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1 说不清了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1 22:43字数:1291809

到丈夫不停的摆弄着手中的鹅毛笔,一下一下折来折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于自己的丈夫来说,他的家庭出身真的不得不说,那是非常的幸运了,如果不是有这么好的条件,可能国王根本也没有机会向人们展示他在机械制造方面的天分。

“喂喂,”玛丽轻轻的推了推丈夫,“你就是要研究,也用不着现在就开始吧?我还在这里呢!”

“哦,”国王头也不抬,随口回答到,“那你找个地方先坐一会儿吧,等我一下。”

“你干什么呀,”玛丽伸出手来,将国王手里摆弄的鹅毛笔抢了过去,“马上就要吃晚餐了,我们一起过去吧,你还可以问一下约瑟夫,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说不定他还会给你其他的灵感呢。”

“对呀,”国王高兴的拍了一下巴掌,“说不定这孩子还有其他的主意呢,我们走吧。”

“喂你别着急啊,走这么快,”国王伸手拉着玛丽就向外走,玛丽被国王拽的一个趔趄,噔噔噔的快走了几步才调整过来,“小心点儿,我差点被你拽倒了!”

“怎么会呢,”国王伸手揽住丽的腰,一只手就将玛丽抱了起来,“有我在呢,怎么可能让你摔倒。”

……………………………………………………

“约瑟夫,到里来,”国王放下了刀叉,向约瑟夫招了招手,“过来爸爸这里,有些事情要问问你。”

“不要瑟夫举着叉子,叉子上头还叉一块火腿,“我还没有吃完呢,我才不要过去呢。”

“去吧去吧。”费迪南德突然伸手将约夫地盘子端到了他自己地面前。“不要担心。我会趁热帮你把火腿都吃完地。”

“妈妈看!”约瑟夫推开椅子向玛丽那边跑过去经弗朗索瓦身边地时候还顺手从她地盘子里扎了一块火腿走。跑到玛丽地身旁。约瑟夫向玛丽撒着娇“妈妈。哥哥欺负我。你要帮我揍他!”

“哈哈。”玛丽笑着刮下约瑟夫地鼻子。“你这话应该是你妹妹对我说地才是。”

“我要坐到妈妈地腿上。”约瑟夫拽着玛丽地胳膊坐到了玛丽地腿上。很舒服地靠了靠然后说到。“爸爸。你叫我来干什么?”

“爸爸叫你过来是要问你一个问题。”国王一边切着火腿一边说道。“约瑟夫。你还记不记得上次我带你和哥哥打猎地时候。你跟爸爸说过地一句话啊?”

“不记得了!”约瑟夫着急地说道。“不是没有和爸爸去打猎!”

“好了,不要狡辩了,”玛丽摸了摸约瑟夫的后脑勺,“约瑟夫,妈妈都已经知道了既然已经去了,这次妈妈就不追究了过绝对不允许有下一次,明白么!”

“嗯……”约瑟夫正在认真的看着玛丽面前摆放的餐盘随口答应着,接着从玛丽的腿上滑了下来到国王的身边,又坐到了国王的腿上,看了看之后高兴的说道,“还是爸爸这里的食物好,妈妈那里全部都是蔬菜和水果,一点儿都不好吃!爸爸我要吃一块烧羊排!”

“给你,”国王帮助约瑟夫切下了一块烧羊排,然后问道,“约瑟夫,上次我带你和哥哥去打猎的时候,你说要从后面装子弹,能不能告诉爸爸,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那么说呢?”

“嗯……”约瑟夫不停的嚼着嘴里的羊排,好容易抽出时间做出了回答,“从前面装,来来回回的太麻烦了!从后边儿就不用来回转枪了。”

“唉……”国王抬起头来向玛丽看过来,看到玛丽捂着嘴在偷笑,国王对玛丽说到,“果然是你想的那样……”

“爸爸!爸爸!”约瑟夫举着空叉子伸向国王的烧羊排,“我还要吃!我还要吃!”

……………………………………………………

“亲爱的,”国王躺在床上说到,“明天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实验室啊?”

“我去干什么?”玛丽问到,“我去了也没有什么作用,最多给你出出主意就是了,不用去了吧?”

“还是和我一起去吧,”国王侧过身来,搂着玛丽说到,“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情,要是你能和我一起去的话,我想到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和你商量,你说是吧?”

“嗯,这么说也对,”玛丽想了想,回答道,“那好吧,明天我就和你一起去实验室吧。”

……………………………………………………

第二天,玛丽跟着国王一起来到了实验室,一进到实验室的内屋,玛丽就感觉似乎有些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儿,虽然昨天她才来过一次,但是当时只顾着冲着丈夫发脾气了,也没顾得上其他。玛丽仔细的看了一圈,却没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的。

“过来,亲爱的,”国王直奔向他的操作台,“把你的那个想法画一下吧,我也画,看看咱们是不是一样的想法。”

“奥古斯特,”玛丽一边走向丈夫,一边四下张望着,“我怎么觉得你这里给我

不一样了,你做了什么吗?”

