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07 母亲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17 05:36字数:1291809

第四卷 风雨 07 母亲

啊,这种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

虽然眼下分处两地,面对的事情也并不一样,但是正在快马加鞭一路狂奔的玛丽,和焦头烂额不知所措的国王,这夫妻俩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上面的感叹……

这两口子,现在都面临着一些什么样的情况呢?

自从在那个雾蒙蒙的夜晚乘坐着科尔夫侯爵驾驶的马车离开了凡尔赛,玛丽就再也没能过上一天的好日子。好不了,虽然对于玛丽来说,金钱这种东西是完全不用担心缺少的,但是考虑到这一路上除了购买必要的水和食物,还有就是要让人和马匹得到休息,在这两件必要的事情之外,剩下的就只有不停的赶路了,别说只能补充到普通的食物,就算现在准备的是凡尔赛那种精致美味的食物,玛丽也没什么胃口了。唯一能够让玛丽感到一点点欣慰的是,这样的代价也不是白白付出的,三天,只三天时间,她的马车就到达了南锡!要知道,玛丽可不是乘坐什么现代交通工具,也没有什么高速公路可以走,玛丽现在乘坐的只是一辆马车,而且这辆马车还不能更换马匹!

如果说一路拼命赶路的辛苦还可以克服克服,那么沿途上接受的盘查可就不那么好对付了。虽然对于这件事情玛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现在科尔夫侯爵的身上就带着一张盖有国王印玺的特别文书,就是为了路上的检查而准备的,还有就是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到驿站去寻求帮助。按理说,出示了这张特别的通行证之后,玛丽的马车应该是一路畅通的,可是事实却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那是玛丽出发之后第三天下午的时候,她的马车到达了距离南锡不远的图勒,在图勒玛丽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说是小麻烦,其实场面还是搞得挺大的,不但动了枪,而且还伤了人。当玛丽的马车正准备离开图勒前往南锡的时候,突然被几名士兵拦了下来,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例行检查,但是科尔夫侯爵却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这几名士兵,似乎刚刚在购买食物和补充饮水的时候也出现过。果然,这几名士兵对盘问并不是很上心,似乎只是在敷衍,他们的注意力更多的集中在了科尔夫侯爵的钱袋上——为了减少重量,科尔夫侯爵只准备了少量的利弗尔,更多的是金埃居和金路易,刚刚付账的时候利弗尔已经全部都花光了,他是用金埃居来付账的。不光是这样,这几名士兵还企图打开马车门上去检查!

面对着这种情况,科尔夫侯爵只能拔出枪来,一枪击中了正伸手准备拉开马车门的士兵。枪声惊动了更多的士兵前来,荷枪实弹的士兵将科尔夫侯爵和马车团团包围起来,科尔夫侯爵站在马车上,毫不示弱的持枪在手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情况十分紧急,一触即发!

好在,在这种紧要关头,终于.出来了一个有点身份和地位的人,当然了,这个身份和地位比起科尔夫侯爵来说,远远不算什么。看到终于有了看起来是领头的人出现,科尔夫侯爵立刻将那张特别通行证拿了出来,那个领头的人看到上面的标志,立刻被吓的脸色煞白,慌忙将士兵们全部驱散,至于那个被科尔夫侯爵打伤的倒霉蛋,没人睬他,任凭他躺在地上捂着受伤的腿在那里哀号,谁让他这么不长眼呢?

既然领头的人这么上路,科尔夫.侯爵也不好再追究什么,如果车上的人不是需要隐藏行踪的王后陛下的话,科尔夫侯爵绝不介意好好的折磨一下这几个不开眼的家伙。眼下这种情况,科尔夫侯爵也不好多做什么,只是要求那个小头目好好约束一下手下的人,免得在发生类似的事情,小头目忙不迭的满口答应着,恭恭敬敬的目送着科尔夫侯爵驾着马车一路狂奔而去。

…………………………………………………………

而国王这边呢,让他焦头烂额.的,到目前为止还只是每天的公文而已,但是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国王突然发现,平时都感觉十分可爱讨人喜欢的孩子们,似乎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麻烦起来,尤其是约瑟夫,这个孩子已经来骚扰过他的爸爸好几次了,每一次都缠着父亲要求去看望母亲。虽然这件事情基本上应该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这种要求就显得很是不合时宜了。

更加糟糕的是,国王对于怎样才能让孩子们安静.下来也不是十分的擅长,对于约瑟夫的纠缠,国王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许下了一个接一个的承诺。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可怜的国王被狡猾的二儿子抓到了痛脚,在许下了一大堆糖果、玩具之后,国王甚至许诺要带孩子们再去打一次猎——嗯,没错儿,约瑟夫没忘记这件事情要和他的哥哥分享。

…………………………………………………………

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维也纳,玛丽第一时间就.悄悄地派科尔夫侯爵去霍夫堡宫和斐迪南取得了联系,然后就被带到了特蕾莎女王所在的房间。

大概,玛丽自己也没有想到,她和自己母亲的见.面会是眼前的这样一种情形。玛丽进入了房间,斐迪南并没有跟着一起进去,而是停在了门口,等到玛丽进入房间之后,斐迪南就把门关起来了。玛丽就这样静静的站在门口,她的母亲也一样没有开口,躺在床上也是静静地看着玛丽,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儿,还是玛丽率先开口了。

“母后,”玛丽慢慢.的走到了床边,看着眼前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的女人,突然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母后,您还好么?”

