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5 斐迪南的信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6 04:39字数:1291809

到了凡尔赛宫,玛丽感觉到身体有些疲惫,但是这算什么,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美美的睡上一觉,第二天就会没事了。吃过了晚餐,玛丽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好好的泡了一个热水澡,她刚刚从浴桶里面出来擦干了身子换上睡衣,国王就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尾巴。

“爸爸,”约瑟夫紧紧地把国王的衣襟攥在手里,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的父亲,嘴里不停的在说着,“爸爸,快给我和哥哥讲一讲吧!”

“约瑟夫,”玛丽双臂一撑,斜靠在靠垫上的身子直了起来,“你又缠着爸爸干什么呢?”

“妈妈,”费迪南德回答道,“我和约瑟夫希望爸爸能给我们讲一讲他今天去打猎的事情。”

“这样子啊,”玛丽重新懒懒的倚靠在了靠垫上,“奥古斯特,你就给孩子们讲一下嘛。”

“呵呵,”国王笑着答,“我已经答应他们了呀,不过要在我洗完澡之后,我今天可是出了好多汗呢。”

“嗯,”玛丽微微的点了点头,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于是她对两个孩子问道,“费迪南德,约瑟夫,你们两个吃过晚餐之后有没有洗过澡啊?你们俩今天也没少折腾。”

“还没有,”约夫跑到床边,趴在床沿上说到,“等爸爸给我们讲完了,我就和哥哥一起洗澡。妈妈,能不能让爸爸先给我们讲,然后再洗澡呢?”

“那怎么行呢?”玛丽皱了皱眉头,约瑟夫上一股子汗味“这样吧,你们两个,脱了衣服去和爸爸一起洗澡吧,反正你爸爸的浴桶够大,足够装下你们三个胖家伙。”

“太好了!”费迪南德近些日子以来已很少像现在这样子了。最近在玛丽面前他都表现得像一个小大人一样。费迪南德高兴地叫到“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边洗澡一边听爸爸讲他打猎地事情了!”

“看谁进到浴桶里!”约瑟夫脱下了一件衣服之后。才大声地喊着。然后手忙脚乱地继续脱衣服脱边叫着。“最后一个进入地人就要给我好吃地糖果!!!”

国王当然不会是后一个。在这方面一个正值壮年地父亲怎么可能输给两个年幼地儿子呢?而约瑟夫由于十分狡猾地提前脱下了一件衣服。喊出如何惩罚最后一个人地时候。第二件也差不多解开了一半地扣子。现在地进度也要比费迪南德要快上一些。玛丽靠在靠垫上。笑呵呵地看着正在比拼脱衣服速度地父子三人在等着看看。面对着这种情况。费迪南德将会怎么做。

“哈哈。”眼看着约瑟夫马上就要脱地光溜溜地了。费迪南德突然三下两下脱下了裤子然后跳进了浴桶里。“哈哈哈。约瑟夫你输了。你自己给自己糖吧哈哈!”

“你赖皮!”约瑟夫停止了动作。哇哇大叫起来。“哥哥你太过分了!你怎么能这样!”

“嘿嘿嘿。”费迪南德得意地笑着。“约瑟夫可是你自己说地。最后一个进入地要给你糖果是你可没说怎样进入浴桶。哈哈哈和爸爸已经进来了。你是最后一名!”

“可是!”约瑟夫略微一滞即愤怒的叫到,“你的衣服还没有脱光呢!不算!”

“哟后,那可不一定,”费迪南德不紧不慢的脱下了身上最后一件衣服,把身体整个的在水里浸了一下,然后趴在浴桶边上说到,“我已经脱完了,你还是输了,约瑟夫。”

“呜呜……”约瑟夫蹲了下来,把头埋在双臂之中,“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欺负我,我再也不要理睬你们了!”

“呵呵,”玛丽看到这一幕,心里面暗自笑,这句话似曾相识啊,约瑟夫这孩子,如果说他最擅长的是什么,那么毫无问,随时随地能够开始哭泣以博取同情达到目的,就是这孩子最大的杀手锏了。

“好了,不要哭了,”果不其然,费迪南德中招了,他用手沾了一些水,用力的向约瑟夫甩了过去,“别哭了,明天我给你糖果好了。”

“这是你说的!”约瑟夫对此的反应也完全在玛丽的预料之中,约瑟夫抬起头来,脸上压根儿就没有什么泪痕,甚至眼圈儿都没有红,“明天要给我糖果,我会记住的。”

“啊!”费迪南德懊恼的叫了起来,“我又上了你的当!你太狡猾了约瑟夫!”