“不对劲儿?”国王也四下看了看,“哦,你是觉得空旷了吧?我把其他的东西都搬出去了。”

“嗯,对,是空了,”玛丽看了看,果然是空了许多,轮桨什么的都不见了,“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把那些东西都搬出去了?你准备干些什么吗?”

“那些事情已经不需要我来亲自研究了呀,”国王耸了耸肩,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我这样的天才,不应该把精力耗费在那些已经基本成型的事情上面的。”

“呕……”玛丽假装呕吐,然后捂着胸口说到“哪有你这样的,还说自己是天才,好了,我们快点开始吧。”

“啊?”国王做出很心的表情,“连你都不认为我是天才么?我太伤心了,这真是太让人伤心了……”

……………………………………………………

“怎么样?”玛丽把自己的图交给了国王,然后把国王画的图样拿了过来“看来我们想的都差不多。”

“嗯,的确是,”王看着手里妻子画的草图点了点头,“如果采用折叠的方式,大概也只能是这个样子了,不过……”

“什么?”玛丽把头凑了过去,问到,“不过什你有什么想法?”

“你画的这是什么意思?”国王比划着,“什么你在这里画了两根枪管?难道你是打算像弗朗索瓦枪那样么?还有这里,在这么靠后的位置来折叠,就没有位置来装填火药了,你是怎么想的呢?”

“哦,让想想该怎么和你解释……”玛丽回答道。

其实对于玛丽来,能画出来这一支枪的图样,已经很不错了,至于为什么画了两根枪管实说起来很简单,玛丽上辈子唯一见过、又能画出来的,既是长筒、又是没有连发不能突突突突射个不停的枪,就只有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奥运会射击项目中的那种飞碟比赛用枪了也不是没有看到过战争片里面的步枪,但是那东西又是枪栓又是刺刀的画起来困难不是,再说也不好解释枪栓这东西啊。刚刚国王要她画一张图随手下意识的就把那种双筒枪画了出来。为什么开合的位置那么靠后?跟刚刚的原因也没差多少,玛丽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她的本家姐姐张山,以二百发二百中的成绩,巾帼压倒了须眉获得了冠军,尤其是射击完毕之后,张山将枪一折然后就那样挂在肩上,潇洒的一塌糊涂,让当时的玛丽打从心眼儿里面崇拜。

所以,玛丽就把这样一支枪画在了纸上。但是听到国王的问题,玛丽不禁又有些头疼起来,该如何向国王解释呢?要解释清楚的话,还要说说上辈子这种枪的激发装置,还有一体化的子弹,她怎么可能说得明白!可是随便找个理由搪塞,岂不是自己落自己的面子?

“是这样的……”想来想去,玛丽觉得还是和丈夫说说一体化的子弹比较好,首先国王已经接触过了那种细长的流线型子弹,应该比较容易接受吧,其次玛丽也不知道上辈子的枪都是怎样来激发的,好像是什么针,不过这些东西就用她来操心了,把思路和理念告诉了国王,让他去研究好了,于是玛丽整理了一下思路,将火药和弹头连在一起的一体化子弹的想法告诉了丈夫。

“嗯……”听完了玛丽的介绍,国王认真的考虑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说到,“的确是一个好主意,火药和子弹连在一起,这样的确装填起来会非常的便捷……”

“可行么?”玛丽随便问了一句,然后说道,“那你自己在这里慢慢研究吧,我回去了。”

“等一下,”国王拉住了玛丽,“我有一个问题,如果做出你说的那种子弹,重量应该不会轻了,能打的很远么?可不要像之前那样打不远啊。”

“呃……”玛丽挠挠头,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太难了,她努力地回忆着……还好,很快她就回忆了起来,上辈子的枪射击之后会有一种叫做弹壳的东西留下来,打出去的只有弹头,玛丽比划着说到,“能不能这样呢,做一个很薄的筒,里面装上一些火药,然后留出一点空隙来再把子弹嵌到上面去,使用恰到好处的力量把子弹固定在上面,既要保证火药爆炸之后能把子弹给发射出去,又要让子弹不会轻易的从上面脱落下来或者滑进去……嗯,大概就是这样了。”

“等等等等,”国王一阵头大,他摇着手说到,“慢点慢点,你说的太多了!等一下,我先问清楚,什么叫做恰到好处的力量?为什么又要把子弹发射出去?难道你说的这个不是一起打出去的么?如果还要留一部分,怎样把它从枪管里面拿出来?”

……………………………………………………

看来,玛丽现在是不要想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