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风雨 19 可怕的分析

小说:凡尔赛的穿越玫瑰作者:王玉主更新时间:2019-01-20 16:04字数:1291809

丽和丈夫在她的寝宫里面闭门商量,可是两个人想,比玛丽自己一个人想要好多少,可见有些时候,人多也没什么用处……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你来说说,”玛丽冲着丈夫低声的吼道,“你说!母后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举动!”

“等等!等等!你让我想一下!”国王承受不住,赶紧叫到,“我想一想再说!”

……………………………………………………

“会不会是这样?”国王想了好一会儿,挠了挠头然后说道,“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要火!我只是说出我的想法而已啊,你可要答应我啊!”

“快说!”玛丽催促道,“我不会火的,赶紧说.”

“你答应我了啊,可要记住!”国王确认了一下,这才放心的说道,“亲爱的,你说,女王陛下会不会是想要提醒你防备什么人,但是又不好直接说出口,可是不说的话,又怕你会犯错儿,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提高你的注意了。”

“防备什么人……”玛丽沉吟着,“备什么人……奥古斯特,你说,母后会要我防备什么人呢?”

“天呐,你放过,”国王痛苦的说道,“我只说出我的猜测而已,可能压根儿就不是那么回事儿!那个什么,对了,玛丽,我,我还要给费迪南德和约瑟夫做自行车先走了啊。”

说完,也不等玛丽回答,国王就赶站起身来飞快的向屋外跑了出去,一直到出门之前,还不忘了用双手捂着耳朵,好像生怕会听到妻子叫住他的话。

……………………………………………………

“你这个混蛋!!!”玛丽愤怒地声叫喊道。“我饶不了你地!!!”

“陛!陛下!”诺阿伊伯爵夫人听到叫声赶紧冲进了房间“陛下。您没事儿?国王陛下他……”

“事儿。”玛丽挥了挥手。“我没事儿。我要一个人静一静。您先出去帮我守好门。”

诺阿伊伯爵夫人离开了房间。留下玛丽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坐着。玛丽手里拿着刚刚送来地那一封信。翻来覆去地摆弄着好像她这样子就能够弄清楚事情地真相一样。

“唉……”玛丽叹了一口气,把手里的那封信仔细的收好了,然后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了被她放起来的特蕾莎女王的画像准备让孩子们都看一下,让孩子们知道,外祖母究竟长的是个什么样子。

玛丽拿出了母亲的画像,仔细的用丝巾掸了掸面的灰尘可能会有灰尘,虽然肉眼其实完全看不出来。又看到了母亲,玛丽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起来,这张画像画的还是母亲三十多岁的样子概那个时候玛丽还没有出生,玛丽这样想着画像的母亲看起来只是三十出头而不是三十同样都是三十多岁,其实相差的还不小呢生下玛丽的时候,特蕾莎女王已经三十八岁了。

妈妈啊,你怎么能就这样离开我呢?为什么偏偏给我留下这样一个难题呢?您说的那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让我怎么可能猜得到您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呢?或您只是想提醒我一下,让我不要忘记自己是个外国嫁进来的王后?又或……玛丽赶紧摇了摇头,似乎想要把那个想法甩到脑袋外面去,她不敢再继续想下去,这个想法真的是太可怕了!

可是越是这样,那个想法却越强烈,玛丽不停的摇着头,最后捂着脑袋大喊了一声“不!”,然后一头扑倒在自己的那张宽大的床,用枕头使劲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又或……到底又或什么呢?玛丽刚刚在心里想的是:又或,母后,难道奥古斯特的分析都是正确的,您真的是想要告诉我些什么但是又无法说出口来么?

玛丽的内心不断的纠结,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自己的丈夫做出来的分析会是正确的。但是,这种念头在她的脑海中,来越清晰,无论她怎么做,都阻止不了。玛丽一骨碌从床坐了起来,把枕头抱在怀里,也不顾刚刚被弄成乱的一团糟的头,就那样坐在床开始思考起来。

其实,国王刚刚说出了那番自己的分析之后,就立刻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房间,这种做法简直是太过正确了,一直到现在,玛丽都还都不敢相信这种判断,可想而知,如果刚刚国王没有离开房间,他的下场……估计是只有更惨,没有最惨了。现在,玛丽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她要好好的想一想,丈夫说的那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根据奥古斯特的说法,如果这种判断是正确的话,女王的这一串反常

