走了过来,立刻对他们敬了一个礼,“将军您好,上校您好。”

“你好,拉里,”华盛顿微笑着,拍了拍哨兵的肩膀,“怎么样,你现在还害怕开炮地声音么?”

“将军,”拉里地脸立刻红了起来,他挺起胸膛大声的回答,“报告将军,我现在已经是合格的军人了,我什么也不害怕!”

“呵呵,好的,这很好,”华盛顿笑了起来,“屋里的人怎么样了?”

“报告将军,”拉里回答,“里面看管地人还算老实,就是总在吵嚷着要见您和上校。”

“很好,继续站岗吧,”华盛顿和斯宾塞对视一眼,“看来,这个拉法耶特侯爵不是奸细,如果他信中说的是真地话。”

“但是,我们还需要他回答一个问题,”斯宾塞上校说到,“看看他怎么解释吧,为什么他会比他的信更早到达。”

……………………………………………………

拉法耶特侯爵颓唐的瘫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突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拉法耶特侯爵看到斯宾塞上校和另外一个男人一起走了进来,他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斯宾塞上校,我要见华盛顿将军,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他!”

“您就是拉法耶特侯爵吧,”华盛顿打量了一番,“我就是乔治华盛顿,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您就是华盛顿将军?”拉法耶特侯爵脸上又惊又喜,“将军,英国人已经联合了法国、西班牙还有尼德兰三国,他们共同出兵来增援这里的英军了,他们地部队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是么?”华盛顿坐了下来,“请坐,拉法耶特侯爵,这么说,那封信真的是您写给我地了。”

“是的,将军,”拉法耶特侯爵仍然站着,“原来您已经收到我地信了,为什么您还要这样对待我!”

“请坐下再说吧,您这样站着说话,”华盛顿笑了笑,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下,“很有压迫感啊。侯爵先生,我确实收到了您写给我的信,至于您地遭遇,我只能说我很抱歉,因为您的信我今天早晨才刚刚收到,我很奇怪,您怎么会比您的信更早到达?”

“今天早晨才收到?”拉法耶特侯爵一屁股坐了下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看来您也不清楚,那么好吧,”华盛顿问到,“侯爵先生,请您回答这个问题,您是如何得知这么重要的消息的,我没记错的话,您在信中提到过,您之前一直受到严密的监视,还有,您的消息来源是什么,为什么我们的情报人员没有打探到任何相关的信息?”

“我的确被严格控制,”拉法耶特侯爵回答道,“我的妻子是诺阿伊家族的成员,诺阿伊元帅的名字您一定不会陌生,在一次舞会上我偶然得知了这个消息,原本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现最近监视我的人数量减少了,也不是那么严密了,相互印证之下,我认为这个消息是千真万确的。”

“您为什么会这么肯定呢?”

“这很简单,”拉法耶特侯爵顿了顿,“我之所以会被监视控制,就是因为我一直想要到这里来和你们一起战斗,这种控制和监视似乎变得可有可无了,只能是一个原因,这里的战斗不会再持续很长时间了。”

“有些道理,”华盛顿又和斯宾塞上校对视了一眼,“拉法耶特侯爵,很高兴见到您,但是我也不得不遗憾的通知您,您仍将被关在这里,直到我们找到问题的答案,为什么您比您的信更早到达。”

“没什么,我愿意等到证明我的清白,”拉法耶特侯爵点点头,“但是希望您能够早些做准备,我的情报绝对是真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