……………………………………………………

“亲爱的,”费迪南德和约瑟夫离开之后,国王钻进了被窝,“今天真的是太愉快了,我又有了咱们第一次在小特里亚农过普通人生活的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既然你喜欢,”玛丽趴在床上,用手在丈夫的胸膛上画着圈,“那以后咱们多找些时间,经常全家一起出去野餐,等约瑟芬和夏尔长大一些,我们还可以在外面露营。”

“玛丽……”国王抓住玛丽的手,突然有些哽咽,“如果我小时候……”

,”玛丽抽出手来轻轻的捂住了丈夫的嘴,不让他玛丽知道丈夫一定是想起了他的弟弟们,“奥古斯特,已经生的事情,就要多想了,我们今天这么开心,何必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呢?重要的是,我们一家人都要活得开开心心、幸福快乐。”

“谢谢你,亲爱的,”国王说到,“我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你这样一个妻子。”

……………………………………………………

“陛下!王后陛下!”玛丽正和诺阿伊伯爵夫人说着话,一个仆人突然气喘吁吁的进入了玛丽的办公室。

“干什么!”没等玛丽说话,诺阿伊伯爵夫人厉声喝问道,“一点规矩都没有!进来之前不知道要通报么!连门都不敲!有什么事情能让你忘记最基本的礼貌!”

“对……对……对不起……”仆人结结巴巴的说到“陛……陛下,有信使,对,有信使在外面,他说他一定要见您!”

“信使?”玛丽问到,“么信使?从哪里来的?”

“陛下,”仆人看起来已经恢了正常至少说话流利了起来,“那位信使说,他是从维也纳来的定要把信件亲自交到您的手中。”

“维也纳?”玛:大吃一惊,她对诺阿伊伯爵夫人吩咐到,“夫人,请您出去确认一下,如果那位信使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是来自维也纳的话,那就把他带到这里吧。”

“遵命陛下。”

……………………………………………………

没过多久,诺阿伊伯爵夫人就带着一中年男子回到了玛丽的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玛丽在这个中年人的身上,有一种曾经很熟悉的感觉。

“信使先生,”玛丽摇了摇头,集中了一神,然后问道“您从维也纳来?能不能告诉我,您是替谁送来这封信的?”

“斐迪,”中年信使面无表情的回答道,“这封信是斐迪南让我送交给您的。”

“噢!”诺阿伊伯爵夫在一旁说道,“您对王后陛下连个称呼都没有么?真没有礼貌。”

“对不起人,”中年人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回答“我只是一时不太适应新的称呼。”

“我好想是想起来了,”玛丽微笑着说个中年人好像是当年曾经教授过剑术和枪法,给还是女大公的玛丽的一名军官丽问到,“您……您怎么成了信使了?等等!您刚才说是谁?这封信是谁写给我的?”

“斐迪南,您的哥哥,奥地利大公。”

“是他?”玛丽有些奇怪,“您不是说您从维也纳来的么?难道斐迪南现在在维也纳?”

“是的,”中年人的脸上终于缓和了一些,不再是一张扑克牌脸,“这封信就是斐迪南大公要求我送来的,还是请您先看看吧,我等着您的回信呢,口信也可以。”

“好的,请稍等一下,我先看看。”玛丽展开了信纸,仔细的阅读了起来。

“亲爱的玛丽,你一定很吃惊,我猜也是。其实这没什么奇怪的,我可不像你,只要我愿意,我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所以,我现在就是在霍夫堡宫在给你写信。

我说玛丽,你预言的那些事情,怎么还没有生啊?我都已经有些等不及了,我都已经知道了,据说你的部队在北美的表现不怎么样,我看,这是不是意味着,你预言的那些事情还需要再等上一段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生?这简直太糟糕了!!!亲爱的妹妹,我到底需要再等多久,才可能做我梦想去做的那些事情呢?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要我做好准备,我现在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什么时候才能用的上啊?”

……………………

写到这里,原本很漂亮的字迹突然变得潦草起来。

“玛丽,生了很糟糕的事情,母后刚刚突然派人把我找去了,她目前的身体状况十分恶劣,我前两天听说只是感冒而已,可是母后刚刚告诉我,现在已经是肺炎了,她感觉每一次呼吸都十分困难。

母后还说这几天她都梦见父皇,上帝大概很快就会让她和父皇再次在一起了……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我们的母后说出来的!当然,我也不相信母后的预感!

母后已经没有力气亲自给你写信了,她让我转告你,希望你尽可能的找机会来一趟,要快,她有一些话,想要亲自和你说。

我就不多废话了,如果你能来的话,我们总有机会见面谈谈的;如果你不能来,也要派人回个信,别让母后总是等待。

玛丽,最好你还是能来,我从没见过母后那种状态,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

玛丽看完了信,表情变得凝重起来,她慢慢的把这封信折了起来,然后把它点燃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