,恰好反映出了她的内心其实也是纠结无比的:既己最小的、也是最像自己的小女儿,又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对小女儿实话实说和盘托出,也只能旁敲侧击十分隐晦的说出来了;想要写信来转达,可是既不能放心,也不能绕过那个“某种原因”而下的去笔,没办法,只有再次提醒自己的女儿,一定要记住她的话。

这简直太可怕了!玛丽很希望这种推断是错误的,但是,除了用这种解释,还有什么分析,能够同时解释特蕾莎女王前后的反常举动呢?玛丽有些不敢想下去了,可怕!太可怕了!按照这种解释来推断的话,特蕾莎女王想要让女儿注意的人,只有可能是这个人了,不是别人,这个人就是玛丽的亲哥哥德意志国王、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对了,现在还是匈牙利国王和波西米亚国王,因为特蕾莎女王陛下已经驾崩了……

所以说,有些事情就怕琢磨,越琢磨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忍不住相信那是真的玛丽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她现在可以说是已经接受了丈夫做出的分析,正因为如此,她也就理所应当的将这种分析当作了推断的基础,所以,推来推去的反复推断,她所能得出的结论,也就只有那个让她自己都十分害怕的推断了特蕾莎女王说的那些话,其实要玛丽注意的就是她的哥哥约瑟夫二世。

实际,那里也只可能得出那样的一种结论,符合玛丽的分析条件的人选,几乎就只有约瑟夫二世皇帝一个人。

只有他,能让特蕾莎女王欲言又止,不能明确的说出来告诉玛丽;只有他,既有可能损害到法国的利益,又有可能得到玛丽的帮助来损害法国的利益;同样只有他,最有可能是特蕾莎女王口中所说的那个盟。如果确定下来这个需要防备的人,再回过头来,看看特蕾莎女王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玛丽十分悲哀的现,逆推也是成立的,特蕾莎女王说的那些话没有一点让人值得奇怪的地方了。

逆推一下,那人就是约瑟夫二世,如此一来,特蕾莎女王告诉玛丽的那些话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要永远记住!我的女儿你在干得很不错你现在就是法兰西的女王,但是无论如何,你都是一个国外嫁过去的王后,你一定要记得,无论你做什么,哪怕可以让法兰西的利益蒙受损失也不要紧你现在大权在握,随便你怎么在法国折腾,但是绝对不能在那同时,帮助你的哥哥让奥地利获得利益!如果你那样做了,你就再也不可能驾驭那些人岂止如此,失去了权力和国王的信任,你的下场会很惨……”

“虽然我并不道你为什么会那样判断你和斐迪南许诺的话,不会只是为了鼓励他读,也不清楚你做了怎样的准备,我要提醒你一点,人总是要靠自己的别指望你哥哥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盟都会有散伙甚至翻脸的那一天孩子,你是嫁到法国去的人了,如果你落了难,天知道你还能不能得到家人的帮助,能够借势获利当然很好,但是总有借不到的时候你的哥哥是许多地方的国王和皇帝,但唯独不是法国的,他不可能永远帮你,不要忘记,自己的力量才是真正的力量,你要是想让法国重新恢复太阳王那样的荣耀,不可能靠盟来实现,多少都不行如果你哥哥能够全心全意的帮你,一个盟也就足够了,你哥哥都不可能那样帮你,我的孩子啊,你说说你还能指望谁呢?!”

“安东妮德,孩子,要记住妈妈和你过的话妈妈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手心手背都是肉,考虑到你哥哥才是我的接班人,我也只能告诉你这些了,想得出来想不出来,看你自己的造化啦,要靠自己!要注意你哥哥!”

玛丽浑身抖,说不是为什么而这个样子的,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害怕?或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嗯……不得不承认,刚刚重新解读女王的话,都是我们的事情,玛丽自己现在还并没有那么想过,但是对于这一连串反常举动的分析,玛丽从心里认同了丈夫的说法。

唉,怜的玛丽,一大早还没睡醒,就接到了母亲去世的噩耗,伤心的哭了一早晨,好容易从失去母亲的巨大痛苦中摆脱了,冷静下来认真的分析事情,绞尽脑汁的分析之后,却偏偏又得出了一种让人十分悲哀的解读答案……

力交瘁的玛丽,终于忍不住倒在了自己的床,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