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王后 140 人性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9 17:10字数:1291809

第三卷 王后 140 人xing

“我再也不想见到这个人!”法兰西国王摆了摆手,一脸的厌恶。

看到这种结果,玛丽不由得在心里暗自感叹到,果然是聪明人啊。仅仅凭着自己稍微有些不合常规的举动和重音上面的些许变化,就能判断出她想要的判决结果是什么,在作出王后陛下所需要的判决结果之后,竟然还能控制住自己不来表功,而是巧妙地将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国王的身上,彻底的将这个极其严酷的判决与王后陛下撇清,这一切说来话长,实际上却是在短短的一瞬间做出来的判断,这个人长了一个什么样的脑袋啊!想到这里,玛丽也不得不承认,能够在历史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的人,并不只是靠着因缘际会而已,每一个人都可以说是天纵英才,不管出现什么情况的变化,即便出现她这种极小概率的变数,这种人也必然会出人头地。

“陛下!国王陛下!”

玛丽正在心里想着,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思绪,她抬起头来向前看去,从仆人们聚集的人群中跌跌撞撞的冲出来一个人,玛丽看着这个人,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虽然按说这个人应该也是凡尔赛宫仆人中的一员,玛丽应该是一定曾经见过他,但是能给玛丽留下印象的,那可就为数不多了。

“陛下!国王陛下!”那个人终于冲出了人群,他来到国王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陛下,求求您,求求您原谅塞巴斯蒂安吧!”

“这个人是谁?”玛丽悄悄地向诺阿伊伯爵夫人小声的问道,“看起来好像挺眼熟的,我应该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稍微.向前挪动了一小步,同样很小声的回答道,“您忘记了么,这个人是壁炉总管啊。”

“原来是他!”玛丽有些吃惊,她继续.向诺阿伊伯爵夫人问到,“奇怪,他为什么会塞巴斯蒂安求情呢?”

“这不奇怪,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回答,“据我所知,他和那个塞巴斯蒂安是表兄弟的关系。”

“呵呵,”玛丽笑了,她彻底的想了起来,是了,难怪会觉.得眼熟,一个是眼前的这个壁炉总管和塞巴斯蒂安多少还是有点相似,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最初就是这个壁炉总管和那个塞巴斯蒂安两个人,让她做出了宫廷改革的决定!玛丽笑着说到,“这个真的可以说是冤家路窄了!”

“什么?”诺阿伊伯爵夫人听的一愣,“陛下,您说什么?”

“没什么,”玛丽心说,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闯进来啊,既然如此,不把你顺路一起办了,真对不起你自己主动冲出来的自觉性了!玛丽冷笑了一下说到,“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位先生今天的运气看来非常不好啊。”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有些明白了,她大概能够.猜出玛丽想要干什么,诺阿伊伯爵夫人吞吞吐吐的向玛丽说到,“陛下,一次处理两个总管,这恐怕……”

“没什么恐怕!”玛.丽没等诺阿伊伯爵夫人把话说完,就摇摇头,打断了她的话,“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正好今天警察和法官都在,就不用再费事了。”

“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还想说什么,但是玛丽压根儿没有理睬她,而是走到了国王的身边。

“奥古斯特,”玛丽不动声色的来到国王身边,以极轻微的动作拽了一下国王的衣服,然后小声的说道,“记得这个人么,就是他拒绝点燃壁炉给费迪南德和小约瑟夫,还有我取暖的。”

“是么?”国王看着跪在他身前不远的地方的壁炉总管,把脑袋向玛丽那边侧了侧,“你确定是他?”

“就是他!”玛丽说到,“当初就是他和那个塞巴斯蒂安一起拒绝的,他拒绝点燃壁炉,塞巴斯蒂安拒绝提供劈柴,就是这两个人!他们是表兄弟的关系!”

“国王陛下!”跪在地上的壁炉总管还在不停的恳求着,“求求您宽恕塞巴斯蒂安吧,不要绞死他,我保证他再也不敢做出那样的事情了!求求您了,国王陛下,饶了他吧!”

“很好啊,很好啊!”国王突然说到,“你为什么要替他求情呢?仅仅是因为你们两个是表兄弟的关系么?你和他真的是表兄弟么?”

这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这句不着边际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很好?表兄弟关系?国王陛下这是被感动了么?国王陛下会被这种不顾一切为自家亲戚求情这种“感人的”场面所感动?

“是的!是的!国王陛下!”壁炉总管大声的回答道,“我和塞巴斯蒂安是表兄弟,他是我的表兄,求求您饶了他这一回吧!求求您了国王陛下!”

“来人!”国王向龙骑兵所在的方位招了招手,大声的对他们下达了命令,“来两个人把这个人给我控制住!”