“咳咳……”特蕾莎女王剧烈的咳嗽了一阵,然后大口的喘着气,一边说道,“呵呵,我的孩子,你现在心里一定很乱。”

“我……”玛丽心里一紧,好像被谁用力的揪住了一样,她突然感觉到十分的悲哀,算起来,她也是两世为人了,最大的悲哀就是眼前的这种情况了——子欲养而亲不在,上辈子她还没来得及欲养,而这辈子她又没有那么在意这份亲情,她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没有对此生的亲人们投入更多的感情?

“坐过来吧,”特蕾莎女王十分费劲的摆了摆手,“我这副样子,还能好到哪里去呢?”

“妈妈……”玛丽突然扑到了女王的怀里,搂住了女王伤心的哭了起来,在刚刚那一刻,在她的眼前,突然慢慢的浮现出她上辈子的母亲的模样,慢慢的变得清晰,又慢慢的变得模糊,最后,慢慢的和躺在床上的特蕾莎女王的脸重合到了一起。

“别哭了,孩子,”特蕾莎女王轻轻的抚摸着玛丽的头发,“你已经长大了,已经是法兰西的女王陛下了,这个样子可不太适合你。”

“妈妈……”玛丽十分伤心,她终于说出了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发自内心说出的这句话,“妈妈,我永远都是您的孩子!”

“好了,孩子,”特蕾莎女王拍拍玛丽的头,“起来吧,让我好好看看你。”

“好的,妈妈。”玛丽坐直了身子,抓着女王的手默默地流着眼泪。

“你真的长大了,”特蕾莎女王认真的盯着玛丽的脸看了好一会儿,“真的越来越像我了。”

“我是您的女儿,妈妈。”玛丽一只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好了,王后陛下,呵呵,”特蕾莎女王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妈妈叫你来,可不是要说这些……咳咳……”

“妈妈,您还是休息休息吧,”玛丽紧紧抓住女王的手说道,“我明天再来看您,好么?”

“别,孩子,”女王拉住玛丽的手,急促的说道,“妈妈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今天就要和你说完。”

“妈妈,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我自己清楚,我就要和你的父亲团聚了,”女王微笑着说道,“我真的很想你父亲……好了,不说这个了,玛丽,下面的话,你一定要牢牢记住,知道么?”

“您说吧,妈妈,我会永远记住您的话的。”

“王后陛下……”特蕾莎女王闭着眼睛,缓缓的说着,“你干得真不错,真的不错。唉,我和你父亲这么多孩子,真正在这方面像我的,偏偏是最小的两个,你和马克西米利安……你要记住,要把自己当做法国人,忘了自己的出身!”

“我会记住的!”玛丽用力的点了点头。

“要永远记住!”特蕾莎女王继续说着,“你现在干得很不错,但是无论如何,你都是一个国外嫁过去的王后,你一定要记得,无论你做什么,哪怕可以让法兰西的利益蒙受损失也不要紧,但是绝对不能在那同时,让奥地利获得利益!如果你那样做了,你就再也不可能驾驭那些人……”

“我明白的,妈妈,我也是那样做的。”

“玛丽,”特蕾莎女王睁开眼睛,看着玛丽说到,“虽然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样判断,也不清楚你做了怎样的准备,我要提醒你一点,人总是要靠自己的,不管是什么样的盟友都会有散伙甚至翻脸的那一天,能够借势获利当然很好,但是总有借不到的时候,不要忘记,自己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你要是想让法国重新恢复太阳王那样的荣耀,不可能靠盟友来实现,多少都不行!”

“我知道,妈妈,我已经开始着手改变了。”

“孩子,”特蕾莎女王又重复了一遍,“把自己当成法国人!你……咳咳咳咳……”

“妈妈,您别再说了,我一定会记住您的话的!”玛丽说到,“您放心,我做的这一切,都是认真考虑过的,不光是为了我自己,还要为了我的孩子,我是不会给他留下一个烂摊子的!”

“嗯,你能这么想很好,”特蕾莎女王急促的大口喘了几口气,“其实,我叫你来,也只有这点事情要和你说的,写信也不是不可以,只是那样我怕你看过就忘到脑后了,还有,我真的很想再看看你,我的孩子,你有没有给我准备什么礼物?我还记得,你的父亲很喜欢你送给他的那个皇冠绣品,那是他收到的唯一一份登基二十周年的贺礼了……”

“妈妈……”玛丽趴到了床沿,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