“遵命!”“遵命!”国王陛下一声令下,立刻从队伍中出来了两名龙骑兵,他们迅速的来到壁炉总管的身边,把他牢牢地按在了地上。

“德.莱歇先生,”国王看着龙骑兵将壁炉总管控制起来之后,扭过头来对德.莱歇先生说道,“去把采购记录给我找来,顺便带一些纸和笔来。”

“遵命,陛下。” 德.莱歇接受了命令,立刻转身离开了现场。

“有谁的家距离这里最近?” 德.莱歇先生离开之后,国王转回过头来,朝着看热闹的贵族们的方向大声的问道,“请现在马上回去一下,把负责采购的人带到这里来!”

听到国王陛下的命令,贵族中立刻有三四个人离开了人群,他们都想给国王陛下帮个忙,举手之劳啊,这种机会可不多。

……………………………………………………

大约半个钟头之后,德.莱歇先生先回到了国王的身边,没一会儿功夫那几个贵族也带着各自家里负责采购的人返回了“公审大会”的现场。

“德.莱歇先生,”国王对德.莱歇命令道,“把笔和一张纸给壁炉总管,让他把采购劈柴的价格写出来。”

“陛下!国王陛下!”被龙骑兵按在地上的壁炉总管听到国王的命令之后,大声的喊道,“陛下,劈柴不是我负责采购的!不是我!我只负责点燃壁炉、清理壁炉还有烟道!我不知道采购劈柴的价格!”

“不是你?”国王的声音冷冰冰的,“那是谁!”

“是……”壁炉总管努力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一旁面如死灰、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的塞巴斯蒂安,又垂下了头,低声的说到,“是塞巴斯蒂安,是他负责采购劈柴……”

“给他松绑!”国王大声的命令,“让他把采购价格写出来!”

两个警察听到国王的话,给塞巴斯蒂安松了绑,德.莱歇走了过去把纸和笔塞到了塞巴斯蒂安的手中。

“等他写完了,”国王陛下说到,“让刚刚被带来的那几个人把他们平时购买劈柴的价格也分别写在纸上!”

“陛下!陛下!”塞巴斯蒂安突然大叫起来,“我承认!我承认!那些劈柴的采购价格也被我提高了!”

“闭嘴!”国王大喝一声,“写出来!”

“……”塞巴斯蒂安被吓得浑身又是一哆嗦,只好在纸上写出了一个价格。

塞巴斯蒂安写出了采购劈柴的价格之后,德.莱歇拿着纸和笔又分别走到那几名贵族家里负责采购的人面前,让他们把他们采购劈柴的价格分别写了出来。

“陛下,都写出来了。”办完这些事情之后,德.莱歇回到了国王的身边。

“念!”国王命令道,“大声的念出来,让所有的人都听到!”

“购买劈柴……”德.莱歇大声的把几张纸上写的价格都念了出来,价格虽然并不相同,但是总的来说相差并不大。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塞巴斯蒂安并没有把劈柴的价格虚报么?可是他刚刚分明是亲口承认了啊。

“哪一个是塞巴斯蒂安写的?”国王问到,在德.莱歇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国王皱了皱眉头,他想了一下,对德.莱歇说到,“大声的把采购记录上的购买价格念出来!”

“劈柴一车,价格……” 德.莱歇按照国王的命令,大声的念出了采购记录上记录的价格,采购记录上的价格正如人们所猜测的那样,比正常的价格贵了数倍!

“你还要替他求情么?”得到了这个结果之后,国王对壁炉总管问了一句,然后挥了挥手对两名龙骑兵说到,“放了他吧。”

“是他!是他!”还没等壁炉总管从地上爬起来,塞巴斯蒂安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声叫嚷了起来,他指着壁炉总管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陛下!国王陛下!劈柴的价格都是他让我报那么贵的价格的!都是他!”

“闭嘴!塞巴斯蒂安!”壁炉总管大惊失色,赶忙吼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快住口!”

“陛下!”塞巴斯蒂安高声的叫着,“都是他的主意!是他告诉我的,他说不会有人怀疑的,如果有人怀疑,就说那都是买的最好的劈柴,普通的燃烧起来烟雾太大!这一切都是他教唆我的!从那开始我才在购买其它物品的时候虚报价格!买劈柴多出来的钱我们一起分了!他也有份!”

听到塞巴斯蒂安的这一番话,壁炉总管就像被霜打蔫儿了的茄子一样,立刻委顿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国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这奇怪的反应让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这其中也包括了玛丽,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么了,难道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这也没什么可笑的事情啊。

“哈哈哈哈!”国王笑了好一阵子,终于停了下来,他抬起手来在眼睛周围抹了一把,玛丽注意到丈夫的眼圈儿红红的,难道……国王揉了揉眼睛,“这简直太有趣了……太有趣了!兄弟!兄弟!”

“莫普先生,”国王问到,“这个共犯,教唆者,是不是也要判处同样的判决?”

“呃……”莫普先生犹豫着,回答道,“是的,陛下。”

“行了,那就好,”国王转过来对玛丽说到,“亲爱的,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有些不舒服,先离开了。”

扔下这么一句话,国王转身离开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